第12章 第12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12章 第12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吃在首尔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福运宝珠[清]活色生枭     ==第十二章==

    是啊,大不了输了,她去找钱供他读就是了。本来不就是这么打算的?!

    这么一想,招儿顿时想开了,道:“那你好好准备,能赢就赢,不能赢也不要怕,大不了姐去找钱供你读。”

    招儿素来不是个喜欢自寻烦恼的性子,她扭头见屋里的牛屎还没清理,便去找来刷炕的毛刷子先把炕上刷干净,然后出去拿扫把和撮箕扫地。

    外面响起鸡咯咯叫声,却是孙氏宰鸡让鸡给跑了。

    薛庭儴顺着窗户往外看去,就见那鸡脖子还流着血,却是满院子乱跑乱飞,孙氏模样狼狈的跟在后面追着撵。

    赵氏见实在不成样子,从屋里出来说了两句。孙氏更急了,也知道实在族长面前丢了人,可那鸡长了翅膀,她又没长翅膀。一直等那鸡没了力气,孙氏才一把抓住它,嘴里骂了一句:“跑跑跑,注定是锅里的菜,你往哪儿跑?”

    薛庭儴没有再看,收回视线。

    他知道他大伯为何会那么大方,提出让他和薛俊才比一场,因为若无意外,这一场铁定是薛俊才赢。

    在那梦里,他就曾吃过这样的亏,却不是和薛俊才比,而是招儿千辛万苦弄来了钱,也将他送进清河学馆。那时候的他愚不可及,一直将自己不顺遂归咎于命运的苛责之上,觉得不是自己不行,而是所有人都不给他机会。

    初入清河学馆时,他踌躇满志,他想自己一定会胜过薛俊才,证明自己才是薛家最出众的人,可现实却狠狠地打了他的脸。也是到那时候,一直没有见过世面的他才明白大伯的险恶用心,他确实教了他读书,他也确实‘读’了不少书,可只是读,不懂经义。

    后来才知道,学童蒙学识字之后,以读经作为基础。

    先学《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再是《千家诗》、《幼学琼林》、《龙文鞭影》等,读完这些,方可入大学,开始习读四书五经等。

    而在这个阶段里,先生是不讲经义的,也就是说只是死记硬背,明字义而不明经义。因为时下人惯是认为小儿蒙学,懂不懂不要紧,只要记住就好,等读得多了,读得久了,自会明白其意。

    这就是所谓的读书千遍,其义自现。

    待你能将这些书全部背诵如流,到了可以学解经做文章之时,将是事半功倍。

    这种省时省力也出成效的教学模式在整个大熙风行,上至名门,下至低层社学、村学,很多都是如此。尤其是乡间私塾,最是风行此道,因为塾师只有一人,却要教授数人甚至数十人,都去讲解经义也不太现实。

    可实际上有些底蕴的世家大族,却从不会如此教自家孩子。因为这种教学模式一味强调死记硬背,却忽略了经通自然道理通的真理。

    这是后来‘他’站在首辅之位,纵观全局分析出的利弊。

    可彼时他刚入书馆,因为大伯拖延了为他解经义,不懂还有解经之说。因此在初入学时,先生问他可是读过,他答曰读过,却是解经解得狗屁不通,被先生斥骂蠢笨如猪,遭受同窗的排挤与嘲笑。

    而如今,看样子大伯也清楚他本身的缺陷,才刻意提出比这一场,实则早已是成竹在胸,料定他输定了。

    可惜啊,出了意外。

    因为家里来了客,除了薛老爷子和薛青山父子俩陪坐,所有人都在忙。

    等正房堂屋那边吃上了,厨房这边才开始做其他人的午饭。

    期间,薛桃儿还被吩咐着去打了酒。堂屋的席上有酒有肉,男人们推杯交盏,根本看不出平时有什么机锋。尤其是薛族长和郑里正,两人喝酒喝得很是亲热,到最后都有些喝高了。

    “好了,别送,抬抬脚就到了。”薛族长摆摆手道。

    把所有人都送出了院门,这边才开始收拾桌子摆饭。赵氏本是想把吃剩的肉菜端走放着,却被薛老爷子制止了,说是给大伙儿加菜。乡下人都不富裕,贵客走了吃剩菜,这都是家常便饭。

