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第93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93章 第93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六零年代好生活山村名医穿到明朝考科举     ==第九十三章==

    徐县令不愧是当了几年官, 手腕可谓是面面俱到。

    次日他便命人拿了胡大海回县衙, 理由是扰乱市场安定,恶意哄抬菜价,致使民怨沸腾。不光如此, 他还命人传了和招儿签了契却反悔的那些农户。

    碍于人数太多, 每个村只传了两人。可仅只是衙役们去下面村子里走一趟,又带走两个人, 就足够那些农户们吓破了胆子。

    同时, 徐县令还定在十月三日放告日那天,公开堂审这一案件。

    并特意贴出告示,一时间百姓争相传诵, 整个县里都知道因为最近菜价攀升,是因为奸商作祟, 县尊大人火眼金睛, 奸商无处遁形,县尊大人要处置奸商,还夏县老百姓一片青天。

    到了当日, 县衙正堂之外的月台上, 围满了前来旁听的百姓,加起来有数百人之多。甚至县衙大门外还围了许多挤不进来的百姓,都等着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件案子的结果。

    公堂之上, 徐县令一身官服, 威严地端坐在大案之后。随着一声惊堂木, 四下肃静, 便开始问话。

    其实这不过只是走个过场,既有苦主,王记菜行,又有被告,也就是那些被传上堂的村民。同时还有罪魁祸首,也就是奸商胡大海。

    于是胡大海仗着自己财大气粗,是如何恶意逼走王记菜行,又是如何低买高卖,致使菜价连连攀升,百姓苦不堪言的恶行就被昭告于众。

    在徐县令的口中,王记菜行是一群很老实的乡下人,因为家中贫苦而聚在一起做着贩卖菜的活计,因为安分老实,童叟无欺,生意一直做得挺不错,从不低买高卖,也不欺诈其他村民,只靠着勤劳的双手赚得几分辛苦钱。

    可惜这一切都被胡大海这个奸商破坏了,也是因为他的欺诈和逼迫,本来和王记菜行做生意做得好好的村民,才碍于他的威逼只能违背契约。

    乡下人哪里上过公堂,在他们心里,上了公堂就是要下大狱的,早就被吓得魂飞魄散。一听县太爷给他们脱了罪,自然连连称是,一致对外将所有罪名都归咎在胡大海头上。

    本来他们就对胡记的恶形恶状生恨,此时不报复更待何时!

    胡大海跪在堂下,一身锦服尽数被扒去,只剩了一身白色中衣,模样狼狈不堪。

    他自然不是个傻子,见整个案情的走势竟是如此,当即就明白徐县令这是打算拿他杀鸡儆猴,一时间脸色难看至极。

    能将生意做到这样,有谁是傻子。胡大海不是不怕事情闹大官府追究,只是他之前砸进去的银子太多,而湖州那边的布匹生意又出了问题,急需银两周转,才会动了多捞一笔的心思。

    他只想再做半个月就收手,没想到官府反应竟是如此之快,这么快就查明的事情的原委。亏他之前还故布疑阵,特意在县里几个市集上都安插了自己的人,料想若是县衙听到动静,必然先去问价,就是想拖延时间,却功亏一篑。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自然是王记的人,他仿佛淬了毒似的眼神扫向立在一旁的招儿。

