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第180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180章 第180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活色生枭矮人在未来     ==第一百八十章==

    定海县东城门, 一片拥嚷嘈杂的景象。

    虽是人很多, 车也很多,却都是有条不紊排了两队,次序前进。

    一队自然是普通百姓, 另一队则是见不到尽头的车队。不过守门的门吏都是干惯了, 这边还在检查前头,就有衙役去了后面, 这样一来也能快上不少。

    “往常也没见着麻烦成这样, 这趟来怎么这么多事。”一个负责押送货物的管事抱怨道。

    旁边有衙役与他解释道:“这不是最近不太平,我们老爷说了,小心驶得万年船, 大家做这生意也不容易,咱们多费点儿功夫, 保得你们太太平平, 比什么都重要。”

    这话将这管事说乐了,做生意都讲究个吉利,人家把话说成这副样子, 也不好再发作。

    天正热, 晒得这些全副武装衙役满头大汗,嗓子里像是着了火。

    一个衙役递了水囊给王大牛,道:“王头儿, 喝些水。”

    趁着王大牛喝水的空档, 衙役抱怨道:“最近大人也不知是怎么了, 竟如此慎重其事, 这货入仓的时候还会查上一遍,至于让我们也查?”

    王大牛顺手敲了他脑袋一下,道:“胆子不小,编排起大人了,银子拿得扎手是不是?大人让你做,你就老实做着,哪儿有这么多废话。”

    王大牛自打得了薛庭儴的赏识,就从普通的门吏升了管这些门吏的头儿,甭管这官大小,手下也是有几十号人,也因此日渐威严。

    “那倒不是,咱不也是闲的没事唠两句,可不敢编排大人。”

    王大牛嗤笑,就在这时,不远处爆出一阵嘈杂声。

    却是负责搜检的门吏,搜到什么异常之物。

    “你这是哪家米铺的,运了这么多粮食过来?”

    负责运粮的伙计低头哈腰的,可惜是个嘴笨的,也说不出话来。这时一个管事模样的人挤到前面来,陪着笑道:“官爷,我们是蔡记米行的伙计,这不刚从松江那边运了批粮食,这怎生不让我们进去?”

    门吏斜着眼看他:“咋了?你这是长时间没在咱们定海县待了?难道不知道县太爷下了令,但凡有货物进出,里面得有人接应,外面则需要路引。没有这些,任你天皇老子来了,说不能进就不能进。”

    这管事抹了一把汗,掩住眼中的诧异,陪着笑道:“我一个专门在外面负责跑粮的,哪里知道这些。官爷你看……”说着,他借着袖子的遮掩,往门吏手里塞了锭银子,料想此人定是故意拿捏想讹钱,有了银子这下总得让他们过了吧。

    谁曾想此人将银子搁在手里掂了掂,就大声向不远处喊道:“王头儿,有人贿赂我想进城,他们没有人接应,也拿不出衙门那边发下的路引子。”

    王大牛当即就带着人过来的,一旁排着队的人们也都看向这边。将那管事看得一头雾水,脸色难看。

    “嘿,你个不长眼睛的,塞银子塞到我们这儿来了!不塞银子,我不查你,既然敢塞——”王大牛命道:“给我好好查查清楚!”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几个衙役便宛如饿狼扑食似的上了。

    这边王大牛拍着那门吏的肩膀,道:“好小子,有出息,有上进心。这就对了,咱们衙门里的人会看中这些小钱?不是辜负了老百姓对我们的信赖,等回去我就给你往上报,大人肯定有赏。”

    那边的管事满脸慌张,如丧考批。

    看到这一幕的百姓尽皆叫好,可把这群人给弄迷糊了,难道说现在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衙门里这些死要钱的不爱银子了?

