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第183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183章 第183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矮人在未来     ==第一百八十二章==

    “大人!”刘千户诧异道。

    银子也就罢, 郭巨卫如今能动用的战船也不过只有十艘, 因为有这些战船,郭巨卫才能叱咤浙江沿海一带,占了当地所有与夷商的生意。

    要知道并不是没有其他临海的地方与他们做同样的生意, 可能被打压的, 俱都被打压了;不好打压的,也被他们用了今日同样的流氓手段碾轧成渣。

    这是他们的根本!也是郭巨卫的根本!

    若是失了这些船, 一时半会儿即使有银子也没办法支撑起生意, 卫所倒是无所谓,可上面如何交代,恐怕他和贺指挥使即使回去了, 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很显然,眼前没有给他们选择的余地, 舍不得东西就是丢命。命和东西相比, 自然是命重要,所以刘千户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垂下头。

    至于定海这边的众人, 也是惊疑不定。

    到底耿千户对放弃手下依旧内心挣扎, 而薛庭儴又是主持这次战事的主将,见耿千户不说话,其他人自然也没什么可说的。

    唯独谢三不知出于何种原因, 也松了口气。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对于交易数额, 双方又进行了一场争论。

    郭巨这边嫌弃薛庭儴狮子大开口, 薛庭儴嫌弃对方小气。一番你来我往后,那些小兵小将们被还价至五万两银子,又定下以十五门佛朗机炮,两门红夷大炮的价钱,交换那几个百户和刘千户。

    至于贺指挥使的价格,薛庭儴却是咬死了不丢,少一艘战船都不行。

    双方说起来也都是堂堂的朝廷命官,竟宛如菜市买菜一般讨价还价,真让人不得不感叹世风日下。

    而刘千户收起担忧之心,竟爆发了罕见的砍价天赋,就是为了多少给卫所挽回一些损失。最后还是薛庭儴一句‘换就换,不换拉到’之言,止住了对面的说辞。

    价钱定下,就是怎么交易了,薛庭儴倒也干脆,放刘千户回去置办这些赎金。至于贺指挥使和其他人,还是留下当人质。

    交易地点就定在双屿湾,期限为三天。

    薛庭儴派了人送刘千户回去,自己则带着这些战利品浩浩荡荡的回去。

    等到了定海时,贺指挥使却怎么也不愿下船,薛庭儴当然知道他为何不下船,索性便由着他。

    一晃三日过去,这三日郭巨卫的人都十分老实,什么幺蛾子都没敢闹出。也是薛庭儴太苛刻,竟是只给水不给饭,就这么饿了三日,估计铁打的都受不住。尤其之前又战了那么一场,所有人都是精疲力尽。

    到了约定的时间,刘千户果然带着东西来了。

    一共五艘战船,远远看去就威风霸气,可到了交接之时,薛庭儴却小气巴拉地命定海的船工上船检查。

    他这是不信郭巨卫的人,怕他们暗中捣鬼。

    这一切放在刘千户眼里,自是庆幸之前他回去后,被其他几个千户怂恿暗中做点手脚,他却是力排众议否决了这些的睿智。

    检查整整持续了大半个上午,郭巨卫并没有做什么手脚,唯独就是这几艘威风凛凛的战船,就光是个空壳子,除了许诺定海的那些火器外,其他火器都被拆除了。

    这一切并不出薛庭儴所料,若是换做他,答应的是船,自然就只给船。这也是为何他之前要了那么多火器的主要原因,再加上之前他从几艘战船上卸掉的那些火炮,足够装备这几艘战船了。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薛庭儴从郭巨卫缴获回来的战利品,除了两艘战船丝毫无损,有一艘报废了,还有两艘沉了。

    不过沉了的地点他们已经记下了,只待日后再行打捞,反正都在定海的范围内,料那郭巨卫也不敢再来。

    薛庭儴信守承诺的放走了郭巨卫的人,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可任谁都清楚双方的梁子这是结大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薛庭儴又陷入一片忙碌之中。

    重中之重就是抚恤这一次牺牲的兵卒和民壮。办完这一切后,他也并未闲下,包括谢三和耿千户都是忙碌至极,一个自然是挖墙脚不作他想,另一个则是忙着训练新兵民壮。

    薛庭儴专门把谢三给派了出去,让他出面将在舟山岛做生意的那群商人都拉到定海来。谢三是当地人,谢家在当地薄有声望,方方面面自然都能搭上话。

    事情进行的非常顺利,也是郭巨卫受创太重,失了战船,等于失去了一道防护的屏障。郭巨卫倒也胆战心惊地弄了几艘小战船,装模作样,招摇过市,可惜薛庭儴是个阴损的,隔上十天半月便让人开着战船,也不挂旗子,佯装倭寇去劫上一票。

    让郭巨卫有苦道不出,明知道对方是谁,却还要保持缄默。如此这般下来自然影响了生意,眼见来此做生意的商人都跑了,贺指挥使除了恨得咬牙切齿,也拿定海没办法。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定海县也是越来越繁荣,如今浙江一带的大豪商们几乎没人不知道这处。

