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第123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123章 第123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清穿带着红包雨救世主都是美少女穿到明朝考科举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一百二十三章==

    招儿白着脸躺在炕上, 精神还不错, 正和招娣说话。

    见此,薛庭儴当即松了口气。

    瞅见他这时候进来了,招儿有些局促:“你咋进来了?快出去, 屋里还没收拾好。”

    哪知手刚伸出来, 就被人一把捏住了:“你没事吧。”也实在是招儿之前叫得太惨,反正薛庭儴就没见过招儿这样过。

    “没事, 能有什么事啊, 屋里这会儿气味不好闻,你先出去,等会再进来。孩子你看过没?我还没看着呢。”招儿说着, 感觉有些不对,低头看他手:“你手怎么了?怎么流了这么多血?”

    薛庭儴松开手看了下, 浑不在意地搁在衣裳上蹭了蹭:“没事, 方才不小心打破个茶杯。”

    “那你快去上药,手以后要写字的,可能不能伤着了。”

    招儿连连推他, 他只能去上药。等再回来时, 屋里已经收拾干净了,招儿也睡着了。

    “别吵醒她,让她睡一觉养养精神。”高婶小声道。

    薛庭儴点点头, 又看了招儿一眼, 注意力才被放在她一侧的奶娃吸引住。

    他走过去。

    刚出生的奶娃红彤彤的, 皮子细嫩, 头发很好,又黑又密的。眼睛紧紧闭着,小嘴儿时不时地动一下,好像似乎饿了。

    他定睛看了一会儿,怎么都没从上面找到弘儿的影子。早出生了这么久,也许这个孩子根本不是弘儿,又或是即使是弘儿,也不再是梦里的那个弘儿了。

    那给这个孩子取个什么名?

    自打招儿有孕后,薛庭儴就在想名字,可一直没有结果,此时他又纠结上了。想了一会儿,他还是没想出合他心意的,索性便放弃再去想了。

    招儿睁开眼睛,就看见薛庭儴正给孩子换尿布。

    他并不熟稔,手忙脚乱的。

    招娣在一旁只动嘴不动手地教他,见妹妹醒了,招娣问道:“醒了?肚子饿了没?要不要吃些东西?”

    招儿感受了下,她还真有些饿了,便点了点头。

    连吃了两碗米粥,招儿才感觉舒服了一些。这时,周氏和孙氏也来了,把薛庭儴赶了出去。

    薛庭儴正忙得一头汗,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人就被推出去了。

    之后他才知道,这是要给招儿擦身,另外也是让孩子把奶吸出来。

    等薛庭儴再进去时,换了一身衣裳包着头的招儿正抱着孩子吸奶。

    孩子吸得很用力,闭着眼睛使劲儿,薛庭儴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

    看了一会儿,他有些不忍道:“他是不是吃不上嘴,累成这样。”

    正说着,孩子哇得一声哭了,也是饿了。

    高婶几个又涌了进来,几个妇人往炕前一围,薛庭儴只能往后面站了。接下来便是一阵忙,孩子被抱去给了招娣,高婶她们则是端了盆水来,之后又把薛庭儴撵了出去。

    等过了一会儿,几人走出来。

    “三婶,咋样了?”

    周氏看了他一眼,脸有些红也没说话,只是道让他进去。

    等他进去了,招儿的脸也是红彤彤的,薛庭儴一头雾水:“这是怎么了?”

    招儿扭捏了半晌,才支支吾吾道:“奶有了,但出不来,高婶他们说孩子太小,没劲儿……”

    话说到最后,几乎变成了蚊吟。

    薛庭儴这才恍然大悟,道:“怎么弄,你跟我说。”

