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第184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184章 第184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活色生枭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矮人在未来     ==第一百八十二章==

    这武将头戴红缨铁盔, 穿山文甲, 满身威严。

    其后跟着的兵卒俱是戴大红折上巾和肩巾,穿短罩甲,手里拿着长矛和大刀。他们小跑进来, 进来后就将四处给围上了, 引来月台上的老百姓阵阵恐慌。

    周主簿在薛庭儴的眼神示意下,走上前询问:“不知各位大人是?”

    这武将并没有理他, 而是转身恭敬地看向大门处。果然又有一群人从门外走进来。为首的是一位穿青色白鹇补子官袍的中年人, 他面颊消瘦而严肃,不苟言笑,眼皮有些下拉, 走进来后目光便看向堂上的薛庭儴。

    此人乃是五品官,薛庭儴这知县不过是七品, 按理是要起身相迎的。

    薛庭儴从大案后走出, 那武官也报明了来路:“我乃浙江海防兵备道下千户,你们可以叫我王千户,这位是浙江海防兵备道曹佥事曹大人。”

    这兵备道全称‘整饬兵备道’, 乃是朝廷在边疆及各省要地设置的整饬兵备的按察司分道, 其主要任务是分理辖区军务,监督管理地方军队和地方兵马等。

    兵备官本身并无额定品阶,皆随其本身官衔, 一般都是按察司副使或是佥事兼任, 。兵备官对下可节制地方卫所、监督当地官员, 对上受督抚节制。

    其实用白话点讲, 就是这位曹佥事是专管浙江一带海防要务的官员,但凡是和海扯上点儿关系,他都能管上一管。

    所以当周主簿听说是专管海防兵备道的人,脸色当场就白了。

    “你就是定海县知县薛庭儴?”曹佥事道。

    薛庭儴慢悠悠地拱手行礼:“下官正是。”

    “给我拿了!”

    随着一声令下,旁边的卫所兵卒便宛如饿狼扑食也似地涌了过来。

    周主簿急得满头大汗,从中拦着:“这是怎么了,怎么了?有话好好说啊。”

    此时大堂上的情形,也传至樊县丞和县衙六房各处,樊县丞带着书吏和衙役们也匆匆赶来,跟着周主播一同在旁边劝阻。

    “这位大人,你们这不分青红皂白的,上来就要拿本县主官,这在哪儿都说不过去啊。”

    “就是!凭什么拿咱们大人。”比起樊县丞和周主簿还讲究点说话的方式,那些衙役们可就没这么客气了,纷纷拿着水火棍上前阻挠。

    薛庭儴也冷笑着看着曹佥事:“还未问本官所犯何罪,竟劳动曹佥事曹大人亲自来拿人?若是本官没有弄错,你兵备道督管的是军务,即使有监察当地官员之权,也轮不到你来拿本官。”

    他这语气分外不客气,也因此曹佥事也一改方才肃色的模样,面上带着冷笑,眼神有些嘲讽地看着他:“就凭你通倭!”

    果然!

    也就只有通倭这一项罪名,能劳动按察使司下兵备道亲自出手,也只有这样才可以随意押走一县主官。

    要知道知县虽小,却是朝廷吏部派往地方,为了提防上下勾结,哪怕是节制知县的知府,也只有参奏之权,而没有随意卸其官职以及羁押之权。

    有这项权利的只有主官一方民政的布政使,及巡抚和总督,可即使是布政使、总督和巡抚,也只能暂时停职,需得向朝廷请奏,方能摘其官帽。

    “通倭?可有证据?”

    似乎并不意外薛庭儴会如此说,曹佥事冷笑:“自然是有证据的,薛大人还是老老实实跟本官走,是时你自然能看到证据。”

    与此同时,王千户也呵斥着县衙其他人:“我劝尔等不要再试图阻挠,否则就一并按通倭论罪,识相地速速退去,不然本官就不客气了。”

    见此,樊县丞他们都惶惶不安地看向薛庭儴。

    到了此时,薛庭儴反倒镇定下来,转身回到大案后坐下,慢吞吞地对曹佥事道:“若是曹大人拿不出证据,请恕本官不能跟你走。”

    “薛知县,你敢无视按察使司?”