    大人们都还好,栓子和毛蛋吃得香喷喷的。

    招儿本是想把饭端回屋去吃,却被薛庭儴制止,两人还像以前那样只管低头吃饭,什么话也没说。

    薛俊才不屑地看了薛庭儴一眼。

    他方才同薛青山一起陪席,桌上的好菜自然没少吃,此时见薛庭儴只能吃些残羹剩饭,自然满心讥讽。

    他爹之前跟他说的话,他都记在心里,薛狗子不可能会赢他。

    心里想着,他收回目光,对炕头上的薛老爷子道:“阿爷,我回屋看书了。”

    薛老爷子点点头,他之前也有些喝多了,这会儿正歪在炕上抽烟解酒。

    “狗儿,多吃些,五日后大哥还等着你赢我。”路过薛庭儴之时,薛俊才突然这么说了一句。

    招儿当即站起来,瞪着他:“会不会说话?读这么多年书读狗肚里了。”

    薛俊才没料到招儿会这么不给他脸,斯文的脸涨得通红,却不知为何看了招儿一眼,又隐忍了下来。

    薛老爷子喝道:“俊才回屋去!”

    周氏也忙站起来劝招儿,这事才算罢。

    饭罢,两人回了二房的屋,招儿依旧气呼呼的:“狗儿你别气,等姐赚了钱,就带着你分家单过去,不跟他们在一处了。”

    薛庭儴心里有些感动,同时又有些无奈:“你又叫我狗儿。”

    招儿哎呀了一声,才笑嘻嘻道:“我给忘了,以后不这样了。”

    他自然不可能生她的气,之后招儿拿着昨儿换下的两件衣裳出去洗,薛庭儴则又把那本《幼学琼林》翻了出来。

    看着手里这本用最粗劣的竹纸誊抄,页脚已经磨卷了的书,薛庭儴心里有些犯愁。他其实不想看书的,但架不住招儿觉得他现在就该多看书,多看书才能更有把握的赢了薛俊才。

    殊不知这书跟书也是不一样的,光看这一本也没什么用,不过这件事他是不会跟她说的。

    他从炕柜里翻出招儿给他买的竹纸,这种最劣质的竹纸要四十文一刀,这么‘贵’的纸,实则连练字都勉强。即是如此他平时也十分宝贝,根本舍不得用,能在沙土上写就在沙土上写,不能用沙土就沾水在书案上写。

    薛庭儴摸了摸这一叠泛黄的竹纸,心中有些感叹。

    ‘薛庭儴’平时用的纸是最上等的澄心纸,所以往常宝贝的东西,此时他竟有些嫌弃。

    他将纸在炕桌上摊开,几张一叠,之后用竹刀裁成书册大小。为了留出边缝,他还多留了一些空余,裁出厚厚的一叠,他才摸出那块儿缺了一角的砚台,和那锭已经用得只剩下一小截的墨锭。

    这些都是他平时动都舍不得动用的宝贝,可今日薛庭儴却全然没有这种感觉。他往砚台里加了水,才持起墨锭磨墨,一面磨着,一面不知在想着什么。

    待磨好了墨,他将已经有些秃了的毫笔,放在水碗里打湿清洗。而后蘸足了墨,才提笔在纸上写着什么。

    写了几个字,他突然放下笔,将纸提起看了看,忽而揉皱了。

    明明字写得还算工整,他平时虽是节约纸墨,但因为苦练多年,所以字写得还算不错,但不知为何就是不中意。

    他徐徐闭上眼,凝神静气一会儿,半晌复又睁开。此时屋中没人,若是有人就能看见有一丝精光在薛庭儴眼中闪过。而与此同时,他抓笔的动作又快又稳,下笔如有神助,不多时就在纸上写了一列又一列的小字。

