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第127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127章 第127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清穿带着红包雨不死佣兵穿到明朝考科举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一百二十七章==

    拿到房契后, 洪氏很高兴。

    虽是价钱远超预期, 到底也算是解决了一桩心头大事。回去后她就去找陶氏了,说了说两个小的婚事,房子她家出, 聘礼彩礼按照规矩来, 可能聘金少了些,但方方面面的礼数都走周全, 一定不让女方家吃亏。

    大抵也是怕陶氏心里多想, 洪氏还说了以后就是小两口过了,他们老两口还在山西,到时候就托林家夫妻俩多照顾照顾两个孩子了。

    听了这话, 陶氏心里本来还有些不舒服的,顿时不舒服烟消云散。

    之前见毛家人都出去了, 还说要买宅子, 她就跟林嫣然私下念叨了几句。觉得这亲家做事太计较,他家还没说个什么,就要买宅子, 好像生怕自家让女婿做倒插门。

    其实陶氏还真有这念头, 只是面子软,再加上林邈没同意,才没提这茬。

    如今见毛家人做事如此面面俱到, 洪氏也是个爽利人, 又见洪氏说着说着就抹起眼泪来, 她就连忙安慰起洪氏来。又是说自家就林嫣然这么一个女儿, 以后肯定会多多照应的,就拿毛八斗当自己儿子看待。还说若是毛家两口子若是在老家没牵挂,不如就挪到京城来住,这样一来也有个照应。

    两个当娘的越说越亲热,不光是毛八斗,连林嫣然都松了口气。

    两人对视一眼,一种亲密感油然而生。毛八斗想得是问题终于解决了,且没有伤及两家的颜面,也没闹什么矛盾。而林嫣然想得则是自己马上就要成为一个小妇人,跟这家伙过柴米油盐的日子了。

    怎么想一想就觉得好羞?

    接下来的日子里,大家都陷入一片忙碌之中,新买的宅子要布置,还有婚礼当天各种事宜。虽然两家人都是初来乍到,在京城也没什么亲戚友人,可该走的礼数要走完了。

    招儿和薛庭儴两人也忙着收拾宅子,他们打算购置一些东西,这样可以从林家搬出来住,也免得都挤在一起不方便。反正家具什么的都是现成,只用添置一些铺盖和锅盆碗碟,这些东西都是必不可少的,哪怕以后房子赁出去,也能用上。

    其实招儿想得是,若是他们不在京城,房子给陈坚兄妹二人住。

    陈家就这兄妹二人两个,陈坚虽是考中了状元,可每个月也不过只有几两银子的俸禄,养家糊口也就将将够,买宅子恐怕还欠缺点儿。

    不过这话她没说,打算临走前就托陈家兄妹俩照应一下,这样一来也能全了彼此的面子。

    可她不说,不代表薛庭儴没看出来,心里更是感叹招儿的细心体贴。

    接下来的日子,毛家林家那边忙着,这一对爹娘就带着小弘儿满京城的转着。一来买东西,二来就当游玩了,如今天气正好,正适合外出踏青。

    弘儿还不会走路,也就只能让爹娘扶着迈几步,幸亏这趟招儿把专门用来背孩子的背篓带出来了,不然光指着人抱,可要累得不轻。

    背篓是用竹藤编制而成,在编之前进行过处理,编出来的背篓既有形,又不会太硬硌着孩子。整体淡黄色,上头口粗,下面口细,里面垫上褥子,孩子在里头想坐就坐,想站就站。

    本来招儿怕薛庭儴背不动,打算自己来的,可惜薛庭儴坚持不让,还说自己堂堂一介大丈夫,两手空空,倒是让媳妇背着孩子,那像个什么。

    于是最近京城街头上最近经常能见到这样一副场景,一个身穿青袍的年轻书生,背后背着个装着孩子的背篓。那小童长得雪白可爱,眉眼和书生十分相像,旁边跟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媳妇。

    一家三口长相俱是不俗,一看就知道是一家人。

    这大抵是招儿近十多年来最轻松的日子,不用操持家计,不用操心生意,只用花银子花银子。

    花银子是能上瘾的,本来只想买几样,买着买着就觉得这个当用,那个可买。每天出去后回来,都是大包小包的。

    现如今毛家人和薛庭儴两口子及李大田两口子,还有陈家兄妹,已经从林家搬出来了。李大田两口子和陈坚兄妹就和招儿他们住一处,毛家人则是住自己的宅子。

    对此,陈坚没有拒绝。

    林家毕竟有师母和林嫣然在,他一个还未娶亲的男子,住在一个屋檐下多少有些不方便。

    这天晚上,洗漱完一家三口就上榻了。

    招儿突发奇想要盘点下还剩多少银子,薛庭儴也没制止她,却是眼神闪烁。果然没过一会儿,就见招儿发出一声感叹:“怎么会这样?我到底买了什么?”

    招儿就穿了一身中衣裤,光着脚丫坐在床脚处。小弘儿在床里面坐着,见娘这么怪兮兮的,忙爬过来好奇地瞅着她。

    这个月份的奶娃是最招人喜欢的时候,白胖可爱,眼睛乌溜溜的,像颗紫葡萄,睫毛又黑又长,是随了爹。当他歪着头看你的时候,简直能让人心都化了,可惜招儿一点都没心情去看儿子,而是看着面前瘪瘪的荷包。

    “快快快,你快帮我算一算,我到底买什么了?”

