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第193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193章 第193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六零年代好生活不死佣兵恶毒炮灰他弟[星际]回到七零年代     ==第一百九十三章==

    薛庭儴没料到她会这样, 十分错愕。

    招儿也有些愣住了, 同时也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有些心虚地嚷道:“哪有你这样的!”

    说着,眼泪珠子不自觉迸溅出来。

    意识到自己哭了, 招儿似乎有些慌张, 匆匆抹了脸一把,转身将自己躲在被子里。

    这些天来, 她也意识到自己做的不对, 心中十分愧疚。

    因为将注意力都投注在生意上,她确实忽略了薛庭儴,也忽略了儿子, 可她也不想这样。

    人的眼界都是随着见识慢慢增长,招儿每每觉得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 可很快就会有现实告诉她, 她做得还不够。诚如当初在夏县,诚如当初入了京,诚如这次去了南直隶。

    别人总以为经商这件事, 似乎对招儿十分简单, 她总能得心应手地应付一切局面,可实际上不是这样的。

    这个世道没有那么多的捷径可走,没道理高升在南京举步维艰, 招儿去了就能迎刃而解。为了拿到大批量的丝绸, 她跑了许多的地方。这家不成, 就再换一家, 为了说服老板,她曾在一家大丝绸行门外守了几天。

    有愿意听她说的,还有很多人不愿意,冷眼冷脸她都见过。她也想过放弃,可想着定海的处境,还有那些藏在暗里的隐忧,让她咬着牙强笑着不放弃一丝希望。

    甚至喝花酒也是,难道作为一个女子,她不懂得那种地方女儿家去不得。可你想把生意做成,就不该是别人来迁就你,而是你去迁就别人。

    以前招儿在女子中,酒量已经算是极为不错的了,如今却堪称海量,甚至许多男子都不如她。这些自然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一次次喝了吐,吐了再喝中磨练而成。

    她也会思念丈夫和儿子,尤其是弘儿,每次想着儿子还这么小,娘就不在身边,她也会羞愧感伤。

    可根本没有给她时间去想这些,心里的那种急迫感一直压迫着她。也许别人不知道,招儿作为枕边人又怎会不知那一番局面都是虚张声势。

    没有所谓的靠山,没有所谓的护身符。如果有,那些夜里,她不会每次醒了,身边没人,而书房里的灯却亮着。

    只是他不说,她就不敢问,她只能想方设法去帮到他。

    所以她提议别人都在做,自家为何不能做,所以她手下能调用的人手都调来了定海。

    可她知道远远不够。

    有钱能使磨推鬼,朝廷不是需要银子吗,只要有很多很多的银子,眼前的困难自然迎刃而解。

    报给朝廷的三百万两,即使扣去了造船的数额也很虚,因为初来乍到,人势全无,所谓的造势不过是拿银子砸。

    这些银子从何而来?那些分给下面拉拢人的银子从何来?

    不过是源源不断,一车又一车运到定海的货换来。

    人人都以为下面赚得盆满钵满,薛知县定然捞了不少,没人知道那放在县衙银库里的银子,其实有一部分都是薛庭儴拿了整个身家填进去的。

    终于一切雨过天晴,嘉成帝高兴了,朝廷高兴了,下面人都高兴了,作为管账的招儿却是有苦说不出。

    可转念一想,银子就是王八蛋,今天花了明天赚,所以再去赚吧。

    招儿本想把商行的架子搭起来了,就能在家中歇一歇,以后也不用天天往外跑,谁曾想匆忙赶回来,先是被她姐训,再是薛庭儴跟她闹小气。

    招儿的成长经历,造成了她有苦又累自己吞,面上都是笑呵呵的性子。可这一次,她实在忍不住了!

    她以为眼泪擦一擦就没了,可惜她忽略了心里的那股气儿,那股气儿堵得她眼酸心委屈,眼泪就像流不尽的长河一眼,源源不断地出来了。

    看着她一抖一抖的肩膀,薛庭儴直接傻了。

    傻完,有些慌,忍不住伸手拉了拉她:“你别哭了,都是我不好。”

    “你现在不要跟我说话,我不想理你。”

    “你不想理我,但我想理你。”

    他厚着脸皮来到她身后环着她,她不给他环推他,他却非要用胳膊环着她的腰。两人你来我往的拉扯,招儿被他气得哭不下去了。

    “你走开!”

    “我不走!”

    招儿被他的不要脸打败了,气得呛哭道:“你就会欺负我!”

