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第89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89章 第89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救世主都是美少女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六零年代好生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八十九章==

    这几日招儿特别闲, 每日就是来回于家里和后山。

    这让赵氏觉得特别稀奇, 知晓招儿是在外面做亏了买卖,才会回家的,免不了会说几句风凉话。

    “让我说, 妇道人家就该老老实实在家待着, 非要出头做个什么买卖。现在亏得灰头土脸回来了,这不是瞎折腾。”

    “既然回来了, 就给家里干活, 闲得你天天四处跑。”

    现如今赵氏说话一般没什么人理她,顶多也就是薛青柏孝顺陪她说两句,也免得她太过难堪。可这次薛青柏都不接她话茬了, 赵氏只能自说自话。

    不过这次赵氏有了帮手,那就是薛老爷子。

    薛老爷子也认为招儿最好还是别瞎折腾了, 老老实实待在家里比较好。

    “你年岁也不小了, 你奶说得没错,总是四处跑也不像话。之前也就算了,以后还是注意些, 没事就帮你奶在家干活。”

    孙氏望了望赵氏, 又去望薛老爷子,正打算说什么,被招儿拽了一把。

    招儿笑眯眯地道:“爷说的是, 以后我尽量不往外头跑。”

    “这就对了。”赵氏站在正房门前, 居高临下往这边看了一眼, 依旧是嫌弃:“瞧你现在黑的, 哪有个丫头样子,也就仗着是订给了狗子,不然你看哪家人会要你这样的媳妇。”

    说话间,招儿和孙氏就走出了家门。

    孙氏劝道:“你阿奶现在嘴越来越碎了,也越来越烦人,你别理她。”

    “四婶,我要是把她说的话听在耳里,早就气死了。你放心,她说她的,我从来不听。”

    孙氏点点头,两人又说了几句话,走到半道时分道扬镳。孙氏惯例还是上后山去,而招儿则是打算带黑子去河里洗个澡。

    等招儿领着黑子到河边时,已经有许多妇人在洗衣裳了。见了招儿来,纷纷跟她打着招呼。

    “婶儿嫂子们,你们在上头,我领黑子在下面,也免得弄污了你们的水。”招儿领着黑子找了个下游一点的地方,就让黑子站在水齐它小肚子的地方,撩着水给它洗澡。

    先把身上的毛打湿了,再用皂角去污,不过招儿用的更高级一些,是胰子。皂角虽然去污,但每次给黑子洗了,等干了后毛会显得很干燥,后来招儿就试着用胰子给它洗,倒是用得挺不错。

    “招儿,你这可真是不俭省,给狗用胰子。胰子比角子可贵多了,哪有给狗用胰子的。”

    “婶儿,我这也是随手拿错了,总不能再回去一趟,就先用着吧。”

    “这一块儿胰子不大,给狗洗两下就没了,你这手指头缝也真是大得很。”

    就有人打趣她:“人家用胰子还是角子,倒碍着你的事了?人家招儿能挣,爱用啥用啥。”

    这个叫花婶儿的就反驳上了:“我这不也是替招儿心疼么。”

    “用得着你心疼。”

    “就是就是。”

    一群妇人七嘴八舌地一顿打岔,这事就算是过了。

    可招儿难得出来一趟,免不了就有人对她好奇,一会儿问问最近咋没出去,听说在外头做买卖亏了本钱才回来,还问招儿亏了多少。当然也少不了有人问她啥时候和薛庭儴成亲的,她如今岁数也不小了,再拖下去就成老姑娘了。

    这就是招儿为啥没事的时候不喜欢上村里来,长舌妇人太多,你不理人家,就是你失了礼数,你真去理对方,能把你今天吃了啥饭都问出来。

    “瞧瞧庭子现在这么出息,还能看的中招儿?我听人说读书人眼光都高,这庭子在外面一直没回来,莫不是看中了城里的哪家千金小姐啥的。”一个叫大田婶子的妇人道。

    “哎呀,你会不会说话,什么看的中看不中,这婚事是当年青松两口子定下来的,翻破了大天去,老薛家也不敢悔婚!”

