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第102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102章 第102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六零年代好生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穿到明朝考科举     ==第一百零二章==

    北麓书院位于太原府福田乡云中山, 依山傍水, 景色自是不必说。

    书院大门在山脚处,说是大门,其实不过是个三人高的奇石, 其上书写这北麓书院几个大字。

    大石的右后方便是一阶一阶的青石台阶, 顺着这条路蜿蜒而上,据说走到尽头就是书院了。

    薛庭儴已经走了差不多半刻钟的样子, 还没到尽头。幸好这条路两旁景色优美, 一路走走看看,倒也不会烦闷。

    他想起之前他从余庆村离开时,发生的一些事情——

    其实这事他之前就跟招儿说过, 为此两人还闹了些小别扭。按照薛庭儴的心愿,他是想让招儿和自己一同前往太原的, 可招儿却不愿。

    无他, 一来是放不下家里的生意,二来也是不放心二姐。

    招娣如今怀着身子,身体才稍微刚好了些。按照招儿所想, 自然是要看见小侄儿出生, 心里才觉得安稳。多种原因交织下,她自然不愿随薛庭儴前往太原。

    不过招儿素来不会和薛庭儴拧着来,而是晓之以理。

    她列举了自己的种种为难, 又道薛庭儴这次去北麓书院, 是为了准备八月乡试的, 拢共就只有这么几个月的时间, 他用功还来不及,她哪里能去打搅他。

    再说了,她去了做甚?薛庭儴读书,难道她就一直杵在旁边看他读书,更何况书院里肯定不会让她一个女子进去的。

    其实招儿说得并不是没有道理,只是薛庭儴从感情上有些难以接受。合则她就不会不舍得自己,亏得他费尽了心机,她至今依旧这么没心没肺。

    薛庭儴觉得肯定是他梦里作孽作多了,才会致使这种事发生的。整整一个下午,他都没和招儿说话,明摆着就是心里不悦。

    对此,招儿觉得十分无奈,也有些愧疚,晚上便特意做了一桌好吃的打算贿赂他。

    可惜薛庭儴现在可不是小孩子,也不是三瓜俩枣能收买的,收效甚微。

    吃罢了晚饭,招儿翻检着薛庭儴的行囊。这趟不同其他,一去就是几个月,东西不带齐备了可不行。

    这边忙着,那边脸则是阴着,弄到最后,招儿自己都坚持不下去了,只能来到他身边。

    “还气着呢?你都是秀才了,怎么还这么多小气儿?”

    合则是秀才了,还不能生小气儿?

    “小气佬,把羞羞,脸上长个肉揪揪。”招儿瞅着他,羞着脸臊他。

    黑子也蹲在炕下,拿一双乌溜溜的大狗眼看他。

    看着这一人一狗,直接把薛庭儴给弄无语了,他恨得牙痒痒,一把将招儿抓过来,放在怀里又是咬又是捏。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招儿清了清嗓子:“我可不小,我比你大,应该是大没良心的才是。”她眉眼含笑,似是揶揄。

    薛庭儴恨恨地咬了她嘴一下:“管你大没良心,还是小没良心,总而言之就是没良心的!”

    招儿伸手推他:“你行了你,又不是属黑子的,怎么总喜欢咬人。”

    黑子听见叫它,伸着大头用鼻子顶着薛庭儴的腿。

    “我就喜欢咬你,把你咬成一块儿一块儿的,吃进肚子里带走。”薛庭儴一面说着,一面顺手就把黑子的狗脸推开了。

    招儿呸了一口:“说得忒吓人。”

    薛庭儴也不理她,咬着咬着就亲了起来。

    半晌,招儿才将他推开。

    她撑着胳膊,将自己撑起来:“好了,这样行不行,等你开考的时候,我去太原找你。”

    薛庭儴嗤她:“你又在哄我,二姐刚好赶在八月生,你能来太原?”

    招儿的脸窘了一下,她还没想到这事。不过肯定不能气短的,遂理直气壮道:“你八月初九开考,连考三场,每场考三天,等最后一场出来都十八了,到时候我肯定能去。”

    “真的?”

    “当然是真的!”