    “不不不,本官自然不敢无视按察使司,可曹佥事一拿不出证据,二也没有上面签发的羁押令,请恕本官不能轻易跟你走。”

    这话似乎提醒了樊县丞,他当即按下心中的慌乱,上前说道:“曹佥事曹大人,羁押一县主官,按规矩需得有布政使、巡抚、总督大人出面,即使没几位大人出面,也该有巡抚衙门、总督署或者蕃司衙门签发的羁押令。”

    “我按察使司办差,什么时候需要巡抚衙门和总督署及蕃司衙门出面了?”曹佥事怒道。

    这话似乎让薛庭儴抓到了把柄,他一派镇定道:“按朝廷规制,羁押一县主官只有巡抚衙门、总督署及蕃司衙门有此权利,当然本官也知道有些地方为了便宜行事,若是按察使司出面拿人也不是不可……”

    见对方软了口,曹佥事当即就想说什么,却被薛庭儴打断:“这样吧,若是曹大人能拿出按察使司签发的羁押令也可。”

    他露出十分无奈地笑容:“本官自打上任以来,得罪的官员无数,若是没有上面签发的羁押令,本官实在不能也不敢随意跟你走。谁知道曹大人是不是本官对头派来的,随意给本官扣个通倭的名义,本官就这么跟你们走了,若是路上出个什么事,本官不是死了还要做个冤死鬼。”

    薛庭儴这些话看似玩笑,实则无不是意有所指。

    曹佥事面色难看地看着他,脸阴得能滴水:“薛知县,你可想好对抗按察使司的命令是什么下场!”

    “能有什么下场?左不过本官就是个七品小县令,若不然曹大人给本官降一降,降到八品也可。再不行也可夺了本官的乌纱帽,不过不是本官狂妄,这事恐怕曹佥事还办不到,得上交去吏部。”

    “你——”

    曹佥事勃然大怒,可旋即他就收敛住了怒气,而是半转过身,一挥衣袖命道:“来啊,薛知县公然对抗按察使司的命令,着令将他拿下。”他又对薛庭儴冷笑:“既然薛知县敬酒不吃,那就别管本官动武了。”

    随着他的命令,那些卫所兵卒当即扑上去要去拿下薛庭儴。

    樊县丞如大梦初醒,突然喝道:“还不快保护大人,这些人没有公文,红口白牙就想带走大人,他们肯定有所阴谋,咱们一定不能让他们得逞了。”

    “你们这些人到底想做什么,公然来县衙拿人,又拿不出公文!”

    场上一时乱得不可开交,县衙的衙役们都涌了上来,横加阻挠。

    而另一头,月台上早就有百姓见势不对跑出去了,还有县衙里也有人跑出去找救兵。

    县衙的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定海工会,那里的人最多,吆喝一声就能叫上许多来。至于那几个百姓可就夸张了,尤其是方才那个父告子案里的儿子,跑出县衙大门就吆喝上了。

    “县衙被歹人袭击了,这些人说薛大人通倭,拿不出公文就要带薛大人走。薛大人说自己得罪的人太多,拿不出公文不能走,他们就动武了。”

    一听这话,这还得了,许多沿街摆摊开店的百姓,连摊子和店面都不看了,纷纷涌向县衙。

    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传着传着就走了形,变成县衙来强盗了。于是更多的百姓手里拿着扁担、擀面杖,有的提着家里的菜刀,纷沓而至。

    还有就是定海工会的人,定海工会什么最多,自然是壮劳力多,不过都不在这处,而是在西城那片。不过他们脚程快,收到消息,就飞奔而至,赶在那群老百姓后面到了。

    县衙大堂前院里突然就涌进来很多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这些老百姓可不傻,知道来的是官爷,老百姓怎么能和官爷作对,可不能作对,不代表不能哭。

    于是青壮们都在后面,前面的都是老弱妇孺,这些个路都走不稳的老弱们,一面抹着泪,一面就哭上了。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啊,薛大人可是好官,薛大人怎么可能通倭!”

    “就是,这是哪个瞎了眼坏了心肝的胡说,这种大罪都往薛大人头上栽。”

    “薛大人自打来了,爱护民众,组织民壮抗倭。上回还有上上回,那倭寇来了,可都是薛大人亲自带着人去打的。”

    “我家儿打倭寇死了,还是薛大人给咱家发的抚恤银。”

    “你们不能带薛大人走!”