    他们哪里知晓,薛庭儴早就下了命令,守门的衙役和门吏一律不准受人好处,大家互相监督,人人都可以检举,检举有赏,甚至自己也可以检举自己。

    像方才那门吏就是,别看他损失了这块儿银子,可转头上面赏的更多。再说了,如今在县衙里当差,可都是肥到不行的肥差,谁脑袋被驴踢了贪这点小钱,倒是差事丢了,可是哭都没眼泪。

    “收好你的银子,等会儿跟我们去衙门走一趟。”那门吏将银子丢给管事,满脸鄙夷。

    就在他转身欲走,突然生了大变。

    那管事竟是转身从货车粮袋子下抽出一把大刀,随着他的动作,那些负责押送货物的伙计们纷纷都从车上抽出了武器。

    站在门楼上的门吏看到这一幕,当即操起一把破锣敲了起来,同时大喊道:“有倭寇,老爷说了,抓住倭寇者有奖。”

    就这一句话,一旁本来老实巴交等着进城老百姓们顿时变了脸,有的拿出木棒,有的直接拎着扁担就来了。更不用说那些正等着入城的车队,押货的伙计们顷刻就不知从哪儿变出了武器,围了上来。

    直接又把想突围跑掉的这些人给弄懵了,这是进了狼窝的羊崽子?

    他们没想到城门处会查的如此严格,所以那些货车上也就上面放了几袋子米粮,其他的都是沙土。见门吏如此刁难,眼见藏在下面的兵器就要暴露了,才会突然变脸打算突围。

    料想就眼前这几个衙役,也挡不住他们,谁曾想顷刻就被一群饿狼给围住了。直到他们都被拿下,卸了兵器,被人给绑了,都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王大牛满脸带笑,道:“方才出力的人,都已经被记了下来,待会去衙门领赏。”又和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说:“曹管事,你们的人真是眼疾手快,竟拔了头筹。”方才这些人就是这姓曹的管事,带着人拿下的。

    “好说,好说。”曹管事满脸堆笑道。

    一旁有几个车队的人面上隐隐露出遗憾之色,似乎非常遗憾自己等人竟没快过曹家的。

    这让那些被抓的人更是一头雾水,他们哪里知道薛知县的大方早已深入人心,既然县衙里说有奖,就不会用三瓜两枣打发了。

    就好比之前就发出过一次,有人不识趣借机在县城闹事,被某个商行的人给拿下了,本就是顺手而为,谁知事后领了张五车货的条子。

    如今来定海县做买卖的各家,每趟结束后县衙都会发下一定额度的批条,以供下一次使用。下次的货量只准照批条上来,多了不准进,每家的额度都不等。

    这个定额当初曾引来议论纷纷,无奈县衙门势大,旁人也说不得什么。不过事后就有人发现,这批条上的额度是根据上一次的出货量,以及交易过程中是否发生了不快,乃至其商行本身是否有信誉综合评定而来。

    如若有夷商投诉上一次的货存在参差不齐,或者质量有什么问题,下一次这家商行的批条必定数量大跌。

    当然也不仅是这些,其实说白了就是,你来定海做生意,要老实不惹事,听官府的安排,同时要秉持着商人诚信为本,别搞一些坏了声誉的小动作,批条的出货量自然会慢慢增长,反之则是下降。

    有人试过往县衙走关系,甚至是送礼送到薛庭儴面前,想多弄些批条,可俱都没什么用。唯一一次格外放出批条,就是那次有人闹事了。

    这就是这些商行的人,为何会如此积极的原因所在。

    城门很快就恢复了次序,这些被抓的人也送去县衙。

    可惜的是,无论怎么被拷问,这些人都不说出自己的来历,只说知晓定海现在富裕,打算来黑吃黑抢一票。

    问题是最近黑吃黑的人未免也太多了,县衙里已经抓了好几拨。

    很快就到了出货的日子。

    不同于之前,如今既然摆上了明路,白天自然比夜里方便多了。

    定海港的码头上,如今焕然一新。

    码头被扩建了,以前那些简易的栈桥都被换了新,从两人可过,变成了能通行五六人,运货的速度自然大幅度提升。

    天空碧蓝如洗,灰白色的海鸟在天空飞翔着。

    装满货物的货船很快就出了港口,定海离双屿并不远,也不过行驶四十海里就可到,一个时辰的功夫。

    两艘货船行在中间,左右各护持着一艘战船。

    这些路都是走习惯了,闭着眼睛都能到,也因此哪怕是掌舵的舵手都有些百无聊赖。

    ……

    在离此大约有五六海里的地方,停着两艘战船,其周围还簇拥着十多艘小型战船。

    薛庭儴坐在战船三楼的指挥室中,其身侧坐着谢三。

    “你真想好了?”

