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第68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68章 第68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六十八章==

    整个村庄都被笼罩了一层白, 仿佛穿了一身银装, 树上房顶上全都落着一层厚厚的雪,屋檐下结着一根根长长的冰溜子。

    这种时候,一般村里人都是不出门, 大多的都在家里围着暖炕猫冬。劳作了一整年, 也就冬日里能清闲几日,很多人家都会准备些炒豆子、炒瓜子什么的小零嘴, 坐在炕上围着被窝, 简直神仙都不换。

    此时薛庭儴也是这般,他穿着一身薄袄坐在炕上,腿上盖着床被褥, 放在炕桌下。炕桌上放着几个小碟,里面放着炒瓜子、炒茴香豆、炒花生等, 另有个竹编的小篓子, 用来放壳。

    还泡了一壶茶,茶壶放在一个巴掌大的小风炉上。是薛庭儴亲手煮的,里面放了酸梅子和橘子、冻梨, 煮起来怪模怪样的, 但喝起来竟然很好喝。又酸又甜,既暖胃又消食。

    最近薛庭儴吃胖了许多,脸颊以肉眼可见的程度鼓了起来。他本就生得白皙俊秀, 这样一来倒显得有些肉呼呼的, 竟有些向娃娃脸发展的趋势。

    现如今他最讨厌的就是招儿捏他的脸, 因为招儿总手痒, 每次看见他就想上来捏一把,就像黑子还小的时候给它顺毛一样。不过现在黑子可没有这种待遇了,招儿嫌弃黑子长大了,毛也没以前绵软。

    这会儿黑子正蹲坐在招儿身边,一人一狗专心致志地看着火盆里的烤红薯。

    乡下人取暖,除了火炕,就是火盆。有些讲究的人家还弄个瓦盆什么的,有的则是拿砖找个地方随便垒一个就是。等冬天过了,直接把砖给搬走,一点儿都不耽误事。

    招儿就喜欢这么干。

    此时二房屋里正中的方桌被挪了开,换成了一个半米见方的大火盆。火盆四周还用砖垒了几个小杌子,上面包了层棉垫子,坐起来十分舒服。

    火盆里的红薯已经熟了,一股特殊的香甜弥漫在空气中。

    薛庭儴看书的眼睛,时不时就望了过来,黑子更是急躁,直接上爪子就想捞。大黑毛爪子还没伸过去,就被招儿一巴掌拍回来。

    “急得你,也不怕把你毛给燎了。”

    黑子伸出舌头,哈哈地吐了两口热气,那狗脸颇有点儿死皮赖脸的意味。只差狗吐人言说,燎就燎吧,先吃了再说。

    “再等一会儿,还没熟呢。”这话是对狗,也是对人说的。对于烤红薯这种活儿来说,招儿闭着眼睛只闻味儿就知道火候。

    她用火钳子翻了翻红薯,红薯是不敢放在炭火里的,那样直接就糊了。放在砖盆的边缘慢慢烤,不会糊还很香。这也是招儿为啥喜欢用砖垒火盆,烤个红薯吃个热锅子啥的,十分方便。

    又过了一会儿,那股香甜味儿更是浓厚,招儿才将几个红薯从火盆里夹了出去。

    在地上扔了一个,另外几个则是放在边上的竹篓里,端到炕上去。

    “快来尝尝。”

    “冷不冷,快坐进来。”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招儿一笑道:“我在火盆前,怎么可能会冷。”

    “那也没炕上暖和。”

    招儿拗不过他,只能去了他对面,将腿也塞进炕桌下的被褥里。刚进去,脚就被两条霸道的腿侵占,薛庭儴将她的脚放在自己腿底下,又把四周的被子掖了掖才算罢。

    只是不一会儿,招儿本来有些冰凉的腿脚就热乎了。

    此时红薯已经没有方才那么烫手了,招儿拿了一个掰成两半,橘红色的瓤顿时露了出来,散发着扑鼻的香气。

    “给你。”

    薛庭儴接过来,咬了一口道:“打了霜的红薯就是香甜。”

    他三口两口就吃完了,自己又去拿了一个来吃。招儿被烫得直吹气,诧异他嘴是怎么长的,难道就不觉得烫?

