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42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42章 第42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以嫡为贵盛世医香琏二爷的科举之路山村名医不死佣兵虐渣不如搞科技(快穿)     ==第四十二章==

    薛庭儴说的抄几遍, 最后变成了抄几十遍。

    陈坚和李大田都埋头抄着, 只有毛八斗嘴还是不停,边写边咂嘴道:“嘿,没看出来, 庭儴也是个黑的。与人签契, 契书上只阐述了对方应该履行的事务,对自己应付出的却只字不提。”

    薛庭儴看了他一眼, 又随手抽了一些纸递给他:“看你写得很轻松, 多抄几张。”

    “你这是几张?你这是在公报私仇。”毛八斗哇啦哇啦叫着,手下动作却更快了。

    本来招儿以为一百份要抄很久,哪知道薛庭儴很快就从学馆里出来了, 将厚厚的一摞纸交给她。

    “这上面没有写对方名字,只有具了名才可。”他也是进去后拟契之时, 才想起这事, 对此他将姓名那一栏给空下了。

    “你们都不会写字。要不这样,等我晚上散馆后,我陪你同去?”

    “这样啊?”招儿为难道:“不能提前把名儿填上?如果真让你陪我们去, 一晚上可跑不完, 再说了走夜路到底不好。”

    “你记得所有人的名儿?”

    招儿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册子:“我只能记个大概,不过我记了账。”

    薛庭儴就好奇了, 她不会写字, 还能记账?他顺手就把那册子拿了过来, 招儿想拦都没拦住。

    这大抵是她第一次在薛庭儴面前露出惊慌失措的样子, 竟是和他抢了起来。可惜薛庭儴事先有防备,背着身就是不给她,并迅速把那册子翻开。

    “你快还我!”她整个人都压在他背上了。

    可惜晚了。

    薛庭儴啼笑皆非地看着小册子上画的鬼画符,上面又是点又是圈,有小草似的符号,还有三条杠,这是代表是河还是溪?还有小山形状的图案,狗头、马脸之类的等等。

    是用炭笔画下的,极为简陋,但有模有样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无字天书。

    招儿伸手够着:“你快还我,这就是我随便记的账,你看不懂的,只有我能看懂。”

    阳光下,少女毫无顾忌地趴在少年的背上,两人像似在笑闹。搁在外人眼里没什么,毕竟都是少年,可搁在姜武眼里,却分外扎眼。

    他忍不住喊了声:“招儿。”

    “姜武哥干啥?”招儿依旧毫无察觉,回头看他。

    姜武的脸僵了一下:“快说正事,庭儴还要回学馆。”

    此时招儿也感觉这姿势有些不对头了,忙站直了腰。

    “你快把册子还给我,我给你报名儿。”

    “那你先跟我说这是什么?”薛庭儴指着一个马脸,一个大圈圈,还有一个小山形状组成的三个图案,眼睛却是看了姜武一眼。

    招儿顿时不说话,直到薛庭儴又问了一遍,她才道:“这是马大山,是名字。”

    “那这后面的圈圈呢?”薛庭儴没敢问后面那个画了牛头和一个圈儿的,是不是叫牛蛋。

    招儿无奈地抹了把脸,据实相告:“一个圈儿就是十斤,或者十个,点点是一斤或者一个。”

    “所以你收了马大山十三斤菜?”薛庭儴努力辨认后道。

    招儿气得一把将小册子夺过来,道:“不是十三斤菜,是十三个鸡蛋!好了,不说这事了,我来报名,你把名字填上。”

    薛庭儴也不想惹恼她,遂转身回学馆拿笔墨,不多时出来,就着车凳为案,帮招儿把名字都给填了上。

    还别说,别看招儿的账记得宛如鬼画符,几十个人名竟丝毫没错。薛青槐还在旁边夸赞她法子好,有时候记不住的东西用这种办法记下真不错。

    所以读书人和不识字的人简直不是一个世界的,听到这种夸赞,薛庭儴很是无奈。待写完之后,他将招儿拉到一旁。

    “招儿,等我这趟回去,我教你认字。”

    “认字?”招儿的脸上先是闪过一抹茫然,之后眼中带了些惊喜带了些忐忑,问道:“能行吗?我没听说过有姑娘家识字的,好像只有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才能识字。”她也感觉到寻常做生意的时候,不识字有些困难,但还从没有往这种地方想过。

    “怎么不行,我说行就行!”

    目送着薛庭儴进了学馆,招儿转身回来。

    姜武问她:“招儿,刚才庭儴跟你说了啥?”

