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第84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84章 第84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第八十四章==

    当晚, 连林邈都知晓今天考场上有个吃饼夹肉的考生。

    更不用说陈坚几人了, 毛八斗更是瞅着薛庭儴嘿嘿直笑,说他这次真是大出了风头。

    可不是大出风头,如今谁人不知提堂座号上, 有个当着府台大人面上吃饼夹肉的考生, 致使这次的府试竟改了规矩,府台大人竟没有当堂点评考生的考卷。

    其他的考生也就不提, 提堂座号的考生大抵要恨死薛庭儴了。

    毕竟怯场的还是少数, 大多拼进前十,不外乎是想在府台大人面前展现一番,说不定能拔个头筹。哪年府试上都有因受到赏识, 而得到不用参加剩下两场资格的考生。

    也因此,第二场开考时, 薛庭儴所到之处竟是纷纷侧目, 也不知哪个阴损的帮忙四处传播,竟是无人不晓他的长相。

    当然,侧目之余, 幸灾乐祸也不少。

    还案首?得罪了府台大人, 他大抵会成为今年唯一一个身为案首,却被落了的考生!

    且不提这些,剩下两场很快就过了。因为所有人注意力都放在头一场, 接下来的两场不光考官, 考生也大多都是漫不经心, 就等着三场过罢, 府衙放案。

    放案在十日后,府城里各处不见萧条,反而更加喧嚣起来。

    一般考生们考完后,都要等着放案后才会回乡,索性闲来无事,各处的诗会、酒会就大行其道起来。

    也有人上门来邀薛庭儴,可他一律是拒了。

    如今正是风头浪尖,想也知道邀他去没啥好事。倒是毛八斗闲了两日实在闲不住,就和李大田结伴出没各大小诗会的场所。

    这日外出,下半晌的时候,毛八斗和李大田回来了,面上可现忿忿,明显就是发生了什么事。一问之后才知道,如今外面有人给薛庭儴起了个绰号,美闻其名‘饼夹肉案首’。

    这话自然不是什么好话,明显就是讥讽之言。

    也是人多口杂,夏县也不光就毛八斗几人来赴考,就有人告诉他人毛八斗两个就是那个‘饼夹肉案首’的跟班。

    有人透过两人想邀薛庭儴,毛八斗自然不会同意,就有那嘴贱之人,借机酸了几句,毛八斗就跟人吵起来了。

    “让我说,肯定是那王奇和李嵩干得好事!”一番指天骂地后,毛八斗累得在椅子上坐下道。

    “行了,跟这些人置气做什么,狗咬你一口,你还能回咬不成?”薛庭儴淡笑着说。

    “问题是这狗太惹人厌了,让我说老师就不该带这两个同来,他们又不是不认路!”

    实在不能怪毛八斗嘴太毒,而是王奇和李嵩就不跟他们是一路的。寻常虽是遇见了也会客套几句,可两人当初入清远,本就是冲着想成为林邈弟子而去,突然凭空多了薛庭儴几人,自然就没他们的事了。

    人从来是不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的,而是惯性喜欢迁怒,所以两人和四人并不太合。

    王奇也就算了,尤其是那李嵩。你说他胆大,他倒也不是,就是总时不时说两句小酸话。你与他计较上,倒显得你为人不够大度,你不与他计较,自己心里不舒服。

    “这种置气的话可不要随便说,小心被老师听见,又要说你了。”李大田在一旁道。

    “反正我是觉得庭儴肯定能考上,若是那府台大人真因为你吃了个饼夹肉就不取你,咱们就联名去府衙闹!进食是考场允许的,怎么就是藐视了。我是没带,我要是带了我也吃。”毛八斗一拍大腿道。

    薛庭儴失笑之余,心里也有些感动,道:“行了,把你的心放在肚子里,府台大人不会不取我。”

