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第78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78章 第78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吃在首尔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第七十八章==

    薛家一片喜悦的气氛, 显然刺了薛青山的眼。

    他除非是躲在屋里, 要不逢人就有人对他说薛庭儴的事。这无疑是在挖他的心吃他的肉,眼见他爹也是张嘴一个庭子,闭嘴一个庭子, 薛青山内伤在心。

    这种时候, 也就只有在薛寡妇那里,他才能得到片刻安宁。

    弄两个小菜, 烫一壶酒, 软玉温香抱满怀,简直给他神仙都不换。有时候想想薛青山也觉得自己傻,考什么科举, 舒坦日子过着不好么,何必给自己找不舒坦。

    “来来来, 陪我喝两盅。”薛青山已经喝多了, 醉眼惺忪的。

    薛寡妇嗔了他一眼:“你也真是,免费现成的酒不喝,非要来我这儿混着。”

    薛青山一把拉过她亲了一口:“跟那些糙老爷们混着, 哪有对着你舒服, 我如今就喜欢看着你,怎么看都不厌烦。”

    所以说要不薛寡妇怎么愿意跟着薛青山呢,哪怕手头没以前那么宽裕。薛青山人长得白净, 懂情趣, 嘴巴甜, 又是个读书人, 女人不就吃这一套。

    “尽油嘴滑舌骗我,你家里还有个,你不是天天也对着她?”

    “别提她了,她可不如你,浑身的皮肉摸着硌手,哪有你香滑软绵……”

    这一对野鸳鸯你一言我一句的,而外面有个人早就炸开了。

    就听得门一声轰响,杨氏冲了进来,上来就拽着薛寡妇的头发,厮打了起来。与她一同的还有个村里的妇人,此时正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前。

    “你个臭不要脸的贱人,竟然敢偷老娘的男人,老娘活撕了你。”杨氏一面劈头盖脸地打着薛寡妇,一面骂道。

    薛寡妇本就长得娇小,而杨氏块头大,人也圆胖,哪里是杨氏的对手,不过转眼之间就被杨氏压在身下打。

    她被打得哭爹喊娘,连连叫着薛青山救她。薛青山本是打算趁乱离开,却是喝多了手脚无力,再加上一见薛寡妇这么惨,当即血冲了大脑。他一把拽过杨氏,劈头盖脸就是两巴掌。

    “闹,闹够了没有?!”

    杨氏愣住了,这还是她嫁给薛青山后,他第一次打自己。愣完了以后,更是悲愤上了心头,哭着就朝薛青山扑过去。

    “来,你打,你把我打死算了。你这个臭不要脸的,枉你是个读书人,竟然偷一个万人骑的□□,你都不嫌脏啊……”

    薛青山救了薛寡妇,成全了自己,自己被杨氏打得连连直退,挠得满脸都是血。

    “哎哟,这可不得了了。”那跟着来的妇人一拍大腿,忙就跑了出去。

    她一路跑到了薛家,站在大门前就喊了声:“赵婶子,你家大儿和大儿媳妇打起来了,快去,再不去要闹出人命来了。”

    赵氏在屋里听到这动静,下意识问:“在哪儿啊?”

    “在薛寡妇屋里。”

    经过她这一咋呼,不一会儿许多村民就知道了,薛寡妇的小院被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而祠堂那边流水席上,也知道了这一消息,薛族长的脸色当即就阴了下来。

    他给薛老爷子使了个眼色,哪知却被郑里正看了正着,笑呵呵地问:“薛老哥,这到底发生了啥事啊,瞧这么神秘兮兮的。”

    薛族长皮笑肉不笑:“就是连兴家妇人不懂事吵了起来,我让他回去看看。”

    薛老爷子也忙道:“可不是,那老婆娘真不是个省心的。我这就去了,海子哥、里正老哥你们先坐着,我去去就来。”

    他刚站起身,哪知就被郑里正给拉住了:“妇人吵架可不是小事,有时候这小事也能酿成大祸,咋说我也是里正,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可也能帮忙劝劝不是。”

    薛族长脸色更是难看:“这点小事还用得着你出面,让人知道该笑话你了,你坐下喝酒,我让连兴去就是。”

    正说着,突然跑过来一个人道:“薛青山偷人被他媳妇抓了个正着,薛寡妇家如今闹得正热闹。”

    这话里的信息量就大了,有偷人,有薛寡妇,有抓奸。村民们一听这话,席都顾不上吃了,忙扔了筷子就离开了。

    有了一个两个,自然还有三个四个,只是眨个眼的功夫,棚子里的人就去了大半,连给薛族长阻止的机会都没有。

    又有个郑姓的村民在招呼:“这事可真是乐子大了,咱们去看看?”