    之前招儿上了堂,徐县令便有感她是苦主,并未让她像一般上了公堂的人哪样,都是要跪下说话的。所以大家都是跪着,也就她一个人站着。

    看来他还真是小瞧了这个乡下的泥腿子,她到底有何关系,竟能使动堂堂一县之尊为其出头。

    只可惜这个疑惑,并没有人给他解答,而徐县令也很快就下发了对胡大海的处置。

    家产抄没,流放五百里。

    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胡大海浑身瘫软倒在地上,很快就被衙役拖了下去。

    围观之人俱是感叹不已,想胡大海也是一富户,竟是说被抄没家产就被抄没家产了。大家感叹世事无常之余,同时对徐县令也是敬意油然而生。

    其实很多老百姓来围观这一场官司,除了是对那哄抬菜价的奸商愤恨,更多就是想来看看县太爷是如何处置的。

    要知道官字两个口,谁人不喜财。

    在老百姓们心里,富户人家犯了王法,都会安然无事,因为有钱可以收买。历来官商勾结,都是老百姓嘴上不说,但心里最是笃信的想法。

    此时看来,这徐县令是个好官啊。

    老百姓都爱好官,因为好官会替百姓做主。

    一时间,公堂外的月台上阵阵夸赞声不绝于耳,都是夸徐县令乃是徐青天,有他当父母官,乃是百姓之福。

    在一片赞扬声中,徐县令不由自主挺起胸膛,抚了抚胡子。

    他抬手按了按,公堂又恢复了一片安静无声。他这才出言警醒劝导那几个村民,告诉他们做人要以诚信为本,内不欺己,外不欺人,上不欺天,方是做人的根本。

    还打了比方,若是这次不是他们贪财毁诺,又何至于闹出这场风波。几个村民俱是羞愧不已,纷纷对徐县令认错,说是下次再也不敢犯了。

    同时,徐县令又夸赞了招儿容忍大度,因为感同身受,所以宁愿自己赔得血本无归,也不忍告这些村民,还是官府的人找上门才愿意上堂。

    也教育她以后若真是碰见有人违犯了大昌律法,不该容忍体谅,须知容忍便是纵恶,而是该请父母官做主。毕竟父母官本就是该为民请愿,保一方太平的。

    那几个村民对招儿如何愧疚且不提,外面百姓又是一阵夸赞声,想必经过这一次,徐县令是个好官清官的事情,会传遍整个夏县。

    当然,招儿陪着演了场戏,也不是没有回报的。

    这边下了堂,那边就有人领着她去了县衙的户房。

    户房乃是县衙六房之一,掌管全县民政、田土、征税纳粮、灾荒赈济等事宜。

    这土地之事,便是户房管辖范围之内,举凡县里有土地售卖易名等,均是他们管辖。

    衙役领着招儿来户房,是徐县令安排的。

    徐县令还送了招儿一份大礼,那就是夏县下七个乡,在每个乡招儿可择一块儿地。这地自然不能是田地,当然也不会是山地之类不能种作物的地方。不过是荒地一块儿,以极为低廉的价钱出售给她。至于剩下的事,那就需要招儿自己去办了。

    这可真是大礼了,要知晓每个乡的地都是有数的,一般在村庄附近的,都是默认为当地村庄的地。村民可以出钱买下,但非本村人不售。

    招儿之前也在各处买了几块儿地,但大多都是出高价买的良田。各地村子都比较排外,不是当地村民,要想买地是难之又难。

    至于关于和薛庭儴所提及之事,徐县令这边却并没有提过。

    不过没有提,但也没有拒,算是默认了吧。

    因为这事,招儿再度忙了起来。不光是她,薛青槐等人也一并出动,之前遣散的那些帮工也一一招了回来,没几日生意就再度步入正轨。

    不过这次招儿可放聪明了,不光和村民们重新拟了契,还和各处长久合作的商家也定了契书。

    招儿做这菜的生意也有一年多了,每个时节是什么菜价,心中都有数。她特意将这些都列了出来,就照着这个菜价来,上下浮动也定了一个标准,甚至拟定了若是违约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这对村民们来说是乐意之至,而商家之前吃了亏,也是巴不得如此。

