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第156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156章 第156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六零年代好生活盛世医香清穿带着红包雨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     ==第一百五十六章==

    总体来说, 薛庭儴对这件事是乐见其成的。

    去祸害别人, 总比祸害自己的强。

    唯独就是那个至今还每天都去花坊上工的吴宛琼,让他有些头疼。他希望此女能知难而退,而不是非要闹得撕破脸皮, 毕竟他应该不认识吴家的大姑娘才是。

    眼看到了申时, 薛庭儴将值房收拾了一下,就打算下值。

    走到翰林院门口的时候, 正好碰见一群人, 正是与他同科的这些新进翰林们。

    被围在正中的是个十分英俊地年轻男子,正是这次流言的中心点陶邑同。就见他格外意气勃发,与身旁的人似乎在说着什么。

    一见薛庭儴走出来, 这些人当即不说话了。

    陶邑同本是背着身,见身边人异常, 才转过身来。看见薛庭儴, 他微微愣了一下,旋即又抬高下巴,点了点头:“薛修撰。”

    “见过薛修撰。”

    其他人俱是纷纷施礼, 唯独陶邑同没动。薛庭儴看了陶邑同一眼, 才点点头,什么也没说,便越过这群人走了。

    等他离去后, 陶邑同方不屑地哼了一声。

    有那刻意讨好之人, 凑到近前道:“陶兄又何必与这等人计较, 别看他六元及第, 还被封了个修撰的衔儿,可谁不知道他就是个坐冷板凳的。这冷板凳啊,大抵是要坐一辈子了,哪能与陶兄相比。”

    陶邑同年轻的脸上满是倨傲,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这个‘什么也不说’,是陶邑同最近方学会的,其实以前他就知道这些,可以他的出身家世,又哪有资格与旁人端着。可今日不同往日,而他也不是往日的那个他了。

    一阵意气风发充斥着他的胸腔,他环顾四周,朗声道:“择日不如撞日,我请诸位喝酒如何?”

    “哪能让陶兄请,自然我是我等请陶兄才是。”

    这群翰林们一面说着,一面就离开了。

    离这里不远处的街边,停着一辆马车。

    马车里,吴宛琼拿帕子掩面哭着,边对坐在她对面的安伯道:“安伯,您看看,这般得势便猖狂的人,我爹竟要让我嫁一个这样的人。”

    吴阁老的原配吴夫人早亡,现在的吴夫人是个续弦,却是个安静懦弱的性子,至少在吴阁老和吴宛琼面前是如此。而吴宛琼自小没个什么亲近的女长辈,吴阁老忙于朝堂上的事,很多时候安伯反倒像是她另一个长辈。

    所以这次的事,吴宛琼反倒求助了安伯。

    方才那一幕,安伯自然也看了个从头到尾,见此叹了口气,劝道:“姑娘,若是你实在不愿,就与老爷说一说,想必老爷也不会说什么。”

    “可我爹他……”

    “姑娘,若你实在难以启齿,这事老奴和老爷说,老爷定然不会明知是个火坑,还硬是逼着姑娘往里跳的。也是老爷心急了,姑娘你可千万不要埋怨老爷。”

    “我又怎么会去埋怨爹,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可是这人他实在是!”剩下的话,吴宛琼没说,但能看出满脸鄙夷。

    “姑娘这陶邑同尚且年轻,年轻人难免气盛,一朝得意沉不住气,也是理所应当。”

    “可方才那人怎么不会?”吴宛琼一时心急,下意识说道。

    安伯顿了一下:“姑娘说的可是之前那个年轻人?”他的眼神意味深长起来,望着吴宛琼道:“姑娘,你怎么认识此子的,你可知他是谁?”

    吴宛琼遮掩地笑了笑,垂下头去拿帕子擦泪:“我怎会认识这人,我只是见他明明听见那些人说的话,却是那般反应。”

    “真是这样?”

    安伯这话里的含义太明显,吴宛琼愣了一下,慌忙道:“安伯,你是不是误会了,我怎么可能会认识他……”剩下的话,在看到安伯的眼神后,终于消了声。

    过了一会儿,她才小声问道:“安伯,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安伯重重叹了一口:“姑娘,你可知道他是谁?”

    吴宛琼没有说话。

    “他就是那薛庭儴,就是那个害得老爷差点颜面尽毁,害得咱们吴家差点一世清名毁誉一旦之人,你怎会与这种人有牵扯?若是老爷知道了——”安伯的样子十分痛心疾首:“姑娘你可真是糊涂。”

    “安伯,是不是莺歌跟你说了什么?”

    “姑娘,这事还用莺歌与老奴说?”

    是啊,吴府有什么事是安伯不知道的?即使不知道,他作为吴府的总管,又是吴阁老的心腹之人,他若是开口询问,莺歌乃至阿五都不敢不说。

    吴宛琼的脸僵硬起来:“安伯,你把这事跟我爹说了?”

    安伯摇了摇头:“老爷倒是问过,但老奴什么也没说。姑娘,你可不能再继续错下去了。”

    吴宛琼的脸更是僵硬,嘴也紧抿了起来,虽是一言不发,可面上表情无不显示着她内心深处的抵触。

    “姑娘,你该知道此子害得老爷损失惨重,他绝非良配。”

    “即非良配,也比那人好了千倍万倍不止!”话说出口后,吴宛琼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但此时想收回已经晚了,只能继续保持着倔强的沉默。

    安伯有些无奈地看着她:“姑娘,老奴该说的已经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老奴从小看着你长大,又怎会害你。且不提此子与吴家乃是对头,他有妻有子,姑娘你难道与人做小去?”