    薛庭儴哼了哼,就算不是真的,到时候他也拿她没办法,总不能回来把她抓了去。其实他也没想咋样,就是心里不舒服,非得她哄着陪着小意,才能舒坦。

    “还总是说你哄我,让我来看是我哄你吧。从小把你哄大了,哄得当了人丈夫,还得哄着。”

    这话说得,倒是让薛庭儴闹个大红脸。

    不过他素来脸皮后,旁人也看不出来,好不容易瞅着招儿这会儿正心虚着,自然想为自己讨些好处。

    “那你不去也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件事。”

    “啥事?”

    “今晚我让你干啥,你就得干啥。”

    招儿下意识就没往好处想,可想着他明儿就要走了,这一走就是几个月,还不知道在外面吃不吃得饱,穿不穿得暖,当即心就软了。

    “那行,不过你若是太过分了,我就不能答应你。”

    之后薛庭儴果然过分了,不过这时候招儿再想后悔早就晚了。他硬是拉着她,把之前早就尝试的,可招儿一次不愿意的,给轮番试了一遍。

    为此,第二天早上起来,招儿一直不理他。还是马上就要出发了,两人才说了几句话。

    从夏县到太原,其实路并不难走,先坐车到绛州,再从绛州的渡口坐船,一路沿着汾河蜿蜒直下到太原。

    这条路之前薛庭儴就走过,也算是驾熟就轻,就是他单独一人出门,路上安全需要考虑,得跟着车队走,或者是自己雇镖师护送。

    这趟薛庭儴就是跟着要去太原的一个商队走的,商队是提前找好的,也算是知根知底。哪知商队的车队刚出夏县,就被人拦住了。

    是沈家的人。

    沈复还是打算派人来找薛庭儴一趟,知道他今日便会离开夏县,便特意等在城门外。

    沈家在夏县乃至整个平阳府,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这拦路的马车上带着沈家的徽记,车队自然不敢轻易前行。

    “薛公子,这是我家公子专门给您准备的程仪,还祝您一路顺风,一举扬名。”

    一个仆从模样打扮的人,将一只锦盒奉了上来。薛庭儴也未拒绝,将之接了过来:“帮我谢你家公子。”

    仆从又行了个礼,这便打算上车离开。他刚上车,突然被薛庭儴叫住了,当即从车上下了来。

    “公子还有何吩咐?”

    薛庭儴也没说话,从袖中拿出一张卷成一卷的纸条,递给这仆从。

    “交给你们三公子。”

    这仆从也是个精明人,当即连连点头又是行礼,之后才离开。

    薛庭儴摇了摇头,这才看向车马行的人:“怎么还不走?”

    车马行的人也不敢马虎,忙打着呼哨让车队动起来。

    之前这年轻的书生来挂靠一同去太原,车马行经常坐这种生意,只要对方付钱自然没什么说的,也没当成回事。如今看来是真人不露相啊,竟是让沈家的人毕恭毕敬,一看就不是常人。

    抱着这样的念头,薛庭儴一路吃用俱是上佳,这里不必细述。

    ……

    而另一头,沈复拿到薛庭儴给他的纸条。

    摊开一看,上面写着两个大字,海禁。

    这两字写得龙飞凤舞,非比寻常,可这字的意思却让沈复揣摩了又揣摩。

    忽然,他眼睛一亮,旋即又熄灭了。

    若是薛庭儴所言没错,这海禁一词并没有什么深层的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沈复作为沈家人自然知道一些普通人不知道的事,早在□□时期,在前朝就销声敛迹的海寇再度死灰复燃,朝廷曾出兵剿过许多次,一直未能见太大的成效。也实在是这伙海寇太狡猾,朝廷重视,马上销声匿迹,待风头过后,又出来为恶。

    当然这是明面上的,实则但凡能在朝堂上有几分势力的人家便知,这不过是江浙一带的豪商彼此倾轧的手段。

    打从建朝以来,大昌施行的便是禁海政策,具体暂不细说。可明面上禁着,私下海商走私却是屡禁不止。

    这走私本就是见不得光的行当,能在明面朝廷禁止下,依旧能做得风生水起,说明其背后必然位高权重之人。海上贸易历来暴利,沿海一带的商人俱都知晓。朝廷禁止,若是都不做了,那就都不做了也可,可偏偏禁着你,别人却赚得盆满钵满,自然就会有人眼红。

    所以这所谓的海寇,不过是一些商人勾结夷人为了逼朝廷开海,使用的一些手段罢了。当然也是为了给自己打掩护,海寇肆掠的同时,就有大量货物跟着流入了大昌,又从大昌流了出去。