    “不说个明白话,不能带薛大人,要想带薛大人走,就从我们身上踩过去。”

    这一幕直接把曹佥事和王千户惊呆了,更不用说那些卫所的兵卒们。

    “你们、你们——”

    “不能带薛大人走!”还有很多人因为进不来,只能在门外喊着,人声动天。

    有卫所兵卒跑进来,仓皇向曹佥事禀道:“大人,外面来了许多百姓,衙门前围满了,外面的路也被堵了。”

    曹佥事的脸直接黑了,“薛大人你这是煽动百姓对抗朝廷?”

    薛庭儴无奈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曹大人可是见本官说了什么。再说了,曹佥事一个人就能代表朝廷?”

    曹佥事自然代表不了朝廷,他也不敢代表,这话连应都不敢应。

    看到眼前这一幕,即使强硬如他,也不敢再强行干什么。

    当官的最怕什么,自然是民变。

    一旦激起民变,谁也担不了干系。

    “你很好,本官这便回去请公文,是时今日发生的一切,本官都会一五一十上报,看薛大人怎么和朝廷解释。”

    “这就不劳曹大人费心了。”

    曹佥事冷哼一声,一甩袖子就走了。

    王千户等人也没有多留,忙随后离开。

    直到这些人离开了,那些老百姓才停下哭喊,各自抹了抹脸上眼泪,再看身边人的模样,都露出些了不好意思的神情。

    薛庭儴走上前,清了清嗓子,道:“谢谢各位了。”

    人群里发出阵阵干笑声,不时有人赧然挥手说不当什么。

    最前头方才哭得最伤心欲绝的那位老大娘,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小声对薛庭儴说:“薛大人这不当什么,这些大官最怕就是老百姓闹事,咱们都有经验呢,他们不敢拿咱们咋样。”

    薛庭儴错愕地眨眨眼,旋即笑了起来,同时也有些怅然。

    穷山恶水出刁民,刁民都是逼出来的,朝廷几次内迁,百姓们都要吃饭,吃得都是要命的饭,所以与官兵都斗出经验了。

    “不过本官还是要谢谢各位。”薛庭儴拱手一鞠,拜道。

    这些百姓们都不敢受,十分狼狈地躲着。人群里有人说铺子没人看,还有人记起自己摊子还扔在外头,然后就一哄而散了。

    等人群都散了,谢三从外面走进来。

    “方才谢谢了。”薛庭儴道。

    他知道之前能是这般阵势,自然少不了有人在背后指挥。

    “我也不能做什么,其实还是这些百姓们自发前来。你是个好官,百姓自然是护着好官的。”

    薛庭儴笑了起来,那笑里说不出是什么意味。有无奈,有好笑,有心酸,也有惆怅。

    “只是你得做好准备了,他们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下次再来,肯定不会容易收场。”

    薛庭儴没有说话。

    谢三看了他一眼:“都这种情况了,你是不是与那位通个气儿?咱们动了太多人的饭碗,如今这浙江想把咱们除之后快的人不少。你官衔太低,官大一级压死人,总是这么着也不行。”

    听到这句那位,薛庭儴目光闪了闪,面上却是点点头,道:“谢谢你的提醒,此事我自有主张。”

    这时,樊县丞匆匆从外面跑进来,道:“大人,不好了,那些人没走,在县衙外面守上了。”

    谢三徒然变色,这是怕薛庭儴搬救兵?

    也就是说,这场事定然不止是这曹佥事一人弄出来的,他定是有十拿九稳的把握,才敢这么干。

    这么一来,薛庭儴就危险了。

    为什么说是薛庭儴,而不是定海县。因为打从这些人来,明明县里有许多异常,他们却视若无睹,直冲衙门而来,来了后什么都不提,只拿通倭做了名义。其意思再明白不过,他们就是冲着薛庭儴来的。

    再说明白点,把薛庭儴给弄走了,这定海县自然成了他们的囊中之物,这可是一本万利买卖。

    “他们愿意守就守着吧。”薛庭儴淡淡一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