    一时间,三方前嫌尽释。

    不过现在有了自己的地,招儿可不像之前那样来者不拒,都是挑拣着那些种菜种的好数量又多的村民定契。

    有一些村民没定上契,都是悔之晚矣,可这些苦果也只能自己吞下了。只能寄望哪日能搭上话,也好将自家的菜卖给王记。

    趁着这势头,招儿也把筹备王记菜行的事提上了日常,更是定下了一系列制度标准,并在薛庭儴的建议下,把各乡的落脚点进行了整顿。

    每个乡都有一个王记菜行的分点,因为现在没办法各处都开一处铺子,这个据点都暂定在乡下。同时,也给分管各乡的帮工也确定了职能。

    例如每个乡里,账房是要安设一个。收货送货和垦地种菜的人分开管理,每个小队设一个管事的。同时还有个大管事,管着整个分点的所有事务,并定时向总部报账及种种事宜。

    招儿只管出了事找管事,另派人不定时下乡核查即可,不用事事亲躬,劳心劳力,还耽误时间。

    以前招儿就觉得随着下面的人越来越多,非但没给她减轻负担,自己却越来越忙,下面也十分混乱的感觉。如此一来,倒是耳目一新,负担顿减。

    空出了手的她,又忙着四处去看铺子。

    薛庭儴陪她看了几日,又托了县衙那边的关系,才在县里最大的那处市集上,找到一处铺子。

    铺子的地段虽靠在市集边缘处,位置不太好,但胜在门脸大,后面还带住人的地方和库房。并还有个大院子,停车什么的都很方便。

    就是价钱有些贵,买下来需要近二百两银子。

    这个价钱还是房主见招儿他们在县衙里有关系,才特意降了价卖的,寻常卖给别人至少也得三百两。

    若是之前,二百两对招儿不是什么问题,可最近连着买地,各地设立分点也花了不少钱,一时之间她手里也没这么多。

    后来是薛庭儴给凑了一百两,招儿本是不要,这是县里府里奖他的银子。可薛庭儴非要给她,说是就当聘礼了,招儿这才收了下来。

    十一月初八这日,第一家‘王记菜行’终于开业了。

    开业当日十分热闹,招儿借着势头特意做了降价用来吸引人上门。

    所有的菜通通比市集上便宜一文到两文之间不等,另还有一批便宜的鸡蛋出售。本来卖两文钱一个鸡蛋,通通都卖一文。附近一些居民为了抢这些便宜的鸡蛋,差点没把菜行大门给挤破了。

