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第126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126章 第126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清穿带着红包雨不死佣兵穿到明朝考科举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一百二十六章==

    次日晨起, 毛八斗脸色臭臭的, 陈坚眼下有着不显的乌青。李大田则是搔着脑袋嘿嘿直笑,笑得毛八斗直冲他翻白眼。

    招儿不解,可扭头见薛桃儿穿了件高领的夹衣, 行举之间领子下若隐若现的红痕, 当即明白毛八斗他们为何是那种表现了。心里不禁庆幸昨日挑选房间时,薛庭儴特意要了最简陋的倒座房, 看来这人早就预料到宅子浅小, 有点什么动静就瞒不过去。

    吃过早饭,林邈和陈坚便去翰林院点卯了。

    这边招儿刚给小弘儿喂了饭,又将屋里收拾了一遍, 就听说洪氏要出门。本来这趟来京除了参加毛八斗的婚礼,也有游玩之意, 索性便一起出门了。

    出了门后才知道, 原来洪氏之所以急着出门,是打算在京城给儿子买间宅子,不拘大小, 总要有个地方落脚。明眼可见林家就只有林嫣然这么一个女儿, 毛八斗又是林邈的学生,两人婚后肯定不能离岳家太远。而就毛八斗的前程来看,考中进士是迟早的, 以后必然会在京城落脚, 所以买间宅子是当务之急。

    当然还有潜在的意思, 招儿心里约莫明白, 但是不敢明问,毕竟这牵扯到毛家和林家两家关系的和睦。

    毛八斗在京中也待了不短的日子,对京城也算是门清。

    京城又分内外城,外城分为五个部分,东南西北中,林家所在的上堂子胡同便在东城,挨着米市口。

    而内城中,除了各府部衙门,一些皇亲国戚与达官贵人们就住在其中。内城正中是皇城,也就是紫禁城,乃是当今所住的地方。

    洪氏既说想买宅子,毛八斗心中虽无奈,也只能带她去牙行。

    一行人去了牙行,这京城里的牙行和湖阳乡那种乡下地方的牙行可不同,不光是人口买卖,还包括土地、宅院售卖,以及各行业货物中介等等,所涉之广,让人瞠目结舌。

    像这种买房子的事,在牙行算是极小的生意了,牙行里便派了一个貌不其扬的牙侩负责接待洪氏等人。

    这牙侩长得不怎么样,黑瘦矮小,还有一口大黄牙,但能说会道,且对京城各种都了如指掌,尤其是宅院这一类。一听说洪氏等人想买宅子,他也没瞧不起这些人一看穿着就是乡下人的打扮,而是先询问了想买多大的宅子等信息,才根据需求报上几处地方。

    招儿几人也是听了牙侩描述,才知道原来京城的宅子卖这么贵。

    在湖阳乡,哪怕是夏县,一处临街的铺子,有前有后,也就两百两左右,可在京里随便一处宅子都是两百多两。

    这明显超出了毛家夫妇两人的预期,即是如此,洪氏还是咬着牙说要去看看。

    牙行的服务还算周道,见买主要去看房子,便专门雇了两辆车带着他们去了。

    一连看了好几个地方,都是老破旧,破旧也就算了,有的要么是离林家太远,要么是房子周围不太僻静,反正洪氏各种嫌弃,自然不成。

    其间毛八斗连连劝说他娘算了,可洪氏却十分坚持,甚至将儿子骂了一通,说白养了他这么多年,现在竟想去给人做倒插门,让他少打这个主意。

    这也恰恰是之前招儿讳莫如深的地方,林家那边虽没说要让毛八斗当上门女婿,可如果成亲以及日后居住都在林家,也就和是倒插门没什么区别了。

    那边当娘的教训儿子,毛老爹和毛如玉两口子都在劝。这边招儿和薛庭儴十分尴尬,还有李大田两口子,是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

    最后还是薛庭儴去了牙侩身边,对他说了几句话,这牙侩才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道,说是东亭胡同和井儿胡同还有两处,让他们先去看看再说,这才暂且打断了洪氏的说教,让场面不至于太尴尬。

    毛家夫妇先上了车,后面的毛八斗灰头土脸的。

    没打算成亲前,从没有想过这些现实的问题,等事到临头才明白,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招儿也有些唏嘘,其实洪氏大发雷霆她也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不外乎毛家家境不如林家,且本身也不富裕,洪氏心急怕手里的钱不够买宅子,让儿子当了倒插门,又怕儿子将来低人一头。

    说来说去,都是一片父母心。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井儿胡同。

    这里离上堂子胡同并不远,也就半盏茶时间的脚程,虽也靠近米市口,却比上堂子胡同清幽多了。一座座宅子鳞次栉比,宅门都不大,和林家一样都是一进半左右的样子,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洪氏一看就十分满意,离林家近,全了林家夫妻两人的思女之苦,也不会和那边显得生疏。日后毛八斗去岳丈家也方便,完全可以白日里小两口待在林家陪陶氏,晚上回来歇息。