    招儿这趟出门可是带了不少银子,这几年攒下的积蓄带了一大半,整整一千两银子。不是有老话说,穷家富路,出门带的银子充足,这样才能应对各种突发状况。

    如今可好嘛,一千两的银子只剩了四百多两,也就是花了将近六百两。

    别看花得时候不心疼,算起账来就心疼了。

    媳妇让算,薛庭儴就给招儿一笔一笔的算。从路上吃饭住店坐船的钱,到来到京城给林家买的拜礼,以及买这宅子,还有添置这宅子里的一应物什所花。

    所以说读书人就是厉害,尤其是解元老爷,甚至给她精细到买了一块儿布做帘子所花多少,算得招儿心疼得脸都皱了。

    别看她赚钱行,花钱可舍不得,尤其这些钱还是花在让她看起来没什么必要的地方。

    “早知道我就不买那几匹布了,还有那花瓶字画,摆在那儿看起来也没有多出彩,我当初怎么就想不开一定就觉得好呢?”

    就在招儿感叹心疼的同时,弘儿已经把娘的小荷包给拽过来了。倒一下,再倒一下,就把里面的碎银子狗给倒出来。他伸出小手就抓摸,又去翻荷包里剩下的银票,忙得乐不思蜀。

    见娘苦啾啾地去看那荷包,他还讨好的把荷包递了过去。

    “娘,给。”弘儿现在说话还有些含糊不清的,说的词也少,不过大人也能听清楚。

    招儿也不接,他笑呵呵地挥着手使劲倒那荷包,终于把里面的几片纸票给倒出来了。

    那纸上花花绿绿,十分好看,他就伸手去抓,可惜没他娘手速快,招儿一把拿过那几张银票道:“你可不能给娘撕了,不然咱们一家人就要上街讨饭了。”

    说得真是夸张!

    其实弘儿喜欢撕纸还是他爹惯出来的毛病,小奶娃对什么都好奇,有次摸到一本薛庭儴的书,就给他撕了个稀巴烂。当爹的不但不训斥,还专门捡了写过字的废纸给他撕着玩。还美闻其名从小与书香为伴,以后读书肯定随了爹。

    好吧好吧,当爹的都这么说了,当娘的还能说什么。

    不过有一次弘儿将薛庭儴刚写的文章给撕了,当爹的脸当场就黑了,那回招儿可没少嘲笑他。

    弘儿以为娘在跟自己疯闹,笑得嘎嘎哈哈口水直流,大眼睛弯弯的。这毛孩子最近长牙,口水总是流不完。

    招儿拿着手指点了点他的小鼻子,笑道:“你个小人精,真把娘的银票给撕坏了,就把你送到街上当小叫花子,讨饭回来给娘吃。”

    这话弘儿可听不懂,他嘎嘎笑了两声,就用小胖手捂着眼睛,然后‘猫’了一声,就把手放了下来。这可跟猫没什么关系,他以为招儿这是在跟他躲猫猫。

    招儿被逗得乐不可支,笑得肚子疼,就喊薛庭儴:“薛庭儴,你到底管不管你儿子?快把这小臭蛋弄走。”

    薛庭儴笑眯眯地就过来把毛孩子弄走了,可弘儿这会儿跟娘玩得正高兴,才不要去爹那儿,就拼命往这边爬过来,又把脸伸到娘面前,让娘点他小鼻头。

    闹了好一会儿,招儿才把儿子哄睡。

    给儿子盖上被子,她扭头收拾洒了满床的碎银子和银票,感叹道:“明天可不能出去了,银子得省着点儿花。”

    说是这么说,当第二天毛如玉过来叫她,说是上街给买料子给毛八斗做衣裳时,她还是跟去了。

    这趟薛庭儴没跟去,被留在家中的还有弘儿,等招儿从外面回来,又是大包小包的买了许多。

    对此,薛庭儴什么也没说,直到招儿再一次感叹银子越花越少时,他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纸递给她。

    是一张五百两的银票。

    招儿拿着银票,用十分诧异的目光看他。

    薛庭儴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才解释了这银子的出处。

    这都是他这几年攒下的积蓄,平时他是该花的花,不该花的不花,廪生的禄银加上连得三个案首和一个解元,府衙和县衙的奖励,也攒了百多两银子。至于另一部分,是之前和陈老板合伙开纸坊所得的分红。

    芸香纸一经出世,卖得挺不错。到底日子还短,名头也没打响,所以分红的银子也不算多,但也攒下了数百两银子了。

    “那这银子给我?”招儿有些犹豫道。

    薛庭儴点点头:“当家用。”

    男人有没有银子,招儿可是门清,这么多估计是所有银子都给她了。

    “那你不用?你还是收着吧,身上没银子,出门办事都不方便。”

    “我要用的时候再管你要。”

    招儿顿了一下,道:“也行。如玉姐说了,男人荷包里不能放银子,银子多了就心花花。你给我,我就给你收着,你要用的时候跟我说。”

    说来说去,薛庭儴说当家用她根本没听进耳朵里,之所以会收下还是觉得男人有钱就心花。

    不过倒是越来越有当人媳妇的样子了,知道管男人银子了。

    按下不提,很快就到了毛八斗成亲的正日子。

    四月二十,黄历上写着宜嫁娶,且天气晴朗,风和日丽。

    毛八斗终于抱得美人归,林毛两家因为在京城也没什么亲戚朋友,就没有大摆酒席,只是几家人在一起摆了两桌,浑就当庆贺罢了。

    新婚之夜,洞房花烛,自是不必细说。等到三朝回门的时候,陶氏见女儿红光满面,也知道女儿和女婿过得很好。

    至于薛庭儴等人,如今正事办完,也是该回去了,却万万没想到就在这时传来一个消息。

    皇太后大寿,圣上为了以示庆贺,不光大赦了天下,还打算开恩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