    “姜武哥,你问这作甚?”招儿疑惑地看着他。

    “我就好奇问一问。”

    “哦,也没啥,庭儿说等他下趟回来教我认字。”

    看见招儿脸上不自觉露出的微笑,姜武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心想自己为啥不识字,若是识字,不也能教招儿认字。

    话不容多说,三人随便找了个路边摊吃了午饭,之后便兵分两路各自去找人签契。

    还是姜武一个人,招儿和薛青槐一起。

    姜武倒是想和招儿一起,可惜薛青槐目前还不熟悉情况,只能让招儿跟着。现在姜武只寄望薛青槐能赶紧独当一面,这样一来他又能和招儿单独相处了。

    一直到天擦黑时,招儿和薛青槐才回来。

    两人都累得不轻,薛青槐把骡子从车上解下来,将它牵进棚子里。给它的石槽里放了水和料,又拿着毛刷子给它从头到脚刷了一遍灰,才回屋里去。

    孙氏已经做好饭了,叫两人过来吃。

    她是单独做饭的,这几天孙氏都是如此,直到至今四房都没有去正房那边说过不在一起吃饭的事,可逢着做饭四房都不拿米粮,正房那边估计也有数,却没有说什么。

    现在孙氏待招儿特别热情,大抵是薛青槐回来后也和她说了什么。知道这生意大有可赚,而主导这生意的人是招儿,财神爷可不能得罪。

    孙氏屡屡拉招儿去四房吃饭,她也不好拒绝,其实她早就不想和大房那边的人搭伙吃饭了。倒不是说其他,而是想吃什么一点都不自由,她有时候挺搞不懂薛老爷子的,四房人四条心,明明都分家了,为啥还要硬是把所有人捏在一起,不是明摆着自找矛盾。

    可她毕竟是个小辈儿,也不好当面表现出来,刚好借着四房这茬当媒介,以后就分开吃吧。

    “翠娥回来了。”

    刚上桌,孙氏就突然这么道,让薛青槐和招儿都愣了一下。

    薛翠娥是薛老爷子和赵氏的老来女,今年十六,依旧待字闺中。前阵子薛翠娥就闹着要去赵氏娘家,也就是她外祖母家。刚好赶着农忙,赵氏被她磨烦了,就让薛青槐将她送了过去。

    这一去就住了一个多月,到今天才回来。

    “回来了就回来了。”薛青槐皱着眉道:“这丫头不懂事,也知道回来。”

    提起这事就要说说了,赵氏的娘家是附近赵家庄的,从余庆村到赵家庄差不多得走近两个时辰。

    赵氏的爹已经死了,但她娘还在,娘家还有三个兄弟,不过三个兄弟已经分家。赵氏的娘跟着大儿子在过,所以薛翠娥去的外祖母家,其实就是去她大舅家。

    赵大舅有三个儿子,前头两个儿子都已成家立业,子孙满堂,这里暂且不提。这里说的就是小儿子赵金瑞,也就是赵大舅后头娶的媳妇生的小儿子,在乡下俗称幺儿。

    赵大舅中年丧妻,后来经媒人介绍又娶了一房,也是现在的大舅母洪氏。这洪氏比赵大舅小了二十岁,赵大舅如今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这洪氏也不过三十好几,生的儿子赵金瑞今年只有十七。

    从辈分上来讲,赵金瑞算是薛翠娥的表哥。

    自古表哥爱表妹,表妹爱表哥,赵金瑞那边如何不知,反正薛翠娥这边对他出奇热络。寻常总是找借口往大舅家去也就不提,这次更是在那里住了一个多月。

    不过也幸好去年两家就订了亲,也算是亲上加亲。可哪有未成亲的大姑娘在跑去男方家住一个多月的,再说了两人年底就要成亲了,就不能等等。所以当时薛青槐便说过自己小妹,可薛翠娥不听,又有赵氏撑腰,这事只能顺着她的意。

    也是背后不能说人,这边刚提起这事,就听见薛翠娥在院子里喊四哥。紧接着她人就进来了,先瞅了招儿一眼,才道:“四哥,我回来了,你都不露面。爹叫你带着四嫂毛蛋去正房吃饭,当然还有你。”

    这个你说的是招儿。

    薛翠娥生得银盘脸,大杏眼,这丫头会打扮,穿着一身鲜嫩鲜嫩的杏子红色的夹衣,腰带系得紧紧的,显得一把小腰纤细。

    打小薛翠娥就是村里最漂亮的丫头,长大了是村里最漂亮的姑娘。可惜自打招儿来了薛家以后,这个最就被人抢了。

    明明她比她白,比她脸长得有福气,眼睛也比她大。单挑任一样,薛翠娥都觉得自己长得比招儿好,可凑在一起,自己就是不如她。

    薛翠娥从来不认为自己不如招儿,可外人都是这么表现的。在家里,她那最有出息的大侄儿喜欢招儿。是的,薛俊才偷偷喜欢招儿这事,整个薛家上下,也就只有薛翠娥知道。

    在外面,村里的小子们都和招儿好,眼里只有招儿,没有她。明明招儿跟个野小子似的跟他们打架,打扮土里土气,从不收拾自己,而她怎么也是一枝花。

    招儿不在时,她众星捧月,招儿一来,她就成地里的一根草了。

    一想到这些,薛翠娥就对招儿没好脸。尤其这次回来,听说都是因为招儿挑唆,让家里分了家,还让四叔和家里离了心,薛翠娥对招儿更没好脸了。不过碍着薛老爷子的事先警告,她只能端着笑脸,还要佯装亲热。