    其他三人虽是没说什么,可心里却是惴惴。

    陈坚也就罢,这次府试肯定能过,毛八斗和李大田则都是尽人事听天命。至于薛庭儴,在他们心里是稳过,甚至秀才也不在话下,真若是倒在这一关,未免有些太过可惜。

    基于这种心情,到了放榜这一日,毛八斗和李大田一大早就去看榜了,还把陈坚也给拉了上。

    没拉薛庭儴,是因为知道他不愿出门,也是怕又出个什么不识趣的人出言讥讽。

    到的时候,榜刚张贴出来。

    学宫门前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全是人,都在往里面挤。

    陈坚和李大田望而却步,毛八斗却是喊了句‘拼了’,就往里面挤了进去。

    他人生得胖,占地方,又下了死力气,所到之处是人鬼皆避。人群里不停地有人骂,骂什么人饿死鬼投胎的。可还没见着人,那人就挤没影了,找都找不到。

    毛八斗终于挤到最前面,先往圈里找,正头一个座位号让他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他笑得接不上来气,就有旁边人问道:“这位仁兄,莫不是考上了?”

    “不,不是我,是我同窗。”

    一时间大家都用看傻子的目光看他,同窗考上了你高兴个甚!

    毛八斗才懒得理这群人,而就在他继续找其他人的座位号的时候,又有衙役拿了一张大红色的榜前来张贴。

    这张榜上写的全是名字,按顺序从头至尾,也就是这次过了府试的五十人。此榜又叫长案,团案上是只写座位号,不写姓名,所以很多考生看榜,也只能找自己,而看不了别人。除非是像毛八斗这样,特别亲近,知道彼此的座位号。

    衙役走了,一众考生再度围上来。

    有人惨叫:“为什么,为什么案首是饼夹肉!?”

    随着他的呼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长案最上面那一行字上,薛庭儴三个小字,清清楚楚地写在上头。

    这项认知让许多人都呆住了,致使外围的陈坚和李大田找到机会挤了进来。两人看到榜,也笑了起来。

    又是一阵惨不忍睹的嚎笑,随之一同的还有个刺耳的兴奋声:“阿坚,你在第五。大田在三十七,哈哈哈哈,我也在,虽然又挂尾巴了。”

    可不是,那长案的最下端,岌岌可危的挂在尾巴上,可不是正写着三个字——毛八斗。

    “走走走,咱们给庭儴报喜去。饼夹肉咋了?吃饱了才有力气写文章啊!!哈哈哈哈哈……”又是一阵猖狂的大笑,众人注视着这三人远去的背影,目光凝滞。

    竟是,竟是四个人都中了!

    随着薛庭儴的‘声名大噪’,清远四子之名也为众人所知,知晓他们情同手足,还是同一个老师。

    因为毛八斗的那句话,本来打算看了名次就离开的考生都不走了,等着府衙那边将程文张贴出来,倒要看看这‘吃饱了才有力气写文章’,到底写出的是什么文章。

    从上午等到午时都过了,那张贴程文的衙役才姗姗而来,许多在原地等着的考生都是饥肠辘辘。

    实在不是这衙役办差拖拉,实在是他家府台大人不知为何,竟一直犹豫要不要将一名考生的文章印出来。

    好不容易上面发了话,下面赶着印,这不就来迟了。

    等衙役走后,众考生再度围上前,其他考生的程文都没有看,就瞅第一名的去了。

    看完之后,有人不屑,有人鄙夷,有人则是深思,不过也没人当街议论什么,俱是一哄而散。

    一天之中,无数人蜂拥而至,又一哄而散。次日,就有流言传出,那饼夹肉之所以能拿案首,不是因为他吃了饼夹肉,而是因为他会拍马屁,还有人纷纷骂薛庭儴虚伪无耻小人的。

    之所以有这种说法,还是因为那道‘不以规矩’的题,当日许多考生拿到这题,都心中暗骂这种不着边际的题,也拿出来当首题。

    若是照着原文的意思去写,难免犯了忌讳,脱离原意去写,那就看怎么写了。

    怎么才能写得新奇,才能写得出彩,写得夺人眼球?这无外乎是时文当属应该必备的,一众考卷中,你写得不出彩,又怎么才能显现出来。

    这就看各人功底和发散思维了,有人去打破规矩,有人破而后立,还有人另辟蹊径,当然也有人墨守成规,洋洋洒洒写出长篇大论来说规矩如何重要等等。

    如今脱离考场去看,再结合私下流传的一些关于府台大人的小道消息,那饼夹肉当堂吃饼夹肉,扭头写出这样一篇时文,不是虚伪、无耻,不是趋炎附势拍马屁还能是什么?

