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26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26章 第26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福运宝珠[清]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第二十六章==

    两人回了屋, 在炕上坐下来。

    为了显示确实有单子要列, 招儿还特意拿来了笔墨,她说让薛庭儴写。

    她报一样,薛庭儴在纸上写一样。

    怕漏下了, 还来回跟他确定。最后两人费了这么大的功夫, 也不过只写了七八样东西,其中有六样便是拜师要用的拜师六礼。

    就这点东西哪用兴师动众的拿纸笔来记, 招儿当即有些尴尬了起来。

    不过她可从来不会自曝其短, 自然理直气壮地说让薛庭儴再想想,肯定还有什么漏下的。

    薛庭儴无奈,经过一番冥思苦想, 又往上加了两样,招儿才算满意地点点头。

    孙氏做好晚饭, 叫大家吃饭。

    现如今薛家人还在一处吃, 跟以前一样。不过每天做饭的时候,口粮都是由各房自己出,在家吃的就拿去灶房, 不在家吃的就不做。菜的话, 菜园子和腌菜缸里随便吃,反正也不值几个钱。

    现在饭桌上的气氛可比之前好多了,大抵是心无忧虑, 也是分家后薛老爷子一直不太高兴, 大家都有些刻意讨好他。其他三房人总会刻意找些话说, 唯独就是大房的人有些阴阳怪气的, 不过大家也没将他们放在眼里。

    吃罢饭,招儿帮着洗了碗,就烧水打算去洗个澡。

    是薛庭儴先洗的,招儿帮着拎了两桶水去后面菜地的浴间,又将他换洗的衣裳找来,才拿着他的脏衣来前院洗。

    正值黄昏,这个农家小院里一片宁静的安然。

    招儿将水桶扔进井里,往上打水。

    水桶从幽深的井里冒出头,招儿抓起提手拽起来,刚打算往旁边的木盆里倒,被身后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

    她转过头就见薛俊才站在她的身后,模样有些奇怪。

    “你站在这里作甚!”

    薛俊才目光闪了闪:“我找些水洗手。”

    招儿瞄了他一眼,才提了水桶往墙角处的一个木盆里倒了些水。

    这是给他洗手的,薛俊才走过去。

    招儿也没再看他,拿了皂角洗起衣裳来。

    她低着头,感觉面前又多了个人影,没好气地抬起头:“你站在我面前作甚?”

    薛俊才的脸有些红:“跟你说声谢谢。”

    招儿哦了一声,又垂头继续和盆里的衣裳奋斗。

    薛俊才看着她半垂着的脸蛋,踌躇了一下:“招儿,我知道你瞧不起我,不过我会考中秀才给你看的。”

    “你考不考得中秀才跟我啥关系,你对得起阿爷阿奶就成!”

    这话堵得薛俊才说不出话了,半晌才道:“反正我一定会考中秀才给你看的,我会让你知道狗子一定不如我!”

    又来显摆!招儿最讨厌的就是薛俊才这点,打小就喜欢借着踩小男人,来彰显自己能行!

    她正想说些什么,哪知薛俊才竟然走了。

    简直莫名其妙!

    清河学馆和清远学馆是同一天开馆,早在头一日薛青山就出去借了骡车,打算第二天一早送薛俊才去镇上。

    虽然家里为了送薛俊才去清河学馆花了不少钱,甚至还卖了地,可真到了这时候薛老爷子也是挺高兴的。甚至还对薛庭儴说,让他明早和薛俊才一起走,坐牛车太慢,等到了镇上该迟了。

    杨氏在一旁虽没说话,但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招儿和薛庭儴又不是不会看脸色,自然拒了。

    回到屋里,招儿对薛庭儴说:“以后手里有钱了,咱们就赶紧盖了房子搬走。”

    原来她之前要地不要房子,就是为了这个原因,不过薛庭儴也不意外。

    “这种事你无需计较,只会气了自己。”

    招儿上下打量着他,就在薛庭儴心里突突直跳,猜测她是不是看出什么。招儿才收回目光:“倒也不是计较,就是有些烦。”

    之后,薛庭儴拿出从东篱居拿回的书抄着,招儿却出了门。

    他并未多想,只当招儿出去是有什么活儿要干,且招儿出去后很快就回来了。

    晚饭的时候,桌上的菜很丰盛,薛老爷子特意让赵氏拿了钱去买了条肉,端了一盆豆腐,又杀了一只鸡,周氏等三个儿媳妇搭手做了顿饭。

    一家子人围坐了两桌。像毛蛋、栓子和有才这几个小的,都是蠢蠢欲动,大人却要等着薛老爷子说话。

    薛老爷子似是有很多话想说,却是无从说起。

    良久,才叹了一声道:“以前的事都略过不提,从今往后我希望你们兄弟三个能和和睦睦,齐心协力将自己的日子过好,让薛家越来越红火,就算是我现在死了,也能合眼。”

    “老头子,说什么死不死的,埋汰不埋汰!”

