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第171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171章 第171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第一百七十一章==

    城门前乱成一锅粥。

    而此时, 天气又起了变化, 竟是刮起一阵大风,将人的衣衫刮得猎猎作响。

    这些车队你不让我,我不让你, 马也惊叫了起来, 平添了几分焦躁的气息。天越来越阴了,明明还是白日, 竟宛如夜幕降临。

    人声马叫混杂在一处, 不可开交,所有人都慌了。

    这哪里是要下雨,莫是天要塌了。

    只有那些许人知晓, 临海的地方就是如此,一旦刮起海风, 把人刮飞了屋顶刮走了, 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就在这时,从城门里跑出来几队衙役,边帮他们牵马往里赶车, 边说道:“我们老爷今儿一早就说了, 今天要下雨,告诉你们都不听,总觉得咱们要坑你们一样。”

    此时这些人哪里还好与衙役们犟嘴, 都是巴不得能赶紧在雨下来之前, 将货找个地方安置, 若是这些货淋了雨, 杀了他们都赔不起。

    “幸亏我们老爷神机妙算,就算到你们有些人油盐不进,特意空了这么个地方。不然今儿你们恐怕都要惨了。”将车队领进城,门吏领着他们来到位于城门一侧的一处场地中。

    这地方建得颇为奇特,有顶无墙,面积极为宽广,多的容不下,挤一挤还是能塞下十几辆货车的。不光这边有一处,对面也有一处,呈两翼之态拱卫着城门。

    见到这地方,所有人都不由地松了口气。也不敢停下歇气,而是把车往里赶,好给后来人挪出位置停车。

    此时外面的风更大了,同时还有豆大的雨滴落了下来,打在地上,溅起灰尘。可是很快这些灰尘就被更多的雨滴砸了下来,在地上汇集成一条条小河,往四处流淌而去。

    排在后面的车队,或多或少都淋了些雨,幸好车上盖了油布,速度又够快,倒是没怎样。唯独那刘家的车队落在了最后面,等其他人都进去躲雨,只有他们还在手脚慌乱往这边赶车。

    可惜马不听指挥,人也被雨砸得睁不开眼,再加上拢共就这么些地方,他们最后来,只能靠在最外侧,有近半数的货车无地可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暴露在雨势之下。

    这刘家的管事哪还有之前的嘴脸,哭爹喊娘地骂,骂了老天,骂其他人,说都是因为他们,才害得他如此狼狈。

    关键此人也是个极品,骂完了不解气,还冲进里面宛如疯狗似的拽别人的车,好给自家的车挪位置。

    能在这里的,又有几个是吃素的,几个人搭着手就把他扔出去了。

    他就趴在那雨地里痛骂,直到渐渐没了声息,才有人顶着雨去把他拖了进来。

    另一边,那几家反应够快的,刚好在雨来之前,将货物送进仓房。

    自是对定海县如今的变化,以及这些仓房布置合理感到惊奇,这些就不细述。听见外面哗哗的雨声,这些被拦在仓房暂时不能走的人,都是心有余悸。

    “刘家这次恐怕要亏大了。”

    十几车的货,加起来总要卖数万两银子,刘家主做生丝和茶叶,这两样都是经不得水的,这次刘家那押货的管事不死也要脱几层皮。

    此言自是对周家那管事说,方才也幸亏此人行举,让本就犹豫不定的几家,都跟了进来。

    这周家的管事依旧是一副沉稳的模样,对与他说话的几人拱了拱手,道:“我们这些做管事的,不过东家的下人。既然是管事,自然管着货,货不出问题,就是管事,货出了问题,就会连累一家老小不得安稳,所以还是谨慎些好,当不得意气用事。”

    “兄台所言甚是。”

    “这句意气用事说得好,其实咱们也是意气用事了,就算把消息递回去,上面发了话,左不过还是得进城。这定海县方圆数百里,也就只有这定海县城有地方安置货物,还不如早先便入了城,顶多就是挨上一顿训斥,总比冒着损货的风险。”

