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第159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159章 第159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六零年代好生活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第一百五十九章==

    制敕房因为紧挨着吴阁老的值房, 所以里面有什么动静, 这里听得格外清晰。

    听见里面传来一阵浑厚的笑声,几个中书舍人面面相觑一番,冯青站了起来, 来到何游的身边。

    “小弟见何兄待此子格外亲近, 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见何游目露询问之色,冯青才道:“何兄可是次辅大人身边第一人, 如今来了这个小子, 瞅这势头恐怕日后何兄在他面前,还要退一射之地。”

    明知道这冯青是个小人,也明知道他这话有挑唆之意, 可何游心里还是有几分不舒服。

    不过这种不舒服定然不会显露,也因此他只是笑了笑, 道:“各凭本事罢了。”

    “自然是各凭本事, 谁不知晓何兄在制敕房时间最久,也最得次辅大人信赖。可此一时非彼一时,真本事架不住小人的趋炎附势, 这小子能哄得阁老如此愉悦, 定然是有其本事的。小弟觉得何兄还是要多多上心,也免得多年的罗汉好不容易快修成了佛,却被人拦路截了胡。”

    何游若不是知晓冯青不可能也不敢当面讥讽自己, 还真以为对方是故意讽刺他。

    这制敕和诰敕两房的中书舍人之位, 世人无不竞相争之。不光因为乃是近臣, 又处在关键位置, 地位格外崇高,也是因为此乃镀金之地。

    内阁因为在朝中地位超然,与六部各司少不了有些来往,而这些负责跑腿的中书舍人就在这一来一去之间,便能结识许多高官。无不是六部各司重要官员,这对以后将来离开内阁,都是必不可少的资源。

    众观各朝各代,中书舍人最后入直文渊阁的,并不在少数。而从内阁之中放出去的中书舍人,最低也是从五品官做起,且都是处在关键位置。

    当然前提是,能放出去,有人抬举。

    这也是这些中书舍人为何会各靠山头的主要原因,有着阁老抬举,干什么都事半功倍。

    何游在内阁中待了六年,时间最长,资历最老。这些年来见了无数同僚离开内阁后,或是入了六部做要官,或是成为镇守一方的大吏,而自己依旧是个七品的中书舍人。

    走出去,倒是人人追捧,可在这位置上处久了,谁愿意永远当个跑腿打杂的,不想当家做主人。

    急,自然是急的,可阁老也说了,首辅未退,大事未成,如今内阁里离不了他,还许诺以后定不会亏待自己。

    就靠着这些,何游坚持了六年,至今看不到头。

    难道这一个也要越过自己?

    “多谢冯中书的关心了,尽其心做其事,多想无益。”何游淡淡一笑道。

    冯青瞄了他一眼,见对方露出不想再多言的模样,讪讪地笑了一声:“我只是替何兄不值,当我多言了。”

    说罢,他便匆匆走了,留下何游目光翻腾了许久。

    薛庭儴之后又拜访了杨崇华等人。

    这些阁老们俱是待他不咸不淡,明显不愿深交。

    唯独少了一人就是徐首辅。

    徐首辅实在太老迈了,如今并不是每天都来内阁,甚至是上朝都不一定每日都去。只是陛下给了如此荣宠,旁人自然也说不了什么。

    薛庭儴在内阁的日子,就这么开始了。

    内阁之中每天的琐碎事特别多,阁老们发下一句话,或者有什么事需要和六部各司交涉,这些自然不可能是阁老们出面,只能是两房中书舍人。

    薛庭儴每天就是起草各种文告诏谕,或是奔赴各部转送奏章、文书。每天天不亮进宫,天黑了才能回来,回来后吃过饭就是倒头大睡,实在是被累得不轻。

    关键这种累是推脱不掉的,也没人愿意推脱。

    让你跑是看重你,若是就让你蹲在两房中做些书写之类的活计,几个月见不到外人,那才是要抹着眼泪哭呢。还做什么中书舍人,直接换个地方做官吧,翰林院倒是清闲,没见着那些翰林们打破了头都想出来。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转眼间就入了九月。

    进入九月,天就凉了下来,可内阁中不见清闲,反倒越发忙碌。

    九月乃是收获的季节,这个时候各地就该往京城缴送今年税银税粮了,如今户部穷得叮当响,就等着这茬来填补国库。

    内阁忙,六部各司也忙,整个九月就是在一片忙碌之中度过,终于到了十月下旬,总算一切停当,也是该歇一歇的时候了,可这个时候也是每年户部盘点的时候。

    盘点什么?