    你就会欺负我!

    在那梦里,招儿也这么说过,却跟现在的情形完全不相符。

    其实转念想想,他可不就只会欺负她。

    知道她心虚愧疚,他便变本加厉地欺负她,明明他心里早就不气了,可就想看她对自己赔小心,想看她敢怒不敢言的模样,以解这些日子忙完后家中一片清冷的郁郁。

    他终于还是受了那个梦的影响,也许他本质就是如此,骨子里还藏着很久以前那个任性妄为少年的影子,仗着她任自己予取予求,便肆无忌惮地欺负她。只是源于对那个梦的恐惧,所以他小心翼翼地隐藏了起来,却在不经意间便原形毕露。

    他紧紧地环着她,将下巴埋在她颈子里:“我错了,以后不会了。”他说得很郑重。

    “你厚颜无耻,我不理你。”招儿使劲推他,却怎么推不开,心里有一根弦突然就崩了,哭着一下一下推他:“你太过分了,你竟然那样。”

    这个‘那样’自然说的是薛庭儴之前为了表示自己很生气,每次都是拿着招儿的手解决,对她却置若罔闻。

    被招儿这么一说,薛庭儴也觉得自己那么做,真是又无耻又无聊。

    “我其实就是逗你玩。”

    “逗我玩?你天天晚上那么闹我,是逗我玩?在我姐面前装受伤,让我被我姐指着鼻子骂,也是逗我玩?”看来薛庭儴之前做的那些,都没瞒过招儿。他越是表现的体谅容忍,招娣为了妹妹好,越是会训斥妹妹。

    这些话说得薛庭儴都快没脸见人了,将脸搁在她肩膀上揉着,咕哝:“我就是气你怎么不回来,我每天晚上都想你,想你想得快疯了。其实我就是想闹一闹你,你的心思都不在我身上,然后闹着闹着……”就上了瘾。

    这话让招儿推他的动作,突然就没了。

    明明薛庭儴以前也不是没说过类似的话,可从来没有一次这么让招儿难以安适。有点窘、有点害羞,还有许许多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心里流滚回荡。

    “我想你,很想很想,我恨不得去找你,把所有一切都扔得远远的。没有定海,没有朝廷,什么都没有,就是去找你。”

    其实薛庭儴也是太累了,没人知道他之前承担着什么样的压力。他再是表现得从容不迫,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可实际上他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子。

    他的对手不是其他,俱是混迹官场多年的老奸巨猾。再有那个梦又如何,那毕竟不是他,那些计量看似高明无比,一环套一环,可但凡错了一环,就是行差就错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在一切风雨过后,他一直压在心中那股东西爆发了。

    人们总是喜欢伤害自己最亲近的人,俱是因为知道,无论怎样,他/她都不会离自己而去。

    诚如那个梦里的薛庭儴,诚如现在的他,也诚如招儿。

    一切不过源于心里的那股底气。

    “招儿,我很想很想你。”

    他离她太近了,近在咫尺。

    这些情绪的宣泄,这一份想念,就好像决堤的洪水,直面而来。

    她毫无遮掩,被浇了个彻彻底底。

    招儿突然就不动了,低垂着眼帘,小声说:“其实我也想你了,我本来打算这次回来,等一切步入正轨,就在家里好好待一段时间。”

    “真的吗?招儿你也想我?”薛庭儴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耀耀生辉。

    招儿有些错愕他的反应,却碍于他一遍又一遍追问,顾不得去细想,点了点头。可她点头了还不行,薛庭儴非要让她再说一次、两次、很多次。

    同时,他的吻就那么来了,如疾风暴雨。

    直到两人亲密无间地结合在一起,招儿才发现薛庭儴今儿像是打了鸡血,似乎她诉说的每一声,都让他很亢奋。

    外面都大亮了,两人还没起。

    小红已经来问过了,招儿本想说就起了,却被薛庭儴制止了。

    说累了这么多天,今儿要好好歇一日。

    两人就这么赖在榻上,什么都不干,就是躺在那里。

    薛庭儴显得很精神奕奕,一会儿摸摸招儿头发,一会儿捏捏她耳朵,一会儿戳戳她脸,要么就是趴在她身上,一下一下亲着她额头和脸颊。

    给招儿的感觉就像黑子小时候刚抱回来一样,拼命地摇着尾巴,围在她脚边转来转去。巴掌大点儿,还喜欢吊在她裤管上,要么就是趴在她鞋面上,拦着不让她走。

    “快起吧。”