    既然来买了鸡蛋,自然要带着买些菜的,老百姓们也是才知道买菜可以不用去市集东奔西走,一处就能买到所有要卖的菜。

    还有人感叹为何菜行里不卖肉、鱼,招儿受到启发,又往菜行里加了许多品种,自此来到王记菜行的人们,可以在一家店里买齐自己所需的所有物品,在此就不一一细说了。

    开业第一日,整整卖了二十两银子。

    这只是毛利,扣除本钱的话,可以赚一半。可即使一半也不错了,一天十两,一个月就是三百两。

    一个铺子能月赚二三百两,也算的是生意火爆了。且这些还不是王记菜行主要来钱的路子,菜行主要来钱的路子在外面。

    等铺子里一切进入正轨,已经是入了腊月。

    按乡下规矩,腊月是不能成亲的,于是薛庭儴和招儿的婚期一拖再拖,改为明年的二月初八,而翻过年薛庭儴就十六了。

    对此,薛庭儴心里是有苦不能说,他万分后悔自己出什么开店的馊点子,本来想早点成亲,如今却自作孽还要等那么久。

    年关将近,大地被冰雪笼罩。

    好不容易雪停了两日,毛八斗等人又上门了。

    是的,他们还记着去年卖春联的事,打算今年再来找招儿卖春联。当然来看薛庭儴也是一个。

    也是薛庭儴之前太忙,跟着招儿四处奔走,根本没来得及和几人照面。除了抽空去了林家一趟,脚就没沾地过。好不容易闲了下来,又下雪了,只能闷在屋里。

    其实卖春联的事,招儿早就在跟薛庭儴说了。这不正说着,就有人自己送上门来。

    不同于去年,今年有着了这一道铺遍了整个夏县的网,招儿决定大干一场。

    光指着毛八斗几个人可不行,几人商量之后,便回清远学馆了。张罗着把学馆的学生都叫回来,让他们都帮着写春联。

    招儿早就准备好了红纸和笔墨,运了几车来到学馆。

    早就散了馆正在家里猫冬的学生们,都是满脸茫然,十分不解学馆又叫他们回来做甚。

    不过有着薛庭儴这个小三元的案首在,又有毛八斗这几个秀才号召,他们可是极为甘愿与这几个前辈多待上一会儿的,哪怕是沾沾贵气,说不定明年下场也能拿个案首。

    一众学生们,小的才十来岁,大的都娶媳妇了,聚在学馆中最大的那处讲堂,每人拿着裁剪好的红纸写着大字。

    案首说了,若想下场应试,首先得有一手好字,好字是练出来的,如今这么好的机会在此,一定要好生珍惜。

    大家苦哈哈地写着春联,春联的模板早就有人给好了,他们只管照着抄就是。抄上几次,自己就能墨背在心,也就省了不少事了。

    中午有人管饭,期间还有热茶点心供应,讲堂里烧着炭盆,一点都不冷。有些家中贫困的学生还苦中作乐心想,这待遇倒是不差,浑当是练字了。

    一直到临近傍晚,住在镇上的学生该回家了,招儿拿着一包铜板走进来,说是给大伙儿发钱。

    这些学生不知,实则他们每写完一副春联,就有人给他们记数。根据所写数量的不等,每人得了不少钱。少则百十文,多则几百文。

    问过之后才知道,这是付给他们的工钱,不是白做工的。

    拿着这份工钱,大家俱是喜笑颜开,纷纷问道明天还写不写,若是写还来。招儿自然说还写的。

    徐浩是徐县令的儿子,作为县令家的公子,实则就是个小萝卜头。

    徐县令有感林邈人品出众,学识渊博,特意将儿子送来了清远。

    其实他本身也是想锻炼一下幼子,这孩子是他和徐夫人近了中年才得的,徐浩懂事的时候,徐县令已经做了官。虽这官就是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可到底是个官,所以徐浩并没有吃过前头兄姐吃过的苦,虽不至于顽劣不堪,也是颇为调皮。

    为了锻炼儿子,徐县令让他宿读在清远学馆,只逢了休沐日才能回家。

    这次散了馆,徐浩就回了家,此次前来也是来给先生送年礼的,哪知逢上了薛庭儴抓壮丁。

    之前说那十来岁的小童就是他,旁人写,他也跟着写,还得了百十个铜板。

    拿着钱,徐浩乐滋滋的回了家,徐夫人好奇问他怎么了,他把钱掏给了徐夫人看,还说自己赚的。

    徐夫人可不信儿子能挣钱,忙让人把徐县令叫了回来。夫妻二人细细盘问之后,才知道儿子被人当了童工给使唤了。

    “这个薛庭儴啊,估计这点子又是他那未婚妻出的。”

    “此女倒是脑子活泛。”徐夫人是见过招儿的,之前招儿特意来县衙送吃干红的契书,这契书就是送到了徐夫人的手里。

    毕竟官员不能经商乃是规制,可没有说官员的夫人不能做点儿小生意挣点脂粉银子的。这主意就是薛庭儴给招儿出的,结交徐夫人自是由她出头露面,所以两人也算熟识。

    “此女堪称奇女子,就是可惜了女儿身。”徐县令感叹道。

    “爹,我明天还要去。”徐浩插嘴说。

    “去哪儿?”