    自然是盘点今年一年朝廷的各项收支,盈余和亏空。

    每到这个时候,户部上下都要忙得连轴转。不光是户部,这个时候也是内阁里最爱打架的时候。

    诸位阁老都兼着各部长官,哪一部若是亏空多了,这些都要议。大议小议天天议,上面的人议,下面的人就是各处跑。

    薛庭儴外穿深青色的官服,里面还穿了件夹棉的薄袄,他刚从工部回来,这一路上不能坐车骑马,全凭两条腿,一趟跑下来,浑身热气腾腾,额头上也冒了薄汗。

    他掀帘从外面走进来,带进一阵冷风。

    如今他身边也有一二附庸之人,一见他回来了,便有人主动凑上前搭话,还有人泡了茶与他端来。

    薛庭儴坐在椅子上,接过茶就是一通牛饮,方道:“这鬼天气,冷得吓死人,却又躁得慌。一通跑下来,嗓子干得直冒烟,也是出了奇。”

    “莫是薛中书昨晚吃了什么大补之物,才会虚不受补?”同是诰赦房中书舍人的程维,笑着打趣。

    “去你的,我吃什么大补之物,我怎么不知道。”薛庭儴笑骂。

    “还别说,往年这时候也该下雪了,可今年倒是只见冷不见雪。”一旁的蔡广插言。

    这时,邵厚明从外面走进来,低声道:“几位阁老又吵起来了。”

    闻言,几人面面相觑一番,对了个无奈的眼神。

    蔡广问道:“这次又是吵什么?”

    “兵部今年核算的比去年超出了一百万两银子,户部那边不给盖章签字,冯阁老便跟杨阁老闹上了。闹得徐首辅和吴阁老都出来说话,冯阁老便攀扯为何工部超出的给签,兵部却不给签,是不是见人下菜碟。”

    这样的事,最近这些日子屡见不鲜。

    朝廷没钱,户部自然也没钱。往年各处用度没个限度,都是各部各司缺了银子,就去户部支。等到了真正要用银子的时候,户部急得抓瞎,其他几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大抵杨崇华也是烦了,前几年便奏请嘉成帝换了章程。

    户部年终盘点核算收支,各部也把明年的用度给事先报上来,明细数额交给户部核算。能通过,户部就给盖章签字,不能通过,打回去重做。

    到了次年,若是各部再有超支,自己负责,户部一概不管。

    这种一刀切的办法很显然不行,毕竟凡事哪能算得这么精确。可嘉成帝同意了,各部各司也没办法。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不,每到年底核算的时候,大家都是往多里报,能多报就多报,不能多报,也要多报些。

    若是一个两个也就罢,可个个都这样,每年都要上演一出扯皮大戏。扯来扯去扯到最后,都是几个阁老出面共同处理,更甚是闹到嘉成帝面前去。

    不过户部甩锅的目的是做到了,从自己承担,变成大家一起出来商量解决。这大抵就是杨崇华本身的目的。

    “照这么下去,估计又要廷议了。”程维说道。

    其他几人虽是没点头,但心里俱是这般想着。

    果然随着冯成宝摔门而出,不出所料是去找嘉成帝,到了下午,乾清宫那边便传来口谕,明日廷议。

    每次廷议,内阁便要派一名中书舍人侍班。

    往年都是何游充之,如今薛庭儴是诸位阁老面前的大红人,自然舍他其谁。

    离廷议还有半个时辰的时候,以徐首辅为首,诸位阁老便离开了内阁大堂,往乾清宫行去。

    陪侍在身侧的,是薛庭儴。

    薛庭儴自然看出何游的脸色不好,可吴阁老愿意给他面子,徐首辅历来不管事,可不就是他了。

    到了乾清宫,便有内侍领着众人进去了。

    在乾清宫东配殿中,二十多张条案在下面分了两排,一字排开。每张条案后都放有一张椅子,陪在最末处也有一张条案,却是比那些条案要窄了许多,也矮了许多,乃是负责记录的中书舍人之座。

    上首正中乃是龙案龙椅,是嘉成帝的位置。

    随着时间过去,一位位身穿朱色官袍的大员们,从门外走进来,一一列坐。他们互相寒暄客套着,一直到有内侍来到殿中,高呼一声陛下驾到,这些声音才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恭敬地目视着从侧门步入的嘉成帝。

    不光是嘉成帝一人,还有陪侍在侧的郑安成及林邈。林邈也是作为侍奉在侧的中书舍人出现。

    嘉成帝来到龙案后坐下,环视下方的诸位大臣,才道:“都坐下吧,你们中不少人都上了年纪,这一议还不知何时能结束,都坐下来说话。”

    “叩谢我皇圣恩,陛下仁慈。”

