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33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33章 第33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虐渣不如搞科技(快穿)     ==第三十三章==

    薛庭儴本是打算等休沐带陈坚去东篱居。

    想了想, 休沐就一日, 时间他还另有用处,便抽了个中午,跟斋夫说只出去半个时辰买些东西, 斋夫便将几人放出去了。

    一路到了东篱居, 只有阿才百无聊赖地坐在铺子里。

    问过之后才知道,陈老板在后面小院。

    薛庭儴经常来这里, 和阿才也熟了, 便带着三人往后面去了。素来话多的毛八斗来到这种地方,也不敢胡言乱语,十分老实。

    陈老板正在院子里晒太阳喝茶, 葱郁的大树下一把躺椅,躺椅旁放了张小几, 赛过神仙的滋润。

    见薛庭儴来了, 他笑眯眯地招招手:“怎么今儿有空来?”眼睛却放在廊下陈坚等人身上。

    薛庭儴也未拘束,在躺椅旁的小杌子上坐下。

    “陈叔,是这样的, 我有位同窗……”他将事情大概说了一下, 拿出陈坚的墨宝给陈老板看。

    陈老板接过那本册子,随意翻了几下,翻着翻着, 动作便凝滞了。

    良久, 他才轻吐一口气, 有些失笑道:“我说你小子字不错, 没想到此子的字与你相比也毫不逊色,就是还略显稚嫩了些,也有些太锋芒毕露,隐隐有一股不屈之意迎面扑来,不如你的正雅圆融。所谓字如其人,此子怕是心中有大乾坤。”

    薛庭儴在旁边听着,眼中却藏着晦暗。

    他想的不是其他,而是在那梦里就是如此。他为人伪善、笑里藏刀、口腹蜜剑,在遭受那次大变之后,便以改往日秉性,变得道貌岸然,表里不一。

    记得梦里有人骂他:“竖子奸邪,表面伪君子,实则真小人。”

    这话并没有说错,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的老师教会了他心即理、知行合一、致良知,却教出一个大逆不道的人。他眼里没有皇权,没有尊卑,没有三纲五常。看似薛首辅对下温和,谁人不说首辅平易近人,有容乃大。可实际上这一副道貌岸然之下却藏着狼子野心,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而陈焕之不同,他从来是桀骜不驯的,可外表看似偏激,实则内心有方正。

    这样的人注定活得坎坷,因为有太多的弱点外露,也正好为他这种小人攻击。就好比他这次结交陈坚,目的又何尝单纯。

    连薛庭儴都没有想到,陈老板不过是几句漫不经心的话,竟会引起他内心深处的波涛汹涌。至于陈老板更是不知,他合上册子,问:“不知你所说的这同窗是哪位?”

    薛庭儴走过去,将陈坚叫了过来。

    陈坚并不知道这期间还发生了这么多隐晦,有些忐忑的走过来,作揖行礼。

    “不用拘束,既然你是庭儴之友,也算是我的晚辈。你的字写得很不错,假以时日定然成就不小。只是你如今到底还在读书,若想下场考功名,锋芒太露的字与人观感不佳,以后当得多多注意才是。”

    “谢谢陈老板的指点。”

    陈老板边笑边道:“指点不敢,也别叫我陈老板,就叫我陈叔吧。我这里有不少书,都需找人誊抄,若是你愿意,就和庭儴一样,抄一卷付你一两的笔墨钱。至于纸张和笔墨,就由我这里出了,待会儿你去找阿才,他会告诉你一些该注意的事项。”

    之后,薛庭儴又和陈老板说了几句话,陈坚去领了纸墨,四人才一起出了东篱居大门。

    “一卷一两银子可真多。”毛八斗有些羡慕地嘬了嘬牙花子,方才他在里面憋了半天,此时出来终于能够说话了。

    “那是因为阿坚字写得好,你的字若是能及上庭儴和阿坚,你也可以一卷一两银子。”李大田最喜欢老实人说老实话。

    “啧,咱俩上辈子肯定是冤家,你就喜欢戳我痛处了。”

    那边两个人笑闹,这边陈坚对薛庭儴道:“谢谢你,我知道若不是因为你,陈叔肯定给我开不了这么高的价钱。”

    “谢什么,大田不是说是你的字好。”

    “反正还是谢谢你。”陈坚难得有些激动的样子,他紧了紧捏着书袋的手,那里面放着东篱居给他的宣纸和墨锭:“这些银子对我很重要,我一定会好好抄的。”

    薛庭儴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也没说,只是点点头。

    这时毛八斗和李大田笑闹过后,凑了过来:“好啦,别谢过来谢过去了。这会儿时间还早,咱们要不要四处去耍一耍?”

