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第174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174章 第174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清穿带着红包雨不死佣兵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第一百七十四章==

    这话又是在骂人, 骂的还就是耿千户。

    定海后所那晚之所以会损失这么大, 恰恰就是吃了这种亏。战船太少,而对方火力太猛,也是那红帮的人太狡猾, 竟是选了货刚上船的时候动手。

    又趁装货之际, 派人悄悄潜上了货船,以至于打得他们措手不及, 眼睁睁看着对方劫了货扬长而去。

    耿千户倒是也命人追击了, 却是不敌对方火力,明明人比别人多了数倍不止,却因为无可用的战船, 只能黯淡收场。

    这明摆着指着和尚骂秃驴,本来发生这样的事, 便让人心情郁闷。上面的这些人还好, 知道红帮的手段,可下面的那些可不知道这些。这两日明里暗里骂了多少次耿千户,都是说他只知道收钱, 关键的时候不起用。

    所以一听这话, 耿千户当即就被点着了,只差站起来和薛庭儴动手。

    就在这时,坐在下面的谢三轻咳了一声, 又端起茶盏喝茶, 这边得耿千户才硬压下怒气, 复又坐了下来。

    “薛大人说得好像是挺容易, 招募民壮,以何等借口?若是上面不同意,你这就是擅置私军,还打造战船,你以为战船是萝卜白崧,想做一艘弄点烂木头就做了?”

    薛庭儴无视耿千户的冷嘲热讽,看了谢三一眼。

    见对方只顾低头喝茶,也不接他茬,他讪笑了一下道:“办法总比困难多,那照耿千户说得这样左右都不行,意思就是说你们这些商行的生意都不做了?”

    自然不可能不做,不过就算不做,也不会跟你说什么。

    似乎洞悉了这些人的想法,薛庭儴笑了笑又道:“你们可别不做了,不是我自贬身价,好不容易见到银子长什么样,不管如何你们都得再坚持几年,等哪日老爷我被调离了,到时候你们再不做,老爷我保证没二话。”

    这人真不是来故意找茬的?

    句句扎心,句句都透露出一种不要脸。

    谢三失笑一声,放下茶盏道:“薛大人倒是坦率。”

    薛庭儴看向他:“好说好说。”

    “可耿大人所言都是必须要克服的问题,薛大人也总不能就靠自己想,便能事事如意吧。”谢三慢条斯理道。其实他还算是说话含蓄的,用白话翻译,薛庭儴就是只管在脑子里画图,不管做这些事究竟有多难的现实问题。

    薛庭儴随便找了张椅子往那里一坐,刚好是处于谢三对面的位置。

    之前谢三等人离开,等再回来时,谢三就从首位换到了左手下方,而薛庭儴本是在首位右侧,如今突然这么坐了一下,看似漫不经心,其实蕴含了许多深意。

    谢三目光闪了闪,而那边薛庭儴已经侃侃而谈起来。

    “其实这事吧,说起来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例如招募民壮之事,朝廷本就有政令,非一般时候,若当地驻军无暇兼顾,地方官可自行招募民壮保卫地方安全。定海县临海,又屡屡闹倭寇,也算符合这一条规矩。

    “至于造船嘛,倭寇不同于山寇,山寇有迹可循,便于围剿,海寇却是据海肆掠,一逃窜便是无影无踪。上阵杀敌也要先磨刀,没有刀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至于这刀怎么磨,难得到我这个读书人,难道还能难到你们?”

    说到这个你们的时候,薛庭儴是看着谢三说的。

    谢三笑了起来,也不再遮掩道:“薛大人的想法确实面面俱到,只是这招募民壮,少了不起作用,多了且不提会不会引起人注意,也需要大笔的银子。还有耿大人之前所言非虚,造船可不是萝卜白崧,随便弄些木头就能做了,这也需要银子。船造好了还需配置枪炮,这些就更需要银子了。”

    薛庭儴用一副‘你说了半天,说的都是废话’的表情看他:“这些我之前已经给出解决方法了。”

    谢三怔了一下,似乎为了肯定他所想,薛庭又道:“不是还有你们!”

    丁华东诧异道:“你得意思是让我们出银子?”

    薛庭儴笑着点点头,赞道:“老爷子慧眼如炬,本官正是这般想法。”

    “简直是荒谬至极,你想招募民壮想造船,如今倒是让我们出银子了!”

