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24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24章 第24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福运宝珠[清]活色生枭     ==第二十四章==

    屋里是一片死寂, 薛老爷子面如死灰, 翕张了下嘴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薛青山涨红着脸,破口大骂:“好你个老三老四, 翅膀长硬了是吧?你们就不怕把爹气坏了!还有你, 你这个臭小子,毛都没长齐, 竟敢挑事生非!你的书都读到狗肚里去了?哪里都有你, 若不是你,家里何至于闹成这样!”

    他伸手就想打人,招儿一把将薛庭儴拉开, 钳住他扇过来的大掌。

    “大伯,说话归说话, 怎么动起手了, 你可是读书人!还有什么叫做因为狗儿家里才会闹成这样,家里为啥闹成这样,难道你自己心里不清楚?”

    薛青山个头高, 再加上这些年有些发福, 显得又高又壮。像招儿这种小身板站在他面前无疑是螳臂挡车,可偏偏他一个大男人,竟是连摆了几下都没能撤开:“撒手!你算个什么东西, 薛家什么时候轮你说话了!”

    招儿冷笑:“我什么东西都不算, 就一点我从不心安理得花别人辛苦挣来的钱!”

    “你……”

    “好了, 都给我闭嘴!闭嘴!”薛老爷子近乎歇斯底里地大喝着, 炕桌被他拍得砰砰直响。

    下面一片安静,炕上的薛老爷子僵硬得像块儿石头。

    好半晌,他才有了动作,动作十分缓慢地从烟袋里掏出烟丝,塞进烟锅里点燃。

    招儿扔开手,薛青山连忙将手缩回来。他吸着冷气,撩开衣袖,果然他手腕的下方竟多了几个通红的指印。

    这死丫头力气是打哪儿来的!

    薛老爷子连着狠吸了好几口烟,才平静下来。他目光沉痛地看着面前这些人,这些人都是他的儿孙,可如今却为了银子闹成这样。

    到底是谁的错?

    薛老爷子有些恍然。他承认家里是偏着大房了些,可大房是家里立门户的,山子打小又聪明,读书也好,更不用说俊才了,从小就被人夸。

    寒门小户要想出人头地,只能是拼了全家的力去供一个人,当年他爷就是这么出来的。后来考中了秀才,造福了整个薛氏一族的人,他一直觉得自己没错,可如今却是不那么肯定了。

    一时间,薛老爷子心绪纷乱,有许许多多的画面闪过他的脑海。

    有老大初蒙学时的喜悦,有他考中童生的自豪,有长孙显出超人一等的聪慧,自己感叹后继有人;有老二一闪即逝羡慕的眼神,有他临死前隐含着担忧与不甘的脸,还有很多很多……

    而这所有的一切,再度定格,成了下面这几张心思各异的面孔。

    薛老爷子又翕张了一下嘴,他听到一个沙哑而干涩的声音:“好,你们要分,就给你们分!”

    “爹!”薛青山不敢置信道。

    杨氏也慌得不知道该怎么办,看看自己男人,又去看薛老爷子。见薛老爷子的模样实在不像是说笑,她突然有了动作,往里屋仓皇喊道:“娘,你不管管?!”

    薛老爷子突然感觉到一阵难以忍耐的烦躁,怒喝道:“你给我闭嘴!这家还是老子在当!”

    当即所有人都不敢出声了,里面被掀起的门帘子又放了下来。

    “说吧,你们想怎么分?”

    三房和四房的人面面相觑了一下,又去看薛庭儴,不过这次薛庭儴没说话了。

    孙氏怕事情又黄,上前一步道:“就照狗儿方才说的那样,把家里的地分一分。对了,还有房子,各家就是各家的。”

    招儿突然说话了:“那咱家的房子怎么办?是住现在这个,还是搬回以前的?”

    提起这个就要说说了,二房现在住的屋并不是二房的。

    薛家的房子和乡下的房子都差不多,大体呈三合院的形式。正房三间是薛老爷子和赵氏以及小闺女薛翠娥住着,另有一间屋是粮仓,用来放粮食以及一些比较贵重的东西。

    左右各是东西厢房及灶房、牛棚,仓房,猪圈、鸡舍和菜地等则在后面。

    以前薛家的房子是够住的,可自打薛青山兄弟几个成亲后,又各自生了孩子,薛家的房子就紧张了起来。

    那时候薛家家底还算殷实,老大薛青山成亲的时候加盖了一间屋,老二薛青槐成亲的时候也给盖了。等老三成亲的时候,这时薛家的银钱已经开始紧张起来,就说缓缓再盖。

    这一缓,就缓了这么多年。

    当时二房两口子走的时候,薛青槐还没成亲,自己住了一间屋。

    等他成亲后又生了毛蛋,一间屋已经不够住了,就由薛老爷子做主将二房的屋子换给了四房,二房两个孩子搬进了那一间屋里去。

    这么换换倒也能住,可既然扯上分房子,自然要把话给说清楚了。

    听到这话,孙氏的脸色当即就不好了起来。

    杨氏讥讽地勾了勾嘴角,狗咬狗一嘴毛。可还不待她笑容收起,就见孙氏一咬牙道:“招儿,你若是要这房,四婶还你就是。”

    自此,招儿倒是对孙氏有几分改观。

    别看孙氏平时巴结大房,又喜欢挤兑其他两房的人,可论起大是大非,今天也让人有些出乎意料。

    招儿摇了摇头:“四婶,我不是想管你要房。既然说起分房子分地,总要把说清楚了。你家人口多,我们也不要你那房,但屋后面那片地要给我们一块儿。”

    屋后面那片地是薛家早就置办下的,村里这种宅基地并不贵,拢共两亩多,也就花了二两多银子。薛家早就说要盖房子,可年年说要盖,年年手里没余钱,那地就空在那里做了菜地。

    “这——”孙氏犹豫道:“房子和地哪能一样算?”