    就是价钱有点贵,得近四百两银子。

    洪氏一听,眉头就皱上了。他们这趟来几乎把家里所有的家当都带上了,就是打算给儿子在京城买个宅子,剩余一些给儿子办婚事。

    情分归情分,规矩是规矩,该男方家出的钱,洪氏一分都没打算少。可若是买了这宅子,手里可就剩不下多少银子了,到时候办婚事给聘礼都没钱。

    “您可千万别嫌弃这宅子贵,这地方的宅子闹中取静,去哪儿都方便。从这头儿出去到了花儿市街,往前走就是崇文门,离内城也近。若是小的没看错,您家这位小爷是个有功名的人,日后肯定是进士及第加官进爵。到时候这地方的好处就显现出来了,去衙门点个卯当个差,那便宜之处不用咱细说,您就心里明白。”

    不得不说这牙侩会说话,光那句进士及第加官进爵,就足够洪氏心里美了,更是看这宅子合意,可心里合意,银子不合意怎么办?

    牙侩继续道:“其实这次也是凑巧,原房主家中急需用钱,就把这毗邻的两座宅子给卖了。若不是这样,想买这处地方的宅子,真得望眼欲穿都等不上。”

    毛家可是开杂货铺的,这种场面话可骗不着洪氏,她砸了砸嘴道:“瞧您这说的,说得好像是个香饽饽似的。”

    “可不是!”牙侩一拍大腿,说得口沫横飞:“这房子到了咱们牙行手里,一般是要先修补一二,再行往外出售的。如今是还没挂牌,您信不信,今儿把牌子挂上了,明儿就能卖出去!”

    “就有你说得这么稀罕?”洪氏说着,眼睛却看向了儿子。

    毛八斗点了点头,小声说:“当初先生买那处宅子时,就是运气好给碰上了,不然咱们现在肯定不在这片儿住,更要往偏处去。先生那么爱静的人,买了那处宅子,也就是图它近,也免得每天去翰林院点卯还得不辞辛苦半夜就起。”

    朝中有规定:凡大小官员,无故在内不朝参,在外不公座署事,都有一定的处罚。而上朝及去府部衙门点卯的时间是卯时。

    也就是天还没怎么亮,就要到地方。

    可京城这么大,除了那些住在内城的高官,一些低级官员都是散布在外城居住。他们每日疲于点卯之苦,自然是能离多近就有多近,这样一来每日来回在衙署的时间能节约不少。

    需知一日两日早起还能承受,可长年累月这么下来,谁也受不了。

    别瞧这宅子看着不大,在这里是三百多两,进了崇文门里面,哪怕是挨边,也要翻上一倍价钱不止,还十分抢手。

    儿子自然不会骗当娘的,自此洪氏也意识到这宅子可遇不可求,便去和牙侩缠磨,想杀杀价。

    毛如玉也拉着男人去了一边说话,不多时两口子走过来,道:“娘,既然看中了就买下吧,钱不够我和郴哥再给凑点。”

    “那怎么好?没道理你弟弟娶媳妇,还要让出嫁姐姐填补的。”总体来说,洪氏是个十分明理的人。

    周郴道:“没什么不好,如玉就八斗这么一个弟弟,我也是拿八斗当亲弟弟看待。”

    毛如玉在旁边点点头。

    洪氏有女儿女婿的帮衬,又眼见和牙侩杀价无望,遂一咬牙道:“那行,咱就买了。”

    牙侩当即露出一个笑容,说:“您放心,这宅子您买了绝对不吃亏,哪日若是不想住了,还来找我,也就两天的功夫就能脱手。”

    这时,招儿上前一步道:“方才听大哥您说,是两座宅子,还不知那一座可是卖了?”

    牙侩一愣,摇了摇头:“还没。方才我说的那话真不是唬你们,这两座宅子如今正在修补,也就明后两天就要挂牌往外卖了。你瞧瞧这几处,正在补漆,也是为了下一任买主看着心里舒服,到底是老宅子了。”他指着几处补漆补到一半的地方给招儿看。

    招儿点点头:“那行,你带我去看看边上那座宅子,若是跟这边差不多,我就把那一处给买了。”

    “您要买宅子?”牙侩还真没料到这些人一下子会买两座宅子,像毛家这样的人家他见过不少,都是家中子孙成器,考□□名来到皇城根儿下,买一座宅子几乎要砸锅卖铁。

    可他并不会瞧不起这样的人,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人家就发达了,这也是为何他一直很客气的原因所在。

    “招儿。”是薛庭儴的声音。

    招儿转头对他解释道:“反正买了也不吃亏,说不定日后能用上,就当提前准备了。现在不住,大不了先赁出去或者干啥都行,有备无患嘛。”