    “就是!你把我们都当傻子吧。”

    连耿千户都是呵呵冷笑,用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薛庭儴,唯独谢三皱眉思索起来。

    “你们这些人可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本官这般是为了谁,可是为了你们,难道是为了我不成!我堂堂一介朝廷命官,又不和夷人做那劳什子生意,被劫了货的人也不是我。这私下通夷可是杀头大罪,本官被你们强行赶鸭子上架,愿意干也得干,不愿意干也得干。如今出了这种事,本官为你们着想,替你们出主意,现在倒成了我荒谬至极了。。”

    薛庭儴越说越是气愤,忿忿地站起来道:“想我好生生的一个地方,不是你们这些人跑来干这见不得人的勾当,能发生这些事?我只管做我的地方官,三年一到,拍拍屁股走人。如今倒好,被你们弄得乌烟瘴气,本官还要想着给你们擦屁股,收拾残局!

    这话听起来虽有些刺耳,但细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

    这么看来这姓薛的知县,是被他们连累了?可转念又想起此人吃人不吐骨头的雁过拔毛,总觉得怎么想都有些不对劲。

    “既然你们都觉得本官多管闲事,那本官索性就不管了,你们的生意爱做不做,是时事情闹大,咱们一起玩完!”

    说完,薛庭儴就一甩衣袖,作势要走,却被谢三给叫住了。

    “薛大人还请息怒,他们并不是这般意思。只是突然碰上这种事,大家都有些心烦意乱。”

    薛庭儴顿住脚步,转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直到谢三对他点头微笑,他才道:“怎么?难道说你与他们想法不同?”

    “我对薛大人所言有些兴趣,就看是否可行。”

    薛庭儴一摆手,似是没心没肺道:“这有什么行不行的,民壮由县衙招募,造船也可以由县衙出面,再不济还有千户所做幌子,天不至于会塌下来。这样一来用则进,弃则退,进退自如,两厢安好。”

    “这——”很显然这种事,也不是谢三一时之间能决定了,所以他显得有些犹豫。

    “如果这么好的法子,你们还是拒绝,那活该你们生意以后做不了。反正本官也不损失什么,言尽于此吧。”

    “薛大人可否容易我考虑一二。”

    就在薛庭儴迈步又要走时,谢三突然这么说道,无视耿千户诧异的目光。

    “要考虑就赶紧考虑吧,这耽误一日,可就少赚一日的银子。对了,先跟你们说明,县衙里可是没有银子补贴你们,只能靠你们自己了。”

    “我还有一事不解,薛大人为何劳心费力至此?”谢三看似风淡云轻,眼睛却是一直盯着薛庭儴。

    “为何会劳心费力至此?”

    薛庭儴转过身来,看着谢三笑了一笑:“你可以当我怜悯当地百姓生活无以为继,也可以当我爱财如命。只要你们生意做下去,我就能财源滚滚来,何乐而不为。”

    薛庭儴已经离开了,谢三却依旧陷入深思中。

    倒是一旁的丁家等人有些着急,生怕谢三一时想不开,上了那姓薛的当。

    “谢三爷你可千万想好了,这可不是随便说着玩的。哪怕就算是你这边答应了,我们也要回去各自禀报家主。”

    谢三长长吐出一口气,道:“此举是目前唯一可实施的办法,也是最有利我们的。”

    见对方要说话,他抬手打断,道:“我们不能因噎废食只顾担忧红帮下次还会不会来,而停下所有的生意。可若是不防范,再来这么一次,所有人都要元气大伤。这些银子与其便宜红帮,不如自己组建防护力量,可大家都是有家有业的人,若是动了战船私军,不出事则已,一出事就是牵连全族。想必这也是大家一直犹豫,而不敢轻易去涉及那个雷区的主要原因。

    “如今这件事有人帮忙做了,不管基于此人是何等私心,会不会暴露。这天下本就没有万全之策,我们只能去赌不会暴露。退一步来讲,若是此事暴露,难道有一个现成背黑锅的人不好?”