    去哪儿耍?三人眼中都是这个意思。

    李大田忙道:“行了行了,就这么点儿时间,还耍什么耍,明日休沐,到时你想怎么耍就怎么耍。”

    薛庭儴突然道:“对了,我想去买东西。”犹豫了一下,他问:“八斗,你知不知道镇上哪有卖一些姑娘家喜欢的东西,就是……”

    他还在解释,生怕毛八斗听不懂,哪知毛八斗却突然一蹦三尺高,笑得贱贱地凑过来:“你是不是想买来送给你小未婚妻?走走走,我带你去!”

    一路跟着他七拐八绕,四个穿着学子衫的少年,来到一个幽深的小巷子里。

    毛八斗边在前面带路,边道:“你别看这地方不起眼,实则里面的东西可全了,我姐隔段时间就要来一次,买些女儿家戴的花儿朵儿啥的。我家里也不算富裕,货郎挑子上卖的都不怎么样,银楼里咱去不起,这种地方刚好合适。”

    话音还未落下,就见不远处有一间小门脸,像似某户人家把院墙打了开了道门。地方也不大,也就一间屋子的模样。

    既没有招牌,也没有幌子,更没有名儿,不过走近了才发现里面布置十分雅致,一看就是卖女儿家物什的地方。

    “老板,我又来了!”迈入门槛,毛八斗就打着招呼道。

    “是小哥你啊,你姐今儿没来?”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妇人,看模样也不年轻了,却是打扮干净体面,让人心生好感。

    “哈哈,我带朋友来买些东西。”

    女老板看了几个小书生一眼,心领神会地点点头:“那你们自己看,有看中的我给你们便宜。”

    毛八斗和女老板说话的空档,薛庭儴已经去了柜台前面了。这家店的柜台设计的颇为特殊,半人高的台面,上面摆放着一个个的木盒,木盒里垫了亮缎,缎子上摆放着一件件小玩意。

    大到荷包、香囊、梳子、手镜、簪子,小到头绳、头花、耳环、耳铛,应有尽有。薛庭儴可从来没接触过这种女人家的物什,一时间眼睛都看花了。

    毛八斗说完话过来,一副内行人的模样:“你看你想买甚,打算花多少银子。是打算买一样,还是买几样,我给你参谋参谋。”

    自此,向来淡定自若的薛庭儴,已经完全变成了嫩头青。而毛八斗摇身一变,则成了主导。

    “你看这个珠花咋样?女儿家都喜欢粉嫩色的,我姐就喜欢这种……”

    “或者这根木簪,样子挺特别的。还有这耳坠儿……”

    “八斗,你咋懂这些?”李大田在旁边好奇问。

    毛八斗一脸无奈:“还不是我姐,每次来都要让我陪着一起,我看也看会了,听也听懂了。”

    见薛庭儴眼睛放在一根老桃木芙蓉簪子上面,他分神道:“这簪子不错,典雅大方,又不会太过小女儿家气。配套的还有对耳坠子,就是恐怕价钱不便宜。”

    “小哥好眼力,这是刚从府城进回来的新式样,就这么一套。木头是老桃木,做工也精致,簪头是银子做的,这朵芙蓉上面嵌的是芙蓉石……”

    半晌,四人从铺子里走出来,薛庭儴书袋里多了个木盒子。

    “庭儴,你可真舍得,两样东西花了一两银子,这可是你抄了好些日子的书赚来的。”即使是向来大方的毛八斗,也不免有些牙疼。让他来看这些女人家的物件,也就百十文打发的事儿,没想到好友竟买了这么贵的。