    薛庭儴讶然失笑,知道招儿这是见林家和毛家心中有感,才想事先给自己准备。想着她是为自己打算,当即心中一暖。招儿就是这样,事无巨细,凡事都想在前头,尤其是对他。

    “你若想买,那就买吧。”他上前一步,拉住招儿的手说道。

    他虽是第一次来京城,可梦里却不是第一次,这牙侩还算是不虚,也没往太高报价。薛庭儴还知道的更多,知道京里的宅子之所以会如此昂贵,除了供大于需以外,也是这些牙行故意抬价,他们将市面上所有宅子都收罗在手里,然后抬价卖出。

    不过毕竟是皇城根儿下,也不敢太过。世情如此,反正都这个价,买了也不吃亏。

    牙侩领着招儿等人去看了旁边的房子,跟这边一模一样,不过靠在边角处,却多了个巴掌大的小花园。

    也就一隅之地,中了些花草,又摆了一张石桌。看着就逼仄,跟乡下地方自是不能比,不过这两日见到的京中的宅子都是狭小紧凑的,有这么一处也添了几分风雅的趣味。

    且阳光极好,刚好来看的时候,太阳到了这处,一片光亮,看着就让人心里喜欢。

    招儿还特意围着宅子转了一圈,又绕出门去看了看,旁人也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只能等着。

    不多时,她从门外进来,脸上带着笑,道:“行,就买下了。”

    就因为多了那处小花园,这边宅子比那边贵了近五十两。招儿也没含糊,借着两处一起买,和牙侩杀了价。

    那边的宅子三百五十两,这边四百两,拢共七百五十两,被她杀到七百两。

    牙侩被杀得脸色泛白,连呼:“不能再便宜了姑奶奶,少了这个价,我得自己往里面填补。”

    见此,招儿才算打住。等出钱的时候,她掏了四百两,毛家那边只用添三百两就好。

    洪氏觉得占了她的便宜,招儿却说她杀价可不是给自己杀的,再说了她能买下这处宅子,还是因为毛家的原因,所以她没吃亏。

    其实大家都明白她为何这么做,毛家不富裕,周家虽是开镖行的。在外人来看,镖行很威风,其实都是些吃卖命饭的,周家的家境也没比毛家殷实到哪儿去。

    如今毛家买了宅子,还要办婚事出聘礼钱。尤其是聘礼,礼太轻了不好,礼重了毛家拿不出。招儿这么做,不外乎是在全所有人的脸面。

    之后,毛八斗陪着牙侩去办房契,其他人则留在房子里等着。招儿抱着弘儿来到小花园里的晒太阳,薛庭儴陪着一同。

    “我替八斗跟你说声谢谢。”

    弘儿坐在石桌上四处看新鲜,招儿正扶着他。

    闻言,回头看了他一眼:“谢什么,这房子咱们买了只有赚,不会亏。再说了,毛家都替八斗以后打算上了,我也得替你以后打算,若是以后你也必须留在京城,没地方住可不行。”

    薛庭儴打趣道:“你就这么确定我一定会中?”

    “难道你不会中?”招儿诧异道。

    薛庭儴被逗笑了,看来招儿对他很有信心啊。

    他上前一步,搭着她肩道:“我当然会中。等到时候咱们换一座比这更大的宅子,前后五进,再买一些丫鬟婆子侍候你,让你当夫人,每天什么事都不用干,就等着人侍候。”

    这话说起来简单,丫鬟婆子也就算了,以薛家现在的家底儿,完全可以做到。可前后五进的宅子,在这地界是非有钱有势做不到。更不用说是夫人,命妇中一品才是夫人,随丈夫官衔高低而定,也就是说薛庭儴得做到官居一品,才能给招儿挣个夫人的诰命。

    不过招儿现在可听不懂这其中的端倪,还在纠结让人服侍的事。

    “那我不就成废人了,我可不想让人侍候。啥事都不干,想想就可怕,那是不是以后洗澡穿衣服吃饭都让人侍候?”

    薛庭儴含笑点点头。

    “那成啥了?我可不干。”想了想她又觉得若真当了官老爷,没人服侍可不像话,别人就会瞧低你,便跟薛庭儴打商量:“要不,给你找几个人侍候,我就算了?”

    薛庭儴也就一本正经地跟她打商量,最后两人来回掰扯了很久,才定下以后哪天薛庭儴真当了大官老爷,给招儿找一个小丫头侍候,弘儿身边放一个丫头和一个老妈子,至于薛庭儴,有两个随从也就够了。

    至于为什么不安排小丫鬟,根据招儿的说法是大官老爷都喜欢调戏小丫鬟,这是她以前看大戏看来的,所以为了杜绝这种事发生的可能,她很果断的说让薛庭儴想都不要想。

    于是薛庭儴便连‘想都不敢想’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