    此言迎来众人纷纷点头,再不甘心气愤又怎样,到了别人的屋檐下,自然该低头还是要低头。

    不过这一路,他们也算是看出来了,那姓薛的知县虽是吃相难看了些,但也不是没干实事。至少这仓房建得好。若是换做以前他们进城后租赁民居,若是租到不好的地方,逢上这种天,还要担心房子被涝了。

    如今站在这高大宽敞而又干燥地仓房里,看着门外瓢泼大雨,之前的那股气愤感倒是淡了不少。

    此时位于城中的一处宅子里,一个身穿青色便服之人正在和耿千户说话。

    若是之前那个领路的衙役在,就会认出此人正是之前那个说薛庭儴生财有道的人。

    正是谢家三爷谢启荣。

    这次他不过临时动了念头,想来定海县看看那位让人久闻大名的薛知县,所以才会亲自押车前来,却未曾想到竟会见到这么多事。

    “三爷,您说这小子到底打着什么目的?”

    方才刚有兵卒前来禀报,将刘家的情况,以及那些侥幸没让货物淋到雨的事情都说了,耿千户想了半天,还是没想出关键,才会有这一问。

    谢启荣正捧着茶盏喝茶,外面雨太大,天气顿时就冷了下来。这就是沿海一带和内地不同,内地夏日下雨,只会闷不会冷,而这里却会气温骤降。

    他啜了一口热茶,方道:“心思奇诡,让人猜不透看不明。”

    “若说他受人指使,可他到底生了什么样的胆子,才敢干出这种大不韪之事?若说他没受人指使,他未免也太嚣张跋扈了。不说他,甚至是孙大人,守牧一方,都不敢说如此堂而皇之,将这种事搬到台面上。”

    “不是奇蠢,就是奇诡。”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那到底是奇蠢,还是奇诡?虽是只差了一个字,却是大有不同。

    “这事若是被上面知道,就是抄家砍头的大罪。”耿千户道。

    谢启荣长指抚着茶盏边缘,敲了敲,方道:“也许,他仗着的就是我们都不会说。不光不会说,还会替他遮掩。”

    听了这话,耿千户当即就愣住了。

    可不是如此!此人的行举着实不符合常理,但若是换一个念头,就能解释通了。

    都知道这事见不得光,所以才会费尽心思遮掩,可偏偏来了个不按牌理出牌之人。

    此人行举嚣张,格外高调,且吃相十分难看,惹得天怒人怨。

    关键大家都还必须忍着他,因为捅破了这层纱的同时,就是这门生意做不下去的时候。

    为了这一地,不光是谢家,其他几家费了多少心力,如今银子还没赚够,又怎能放任这里出事。

    退一万步来讲,银子且是其次,关键是那几位大人那里如何交代?

    所以不光得忍着他,还得替他擦屁股,行那遮掩之事。皆是因为此人赌得起,而其他人赌不起,这大抵就是所谓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如果真是这样,此人的心机深沉,就让人有些咋舌了。

    不光耿千户,连谢启荣的眼神都翻腾了起来。

    之前他也一直未想通,没想到倒是因为一句随口之言,竟是洞悉了如此玄机。

    半晌,他才深深地吐出口气:“继续看着吧,如果真是如此,此人目的不过是为了银子。他是个聪明人,懂得不要越界,所以不用担心他会闹出什么事来。”

    “是,三爷。”

    与此同时,县衙的后宅里,薛庭儴正在书房中临窗赏雨。

    他一身青色的宽袖儒衫,格外的仙风道骨,手里端着一盏茶,面带微笑。

    “如此一来,他们不想低头,也不得不低头了。”

    坐在书案后,正抱着弘儿描红的招儿,嗔了他一眼:“你太坏了!若是被人知道,他们大抵吃了你的心都有。”