    这些小字忽而是颜体,忽而又成了馆阁体,再忽而又成了瘦金体。起初俱是有形而无骨,可是写着写着就变了味道。

    那颜体方正茂密,笔力浑厚,挺拔开阔而富有雄劲。那馆阁体筋力有度,气派雍容,简直就像是版刻出来的一般。而那瘦金体,金钩铁画,富有傲骨之气,笔画如同断金割玉似的锋利。

    这三种字正是代表着‘薛庭儴’的一生,从初入学所习的颜体,到之后为了考科举而苦心研习的馆阁体,直至后来官居一品的瘦金体。

    他就这么写着,浑然忘我。期间招儿进来了一趟,却不敢打搅他,悄悄地在炕沿上坐下。

    不知写了多久,他突然长吁了一口气,放下毫笔。

    他整整写了两张纸。

    到了此时,薛庭儴不得不承认上天的神奇,不过是一场梦而已,他竟然具备了梦里那个他所拥有的一些东西。

    打从这个梦出现开始,薛庭儴就在思索着他为何会做这样的一个梦。现在他明白了,也许就是想让他补足梦里所有的不圆满。

    而拥有了梦里那个‘他’的一切,他突然有了雄心壮志,一股豪气冲天的激荡在心中徘徊。

    “写累了吧,喝些水。”

    招儿端了水来,薛庭儴接过来,一饮而尽,格外甘甜。

    他这才低头去看自己写的那些东西,他竟是费了两大张的竹纸。大抵是因为招儿在他身边,他突然想起她平时节衣缩食给他买纸,顿时有些心疼了,也有些心虚,看了她一眼,小声道:“竟然写了这么多。”

    招儿又怎么可能不明白他的心思,噗呲一笑,道:“不多不多,才两张而已。纸这东西就是用来用的,我不早就跟你说不要省纸,用完了咱再买就是。”

    “我是想誊抄本书,所以先试试字,也免得写废了纸。”

    “你要抄什么书?书也能抄么,不是用买的吗?”招儿不解。

    薛庭儴心中感叹,真觉得以前自己真是蠢笨的可以,宁愿每次借用大伯的书,或者死记硬背硬记下来,也从没有动过抄书的念头。

    时下书铺里所卖的书,刻印版的极少且价格昂贵,于是便滋生了一种抄书的行业。这样一来,既能让一些穷苦书生换得些许银钱,也能让那些想买书却苦于囊中羞涩的人得到便宜。

    当然这誊抄也不是随便就能干的,需是字写得极好方可。

    薛庭儴自诩字写得不算差,当年也是有不少人求他的墨宝,如今他既然需要书,为什么不能是自己抄呢。

    最重要的是——

    他看了招儿一眼。

    作者有话要说:  着急打脸大房的不要急,其实这篇文主题是狗儿哥重回巅峰之路,以及和招儿互相扶持。梦里的命运轨迹都会改变,当然也包括招儿,招儿从来不是一个等着让人宠爱的性子,她有自己的想法、坚持,她在梦里会和狗儿哥渐行渐远,其实主要并不是狗儿忘恩负义啥的,与她本身的性子也有些关系,后面会带着说一说。

    当然,打脸肯定是有的

    ~~~~

    谢谢各位小仙女的雷,么么

    娇艳女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30 10:43:21

    可乐够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30 12:17:52

    繁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30 15:26:08

    hana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30 15:28:29

    小瑞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30 17:47:57

    甄妖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30 20:20:11

    甄妖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30 20:20:23

    甄妖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30 20:20:43

    甄妖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30 20:20:46

    甄妖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9-30 20:20:56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