    “别吃多了,待会儿中午还要吃饭呢。”

    这时,被褥被人拽了拽,两人望过去才发现是黑子。

    黑子的那一个已经吃完了。这不,还没吃过瘾,就管招儿要。

    “瞧你最近肥的,再吃明儿菜花就不喜欢你了。”薛庭儴嗤它。

    黑子眼皮子都懒得撩他一下,只管对招儿撒娇卖憨。

    没有媳妇的人是不能跟它这种有后宫的狗相提并论的,它黑老大走出去,数不尽的小母狗黏上来。而他,不过是个至今依旧搞不定媳妇,只会撒娇装可怜的小菜鸟。

    黑子带着不属于它应该有的沧桑感,又是吐气又是舔嘴的对招儿撒娇。

    它长得土气,土狗嘛,都是不精神,蔫头耷脑的,撒起娇来看着也挫。可招儿就吃这一套,被它逗得哈哈直笑,满是疼宠地揉了揉它的大脑袋,从竹篓里拿了一个红薯给它。

    黑子叼着就下去了,临下去前给了薛庭儴一个眼神。瞧瞧,这就是本事,跟那有些人是不能比的。

    薛庭儴对招儿酸道:“瞧那丑样,就你稀罕。”

    “黑子哪儿丑了,这么精神!”

    正说着,黑子又把脑袋伸上来,用鼻子在招儿手心里撞了撞,招儿揉了揉它,它才继续去吃自己的美味。

    一人一狗说不尽的和谐,没被搭理的那个别提多酸了。

    薛庭儴气得红薯也不吃了,往身后的被子里一倒睡大觉。招儿瞅了他一眼,知道小男人又生气了。

    这人越长越大,学问越来越好,就是心性没长,像个小孩子似的。

    也是最近两人对着的时候多了,招儿也不怎么稀罕薛庭儴了,总有一种两看相厌的感觉。以前隔些日子见,总是一切都紧着他哄着他,现在哄得次数多了,招儿也就懒了。

    她把手里的红薯吃完,拿起旁边放的布巾子擦了擦手。薛庭儴是个讲究的,想吃什么或者吃罢了,就想净手。但又懒得下炕,就专门放了个布巾子在旁边。

    把手擦干净,招儿拿出账本和算盘,她最近正在学算术,这老师自然是薛庭儴。心里默念着算经上的口诀,招儿一下一下的拨着算盘。

    那头,薛庭儴等了一会儿,没见她凑上来,反而听到算盘珠子的声音,心里别提多委屈了。

    想叫她却又没脸,就用腿肚子去揉她脚,一下一下碾着,带着恨意。

    “别招我,等我把这点儿弄完。”她嫌弃地用腿扫了扫他,薛庭儴心里的怨气更大了。正想说什么,外面传来一阵说话声,紧接着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亮起来,竟是毛八斗。

    两人忙下了炕,又穿上厚衣裳,才撩了棉帘子出去。

    院门前停着一辆骡车,不光是毛八斗来了,李大田和陈坚都来了。

    三人穿着厚厚的棉袄,头上戴着棉帽子,脸颊被冻得红彤彤的,嘴里吐着白气。

    正扶着木梯子,看老三铲房顶雪的薛青槐道:“庭子,他们说是你同窗。”

    “四叔,是我同窗。”薛庭儴应了一声,又对三人道:“你们怎么来了,怎么找来的?”

    招儿在一旁招呼:“快进来坐,进来说话。”

    李大田去把骡车赶了进来,这时薛青柏也从梯子上下来了,和薛青槐两人帮着把骡子解套。之后一个人把车拉到旁边去了,另一个则把骡子牵进了牲口棚子里。

    这天寒地冻的,牲畜可不能冻着了。

    李大田忙道了谢,才跟着大伙儿一同往屋里走。

    毛八斗笑着道:“你家是余庆村的,鼻子下面是大路,这不就找来了。也是我在屋里闷得慌,就跑去找大田,又带着大田去找了阿坚,最后才来找你。”

    挂在门前的棉帘子被掀开,兜头就是一股热气迎面扑来。

    毛八斗连跺了几下脚,将脚上的雪跺掉,才道:“哎嘿,你这儿可真暖和。”说着,就往火盆前凑去。

    几人在火盆前围坐一团。毛八斗还在夸这火盆垒得妙,还说等回去了也在家里弄一个。

    李大田嗤他,说他瞎胡闹,镇上可不同乡下,烧火炕的都少,大多都是烧炭,还垒火盆,也不怕把家里给烧了。

    提前这个,毛八斗就是一把辛酸泪。若论过冬哪儿舒服,镇上可真比不得乡下,乡下漫山遍野都是柴,打从入秋,庄户人家就开始打柴攒着过冬,到了冬天就管猫在家里暖和。

    可镇上不行,一来地方小,二来烧柴也不方便。别看毛八斗胖,可都是虚胖啊,不抗热也不耐寒,一到外面下雪就龟缩在榻上不下来了。这不也是看在家里窝久了,才会生出来乡下耍耍的兴致。