    “那能一样?!两口子中男的要是看不中女的,女的就吃亏。庭子又不同咱们村里的那些后生,日后就在这一亩三分田里刨食,以后还要出去见更多的市面。若是见的姑娘多了,心花花了,咱招儿不是吃亏么。”

    对方一面说,一面眼神就往招儿这里看来了:“招儿,你别嫌弃婶儿说的话不好听,其实这话都对你好。”

    一直跟她顶牛的圆脸妇人撇着嘴说:“就算看不中招儿,还能看的中你家腊梅不成?刘家的,你莫是看中了人家庭子出息,就故意在这里说三说四。不是我说,就算没招儿,庭子也不会看中你家腊梅啊。”

    “哎,你这人怎么说话的,什么叫做庭子看不中我家腊梅,我家腊梅怎么了?我家腊梅生得白,屁股大,好生养,但个头小,不会压得自己男人显不出个头。”

    这话就有些针对性了,这不是明摆着说招儿黑,屁股小,不好生养,个头也太高,把薛庭儴给显没了。

    “再说我家腊梅比庭子小,老话都说女大男好,好不好咱们当妇人的还不知道?女人本来就容易老相,再过几年和自己男人站一处,就不是两口子,而是姐弟了。”

    招儿哪怕再好的脾气,这会儿也有些觉得扎心了,正想说什么,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男声:“大田婶儿,你还别说,你家腊梅是长得是老相了些,你以后给腊梅挑男人,可得看着些挑。”

    这声音对一群妇道人家来说,就有些突兀了。

    招儿下意识回头,就见少年站在她背后,迎着淡金色的阳光冲着她笑。

    她下意识地用手遮了遮眼,感觉有些眼晕,半晌才站起来:“你咋回来了?”

    旁边早就有妇人在七嘴八舌说‘庭子回来了’之类的话,薛庭儴一面和她们应着腔,一面对招儿道:“咋,我不能回来了?”

    “不是,我就是觉得有些诧异。你考完了?”

    “考完了。”

    其实薛庭儴回来还是被耽误了。他连中小三元的事,放榜后引起了一阵轰动,哪怕之前他那饼夹肉案首的绰号,从平阳府带去了太原府,曾引起了许多冷嘲热讽。经此一事,打了那些喜欢踩人的脸不说,也是实打实确定了自己是有真才实学。

    就算会拍考官马屁又如何,如果三场都能拍中,也算是天赋异禀了。料想以后乡试、会试,也不会太困难,甚至还是一种过人的能力。

    一时间,薛庭儴的际遇顿改,所到之处说是大受欢迎也不为过。纷纷有人邀他参加一些酒会诗会什么的,而薛庭儴有感现在正是建立自己人脉之始,也会挑一些人品端正之人来往。

    又有提学官大人和府台大人主持的‘小簪花宴’,这么一耽误就回来晚了。

    “那考中了吗?”

    薛庭儴笑着,伸展双臂展示:“你看。”

    他身上所穿的正是生员衫,用玉色布绢做成,宽袖皂缘,头戴皂条软巾垂带。

    这生员衫可是非是生员不能穿的,不像那些学子衫都是仿造的样式,可这玉色布绢及皂条软巾垂带,却是绝不能逾制的。

    招儿顿时笑了起来:“真中了啊!”

    两人的对话被一旁的人听见,那些妇人听说薛庭儴真中了秀才,一时间喜庆话蜂拥而至。

    薛庭儴和她们寒暄了几句,两人就打算离开。刚走了两步,薛庭儴突然拉着招儿转过身道:“大田婶子,你看我跟招儿像两口子么?我怎么觉得挺像的。”

    “哎呀,你说这做什么!快走快走。”两人一阵拉扯,招儿就把薛庭儴拉走了,连黑子都给忘了。

    圆脸妇人瞅了大田婶子一眼,弯腰将洗干净的衣裳都放进篮子里:“我也觉得这一对儿挺有夫妻相的。哎,你们洗好了没,走不走啊。”

