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第172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172章 第172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大雨方歇, 县城里到处都是湿漉漉的。

    但空气格外清新, 让人神清气爽。

    当然这是对于本地人而言,对于外来之人就有些受到惊吓了。这场暴风雨太大,持续了整整一夜, 有不少民居被掀了房顶, 更不用说路两旁洒落了不少被连根拔起的大树。

    这狂暴的一夜后,又连续下了数日小雨, 绵绵不断, 让窝在屋里不能出去的人,都不禁有一种发霉感。

    好不容易等天气终于放晴了,县城各处都显得十分忙碌, 那些随车押送货物的人们也四处忙上了。

    早先都是眼高于顶,互不搭理, 如今却有一些人连连到访, 好话说了一箩筐,为的不过是想找人均出些货来。

    这次损了货的有数十家,若是量小便罢, 关键还有那损了许多货的人。交货的数量是提前就约定好的, 本来准备这些货就花了不少时间,一时之间想补充一大批货,简直是不可能完成之事。

    尤其山高路远, 就算弄到了货, 再运到定海, 到那时候黄花菜也凉了。

    损货的几家管事都收到了各自家主的命令, 若是这次生意弄砸了,都不用回来了,也不怪他们会急成这样。

    可别家的货也就是只够自己用,又哪里有多的可以匀给别人。就在这几家管事万念俱灰之时,有人给他们递了话。

    去找薛知县啊。

    你们忘了上次这吃人不吐骨头的薛知县,可是弄了不少货强买强卖,这次他肯定不会放弃到嘴边的肉,所以若论现如今定海这里谁手里有货,肯定非薛知县莫属了。

    可找薛知县?那个雁过拔毛手不软的家伙?谁蠢谁才会找他!

    到底命比脸重要,还是有人心情忐忑的上门了。

    到了县衙时,县衙里正一片忙碌,这次有不少老百姓的房屋都受了损,如今县衙这边都忙着帮老百姓修房子呢。

    修房子的钱是县衙这边出,消息一放出去,老百姓们都喊青天大老爷。有人出银子,劳力是不用愁的,十里八乡最多的就是劳力。

    而这薛知县也是出了奇,平时一副懒怠办公的模样,干什么都是当甩手掌柜,没想到对帮老百姓修房子很是上心。不光亲自掏腰包,还亲自上门去查看。

    所以人自然是没找到的。

    连着来了几趟,薛知县都不在,所有人都绝望了。

    就在这时,有人不忍心给他们递了话,这事找县太爷没用,找夫人去,货都是夫人管着呢。

    可几个大男人去找县太爷夫人,这不是明摆着找刺激。银子塞了不少,终于又有人给他们通了信。

    不方便找夫人,就找夫人的丫鬟。

    于是小红和小绿就被人找上了。

    话递到招儿那里,她也没拿架子,十分干脆地发了话。

    要货?简单!市价三倍。

    你怎么不去抢!

    可不管怎么唾骂,各自的小命都还悬在裤腰带上,若是这次货交不齐,且不说在夷人那里失了信誉,必然会被人抢去一部分生意。这次是损失一部分,很可能双方搭上线,下次就没自己什么事了。

    这也是为何各家的家主,都下了那般命令的原因所在。

    哪怕是为了将功折罪,这一次的生意也不能砸!

    表面上都是唾骂两口子吃人不吐骨头,士可杀不可辱,背地里谁家跑得都不慢,生怕被人抢在前头,货被抢光了。

    等货终于到了手,心终于放了下来,再去瞅外面动静,才发现似乎几家的货都被补齐了。

    这批货的数量加起来可不少,若不是自家毁掉的货还在那儿扔着,他们真要怀疑是不是那薛知县使了什么妖法偷换了他们的货。

    话不多说,很快就到了出货的日子。

    幸亏的是交易很顺利,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也是这次实在太不顺利,一路上就没少碰见事,到了地方又是逢上那种天气,让人心中惴惴。

    终于一切尘埃落定,各家各商行的人都离开了,定海县从上到下都丰收了一笔。

    最大的赢家当是薛庭儴,没少给县里创收,自己也做了一大笔买卖。

    尤其这种无本的买卖,做起来格外有成就感,就是把高升等人累得不轻,为了这些货好些日子没睡一个好觉了。

    薛庭儴有了银子后,又开始折腾起来。

    扩建仓房是其一,他又带着人去了码头,连着数日都去看了,看得定海后所那里心惊肉跳之际,得来一个消息,薛知县要修码头了。

    薛老爷说了,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码头实在太破旧了,还是修一修吧。

    知县大人说修,自然全县开动去修。

    不光把港口拓宽了,码头也重修了一遍,全部被铺上了青石砖,简直与之前不能同日而语。

    这一修便又是一个多月过去了,很快又到了下次交易的时候。

    这次所有人都学了乖,进城的时候该塞好处的赛好处,仓房也都定下了,租银一分都不少。到了出货当日,不用门吏说话,就按照一车货十两银子给了买路钱。

    一切都皆大欢喜,可这一次却出了事。

    还是一场不小的事。

    薛庭儴正搂着招儿睡得香,被人给叫醒了。

    是县衙里的衙役,说是海边出了事。

    薛庭儴正打算带人去看看情况,被樊县丞死拉活拽地拽住了。

    “去不得,去不得!”