    这背黑锅的人自然是薛庭儴,是定海县衙。

    民壮是县衙出面组织的,船是县衙造的,扯破大天去,也找不到谢三等人身上来。像这种事,耿千户不合适,谢三等人也不合适,最合适的当是定海县父母官薛庭儴薛大人。

    终归究底,还是谢三等人顾虑太多,若是换做前朝之时的谢家,又哪里会受这种窝囊气。可现在是大昌,不是前朝,谢家也不是以前的谢家,不过是各种势力之下,夹缝中求生存的谢家。

    若不然何至于费如此大的力气,重新辟了双屿岛这处港。双屿岛和定海县再好,大昌的海岸线如此长,比此地更好的的地方也不是没有,只是谢家沾不到,也沾不得。

    当然,谢三内心深处还有一个想法,只是这个想法他暂时并不打算说。

    下面一众人面面相觑,丁华东率先开口道:“此事我们做不了主,还得禀报家主。”

    “那尽快吧,就如这薛知县所言,耽误一日,耽误的不是时间,而是银子。另外还望各位与各家家主说明,不管这一遭你们入不入,谢家是入定了。”

    “三爷!”耿千户诧异出声。

    谢三抬了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见此,丁华东等人也并未多留,而是拱拱手便走了。

    待这些人走后,耿千户似乎想说什么,却是欲言又止。

    谢三却是看着他道:“耿叔,你说这薛庭儴的背后可是有人?”

    “这——”若是一般人,耿千户怎么都敢断言一二,唯独这姓薛的虚虚实实太多,他竟不敢妄言。

    “如果有,那个人又是谁?”

    五日后,谢三派人给薛庭儴送了一笔银子。

    此举不言而喻,自然是答允了他之前所说之事。

    薛庭儴所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对这次定海工会中死伤的人家进行抚恤。其实抚恤早就在进行了,虽是死人的人家难掩悲痛,到底身处在这种地方,总是多灾多难的,再加上官府给的抚恤银并不少,有了这一笔银子,足够养家糊口几年了。

    至于几年后,又该怎么办,谁也不知道,身为底层百姓的命运就是宛如浮萍,一个大风大浪来了,就足以天翻地覆。

    县衙门前的广场上,人山人海。

    薛庭儴一身素衫,双目微红。

    他身边站了好几个衙役,正在为这次死伤的人家,发放抚恤银。

    一个接一个的人走到前面,从衙役手中拿到一包银子,有的拿着银子就走了,有的却是感动地哭了起来。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当家的走了,我正想着我们这孤儿寡母可该如何是好,没想到官府给咱们发了一次银子,今天又发一次。”

    “我很抱歉,本想着给大家找一份工,总能养家糊口,却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薛庭儴神情黯淡道。

    之前一个刚领了银子的老妪抹着眼泪道:“大人,可不当你这么说,这不关你的事。咱们的命天生就苦,早些年被倭寇烧杀抢掠,后来好不容易倭寇来少了,日子却又过不下去了。为了养家糊口,我那儿才铤而走险干这样的活,其实在干上时就有心理准备了,早晚赔上命……老婆子活了这些年,几次白发人送黑发人,走了也好,不用留在这世上受罪了……”

    老妪一面说,一面蹒跚着就走了。

    听了这话的人,有的神情黯然,还有的忍不住地就哭了起来。

    会哭的人,大多都是心有感触。

    薛庭儴感觉心里很堵,明明还有很多话要说,可看着眼前这些神情悲痛的人,却不知怎么就是启不了口。

    “大人?”却是樊县丞的声音。

    薛庭儴恍过神来,看了他一眼:“本官有些累,先回县衙。”

    说完,他就急急地走了,留下樊县丞微微有些发愣,还不忘对一旁的老百姓道:“大人这是累了,自打发生了那事,大人多日吃不好睡不好,已是强弩之末。”

    “大人是青天大老爷啊。”

    “大人是个好官,我们都能理解。”

    “让大人好好歇歇,都是凡胎肉身,又不是铁打的。”

    一旁的周主簿连连对樊县丞使眼色,问他接下来该怎么办。别看薛庭儴能走,他们可不能走,他们还没忘这趟主要是来干什么的。

    两人一阵眼神交锋,最终由樊县丞走上前,对那些围观的百姓道:“对于这次的惨剧,我们都心生悲痛,尤其是知县大人,多日彻夜未眠,为了不再让以后发生类似事情,县衙决定广招民壮……”

    不远处的街头,停着一辆马车。

    车中的人正是谢三。

    “三爷,您真想好了?恐怕这趟回去,老爷会发难。”

    “走吧。”

    ……

    县衙内宅里,弘儿看着爹回来后,就将自己关在书房里,不解地问招儿:“娘,爹这是咋了?”

    招儿看了紧闭的门一眼,叹了一口气,笑着摸了摸他的头,道:“你爹啊,你爹其实是个心肠非常软的人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