    “就是啊爹,你说这作甚!”

    “爹,你放心。咱们虽是分了家,但还是兄弟,是一家人。兄弟是什么,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我们以后一定好好的。”

    薛老爷子有些欣慰地点点头:“你们能有这种想法,我也就知足了。”至于其他的,他没办法管,也管不了,只能这样了。

    “明儿是俊才和庭儴上学的日子,咱薛家当了一辈子土里抛食的泥腿子,爷希望你们能有出息,能给薛家挣大脸,挣大光!”

    虽是这话是对两个人说的,但薛老爷子说话时却是面朝薛俊才的方向,明显就能看出他更重视谁。

    晕黄的灯光下,薛俊才的脸有激动的红潮,他站了起来:“阿爷你放心,孙儿一定不让您失望!”

    “好,好!”薛老爷子连连点头,拿起筷子:“都吃吧,好好吃一顿,就当给两个小的打气鼓劲儿。”

    这一顿饭吃得格外和谐,桌上笑语声声,所有人都回避的让人不开心的话题,只捡了好听的说。

    薛老爷子又喝多了,老脸红彤彤的。但看得出他十分高兴,这是满怀希望与欣慰的高兴,谁也不忍打破。

    饭罢人散,各房人都散了,薛老爷子笑眯眯的,还和赵氏说了几句闲话。这种情况,赵氏也摆不来臭脸,拍了他好几下,说他也不知道在乐啥。

    乐啥?其实他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乐。

    一大早,薛家的人就起来了。

    三房和四房倒也不想起这么早,但架不住大房的人折腾。天还没亮,东厢的动静就不断,不停地有人进进出出。

    杨氏的嗓门响彻整个院子,一会儿问薛青山车啥时候到,一会儿说自己忘了收拾什么东西,要赶紧去收拾。

    于是,都起来了。

    招儿和薛庭儴也起来了。

    不同于杨氏那边,这边倒是安静,招儿昨晚就将所有东西打包装好了。偌大一个包,里面装着铺盖席子,装了几身换洗的衣裳,还有薛庭儴一些平时用的琐碎物件。

    “衣裳穿脏了你别洗,我有空就去书馆找你拿,等你洗了再给你送去。反正十日就能回来一趟,带去的这些衣裳也够你穿了。钱贴身收好,学馆里人多手杂,出门在外当多留些心,防君子不防小人,凡事还要自己做在前头,才不会自己增添烦扰。也别苛待自己,需要什么要买什么就去买,钱不够了跟我说。”

    招儿像个老妈子似的絮絮叨叨。

    薛庭儴站在她身旁,看她检查要带去学馆的东西,耳朵里都是她的唠叨声,心里有些惆怅若失感。

    其实宿读和走读这件事,他私下里考虑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宿读。

    梦终究是梦,即使这个梦很神奇,但那毕竟不是他的经历,接下来他该将所有心思都放在学业上,所以只能和招儿暂时分开。

    “你别担心,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还有你那生意,能做就做,不能做也就算了。家里还有这些地,扣去给三叔四叔的粮食,也足够咱们吃喝了。不够的,我平日里多抄抄书,赚来的钱也够咱俩用。”

    “嗯嗯嗯,都听你的。”

    一见招儿这样说,薛庭儴就知道她根本没听进心里。

    这件事自打分家后他和她说过几次,不希望她再那么辛苦地去做买卖。可招儿总是左耳进右耳出,一看就是没放在心上,她平常说话做事都是有一句算一句,唯独这件事上她学会了敷衍。

    对此,薛庭儴十分无奈。

    可这怨谁呢?只能怨他那会儿不懂事,觉得招儿一个妇道人家出去赚钱,就为了养自己。自己明明是个男人,心里格外接受不了,跟她闹了几次别扭。

    因为这,招儿一直就很回避与他谈论这个问题,却也态度很明确,在做买卖这件事上面,她是不会听他的。

    薛庭儴还想说点什么,院子里突然传来一阵说话声。

    其中有个声音是姜武的。

    “武子,咋这时候来了?”