    殊不知她所谓的笑脸和佯装亲热,别提多别扭了,连四房两口子都看出了她的虚心假意。孙氏连忙给招儿打眼色,让她别理薛翠娥。

    她这小姑子在这家里,除了老两口,就没几个喜欢的。也就她们这些做儿媳妇的,以前碍着面子不好说。

    薛青槐本还想推辞,可惜薛翠娥在一旁盯着,还又是撒娇又是威胁的,于是四人只能跟着她去了正房。

    正房里,所有人都在,两张桌上摆了很多菜,菜式十分丰富。

    “快坐吧,今儿个翠娥回来了,你娘做了些好的,一家人坐在一处吃饭,就当是聚聚。”

    薛老爷子声音低沉,这个‘你娘’也没有点名道姓,可都知道是在跟薛青槐说。

    这种情况,当儿子自然不能说个不字,四人分别坐了下来。

    吃饭的过程中,几乎没有人说话,也就薛翠娥一会儿和赵氏说两句,一会儿和薛老爷子说两句,浑当是热络气氛。

    饭罢,惯例是儿媳妇们收拾残局。

    薛青槐正打算回屋,被薛老爷子叫住了:“你们也都别走,有些事要跟你们说。”

    于是,都留了下来。

    几日没打正面,薛老爷子凭空老了许多,头上又添了几缕银丝。

    他烟瘾更大了,啪嗒啪嗒抽旱烟的声音在堂屋里响着。

    对于他这烟瘾的事儿,几个儿子也不是没劝过,可劝不住。再加上余庆村这地儿,上了年纪的没几个不抽旱烟的,只能任由他抽着。

    炕上薛老爷子坐的那地,被缭绕的青烟笼罩着,若不是这烟味儿呛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边坐了个受人间香火的菩萨。

    “翠娥的婚事要提前。之前我本想着她年底办亲事,等地里收了粮食,怎么也够给她办嫁妆了。可这一提前,手里难免紧凑,如今也就只能指望你们几个哥哥给想想办法。”

    这件事连大房的人都不知道,一听这话,所有人都有些诧异。

    孙氏忍不住问道:“怎么好好的,就要提前了?”

    若是不让他们出钱,提早推迟都没人管,可薛老爷子这话明摆着就是想让每家凑些钱给薛翠娥办嫁妆。

    倒也不是妹子出嫁,当哥当嫂子的不该给妹子办嫁妆,可当初分家时说的好好的,老两口留了六亩地,就当是养着老两口和薛翠娥。等她出嫁时其他几房也不用给出钱办嫁妆了,没想到现在竟闹出这种事。

    薛青柏和薛青槐对视了一眼,薛青槐问道:“那爹你说吧,咱三家一家出多少?”

    薛老爷子琢磨了下,道:“一家怎么说也得二两银子。”

    “二两银子,三家也就是六两,还不算爹娘你们给添的,哪家大姑娘嫁人就不提男方给多少聘礼,自己还要贴十来两的。爹,赵家那边给多少聘礼?不行了,咱一分钱不留,都给翠娥陪过去。”孙氏率先开口道。

    所谓男婚女嫁,男方家要给女方家嫁妆,女方家若是心疼闺女,又是门当户对,当然也要给女儿陪嫁妆。

    按照余庆村当地的规矩,男方家给女方家越多的聘礼,代表越重视对方家的姑娘。不过都是庄户人家,一般聘礼也就是些布料、白糖、米、面、肉、茶之类的物什。若是家里富裕点儿的,给姑娘添两样首饰。当然聘金是一定要有的,少则三四两,多的给六两八两,总是要给一些,也是为了答谢父母养育多年之恩。

    这些聘礼一般是不做陪嫁的,就是给新娘子父母的,不过若是父母疼女儿,多少给陪些当压箱底也不是不可。

    以薛家和赵家的家境来说,怎么也要包个八两八或者九两九的聘金,图个好意头。

    “对呀娘,赵家那边给多少聘礼?”周氏问道。

    坐在一旁的薛翠娥脸色当初就阴了,想说什么,却被赵氏狠狠拽了一把。赵氏瞪着两个媳妇:“咋?你们妹子出嫁,你们当哥嫂的不该拿些钱做陪嫁?!”

    所以说赵氏算不得聪明人,每次自以为聪明都是以坏了事为收场,她若是能震住两个儿媳妇也就罢,偏偏早在过去的多年里,她的威严早就荡然无存。

    也是周氏和孙氏太了解她的秉性,她这态度一看就是另有蹊跷。

    “娘,你在说啥呢,什么叫我们当哥嫂的不愿意出钱。合则当哥嫂的就该出钱,就不该知道聘礼是多少,一家人说两家话,那还找哥嫂做什么?”

    “娘,该不是是赵家人不给聘礼吧?”

    赵氏当即蔫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