    “慌什么。”薛庭儴懒洋洋地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说不定等会儿弘儿就要来。还有我姐,见我们没起,肯定要让人来问的。”

    果然,话语还没落下,外面小红又来了。

    “夫人,姨奶奶派人来问,何时起了。”

    “你看你看,快起吧。”招儿急道。

    “慌什么。去跟姨奶奶说,我和夫人等会儿就起。”

    外面的小红听见老爷这么说,忙应了声是,就离开了。

    “你看,这不就解决了。”他得意地对她说。

    招儿直想捂脸。

    索性丢脸都丢到姐姐面前了,招儿也不觉得有什么了。

    “你闹着不让起,今日府里不是还要来客,看你怎么办?”

    “让他们等着。”

    “那你让我睡一会儿,别闹我。”说着,招儿就去了床里面,紧紧裹住被子,免得那不识趣的人又来招惹她。

    招儿把被子裹得严实合缝,像只茧子,连脸都没露出来,只露了个发顶。她想的没错,果然薛庭儴没一会儿就过来了,扯了扯她被子没扯开,便又绕到她面前来,可惜对上的却是发顶。

    即是如此,他也没放弃,把招儿的脸从被子里扒拉了出来。

    招儿紧紧地闭着眼睛,佯装睡熟了,他就拿指尖戳她脸。

    一下,两下,三四下。

    招儿把一下把被子掀开,睁开眼瞪着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可看着他的脸,不知为何就又想起昨晚他逼着让她说想他了,喜欢他的胡话,脸当即红了起来,声音到了尾处也弱了下来。

    “我什么也不想干,你想我干什么?”

    薛提举耍流氓了!

    招儿真想冲到街上大喊一声,让人们都来看看。当然这只限于想想,这么个无赖的男人,她真拿他没办法,只能软声求他:“你让我睡一会儿吧,昨晚都没睡着。”

    “你睡你的,我不招你。”

    信你才有鬼!

    为什么不来个人,把他叫走!

    招儿正这么想着,又来人了。

    这次是耿千户,不对,如今已经升了指挥使,来薛府找薛庭儴有事。

    耿指挥使行色匆匆,说有要事相商。

    见此,薛庭儴忙起身去见他。

    双屿岛被人袭击了。

    因为赶工,所以过了初五,双屿岛上就开工了。

    工钱自然是加倍的,从县里找来的那些劳役也都愿意。以前被官府抽丁役没工钱,如今干活的工钱比平时自己出去打零工也不差,搁谁谁都愿意。

    也因此紧赶慢赶,如今双屿岛上也算大变了模样。

    一排排一行行的房子拔地而起,靠中央的是商铺,划分了四个区域。往外就是民居、酒楼、客栈之类的,仓房区建了两处,一处大的在岛中央,临着市舶司,另一处小的则在港口的码头。

    都是清一色的青砖灰瓦,乍一看去就好像岛上凭空多了一座灰色的城池。

    自然是有城墙的,可惜这城墙工程太大,只能慢慢采石建造。按照目前的进度,三月之前双屿岛就可以用了,可如今却发生了被人袭击之事。

    此事薛庭儴等人早有防范,所以双屿岛附近有舰船巡逻,可这次对方太狡猾,竟趁人不备突然袭击,虽是巡逻的人很快就回援,可惜岛上还是有劳役受了伤。

    “是一伙儿人,从衣着打扮上看不出是哪一方的人马。人数并不多,船也是轻型船,所以我们没追上。”上了船后,耿指挥使暗沉着脸道。

    市舶司这边忙得脚不沾地的同时,郭巨卫那边也没闲着,如今耿荣海升了指挥使,自然如臂使指。

    整顿旧部,训练新兵,忙得一片如火如荼。耿荣海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就是协助市舶司建立一个大昌对外的港口。

    薛庭儴曾与他说过自己的设想,这个设想让耿荣海每每想到就一阵战栗。

    是激动的。

    若是那般盛景真能呈现,那是泼天的功劳,封侯拜将都不在话下。

    事情一直进展得很顺利,谁曾想竟在这时候发生了事。

    “你是清楚咱们挡了多少人的财路,朝廷为何只开了这一处市舶司,而不是几处齐开,就是朝中有人阻止。若是我们这里弄砸了,那些人更有借口阻拦,所以你不该诧异会有人从中作梗。”

    “到底是有些疏忽了。”耿荣海苦笑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