    别看人家吃了饼夹肉,可只要马屁拍得好,拍得府台大人舒爽,还不是案首稳稳当当到了手。

    不过这些言论也只是在私下里传播,没人敢闹到台面上来。

    且先不提人家是不是拍马屁,至少从表面上看人家的文章是有一定水准的,只因是众所瞩目的对象,拍马屁也成原罪了。

    你不拍马屁,你研究府台大人的喜好如何?有那仗义直言之人,一句话就将那些犯了红眼病的人堵回去了。

    薛庭儴听到这些,只能无奈苦笑。倒是周作新听到这些小道消息,气得吹胡子瞪眼的。

    他是拍马屁,他是拍马屁吗?

    来回踱步几下,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他还真是拍马屁,关键这马屁拍得让他不取他就是因私废公,所以他只能取了!

    薛青山眼见赵氏日日往这边送吃的,却只字不提接他回去,就开始在赵氏面前装起可怜来。

    又是说自己的病,又是说薛寡妇大着肚子还要照顾他。赵氏听了心疼,可又没办法,只能回去天天跟薛老爷子絮叨。

    别看薛老爷子坚持,可经不起日日这么吹枕头风,也去看了薛青山两次,真是瘦了不少,满脸病色。

    这边还在犹豫,那头赵氏不知听了谁的唆使,竟在家里闹起病来。大夫也请了,药也拿了,一点用都不起,周氏和孙氏只能轮流到床前侍候着。

    闹了两天,一家人也看出来了,这是打算自己心里不舒坦,准备闹得一家人都不舒坦啊。

    果然没两天,赵氏就唤着自己这次大抵是不行了,死也要看着儿子在身边。薛老爷子开始是吼,吼到最后变成了沉默。

    招儿看在眼里,心里却是有数,估计薛老爷子怕是坚持不住了。若赵氏真借着这事要把薛青山找回来,恐怕族长来也说不了什么。毕竟百善孝为先,阻着人家儿子尽孝别说官府会管,也是要遭天谴的。

    乡下人特别信这个。

    若薛青山真回到薛家,先借着侍疾的借口待着,只要赵氏一日不说自己好了,他一日就不会走,那不是还跟以前一样?

    可其他人都不好说什么,毕竟人家还没做的事,怎么你这么早就知道了?!

    赵氏已经连着多日滴米未进了,起先还能嚎,现在连嚎都嚎都嚎不动了。整个人瘦了一圈儿,脸色蜡黄,看得出她这次是下了狠心。

    薛家一片寂静,一种低气压在无形酝酿。

    “老三!”薛老爷子站在正房门前喊。

    “爹,啥事?”薛青柏从三房屋里走出来。

    “去把、去把你大哥叫回来,你娘病成这样,又一直念叨着他,总是要让她看看的。”

    这话终于说出来了,所有人都不意外。

    招儿在屋里叹了口气,心里却是犯了愁。若小男人从城里回来了,知道薛青山回来了,会是怎样?

    这几日她想了很多,都没有什么好办法去阻止这件事。

    屋外,薛青柏嗫嚅一下,才道:“爹,若是庭子回来了……”

    薛老爷子顿了一下,才挥了挥手:“快去。”他叹了一口气:“他回来再说回来的事吧。”

    薛青柏转身出门,刚走到大门,一个人仿佛后面有人追似的跑了进来。

    他上气不接下气,刚站稳,就喊道:“连兴叔,你家、你家狗子过了府试,又是、又是案首,咱们平阳府的头名!县太爷亲自来咱们村了,现在正在里正家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