    樊大柱满脸惊疑不定,似乎被吓得不轻,手里拽着薛庭儴,嘴里命着衙役:“出去敲锣,让全县戒备,锁紧城门,没有上面的命令,一律不准开。”

    那些被匆忙召集而来的衙役们,衣帽都还没穿戴整齐,就匆匆忙忙跑出县衙。

    很快外面就响起一阵鸣锣之声,一下子整个县城就从梦中惊醒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倭寇,是倭寇!”

    樊大柱连番下了许多命令,已是上气不接下气,此时被薛庭儴拽着询问,也只能回了这么一句。

    “什么倭寇不倭寇的!”

    一旁的周礼哭丧着脸,说:“大人,这次是真的,真的倭寇!”

    若论倭寇闹得最凶的时候,还要追溯到前朝。

    所谓的倭寇最起初不过是倭国战乱,以至于民不聊生,一些在本土混不下去的武士、平民,成群结队袭击邻国沿海一带。而大明朝的海岸线是最长的,难免被其骚扰。

    不过这只是最起初,之后闹倭寇的原因就有些复杂了。

    朝廷本就对开海之事敏感,因为闹倭寇的事,海禁是紧了松,松了又紧。而一些沿海商人因为不满朝廷海禁,便雇佣了一些倭寇在沿海一带生事,暗里行走私之实。其实雇佣的人员混杂,都是临海一带各国流民,其中少不了有些倭国浪人,却因为倭寇的名头在外,自然就被一并论之。

    这就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因为倭寇禁海,因为禁海,倭寇闹得越是凶。渐渐因为禁海的原因,也有一些沿海的老百姓日子无以为继,也反身成了倭寇。更有一些走私商人因为利益分配不均,发生了一些流血事件,这其中自然也少不了有一些倭人,自然关于倭寇的风浪就越来越大。

    前朝中后期,东海南海中近到濠镜,远到琉球、吕宋、倭国、满刺加、文莱一带,也算是百花齐放,诞生了无数海盗海商,在这片海域中掀起种种风浪。更有不少西洋来的夷人,在其中搅风搅雨,而这些人所有的目标不过是华夏这片物产富饶的大地。

    古有丝绸之路,而今有海上丝绸之路。

    曾有人云:“盖海外之夷,有大西洋,有东洋……是两夷者,皆好中国绫缎杂缯,其土不蚕,惟籍中国之丝到彼,能织精好缎匹,服之以为华好,是以中国湖(州)丝百斤,值银百两者……

    可见一斑!

    不光是丝绸,还有各类绢、棉、纱、缎、天鹅绒、金丝、金襕、瓷器,乃至纸张与各类中药,甚至是沿海一代百姓造作小巧技艺,以及女红针黹,皆于洋船行销。

    这片富饶而辽阔的大地,对外面的人来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藏宝窟,引得无数人蜂拥而至。

    这些人有的消失在茫茫海洋,有的被官府打击远遁海外,还有不少人依旧汲汲营营。而定海县的这处港口,不过是沧海一粟,因为和双屿岛隔岸相对,双屿岛面临琉球,倭国等国,又南邻南海,北接东海,地理位置十分优越,才会在近些年来再度兴起。

    而海面是如此辽阔,有人垄断,自然有人不甘。

    所以樊大柱口中所言的倭寇,并不是真的倭寇,不过是有人眼红这些世家商行的暴利,即是打击也是掠夺。

    接下来衙役们传回来的各种消息,皆证实了这一切。

    定海后所已经全员出动了,定海卫靠海,又有保护海岸线一带的职责,所以卫所里是有战船的。

    坐在县衙大堂里,都能听见不远处的海面上炮声隆隆,可以料想今夜县里大抵有许多百姓都会彻夜不眠。

    城门那处已经全线戒严,甚至连薛庭儴都不顾阻挠登上了城墙。

    暗夜里不时有人仓皇而归,俱是那些为了养家糊口彻底做工的苦力。

    让人庆幸的是,薛庭儴当初为了弄出点噱头,每个定海工会的人皆有一件特制马甲。就靠着这些马甲的标识,城门从里面打开,将这些神魂俱丧的人放了进来。

    没有马甲的人,一概不许入内,就怕有人借机混进城。

    一直到天边泛起了鱼肚白,定海后所大败而归。

    唯二的两艘战船被击沉了一艘,还有一艘也是满目疮痍,那些世家和商行的货都被劫走了,死伤无数。

    整个定海县一片风声鹤唳,老百姓都不敢出门了。

    与此同时,谢家等几个世家的人纷纷赶至这里,齐聚定海后所。

    这一切自然和薛庭儴没什么关系,别看他是当地的父母官,到底不算自己人,人家议事时也不可能叫上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