    “四婶,我就要地,不要房子。反正我和狗儿现在也用不上,等以后有钱了咱们自己盖就是。”

    “那行,就当四婶四叔占了你的便宜,那地按理说是一家一块儿,咱四房那一块儿就让给二房,等哪天你们起房子的时候,我和你四叔都去给你们帮忙……”

    “再给二两银子。”薛青槐突然插口道。

    孙氏闻言,愣了一下,旋即咬牙道:“行,再补二两银子,等我和你四叔手里有钱就补给你们。”

    招儿忙拒道:“不要银子,哪能要四叔四婶的银子。”

    “这必须给,听四叔的。”薛青槐坚决道。

    这么一说,招儿也不好再推了,只是默认下来。

    这边两家你来我往的说话,那边薛老爷子脸色难看的吓人。

    儿大不由人,分吧,早分早好!

    “还有其他别的没?”

    “家里的牛、猪、鸡这些牲畜……”

    薛青槐拉了孙氏一把,道:“这些东西就算了。”

    “没牛,种地时咋办?”

    “家里就一头牛……”

    炕桌被薛老爷子拍得砰地一声响:“你们说完了没?说完了,现在我来说。”

    他撑着炕桌,坐直了些:“我和你们娘还没死,翠娥年底出嫁,嫁妆还没置办。按老规矩我和你们娘是要跟着大房的,可我们两个老东西还要吃喝,所以家里的地不是分成四份,而是五份儿。”

    “家里一共三十二亩地,按五份来分,一家六亩,多出来的这两亩给二房。老二和老大年纪挨得近,当年早早就下地帮家里干活了,后来又学了个木匠的手艺。他手艺好,十里八村都有名,也给家里赚了不少钱,咱家后来添置的几亩地,老二是出了大力气的。

    “至于我和你娘分的这六亩,我们没死就在我们手里,我们死了拿出来四家平分。家里的牛算是公用的,那两头猪还小,等年底杀了分肉。鸡也这么分,想放在一起养就一起养,不想放在一起,就各养各的。口粮的话,都给够吃到今年收成。”

    说是都想分家,可真当薛老爷子跟算账似的说起这些,所有人心里都不好受。

    “不过先说一点,既然你们闹着要分家,各房以后的婚嫁之事,我和你娘就不管了。”

    孙氏陪笑着:“自然不能让爹娘再管了。”

    “至于翠娥,她出嫁的时候,你们当哥哥嫂子的,有心就给添点,没心就算了。我和你娘有这六亩地也不用你们给什么奉养,等老了干不动了再说。”

    这时,里屋的门帘子突然被掀开,从里面冲出来一个人。

    正是隐忍已久的赵氏。

    “凭啥不要奉养?养了这么大的儿子是白养的?个个都是吸血的水蛭,是白眼狼!现在倒跟老娘算起账来了,老娘生你们一场的账算不算?把你们一把屎一把尿拉扯长大算不算?现在长大成人了,要跟家里分家,分了家里的东西不奉养爹娘,老娘能饶得了你们,祖宗也饶不了!”

    赵氏这番话实在太尖锐了,说得薛青柏兄弟两个都是羞愧地低下头,也不敢说话,心里翻腾着各种情绪,简直是五味杂全。

    薛青柏历来是几个儿子中最孝顺,也是最听父母话的。听到这些话,心里颇不是滋味,十分后悔怎么就开了这个口。

    “娘,要不咱们……”

    周氏的声音徒然响起,打断了他:“娘,咋不给,爹就算说不给,咱们也要给的!村里的惯例咋给,我们就咋给,别看我们分了家,但是还在一块儿住,以后还是一样孝顺您和爹。咱们之所以要分家,可不是不想孝顺爹和您,不过是家里不富裕,紧着谁不紧着谁着都是问题,您说是不是?”

    这些话成功让薛青柏住了声。是啊,奉养爹娘是理所应当的,可没有弟弟奉养大哥一家子。

    “说白了,你们几个就是嫌老大家的花钱多了!”赵氏冷笑。

    下面几个人都不吱声,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还用明说。

    赵氏笑得更冷:“行,你们有本事,你们想自己过。你们嫌老大家的花家里钱了,那老大家以后若是有了本事,你们可千万别上来死皮赖脸的再贴上来。!”

    赵氏的话,让所有人都尴尬。

    杨氏在一旁假惺惺地道:“我们俊才可没有本事,当叔叔的和当婶儿的都瞧不上咱,以后又怎么可能会来沾我们的光……”

    话都说成这样了,再不吭声可就成死乞白赖想沾别人光了。

    招儿冷笑道:“大伯母你尽管放心,以后就算我跟狗儿穷得要讨饭,也不会上你家来讨。”

    周氏也道:“大嫂你放心,咱们清楚自己是什么命,一辈子就是土里抛食的泥腿子,改不了的!不想发达,也没那个命发达。”

    见此,孙氏自然不能再沉默了。说白了,现在三房就是一条绳上蚂蚱的,她就算再怎么势利,也没脸在此时装死。

    她正想说什么,一声轰天巨响徒然响起。

    却是薛老爷子将炕桌给掀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