    薛族长气得七窍生烟,可关键也说不出来个错,这村里薛姓人多,郑姓人也不少,他能管住姓薛的,还能管住姓郑的不成。

    这事一看就和郑里正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

    这老东西,原来还有这出等着他。同时,薛族长也在心中大骂薛青山不止,可事情已经出了,如今只能赶紧把这事处理了才是真。

    他命儿子继续招呼外村来的客人,匆匆忙忙跟着薛老爷子就离开了。

    另一头,招儿和薛庭儴也得知这一消息,忙也朝薛家去了。

    还没到薛寡妇家门前,就见里三层外三层全是人,各种议论纷纷声,期间还夹杂着男人女人的嘶吼和哭泣。

    “哎呀,你说这薛青山可真不是东西,原来当初薛老二的死,就是因为他偷了不该偷的人,才害薛老二被人误认打死的。”还没走近,薛庭儴就听见有人这么说。

    他当即脑子就炸开了,几个大步上前抓住那个村民,脸色煞白地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这村民扭头一看是薛庭儴,当即尴尬地不说话了。

    招儿也听到这句话,见小男人这般失态,忙上前拉住他道:“你别心急,咱们慢慢问就是。”

    “你说什么!?”薛庭儴又问了一遍。

    “哎呀,庭子,你说这事让我怎么说呢?这事不光我一个人听见了,有不少人都听见了,是杨氏和你大伯厮打时说出来的,不信你问问。”这人大抵也知道自己惹祸了,丢下这句话,就钻进人群离开了。

    留下薛庭儴站在那里,脸色阴沉。

    他就说以他爹的性格不可能会惹上是非,还有什么样的仇怨能让人打死人?!当年他就说要去报官,他大伯却是又阻又拦,说那些人是府城的,他们惹不起,莫公道没讨回来,还平白连累一家人。

    当时他还年幼,哪里有主见,一听大伯和爷都这么说,便只能默默忍下,心里却是发了宏愿,以后一定要出人头地,不再让这样的事发生。一去过去多年,这件事早已被众人遗忘,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一环。

    院子里,薛族长站定后便骂道:“荒唐,简直是荒唐,还不赶紧将他们都带走!”

    一旁的郑里正笑眯眯的,也没阻止,而是满心担忧道:“怎么就发生了这事,青山咋说也是咱村里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一出闹得真是悖礼犯义,要知道薛寡妇……”

    后面的话他并没有说完,而是连连摇头。

    不仅仅是薛寡妇为人不检点,也是因为按辈分薛寡妇是薛青山的侄儿媳妇,这才是最大的问题。叔侄媳偷情,虽不如公媳扒灰严重,但也称得上是乱了伦常。若是普通人也就罢,可关键薛青山是读书人。

    薛族长已经把薛青山等人都带走了,门前围着的人都尾随了而去。

    招儿有些担忧地道:“好了,你也别多想了,咱们也去看看。”

    薛庭儴点点头,便率先往前走去。

    此时薛青山的酒早就醒了,被扔在地上,泼了一盆子冷水,狼狈至极。

    杨氏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心里忐忑不安。

    薛族长坐在上头,脸色难看的至极,薛老爷子也没比他好到哪儿去。

    屋里屋外站得全都是人,事情到了这一步已是遮掩不住了,再遮掩下去就是公鸡下蛋,母鸡打鸣,异想天开!

    薛寡妇也被带了上来,站在一旁。

    她方才被杨氏撕烂的衣裳和一团糟的头发,已经理整齐了,此时垂着头站在那里,平添一股惹人怜爱的味道。

    薛族长真恨当初为什么不把这个妇人给浸猪笼了,当初他也不是没想过这茬,可前有郑里正干扰,后有薛寡妇拿了把柄威胁他。

    这薛寡妇不是个东西,跟她有首尾的薛姓一族的男人不少,旁人只当她是个乐子,殊不知她是沾了毒的母蝎子。有郑家人煽风点火,这女人嘴再不把门,薛氏一族就乱了,所以薛族长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她在村里住下来。

    后来她倒也低调下来,也没惹出什么事,薛族长就渐渐没将她放在心上,没想到还有这一场事等着。

    “你说说吧,她到底是咋勾引你的。”

    一听这话,看热闹的村民都起了浓厚兴趣,只有些许人听明白了其中了意思,这其中就包括薛青山。

    薛青山这会儿酒醒了,也知道事情大发了,这下一个不慎,就是他身败名裂的下场,如今只能是能挽回一些就是一些。

    他当即哭了起来,又是指天发誓,又是赌咒,说自己跟薛寡妇也就是近日的事。还是薛寡妇主动勾引他,那日他从外面喝酒回来被她撞见,就硬是把他拉进她屋里了。

    这话说的看热闹的人都哈哈直笑,谁不清楚这事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可人家既然愿意这么说,旁人自然说不了什么,总不能为件跟自己没关系的事,和人撕破脸皮。

    “山哥,你说话做事要讲良心,什么叫我勾引的你。”薛寡妇啜泣道。

    人群里,有人起哄:“错了错了,不能叫哥,要叫叔。”

    然后又是一场大笑,薛族长气得连连跺脚:“都给我肃静!”