    还用说怎么弄吗?自然是当爹的代劳。

    之前招儿也为难的问过,可周氏和孙氏她们都说是当爹的吸通了。像招娣当初生葳哥儿的时候,因为没男人,就只能孩子自己吸了,吸了两天才下奶。

    接下来的日子里,这新手爹娘就陷入了一片忙乱之中。

    周氏她们也就只能白天帮把手,到了晚上不用说,招儿和薛庭儴自己就不好意思麻烦别人,于是只能自己来。

    招儿如今坐着月子,得休息好。于是每逢到了夜里,换尿布之类的杂活儿,就全得薛庭儴干了,招儿就只管着喂奶。

    一个月的月子坐下来,薛庭儴瘦了不少,包括招儿,自打下奶后,高婶她们就变着花样给她补,她非但没吃胖,反而瘦回了之前。

    也是因为年轻,人恢复得快。

    养儿才知父母恩。当着甩手掌柜可没这种觉悟,只有自己切身体会后,才能有这么深切的感受。

    当然也不是没好处的,至少两人一起经历了孩子一天天大变样。

    从只知道睁眼吃闭眼睡,到知道拿眼睛瞅着人看了,虽听高婶她们说这个时候的奶娃是看不清楚的,却总是乐此不疲地对着有声音的地方看。

    这个时候的奶娃用老话讲,都是见风长。眨眼睛,就从红彤彤变成了又白又胖,五官也清楚了起来,像薛庭儴。

    眉眼都像。

    可薛庭儴还是没给孩子取出来名儿,招儿本来说先取个乳名叫着,可薛庭儴径自不干,他可是吃了乳名很多的苦头。最后招儿没耐性了,索性说她自己来取,薛庭儴也没阻止。

    招儿给孩子取名为薛耀弘。

    跟那梦里的名字一样,在梦里也是招儿自己给孩子取的名。薛庭儴虽然没说什么,心里却咯噔一声,更是打定主意了以后弘儿要看紧些。

    且不提这些,就在招儿坐月子的时候,村里发生了件事。

    赵家人找上门来了。

    打从得知薛庭儴中了举后,赵家就陷入无尽的后悔之中。

    秀才也就罢,虽然稀罕,到底也不算是可望不可及。可举人就不一样了,整个湖阳乡都没几个。

    考中了举人就能做官,虽不如进士来得风光,可填补个县丞什么的,还是没问题的。

    从秀才到举人,是质的飞跃。

    有这么句俗话,金举人银进士,说得便是考中举人的难度要比考中进士难得多。举人是合一省之数,几千人中选几十人,而进士则是几百人中选几十人。

    所以赵家人真没想到过薛庭儴会中举,让他们来想了不起就是个秀才,却未曾想到别人真的中举了,还是解元。

    外面关于余庆村薛举人的名头有多大,赵家人就有多后悔。

    若是再晚一些,这个妻说不定就不用休了。

    因为薛家和赵家几近撕破脸皮,当初报丧的时候,就没去赵家那边。也是因为薛老爷子的死,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赵家,薛家人厌恶都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去报丧。

    等赵家人知道薛老爷子死的时候,已经是薛庭儴名头在外的时候了。他们打听了一下,知道薛翠娥丢了,薛老爷子死了,更是不敢上门。

    之所以会现在想着上门,还是因为赵金瑞出了事。

    赵金瑞在外头不小心打伤了一个人,对方伤势有些严重,随时都有可能性命不保。若是人真的死了,就不是赔钱的事了,而是要赔命。

    所以赵家人慌了神,他们也不认识什么权贵人家,唯一想到的就是薛家这边,便厚着脸找上门来。

    人还没进门,就被薛青柏给撵了出去。

    连薛青柏这样厚道的性子,都能做出这种扫人脸面的事,足以见得薛家人如今有多么厌恶赵家人。

    赵家人铩羽而归,也是洪氏来了气性,觉得难道就非他薛家人不可了,大不了就是多花些钱,总比被人将脸踩在地上。

    可没多久他们再度卷土重来,这次是那个被打的人死了,对方家里报了官,官府的人把赵金瑞抓走了,由不得他们再任性。

    这下洪氏可顾不上面子了,硬是拉着赵大舅来了。

    来了后,进不了门,就往大门前一跪。

    不一会儿,薛家门前就围了许多村民。

    “……咱们两家到底是亲家,我虽是个填房,你们也要叫一声舅母。如今你们亲表弟出了事,就不能前嫌尽弃帮上一把?你们咋就这么狠的心,这是想让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赵大舅气得胡子都抖了,去拉她:“起来,起来!”