    “你家的火坑真大,你家的狗也肥。”镇上的少年来到乡下,觉得看什么都稀罕,夸得黑子都拿狗眼瞅他了,觉得这人真是没见识,还镇上人。

    “你们把裤腿儿烤干了,就都上炕去,炕上暖和。”

    “招儿姐长得漂亮人勤快,简直是咱们湖阳乡一朵花。”毛八斗当即嘴甜道。

    李大田在旁边给他露底儿:“你这话对嫣然姐也说过了。”

    “真的?”毛八斗一副震惊的模样:“你肯定记错了。”

    即使薛庭儴不止一次抹黑,招儿还是觉得这八斗就是个活宝,讨人喜欢。她笑眯眯地道:“家里下雪之前买了头羊,肉都冰在外面,昨儿我就劈了一块儿化冻。刚好你们来了,等中午我给你们做羊肉锅子吃。”

    “招儿姐真好,我就知道来这里有好吃的。”

    这才是四人宁愿跑这么远,也要来薛家的原因,就是因为有好吃的。

    招儿失笑,把家里备的小零嘴一样都捡了一些出来放着,就拍了拍手上灶房里去了。

    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毛八斗又是一阵惊奇,因为薛家吃锅子格外与人不一样,竟然是用了一个铁架子,直接把锅架在火盆上吃。

    招儿还准备了很多可以煮的菜,白崧、萝卜、香菇、酸菜、冻豆腐,吃得毛八斗恨不得把舌头吞进去。

    “招儿姐你家有地方没,我想在这儿住两天。”话音还没落,他也觉得自己有点不要脸,忙一本正经道:“也是长时间没和庭儴探讨学问了,咱们在一起探讨探讨。对了庭儴,来之前我还去了趟老师那儿,他让我给你带了几本书。”

    这一下雪,从乡下去镇上就不方便了,所以也就毛八斗去林家次数多,以尽做弟子的‘孝道’。

    “家里地方宽敞呢,那么大的炕,够你们睡了,被褥也有多。再过两日就要杀猪了,到时候吃了杀猪菜再走。”

    “杀猪菜?杀猪菜是什么?”

    果然是镇上的娃,连杀猪菜是什么都不知道。几个乡下的娃互相对视一眼,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

    李大田道:“杀猪菜,就是你没吃过的菜。”

    “好你个李大田!”

    毛八斗就想扑过去打闹一番,可惜隔着个大铁锅,招儿又道:“想吃杀猪菜也简单,不过之前你们要帮我办一件事。”

    “什么事?”

    招儿笑而不语,说是吃完了饭再说。

    招儿所说的事,就是帮她写春联。

    不光写春联,还有各种福字,红纸她都备好了。

    “考验你们学问的时候到了,写春联我是不在行,所以这件事就交给你们。我负责给你们裁纸,等到时候把这些纸都给我写完了,我带你们出去玩好玩的。”招儿搬了厚厚一摞红纸出来,放在方桌上。

    这红纸可与其他的纸不同,又宽又长,一看就是没剪裁过的。毛八斗等人用目测,这些红纸都写下来,大概要写几百幅?

    “招儿姐,你要这么多春联干甚?”毛八斗直咂嘴。

    “卖啊!趁着过年前,再赚一笔,也能攒些买零嘴的钱。”

    四人就这样被拉了壮丁,在屋里写了整整一下午的春联,也幸好屋里暖和,人也多,你说我笑的,倒也不难打发时间。

    写好一张,招儿就拿去炕头铺着,很快上面的墨就干了。然后四个人负责写,招儿就负责收,到了天擦黑的时候,差不多写了近五百幅,另有几百张福字,反正也没细数。

    招儿这才笑眯眯的去做饭,几个人累得像狗,只差没瘫倒在炕上。毛八斗连连叹道,说招儿姐真狠,他就吃了一顿饭,而她就想要他的命。

    不过晚饭又给他们补回来了,等吃罢饭收了场,招儿烧好水给他们洗漱,又拿出今年刚打的几床新被褥,而她则去三房和薛桃儿睡去了。

    望着招儿离去的背影,薛庭儴有一种想把几个人打出去的冲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