    “写春联挣银子啊。”

    徐县令失笑:“家里可不用你挣银子。”

    徐浩振振有词:“薛案首说了,不能死读书,要知时务,以后做了官才能懂得民生疾苦。他还说了,书生乃是世上最尴尬的存在,若是能考取功名还好,若是考不上,就百无一用是书生。所以是不能光读死书的,还要懂得时务养家糊口,这样可进可退,心无顾虑,才能考□□名。”

    “这是什么道理啊。”见儿子还要痴缠,徐县令忙说:“好好好,你要去便去,我让人送你去。”

    这孩子真是中了薛案首的毒!

    就这样,待到最终结束,清远学馆的学生们每人都赚了一笔银子。或是用来过个好年,或是用来明年赶考,都足够了。也让他们切实体会到什么叫做学以致用,什么叫做识时务。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这个年大家都过得挺不错。

    包括薛老爷子。

    人逢喜事精神爽,光凭薛庭儴考中的这个秀才,就足够薛老爷子做梦都笑醒了。

    唯独不美的是,临近除夕的前一天,薛青山突然上门了。

    没人知道他来做什么,不过他还没迈进门,就被人挡出去了。之后赵氏挽着篮子出去了一趟,都知道她去做什么的。

    其他人都没有在意这件事,倒是大房的母子三人被坏了心情,以至于之后过年的那些日子中,大房人的笑容似乎都透露着勉强。

    二月初八,黄历上写着宜嫁娶。

    招儿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也是昨儿高婶晚上特意来找她,与她说了一些不可言说之事。她胡思乱想了一夜,直到外面鸡都叫了才睡着。

    高婶见她睡得沉,也没叫她,反正离傍晚还早,只要在中午之前起了就行。

    招儿起来后吃了早饭,高婶已经烧好热水了,彻头彻尾洗了一遍,晾干了头发,招儿才穿上嫁衣。

    嫁衣是大红色的,上面绣着鸳鸯。

    样式虽是简单了些,但民间嫁娶也就穿这个了,倒是布料是招儿专门挑的,又是亲手做的,做了一个冬天。

    全福人也来了,热热闹闹说了贺喜的话,就开始给招儿开脸梳头。

    开脸也就是所谓的绞面,需得是公婆、父母、子女俱全的全福人行之。用红色的双线,交叉绷直,绞掉待嫁女子脸上细细的绒毛。后,还需修建了鬓角,整个开脸才算结束。

    期间,全福人嘴里还说了些吉祥话,招儿也没细听,只是闭着眼睛像要上刑场似的那么杵着。

    然后便是梳头了,梳头的规矩也多,要唱贺词,梳成妇人头。一旦梳了妇人头,就代表以后就不是姑娘了,自此要开始相夫教子的生活。

    梳完头还要着妆,乡下的妇人哪有什么手艺,大多都是脸上打点脂粉,用炭笔画了眉毛,涂上红嘴唇就算是了。

    招儿像个木偶似的任对方一顿捯饬,待对方说可以了睁开眼,就在镜子里看到一个有着血盆大口的怪物,当即把她吓得叫了一声娘呀。

    也是招儿肤色不白,虽是养了一个冬天,她已经不黑了,却是与白沾不上边。再加上这妆粉太白,简直就像是给她画了个白面具,再加上那红嘴唇,可不是吓着了活人。

    倒是高婶说新娘子都是这样的,招儿信了她的才有鬼,让她这样嫁人,她宁愿死。

    好说歹说,还是给洗了。

    高婶眼见拿她没办法,只能塞了红封给全福人,将人给送走了。

    这一头,招儿想了又想,只在脸上涂了一层从县里买回的润肤膏子。又拿起胭脂轻轻的蘸了一点,在唇上抹匀了。见还是有些太红,她又擦掉了些,这才感觉好了。

    就见镜子里有一红衣美人,生得杏眼朱唇,十分娇艳。她的肤色算不得白,但看起来格外有一种韵味。尤其她身形高挑,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简直减一分则太瘦,增一分则太肥,说是不可方物也不为过。