    照例是一番歌功颂德后,诸位大臣们纷纷坐了下来。薛庭儴也坐了下来,坐在他的专座上。

    不得不说这条案太矮,椅子也太硬,这高不高低不低矮了人半头,就好像是阉割了的马,坐起来着实有些不太舒服。

    不过薛庭儴却不为所动,面色如常地将纸墨摊开,静候上面开始。

    “开始吧。”上首处,嘉成帝道。

    徐首辅作为首辅,廷议自然是他来主持,他看了看各位同僚们,咳了一声后,道:“每年各部各司都要因为银两这事打架,甚至还闹到陛下面前,此乃我等做臣子的无能。多说无益,还是按照惯例,大家把各部各司的实际用度报上来,大家都来议一议,能批下的,户部给行个方便,不能批下的,大家再议。左不过有陛下在此,也不用怕谁偏了谁,谁帮了谁。”

    之后,各部各司便一一将各自需要的用银说了一遍,具体到哪一项什么数额。

    户部那边都有记载,不合理的地方也都是事先挑出来了,听到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户部侍郎左侍郎彭俊毅便代户部诉出不能批的原委。

    到了兵部的时候,此事本就是兵部尚书冯成宝闹出来的,他格外义愤填膺,瞪着眼睛看着杨崇华,道:“诸位都知道今年金人不安分,屡次袭击广宁一带,害得我大昌损兵折将。兵部推测明年金人肯定会大举来犯,自是要提前做些准备,增加军费开支乃是当务之急。”

    众人都没有说话,上面嘉成帝道:“国之军务,确实关键。”

    杨崇华站起来道:“这一增加就是一百万两银子,我大昌每年各项税收,陛下及在座的各位都清楚,户部实在拿不出这笔钱。不是户部刻意刁难,实在是与其现在答应,事后没钱,不如提早说明,也好做其他准备。”

    “那怎么工部说修河道,要增加一百万两,你户部就有钱了?”冯成宝冷笑着道。

    “黄河改道贻害两岸百姓,又遗毒运河部分河段。运河乃是我大昌命脉,南粮北调,边关吃饷,北直隶一带所需之物,乃至江南一带丝绸茶叶输出各地,都得经过运河。不修河道,不治运河,你冯大人坐在家中没粮可吃的时候,你就知道工部这钱花得值不值了。”不用杨崇华开口,马奇便说道。

    工部尚书马奇素来沉默寡言,唯独事关这种事的时候,他说话从来不让人。刀刀扎心,把冯成宝气得是面色又红又青。

    不过冯成宝可不敢说,即使京城一大半的人都没饭吃,他也不会少了饭吃,只能郁在心中,又重提了一遍边关军情的重要。

    “此事先搁置,继续往下议。”

    既然嘉成帝发了话,众人自然只能暂且略过不提,先说其他部司的事情。

    一通议下来,能当时议出个子丑寅卯,都当场拿出了解决办法。唯独还有近三百万两的缺口,暂时没办法填补上。

    这其中有兵部的增加军费,及工部治理河道所用,还有各司各部一些其他的零碎,看似无关紧要,却都是必不可缺。

    三百万两,大昌朝每年各种赋税加起来能有七八百万两,地方截取当地所需,剩下近六成全部上解至京,也不过只有四百万两不到。如今缺了这么大的缺口,朝廷却是拿不出钱来,删减哪一项,在这些大臣们嘴里都是动摇社稷根本。

    都得出,朝廷却没钱出,该怎么办?

    殿中的气氛一下子就凝固住了。

    本就天寒,殿中烧了炭,让殿中温暖似春,可现在却让人觉得闷得难受,心里发慌。

    嘉成帝没有说话,每到这个时候他都十分沉默,当然若是没有那宛如蕴含着千斤力的目光,就更能让人安适了。

    “怎么都不说了?明太/祖定天下税亩八百万余顷,征粮三千万石,于是下旨‘永不起科’。这些粮食能换来多少银子?盐茶两项每年税收,又能换来多少银子?我大昌与前朝相比,土地一寸未失,为何到此年年税征不上,即使征上来,也入不敷出。你们都是朝中的肱股之臣,来给朕算算这笔账,为何就是入不敷出。”

    寂静中,嘉成帝的声音宛如炸雷似响起。

    谁也没料到就在这次廷议上,他会如此一语切中要害,几乎是将大昌如今面临的本质问题,单刀直入地戳中了核心。

    坐在最下面的薛庭儴,小心地抬头环视下了在场所有官员的脸色,又将目光投向龙椅上面目有些不清楚的嘉成帝。

    这是这位有着铁血手腕的帝王,打算对大臣们宣战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