    见一个小小的县就敢如此张扬跋扈,只当其背后当权之人,自然蜂拥而至,而薛庭儴每月光指着收货物保管费,就能进账不少,说是日进斗金也不为过。

    这期间招儿回来了一趟,却是只待了几日,并没有多留。

    她自然也知晓了她走后发生的事,也看出薛庭儴忙碌背后的寓意所在,同时也是有一种莫名的紧迫感鞭策着她。

    一切都在往更好的一面发展,可就在这时候偏偏出了场事。

    其实这场事在薛庭儴预料之中,只是没想到姓贺的如此沉不住气,来得这么快。

    这日,乃是定海县的放告日。

    薛庭儴虽平时不管衙门里的事,可刑名历来是地方要务,所以哪怕是再忙,放告日的时候他也会升堂的。

    所谓放告日,便是老百姓词讼之日。大昌有律法规定,非是大案要案,一般只有放告日的时候,衙门才会受理词讼,每逢三六九都是放告日。

    现如今定海县的治安很好,说是路不拾遗也不为过。能闹上衙门的,除了一些人命案,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例如你借了我银子不还,或者我偷了你的鸡什么的。

    每逢碰到这样的案子,薛庭儴就是啼笑皆非,却也不得不来断上一断。

    大堂外的月台前站了十多个百姓,俱是等着放告日来告状的。

    大堂里,薛庭儴正在审一个父告子案。

    大昌以孝治天下,孝道乃是国本,父告子不孝,又是一件极为严重之事。轻则羁押流放,重则丢了功名,哪怕是丢了性命也不再少数。

    所以别看这案子不起眼,实则得慎重视之。

    而今日也不是子不孝,父才来告。

    那告儿子不孝的老汉一上来倒也装模作样的哭,说儿子不孝顺,不愿意奉养亲爹。实则薛庭儴目光如炬,早就看出端倪。

    之后几经盘问,这老汉就露了馅。

    其实和全天下父母偏心的事情是一样的,这老汉也是偏心一个儿子,不过他偏心的不是长子,而是幼子,而被他告的儿子是他第三个儿子。

    认真来说这个儿子已经不算是他儿子了,十年前因其家贫将三子过继给了无子堂弟。那时三子尚且年幼,这些年也是那堂弟家将其抚育成人,并为其娶妻生子的。本想父慈子孝倒也是一桩美事,谁曾想那堂弟夫妇二人命薄先后去世,只留下嗣子一家和一份不薄的家业。

    这份不薄的家业自是对乡下人而言,三子悲痛欲绝,帮养父母办完了丧事,事情似乎结束了。逝者已矣,活人总要继续过日子的,哪知这亲生父母却找上了门。

    亲爹亲娘先是晓之以理,以养父母去世,当初也不是真心想将儿子送给别人养的理由,劝儿子回了家来。

    这三儿子自然不愿,总而言之期间因为此事发生了很多事,更是让三子悲愤亲爹想借着劝他回家,实则是想谋夺养父母的家产。

    事情在当地闹得很是沸沸扬扬,到底亲爹是长,家里也确实不好过,村里的族老和乡亲们都是劝和不劝分。

    可这三子确实难得有主见,硬是咬着不松口,才会有今日这出父告子不孝。

    “你本是将亲子过继给他人,既然过继了,又为何坚持要将儿子要回,你置你那信任你的堂弟为何地?你堂弟含辛茹苦将子养大,你坐享其成事后反悔,既然反悔,为何早不反悔,偏偏等到你堂弟死去后反悔,你这是欺负死人不能说话!”

    “大人,小民不敢!”

    那老汉哪里会料到县太爷会是这么说,孝乃是国策,任谁都不敢宣扬不孝是对的,县太爷掌教化民众,为了避免影响民风,一般都是选择的一刀切的办法,但凡有长者告晚辈,都是一告一个准。

    不过这老汉可不懂这些,他只知道父告子是大罪,只要爹出面告儿子,儿子便要坐大牢,谁曾想这县太爷倒是与人不一样。

    “怎么?你对本官所言不服?”

    “小民不敢,小民不敢。”老汉吓得趴伏在地,连连摇头。

    薛庭儴脸上挂着冷笑,从案后站了起来:“何谓人义?父慈,子孝,兄良,弟悌,夫义,妇听,长惠,幼顺,君仁,臣忠。父慈方能子孝,你即不慈,何来要求子孝?!望你等都能秉持着人义,这样才能家庭和睦。”

    最后这句他是看着外面月台上的百姓说的,格外的语重心长,而那些围观的百姓俱是跪下赖,高呼听受大人教诲。

    他们没想到这桩铁板钉钉的案子,竟会让大人如此判。

    大人明察秋毫,不过是言语之间就洞悉了这老汉的私心,让其真面目昭然若揭。本来外面还有不少百姓听信了老汉之言,对那三子十分唾弃的,却万万没想到其中还有这般纠葛。

    等再度站起,几个本就是家庭矛盾的人家当即决定不告了。不管是出于私心,还是出于羞愧,有这么个火眼金睛的大人坐在上面,即使告上去,恐怕私心不能全,反倒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丢脸。

    还有的则是期间有所感悟,打算自己回家解决,都是一家人,又有什么说不开的。

    而那老汉早就羞愧得低头掩面离去,那被告的儿子则是跪在地上哭着高呼大人英明,显然是心中积蓄太多的委屈。

    薛庭儴笑叹了口,正打算接着审下面个案子。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阵阵脚步声,这些脚步声节奏一致,乍一听去,还以为是来了千军万马。

    薛庭儴面色凝重看过去,一个穿着盔甲的武将领着不少兵卒走进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