    高婶走了进来,端详了她一下,夸道:“我也觉着那妆没画好,可我也不懂这些,还是招儿手巧。瞧瞧这,不就是个美娇娘。”

    招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因为招儿也没有娘家人,所以从薛氏族里来了一些妇人陪她。一直到了快傍晚的时候,听着外面响了鞭炮,忙就有人拿来了盖头,盖在她的头上。

    再之后发生了什么,招儿就不知道了,只知道外面很吵,从未有过的吵。她也很紧张,从未有过的紧张。

    有人在说,新郎进来了,招儿下意识就绷紧了身子,直到有一双手握住她的手。

    “新郎背新娘出门子喽,新郎可注意着,在未进新房之前,可千万不能让新娘的脚落地。”

    响起一阵哈哈大笑声,招儿有些发窘,心想是不是在笑小男人个头不高背不起她。她正想说谁背谁不一样,突然整个人就腾空了。

    薛庭儴竟是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往外面走去。

    “这样也行,咱秀才公的处事就是和人不一样。”

    “新郎抱新娘子出门了。”

    四周很吵,鞭炮声夹杂着各种吵杂声。

    招儿僵着身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小声跟她说:“你可抱紧我了,小心我手上没劲将你丢了。”

    闻言,招儿忙伸手紧紧抱住他的颈子。

    有人打趣:“这才哪儿到哪儿啊,快松开松开,等进了新房再抱也不迟。”

    鞭炮声和笑声中,招儿被放进一顶花轿。

    花轿整整围着村子走了三圈,只能走前路,不能走回头路,这路线也是事先估算好的。

    就在这时,天边泛起一片橘红色的彩霞,花轿也到了薛家的大门前。

    从大门到正房的地上,铺着一个一个的大红色福袋,也是讲究新娘脚不沾地的习俗。其实庄户人家不太讲究这些,到了婆家新娘就能下地了,可是薛庭儴特别注意这些,方方面面都提前给安排好了。

    拜了堂,又入了新房。

    屋里围满了人,都等着新郎掀盖头。

    盖头掀下来,一阵阵感叹,都说小两口是郎才女貌。还有的后生说这也就是薛庭儴,若换成别人,招儿姐早就被抢了。

    一阵七嘴八舌中,两人喝了交杯酒。薛庭儴被拉出去敬酒,招儿则留在屋里。

    喜宴一直吃到月亮都上了树梢才罢,也多亏薛庭儴有个秀才的身份,敢闹腾他的人极少,大多都是适可而止。

    即是如此,他也喝了不少酒,等被送回房的时候,整个人醉醺醺的。

    招儿嘴里念叨着怎么喝这么多,将他扶去炕上,又从周氏手里接过热水,将门关上后,才转回头给他擦洗。

    她刚给他脱了鞋,正打算拿着布巾给他擦脸,突然手被人拽住了。

    薛庭儴睁开双目,眼睛晶亮晶亮的,里面丝毫没有醉意。

    “你没喝醉啊。”

    “若是不装醉,恐怕今晚什么也干不了了。”

    这话说得可有些意有所指,招儿下意识紧张起来:“你想干啥?”

    “你说我想干啥?”

    他凑近了一些,身上的酒味儿夹杂着一种他身上独有的墨香,朝招儿鼻子里钻来。明明穿得并不厚,却是一阵热意上涌。招儿想退开,被薛庭儴一个使劲,整个人都跌在他身上。

    “你还没洗漱呢,我也还没洗,快让我起来。”

    “洗什么。早上才洗的,都干净着,不信你看。”

    他根本不给招儿反应,就将自己外衫扒了,又去扒招儿的衣裳。速度极快,招儿感觉他像生了无数只手,自己两只手根本挡不过来,身上的衣裳已经去了大半。

    “把蜡烛吹了。”

    “这蜡烛可不能吹,要燃一夜的。”

    “你快丢开。”

    “不丢。”

    “你急什么啊!”

    “你才知道我很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