    “我不起来,金瑞就是我的命,我命都没了……”

    大过年的,家门前闹成这样,三房四房两家人都气得不轻。

    薛青槐走了出来,恼道:“别说咱家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家,即使有那个能力,这忙也帮不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再说了,你现在来攀亲戚了?当初你一家挤兑我妹子的时候,可没觉得两家人是亲戚。我妹子如果没被休,就不会丢,我爹也不会气死,两条人命都没了,咱没去找你们的事,你们反倒找上门来了。赶紧走,别让我拿了扫把赶人。”

    “你们要命,我把我命偿给你们就是……”洪氏跪在地上,哭得像个泪人。

    “行了,别说这种不要脸的话,咱们可担不起。你到底走不走?再不走我就赶人了!”

    “这是中了举人,就不认亲大舅了啊!”赵大舅跺着脚道,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你娘呢?把你娘叫出来,我倒要看看她还认不认我这个亲大哥!”

    一提到赵氏,场上当即静了下来,大家俱用那种很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两人。

    之前赵氏被关起地时候,也没见赵家人来说理。如今倒是来了,却根本不是为了赵氏,当亲哥哥的连自己妹子被关了都不知道,就这还叫亲大哥?

    村民们都用看耍猴似的看着两人。

    这时,人群从中间分了开,薛族长走了出来。

    “赵家庄的人,别在我们余庆村惹事,不然一个村都饶不了你们。槐子说得很明白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们薛家上上下下从来本分,可干不了那些贪赃枉法的事。至于赵氏,因她犯了七出之一口多言,又忤逆丈夫,接二连三生事,气死丈夫。我们薛家本是要休了她,念在她一大把年纪,儿孙都有了,便允许她侍奉在其夫的牌位前,以赎其罪。当然,你们赵家若是坚持要带走她,也不是不可,我这当族长的就代我那短命的弟弟出一封休书,你们将她带走吧。”

    赵大舅和洪氏整个人都愣住了,半天缓不过来神。

    薛族长见此又道:“既然你们不是为了带走赵氏,那就赶紧走。再来生事,我就亲自上门问问赵氏族长,是不是想和我们薛氏一族为敌。”

    这话直接把两人吓走了,别看他们敢当着薛青槐倚老卖老,可对着薛族长却不敢。赵家在赵氏一族里算不得主枝,只能说是旁枝,赵族长不可能为了他们和薛氏做对,一个弄不好就是被出族的下场。

    毕竟是他们不占理。

    赵家两口子再未来过,至于赵金瑞的下场如何谁也不知。其实想想,这一切不过是自作孽罢了,若不是洪氏一直惯着儿子,赵金瑞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出了正月,李大田就回北麓书院了。

    临走前和薛桃儿见过一面,之后人走了,薛桃儿可是黯然了好多日。

    到了二月,余庆村的动作颇大,先是在宗祠旁兴建了一座房子。这房子盖得格外高大宽敞,前后两进,一水的粉墙黛瓦,与村里的风格格外不同。

    从刚开始盖的时候,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睛,等盖起了,更是惹来了许多瞩目。

    这是薛氏一族的族学,门楣上偌大一个匾额,上书着‘学海无涯’四个大字,乃是薛庭儴亲笔所书。

    这族学和一般书馆别无不同,走进大门,中间是讲堂,旁边各辟两斋,后面是射圃和号舍厨房之类,并有一处藏书楼。

    藏书楼目前的书并不多,只待日后慢慢填充。

    盖这族学是招儿拿出的银子,之前薛庭儴与她说过接受附近村民家境贫寒者的投献,但所交的地租却只收两成,这两成用来盖一处族学。可现在地毕竟还没种,自然也没有地租可交。薛氏虽是个大族,也没什么银子,索性招儿便拍板道,既然做好事就做全套吧,拿出了五百两银子。

    族学盖起后,余庆村这边便放出风声,接受附近村家境贫寒村民家的子弟入学读书。自然还是要分个先后顺序的,因为维持族学出自地租,自然先接受这些村民家的子弟,再之后才是其他人家。

    族学里不收束脩,若是还有富余,还另补贴米粮。

    消息放出后,引来一阵轰动,不几日就传遍十里八村。

    许多村民纷纷带着自家孩子来了。年纪不一,小到五六岁,大到十七八岁都有。余庆村一时门庭若市,阖村上下就没见过如此盛景,每个人都是满心自豪与荣有焉。

    之前还因为同姓人投献还需交地租,村里免不了有些碎言碎语,如今这些碎言碎语都没有了,俱是认为族里这么做是对的。

    人赚了银子干什么,除了解决温饱之事,不就是为了挣脸。

    人活着不就是一张脸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