    “东西合适,银子以后再赚就是。”薛庭儴微笑道,手指隔着书袋磨蹭着那盒子。

    “也是。毕竟是送小未婚妻嘛,出手太抠可不成。”

    几人回到学馆,前脚进门,后脚就响了钟声。

    四人也没敢耽误,赶忙跑回号舍,把东西放好,便拿了书去讲堂。

    一般下午是不讲经的,都是学生们自己理书。

    平时也就罢,明日就是休沐,到了下午似乎所有人都有一种蠢蠢欲动。

    因为有很多学生都是附近村子的,所以还不到申时就散馆了。各自回号舍收捡东西,不一会儿学馆里就空了。

    四人结伴出了学馆大门,远远就听见有人喊:“庭儿,这边。”

    就见靠斜对角那处停了辆骡车,车辕上坐着两个人。

    一个男人,一个少年。

    薛庭儴当场脸就黑了。

    毛八斗正想问什么,就见那少年一阵风似的卷来:“我就记得你应该是这时候散官,姜武哥还说不是。走,咱家去,我买了好多菜,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这少年正是招儿。

    她没有刻意压低了嗓门说话,声音中属于少女应有的清脆感展露无遗。毛八斗仿若生吞了个鸡蛋似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招儿这才反应过来,问道:“这是你同窗?”

    薛庭儴嗯了一声,声音低低的。

    “咋了?咋不高兴?谁欺负你了,跟我说,我帮你教训他!”

    “没有欺负庭儴,你、你是……”

    “我是庭儿姐,你们是他同窗吧。”招儿很高兴,她一直觉得小男人太过孤僻,虽自打病了那场后,变了许多,但还是多几个朋友好,也能多些鲜活气儿。

    “她不是我姐,她是我媳妇!”说着,薛庭儴一把拉过招儿,急急说了句我先走了,便拉着她走了。

    毛八斗又回归生吞鸡蛋的模样,半响才道:“原来庭儴喜欢姐姐,原来这就是小未婚妻……”

    “什么姐姐不姐姐的!怎么话从你嘴里就变了味道。快走吧,再不走该坐不到车了。”

    一路上薛庭儴都没有一张好脸,招儿顾忌着姜武在,也不好问他怎么了。只能在一旁打着哈哈笑着,权当是活跃气氛。

    姜武浑然不觉,嘴角含笑,有一句没一句和招儿说着话。

    到了村子,姜武没绕去村尾,而是直接将骡车驶到了薛家门前。

    招儿和薛庭儴都下了车,姜武开始从车上往外搬东西。

    招儿说她买了很多东西,真是一点都不假。米面各一袋,另外还有两只猪蹄,五斤猪肉和一些其他杂七杂八的,另外还有两匹布。

    薛家人都从屋里出来了,包括赵氏和杨氏。

    今天薛俊才也会回来,她们还以为是薛青山去接薛俊才回来了。

    “招儿,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回来?”孙氏好奇问道。

    招儿一面开了门,把东西往屋里放,一面道:“好不容易庭儿回来,所以买些好的给他补补。”

    赵氏站在正房门前,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你也知道回来了,成天跑得不见人影,哪个女儿家跟你似的。”

    招儿无辜道:“阿奶,我哪天没回来?天擦黑之前就回了,我这不也是想四处找些钱,庭儿念书两人的花用,哪里不要银子。”

    赵氏哼了一声,摔了帘子进屋。

    招儿不以为然,扭头对姜武哥说:“姜武哥麻烦你了,明儿在家好好歇上一日。”

    姜武点点头:“那我就走了。”

    “好,我就不送你了。”

    一番收拾停当,招儿才扭身去看薛庭儴。

    见他还是气呼呼的,这孩子真是小气儿多!她摸了摸鼻子,拿了衣裳去屋角,将挂在那儿的一个布帘子拉上,就开始换衣裳。

    不多时出来,男装变成了女装。

    她低头挽着发,突然身前多了个人。

    她抬头,就见他拿着个小木盒递了过来。

    “什么?”

    他也不说话,就是拿着双黑眼睛看着她。

    招儿接了过来,打开。

    “这是给我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