    话都说到这种份上,吴宛琼也不好继续沉默下去,只能小声道:“安伯,你说的我都懂,这事你不要告诉我爹,我不会继续下去了。”

    安伯有些担忧地看了她一眼,也只能点点头。

    薛庭儴回到家中,像以往那样换下官服,便去了前面的铺子。

    令人惊奇的是,今日吴宛琼竟然不在。

    难道是终于死心了?

    他若无其事地问了一下才知道,原来是吴宛琼家中有事,便请了一日的假。

    招儿看了他一眼,好奇问道:“你最近倒是挺奇怪的,怎么对宛琼如此上心?”

    薛庭儴心中一紧,做若无其事状:“有吗?”

    招儿点点头:“当然有,你以前可从来不会这样的,哪怕是嫣然和桃儿她们还在时,也没见你问得这么频繁。难道说——”招儿眯起眼睛,又瞪大了上下打量他:“难道说你对宛琼有什么心思?”

    这话本就是戏言,可说完后,不光薛庭儴心里不舒服了起来,连招儿也有些不舒服。也因此她的眼神渐渐变得有些怪了起来,忍不住又去看薛庭儴。

    薛庭儴将她一把拉了过来:“你想到哪儿去了,我是这种人?”

    “你是不是这种人,我怎么知道?大戏里不是经常演,一些人做了官老爷后,就纳小妾讨小老婆,还对家里的丫鬟动手动脚,说不定还要偷一偷同条街上住的小寡妇。宛琼是个寡妇,长得又美人也贤惠,说不定你看中人家了。”

    薛庭儴被招儿说得非常无语,忍不住道:“你这看得到底都是些什么大戏,怎么什么都演,我不记得听你说你爱看戏,在哪儿看得大戏?”

    “还不是那些草台戏班子,在集上或者村子里演的那种大戏,我小时候可是经常看的。”

    这种大戏薛庭儴知道,都是些在城里混不下去的,只能四处搭台唱戏讨生活的野班子。人少,扮相也简陋,且十分粗俗,都是演一些恶霸欺压良家妇女,官老爷棒打鸳鸯强占民女,或是一些贴近乡下生活的苦情戏。

    开头和过程必然是凄苦的,但结局必定是恶有恶报,善有善报。

    薛庭儴很小的时候就不爱看这种戏,可架不住广大的底层老百姓喜欢。尤其是乡下人,男女老少都爱看,知道哪儿有唱大戏的了,能成群结队走十里路去看。

    “你是大戏看多了!”薛庭儴恨恨地拍了她屁股一下,招儿忙去掐他手,还说这是在店里,可不是在家里,不准乱来。

    说着,薛庭儴又问招儿是不是吃醋了,招儿自是不承认。

    两人你来我往一番,这话题自然歪到了天边去。等这茬闹完,一看外面天色,两人赶忙收拾着将店门关了,而招儿的猜疑还没冒起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倒是薛庭儴没事找苦吃,晚上歇下后又问起这茬,还问招儿若是有一天自己真的讨了小老婆,她会怎么办。

    招儿很爽快地答:“这还不简单,我把弘儿带着,咱娘俩过自己的日子去。至于你,就好好的抱着你的小老婆美去。”

    “想都别想。”没事找虐的薛大状元,只能气呼呼地将大老婆压在身下,才能平息自己内心深处的羞恼。

    且不提这茬,吴宛琼休了一日后,第二天就来上工了。

    招儿待她如同以往,可之前的事还是存在,便不免留意起对方来。

    女人总是善于给自己找假想敌,招儿拿自己和吴宛琼比着,比过来比过去,发现自己除了会挣钱这一点,好像真的什么都不如人家。

    为此,平时从来疏于打扮自己的招儿,终于开始正视起这件事情。

    可惜也就是三天的兴头,很快她就把这事扔在脑后不管了。

    这日,招儿拿着一把瓜子吃着,一面和吴宛琼说闲话。

    正好就说起之前薛庭儴给她讲的,翰林院流传的那件事。

    “你说说这事,稀不稀奇?也是咱们生得不够富贵,若是咱身份够,也能像那个吴家姑娘一般,天下的男子随便挑。”

    她并没有发现吴宛琼有些怪异的脸色,很没眼色地继续道:“幸亏那吴姑娘看中的不是弘儿他爹,不然我指定要跟他闹。”

    “那若是吴家姑娘看中了弘儿他爹呢?招儿,你会咋办?”

    招儿失笑地看着她:“宛琼,你该不会当真吧,我就是说着玩。那吴家姑娘多么金贵的阁老姑娘,能看中咱弘儿爹?弘儿他爹虽是年岁不大,可都是孩子他爹了,还有媳妇,吴家姑娘除非是脑袋被门给夹了,才会看中弘儿他爹。”

    “凡事总有个万一。”

    招儿眨了眨眼:“万一吴家姑娘脑袋被门夹了?”

    吴宛琼深吸了一口气,强笑道:“万一若是看中了。”

    “那她就是不要脸。”

    “啊!”吴宛琼没防备招儿会骂人。

    见她这大惊失色样,招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事要是搁在咱们乡下,就是不要脸。凡是个人知道都得呸她一口,骂她一句不要脸,抢别人的男人,脸上多有光!”

    吴宛琼有些坐不住了,匆匆站起来,对招儿说道:“招儿,你先看一会儿店,我去一趟恭房。”

    “你去。”

    等吴宛琼身影掩在门后,招儿眼中才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