    随着一阵‘走走走’,这群妇人们都走了,留下大田婶子一个人恨恨地将手里棒槌扔在地上。

    她目光瞅到一旁还在河边站着的黑子,想起它是招儿那臭丫头的狗,就心生恶念从地上捡了块儿鹅卵石。可抬头却对上黑子的眼睛,想起这黑子的凶名,那拿着鹅卵石的手怎么也不敢扔过去。

    这时,她眼角瞅到一件顺着河水往下流的衣裳,当即什么也顾不得了,忙追了过去。可惜河水速度太快,她也只能望洋兴叹大呼倒霉。

    黑子嗤了下鼻子,往河中心走去。在水里来回游了两圈,才又上岸,自己找个太阳好的地方晒毛。

    还没进村就听见村里的热闹声,招儿起先诧异,旋即就明白过来了。

    她猜的没错,正是县里来报喜的动静。太原府距离平阳府遥远,从平阳府到夏县又是一段不短的距离。所以薛庭儴虽是耽误了几日才回来,却依旧赶在了前头。

    事实上他是跟县里来报喜的人,一同回村的。只是他去找了招儿,报喜的人则是去了薛家。

    这次可不同之前,小三元虽算不得什么稀奇,但也不多见,又是院试的头名,县衙那边自然不能等同待之。

    吹打班子还未进村就开始敲锣打鼓起来,这不整个村里的人都围过去了。

    远远就瞧见薛家门前围满了人,招儿怵道:“要不,你先回去,我等会?”

    “我跟你一起。”

    “那行,咱们先去后山,等人都走了,再回来。”

    两人便悄摸地往村尾走去,也没惊动什么人。

    九月头的天,还是非常热的,日头也毒,两人顺着树荫往前走。

    也没说话,是不知该说些什么。

    其实主要还是招儿,这趟小男人出去了那么久回来,她总感觉他变化挺大的。此时她的脑子里一片混乱,想起那根簪子那封信,还想起之前那些妇人们说的话,心乱得更是厉害。

    上了后山,房子里空无一人,恐怕都听到动静回村了。

    招儿低着头来回走着,转了一圈又一圈。

    突然,她停下脚步,若无其事道:“对了,之前你说的那话,可以不作数的。我也没忘心里去,你若是在外头有什么看中的姑娘家,可以回来跟我说,到时候姐亲自上门给你提亲。”

    薛庭儴的脸当即就黑了,脸上的笑容也没了,眼里酝酿着风暴,晦暗地翻滚着。

    “你说什么呢!”

    “我说你若是有什么看中的姑娘家……啊……”

    招儿话还没说话,就被人一下子推靠在一棵树上,因为对方动作太快,她又没防备,后脑勺被撞了一下。可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嘴就被人堵住了。

    薛庭儴吻得又狠又急,像是要吞了她似的。一股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气息充斥在她口鼻之间,直往她鼻子里肺里钻。

    她头有些晕,推了两下推不开,只能承受着。

    而薛庭儴显然没有注意到她的柔顺,动作依旧粗鲁,招儿的嘴被咬得生疼,还有一只手在她腰上、臀上,胡乱地捏着揉着。

    “我们都这样了,你还不想嫁我?我之前给你的信,你没看?”

    招儿根本说不了话,而薛庭儴似乎太激动,刷的一下撕开了她的衣襟子。

    “那这样、这样、这样呢?”

    招儿好不容易喘过一口气,使劲将他一把推开:“行了,你发什么癫。”说着,她连忙掩上自己的衣裳,涨红着脸:“你越来越不像话了。”

    “我不像话?到底是谁不像话?”本是暴烈的情绪,突然急转直下都变成了委屈,那晦暗的瞳子盈盈闪着光芒。“我都说了,等我考中了回来娶你。原来你都没放在心上,还想让我去找姑娘,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招儿慌了:“我没、我、我就是……”

    她的话说不下去了,这些话确实是她方才说的,可她也是……

    她眼睛左看右看,就是不看薛庭儴:“我比你大,我从小把你当做弟弟看待,其实你应该知道咱俩的关系不像外头人说的那样。当初爹娘那么说,也是权宜之计,再说了、再说了……”

    “再说了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