    这坏是有缘故的,早在数日之前,薛庭儴便找当地精通天气的老农看过了,看出近几日有雨,所以他前几日就开始布置了。

    为了刻意拖延这些车队的行程,这两日定海县坏掉的路突然就多了起来。一直到昨天傍晚,薛庭儴才拿到明日有雨的消息,然后那些修路的力役突然动作就变快了,直到今日这些车队到了定海县城。

    包括今日也有故意拖延时间的嫌疑,那些个守门的门吏只要动作稍微放慢一些,就总有一些人被坑。

    至于这些被坑的人是吉是凶,那就只有看老天了,反正薛庭儴是给了许多机会。只要能正中他的下怀,结果都不会差到哪儿去。

    “这不是坏,是兵不厌诈。”

    不管是不是兵不厌诈,至少因为这场雨,许多人的心思都产生了一些变化。

    这雨下了一夜才停,龟缩在城门那处的几个车队的人,是如何熬过这一夜且不提,等雨停之后,许多人都获知了刘家货毁的消息。

    自是心有余悸,不用细表。再之后,县衙那边再提出任何过格的要求,所有人都不觉得过格了。

    位于县衙大门右侧是急递铺,乃是专司县衙递送公文之地。此时这急递铺的左侧专门建了一处房子,正是定海工会之所在。

    车队若是用工,需得来此登记造册,并付上一半的工钱,事后付剩下另一半。而工会这边会根据车队什么时候用人,用多少人,来进行安排。

    虽然那些劳力们起初都不太习惯这种模式,可架不住县太爷大如天,且试了几日,觉得比以往轻松许多。工没少做,也不用四处去找活儿,只用等着便有工上门,还不用怕被拖欠工钱,都是被县衙那边一手包办了。

    所以如今这定海工会很是受人欢迎,不光减少了因为抢工矛盾,最重要的就是一些当地百姓不用像以前那样藏头露尾,要知道当初蒙头蒙脸出来做工,就是因为怕被人发现。如今这些都经过了县衙,再也不用怕惹上什么事。

    对一个老百姓而言,赚钱养家糊口重要,可他们也最怕惹祸。

    这一次也有数家车队并没有选择入城,在打听到城门设了关卡,他们就自作聪明地折了道。也是上次薛庭儴吃相太难看,让许多商行对他厌恶至极。既然你卡着城门强行收取银子,还强买强卖,那咱们不进城了总行。

    所以这些人便在附近几个村里赁了民居,专门用来存放货物。当听说那么多人都服了软,去赁了官府建的仓房,俱是不屑一笑。

    可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了,先是那场大风和大雨,散落在乡野之间的民居哪里能和城里的仓房相比。住在沿海的乡下人,每年最怕的就是狂风暴雨天气,因为担心家里的房顶被掀。

    且当初建造民居的时候,老百姓们也不是太懂排水防涝,若是雨只下一会儿便罢,时间长了就唯恐水从外面蔓进来。

    这些人就碰上了这种情况,本是心中忐忑地待在屋里看着外面的狂风暴雨,谁曾想突然之间房顶就没了,一片哭爹喊娘。最人倒是险陷没事,货却出事了。

    还有的则是眼睁睁地看着那浑浊的水,一点点升高,从外面蔓了进来。为了防止货物进水,他们舀了一夜的水,到了第二天都是累成死狗样。即使如此,最下面一层的货也沾了水,所幸损失不大。

    这些人自是心中气氛,且憋屈至极,难免将怒气撒在租他们房子的村民身上。

    可当他们刚露出一点,要让村民担干系的模样,呼呼啦啦就来了一村人。还有人村民叫嚣着,房子是你们非要租的,之前也都说明了这房子不结实,当仓房怕是不行,是你们硬要租。如今出事了,跟我们也没关系,再闹事咱们就去见官。

    最后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当然也有比较幸运的,两种情况都没遇见的,可是很快他们就遇见一个问题,他们竟然找不到劳力为自己干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