    薛庭儴失笑地看着他:“这种情形,已经避无可避了。他们手段用尽却无用,必然会用这一招。”

    他站起来,来到窗前,居高临下地看着甲班和平静无波的海面上。

    “这是最简单省事的手段,只是之前他不想大动干戈,若是换做你,既劫了货,又打击了咱们,扭头对朝廷那边上报说是打了倭寇。财得了,名得了,说不定还能官升一级,何乐而不为。”

    大抵是薛庭儴轻松的态度影响到谢三,他笑着道:“他肯定不太愿意官升一级,离了这处一个指挥使还没他这么大的能量。”

    薛庭儴笑了起来,谢三反倒收了笑容,有些迟疑道:“我就怕他倾巢而出,以咱们的势力,并不是郭巨卫的对手。”

    “他不会,即使会,也不用怕。”

    谢三并不知道薛庭儴是哪儿来的自信,难道说他还留有伏兵?他脑子里快速想着,可怎么都想不出他还能在哪里留有伏兵,毕竟在此的已经是定海全部的势力。

    可这些对上郭巨,却并没有太大的胜算。

    就在谢三又陷入焦灼的挣扎之时,突然远处响起了一阵号角。

    那号角声袅袅,传到这里来,已经十分微弱了,可这里很快就有了动静,一声绵长的号角声响起,船动了。

    此时,定海县的船队已经被人围上了。

    是五艘战船,不知从何处冒出来。船上没有旗子,船上之人所穿的衣裳颜色混杂,从表面上根本看不出详细。

    且这些人出手极为狠辣,什么都不说上来就是打,哪怕是海盗船,都没有如此这般行事的。

    战船在经过短暂的停顿,很快就迎面而上,货船上却是阵阵混乱。炮声中,有号角声响起,却是没人当回事。即使岸上收到消息,等赶过来这伙人早就劫了货撤退了。

    炮声隆隆,海战不同于陆地,两兵没办法直面接触,自打火器被大面积普及海船后,几乎海战都是以火炮作为两兵交接。

    甲班上,卫所的兵士带着民壮团的人,不停地调换着桅杆上的船帆,舵手疯狂地旋转着船舵,借以躲避对面砸来的炮弹。

    这些炮弹都是实心铁弹,一旦落在船上,就会引起很大损伤。或是船被砸个窟窿,或者变成绞肉机绞杀着兵卒,看似一颗不大的铁球飞射过来,经常是人神皆避,不然就是胳膊腿儿齐飞的下场。

    在最靠后方的一艘战船上,指挥室中,贺指挥使拿着千里眼看着前方。

    这次本不用他亲自出面,无奈他恨定海至深,定要亲眼看见他们全盘覆灭的下场,才能一解他心中郁气。

    “大人,这些人打算跑。”

    “围上去。”

    对方会跑并不出贺指挥使的意料,敌众我寡,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可是很快就有消息递上来。

    “大人,他们分头跑了。这定海卫的人胆小至极,似乎打算扔下货船自己跑。”

    战船不同货船,货船因为运了货,吃水深行不快,可战船就不一样了,孑然一身,真加起速来,可比货船快得多。

    海面上的动静,自然被纳入贺指挥使眼底,他得意地哈哈一笑:“一群孬种!留两艘船拿下货船,咱们追上去,这次定要将他们打残了,让他们敢跟老子斗!”

    “是。”

    说起来容易,其实并没有这么简单。

    两艘货船上的人也不想坐以待毙,依旧以最快的航行速度往前行驶着。这掌舵之人似乎非常慌张,竟是和战船背道而行,只图先逃离这里,并不看路。

    而两艘战船早就跑得只剩了个背影。

    郭巨卫的战船分出三艘去分别追击那两艘战船,这边留下两艘战船缓缓向货船靠近。

    货船见这偷袭的战船越靠越近,也放出几炮予以示威。

    现如今货船上一般都装有佛郎机炮,不过火力并不大,毕竟货船的主要功能还是运货。

    就在这两艘战船对着货船露出狰狞的微笑时,海面上突然出现一队战船,数量极多,云帆遮天,蔽日而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