    姜武穿一身深蓝色的短褐,身材挺拔而壮实,英气非常。他头发和眉梢上还带着雾气,余庆村的三月,还是有些冷的,尤其这会儿晨雾都还没散。

    “我来送庭儴去镇上学馆,今儿不是他第一次上学么,昨天招儿便去家里说了这事,我爹让我早点来,别耽误了。”

    和姜武说话的人是周氏,一听这话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不得不说招儿真是心气儿高,昨儿被大房当面挤兑了一下,今天人家自己就找回来了。余庆村阖村上下就里正家和姜家有骡车,里正是因为经常县里镇上来回跑,至于姜家,那就是真有钱了。

    还是不露富的有钱。

    姜家两口子为人低调,膝下两个儿子在村里人缘好名声也好。余庆村年轻一辈儿里有两个后生风头最盛,一个是薛俊才,人长得斯文俊秀,还会读书。另一个就是姜武了。

    姜武不管是从外貌,还是从身家上来看,都是村里未成亲的后生中数一数二的。且本人也有一手打猎的好本事,村里想嫁给他的姑娘不知几凡。

    姜家和二房有旧,姜武的爹姜海和薛家老二薛青松交情深厚,不过自打薛青松死的时候,姜海和薛青山闹了一场后,姜家人就极少上薛家的门了,不过这一层关系薛家所有人都知道。

    所以周氏听了这话也未多想,只当招儿请了姜武帮忙。

    招儿从屋里走出来:“姜武哥,咋来这么早,吃过早饭没?”

    “还没,我怕来晚了,就提前出了门。”

    “你也真是,那就留家里吃饭吧,我去做。”

    招儿扭身进了屋,薛庭儴还站在门口,看着姜武。

    姜武笑眯眯地走过来:“庭儴,不让你姜武哥进去坐?”

    薛庭儴只能让开了。

    招儿回屋拿白面,去了灶房。

    当初分家的时候,二房也分了一袋子白面的细粮,招儿本就打算这顿给薛庭儴做些合口的,姜武来了正好,刚好一起吃。

    招儿的灶上活计好,就是她极少做,以前是轮不上她做,后来她所有心思都放在从哪儿找钱了,自然没功夫弄这些。

    将面和好,招儿去了后面的菜园子。

    正是万物复苏之际,余庆村这边因为天冷,地里不完全化冻,是犁不开的,所以春耕来得迟。但菜地的菜却是早就种上了,别的都还没怎么长,但那绿油油的蒜苗却是嫩生生的惹人喜欢。

    招儿拔了一把,去了井边洗干净。

    周氏在另一个灶头做饭,她拿了一把干柴凑过去点燃,将灶头烧上,大锅洗干净烧热。趁着这空档,她打了几个鸡蛋,这鸡蛋也是当初分家分的。薛老爷子说到做到,分口粮的时候,家里所有能吃的,包括腌菜、酱菜、鸡蛋腊肉什么的,都分了一遍。

    将鸡蛋打散起沫,这样炒出的鸡蛋才蓬松嫩软。油锅里放油,起沫的鸡蛋液淋进去,不过眨眼之间,就鼓了起来。

    招儿用铁铲子翻炒了几下,把鸡蛋拨到一边了。

    因为之前放的油多,锅底还有些油,她拿出昨晚在村里一户做豆腐的人家买的豆腐,切成小块儿丢进锅里。

    豆腐很快就被煎的微黄,招儿又往锅里放了些油,将切好姜和小红椒倒了进去炸香。随着一阵白烟上涌,诱人的香气迎面扑来,她手脚快速的将鸡蛋、豆腐炒了几下,放了佐料,又往里面放了些水,才盖上锅盖。

    锅里骨碌骨碌的煮着,那香气也越来越浓郁。临出锅前,招儿将切好的蒜苗丢进去,一大碗味美香浓的面浇头就算做好了。

    盛出,又往锅里放了水,趁这当头招儿开始擀面。

    她手速很快,周氏只见她一双手上下翻飞,不一会儿案板上就出现了一排排切得宽度一致的面条。

    “你这丫头手脚可真快,跟你比起来,三婶就老了。”

    招儿笑着掀开锅盖,上涌的烟气缭绕了她的脸,但那声音却是清脆的、愉悦的。

    “三婶快别夸我,我就手快这一点能拿出来说说,手艺可比不上你。”

    “你这丫头就会自谦!”

    与此同时,二房屋里,薛庭儴正和姜武面对面坐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