    郑里正在一旁劝道:“薛老哥可莫生气。”又去骂那些起哄的村民:“你们这群王八犊子也是,闲的没事插什么嘴!”

    好不容易静了下来,薛族长才肃着脸道:“青山说你勾引了他,这话他们虽是当了笑话,我却是相信的。青山素来为人检点,而你劣习不改,众人皆知。我念你年年轻轻当了寡妇,又无娘家作为依靠,不忍驱你,可你倒好,竟来害我薛家子孙,这次我定是再容不得你。来人,将此女堵了嘴,捆去跪了祖宗排位,挑个日子浸猪笼,以儆效尤,也好警醒我薛氏女眷,为人妇道当安守本份。”

    薛族长竟是动了杀机,几句话的功夫就想置于薛寡妇为死地。

    其实之前就能看出,他一口咬死是薛寡妇勾引了薛青山,薛寡妇又素来不检点,名声早就臭了,浸她猪笼乃是大义,恐怕谁都不能说什么。

    而薛寡妇死了,薛青山即使名誉受损,也会安然无恙,大不了低着头做人一段时间,改日又是洗心革面的好人。

    招儿感觉到一阵齿冷,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薛族长卑鄙吗?确实他这手段称不上正大光明,可站在他的位置上,似乎这么干才是最稳妥的决定。

    郑里正当然也明白过来,脸色沉了一沉。

    随着话音落,就有几个妇人拿着绳子围上前来,族中女眷犯事,一般都是女眷动手处置的。

    她们七手八脚上来堵薛寡妇的嘴,又要将她捆起来,薛寡妇拼命挣扎,又喊薛青山救她,哭声凄厉至极,模样也狼狈不堪,让人生怜。

    可薛青山却是低垂着头,连头都不敢抬。

    披头散发的薛寡妇一阵冷笑,伸口咬了一个来堵她嘴妇人的手,随着一阵惨叫,她使劲将这些人推开。

    “我可不能死,我死了我肚里的孩子可怎么办!”

    此言一出,场上顿时静了下来。

    薛族长斥道:“谁知道你那肚里的孩子是谁的!”

    薛寡妇丝毫不以为然,反而露出一抹笑,低着头抚了抚自己的肚子:“我自打跟了山哥,可就再也没跟过别人,不是他的还能是谁的。”

    她又去看薛青山,眼神凄楚:“山哥,你的孩子你都不要了?”

    薛青山犹豫了一下。

    郑里正站了起来道:“这事可就难办了,孩子都有了,哪怕是犯了大错要杀头的妇人,真若是怀了身孕,也是要等其孩子生下再行刑。再说了,薛老哥,这薛寡妇虽是以前劣迹斑斑,可到底近些年来也洗心革面了,你也别为了以前的事迁怒,咱们都是明白人,这种事本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

    好一个一个巴掌拍不响!

    围观的村民虽是没说话,但有许多人都是这么想的。

    有村民道:“要不,等她孩子生下来再说?”

    “也就缓几个月的事。”

    薛族长瞪着郑里正,眼里的意思十分明白,这事他真要出手管?村民的意见他可以不在意,可郑里正的不行,一旦牵扯上人命,就是有关律法,民不告则官不究,里正大小也是个官,他即说不行了,那真是谁说都不行。

    郑里正用行动告诉了他:“先带回去养着吧,等孩子生下来再说这事。真是的,本来是件大好喜事,竟是生了这么个败兴的。”

    他挥挥手,驱散村民,比薛家人还薛家人。

    闷在心里多日的郁气尽皆舒散,也因此他眉宇间竟带着几分轻松。

    此时轮到他拿话来堵薛族长了:“薛老哥,走,咱们再去喝酒,今儿可是庭儴的大好日子,没得就让这么败兴了。”

    薛族长的大儿子站出来,道:“叔,我陪您去喝,我爹年纪大了,这两日也喝了不少。您是知道他有个老毛病,这不这几日总在咳,再喝我娘就要跟他吵吵了。”

    郑里正也并未多做刁难,两人一面说着话一面往外走去。

    村民们也都散了,薛青山从地上爬起来,正想走,哪知被人叫住了。

    “等一等,我还有事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