    这些事太/祖大抵也是心知肚明,而金人虽是被赶出关外,却一直没放弃攻入关内。边关一带战事连连吃紧,可朝廷却是没什么钱,所以太/祖一直有想开海禁的想法,却一直碍于朝臣阻止屡屡不成。

    要知道太/祖当年成事,本就是结合多方势力,这其中有一大部分都是江南那些富商巨贾。而江南一带文风鼎盛,打从前朝起,南方的官员就比北方多,几乎是占据了朝堂的半壁江山。

    这种情形沿袭到大昌,有过之而无不及。

    若真是开了海上贸易,那是砸了许多人的饭碗。而富商背后还有无数盘根错节的势力,即使地位高如一国之君,也是不敢轻易妄动。

    之后太/祖驾崩,嘉成帝登基,这位继承了亲爹刚毅粗犷的外貌,却心思深沉的皇帝,从甫一登基,就展现出不一样的处事方针,连施手段,将一众张扬跋扈的朝臣打压得服服帖帖。

    当然这还是表面上的,实际上皇帝还不能当家做主的情形并没有什么改变。

    嘉成帝登基方不过六载,到目前为止,对吴阁老一直信赖有加,也从未再提开海禁之事,难道说圣上也有这个心思?

    如若真是,他必然和吴阁老是处在对立面的。

    要知晓随着吴阁老的崛起,江南一带的形势早已改写,当年式微安分的吴家,如今已在当地执牛耳地位。吴家不可能不搀和走私,那么也就是说吴阁老迟早走在嘉成帝的对立面,而嘉成帝为了打压吴阁老这个权倾朝野的老臣,必然要再立一个起来成事。

    而这个对象自然不能是南方官员,该是北方,或者西方,总而言之哪一方都可,绝不能是南方官员,而沈家却是山西的,甚至和吴家有些私怨。

    所以舍沈家其谁?

    也就是说,如果薛庭儴所言为真,其实沈家不用干什么,只有等着安安稳稳入阁即可。哪怕吴阁老再怎么权倾朝野,堂堂的皇帝安排一个大臣入阁也不是不能成。

    一时间,沈复冷汗直流,握着那张纸条的手,竟是抖了起来。心也不停的往下落去,一直没有边际。

    他心里想这薛庭儴不过是个乡下小子,怎么可能堪透本质,众观全局,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哪怕是他,之所以能分析出这些,也是因为打从他幼年起,就一直被沈家当做下一代的执掌培养,所以知道许多沈家其他人都不知道的事。

    他凭什么知道,他不过是个乡下小子罢了,可能这辈子都还没能过山西!

    可不管心里再怎么否认,沈复还是打心底冒出一股恐慌,隐隐有个声音不停地在告知他,薛庭儴说得都是真的。

    即使真的,也有些晚了,素兰已经处置,而吴沈两家的联姻也已提上了日程。哪怕这时候叫停婚事,若嘉成帝真有那念头,说不定一直密切关注着这些,也就是说打从沈家动了想低头的念头,其实已经在嘉成帝心中名单上被划掉了。

    到了此时,沈复甚至有些后悔自己为何要派人去送那份程仪。

    这不过是他私人的一份好奇心作祟,好奇薛庭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

    其实薛庭儴无论说什么,都不能阻挠什么,该进行的早已进行。他就是好奇而已,也是一贯招揽的手段,向对方表明那件事并不能影响沈家对薛庭儴本人的看中,谁知竟会得来这样一个结果。

    沈复甚至在想,这件事要不要递往京城,若是大伯知晓,会是个什么反应,又或是沈家其他人知道,该如何……

    他又想那薛庭儴是不是故意的,若不当初怎么不说,非要沈家人找上门,才弄得这么一出……

    不过想什么也都是他自己的事,与薛庭儴丝毫没有关系。

    ……

    就这么一路看景,一路想着心事,薛庭儴终于到了半山腰。

    他累得有些不轻,也是这身子骨还太弱,不过是爬了一会儿山,竟是累得气喘吁吁。

    眼前出现了一座建筑,不管是从门楼还是从整体来看,与普通书院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这座书院是建在半山腰,然后比普通书院更大一些。

    黑色的桐油大门,其上悬挂着一方牌匾,上面书写了几个大字——北麓书院。

    终于到了地方。

    他徐徐吐了一口气,又整理了衣衫,迈步向前。

    就在这时,一旁的角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几个人。

    “哈,庭儴,你终于来了。”正是毛八斗三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