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第198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198章 第198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六零年代好生活不死佣兵恶毒炮灰他弟[星际]回到七零年代     ==第一百九十八章==

    市舶司对商镇上的铺子进行了统计, 一共有三百多个大小不等的商铺。

    对这些商铺, 他们进行了分批博卖。

    关于铺子的位置以及大小,都印在纸上刊发了出去,有意者均可入场进行博买。每天进行四场, 上午下午各两场, 每场博卖二十个,三百多个商铺将会在五天全部博卖掉。

    为了防止有人入场滥竽充数, 凡进入市舶司进行博买的商人都需缴纳十两的入场费。所有人均可叫价, 但若是虚叫——没人敢虚叫,这可是朝廷的地方。

    第一场博买在巳时开始,地点位于商镇中一处叫做博买场的地方。

    今日博卖的是位于镇中心大街上的几处铺子, 以及另外几处稍微偏一些的地方。方位大小皆是不同,有好有坏。

    之所以会如此, 也是为了防止好的都被卖掉, 剩下一些不好的勾引不起人们的兴趣。

    此时博买场中,一楼和二楼总共加起来有五百多座,座无虚席。

    正中的一处高台上, 谢三一身副提举官袍立于之上, 其身后摆着一块偌大的看板,上面挂着一个放大了的方位图。

    “为了庆贺开阜大吉,这头场的开门红自然不能随便滥竽充数, 这处位于中心大街的铺子, 长宽皆是五丈, 四四方方, 中正平稳,正对着市舶司衙门。地方不用说,风水自然也不用说,不可多得。底价两千两起,每次益价不得低于五百两,未三唱,可益价,三唱未竞,益价不犯。”

    说到这里,谢三笑了笑道:“诸位是不是很诧异底价竟如此之底?提举大人说了,开门红当讨个喜庆,所以特意低价博卖。这场之后底价将会涨至五千,还望各位万万莫错过机会。”

    随着一声铜锣声响,市舶司第一次对博卖正式开始了。

    很快就有人尝试地叫了价:“二百五十八号,二千五百两。”

    “三千两!”声音还未落,此人又道:“一百二十五号,三千两。”

    谢三身边一个手持铜锣的小吏,一面敲响铜锣,一面报道:“一百二十五号,三千两。”

    “三百八十七号,四千两。”

    ……

    经过了一番试探性报价,这处商铺已经被喊到一万一千两。

    就在这时,一个略微有些低哑的声音蓦地响起:“五十七号,五万两!”

    五万两对一万一千两,等于翻了五倍,一下子被喊到这么高,场上当即响起嗡嗡的议论声。

    也有不少人顺着方才那声音看过去,就见一个十分年轻男子坐在那处。看其样貌也算是一派俊美,风流倜傥,也不知是哪家不懂事的后辈,竟如此玩笑。

    且此人极为落落大方,见众人看过来,反倒微笑着对大家虚拱了拱手。

    想出风头也不是这般出的!

    正在众人俱是这么想时,突然听到一阵清脆的响锣声。

    “五十七号,五万两第三次!得!”

    一片哗然之声,谁都没想到第一个铺子竟是这么就卖了出去。

    下面一片嘈杂之声,位于二楼的一处雅间里。

    钦差白皙的脸却有些兴奋的潮红,对薛庭儴道:“薛大人好手段,这一个铺子竟能卖到五万两!”

    薛庭儴微笑着道:“天使,此人不过是投机。若不是此人故意拉高价钱,这铺子大概能卖到七万两左右。”

    都是人精,自然明白薛庭儴所言的意思。

    本来是两千两,被叫到一万一千两,等于是翻了六倍。突然一下子又翻了五倍,竟达到五万两之巨。银子都不是大河里飘来的,旁人没有心理准备,自然会犹豫,可不就是让人得逞了。

    “这人真是狡诈,竟凭空省了两万两银子。”钦差怒道,好像这省的是他的银子也似。

    薛庭儴瞥了那下面的俊美男子一眼,暗暗藏住嘴边的浅笑。

    另一头,招儿被人带着下去进行交接手续。

    待薛青槐将银子运了来,交给市舶司的人清点后,便换来了一张盖有市舶司大印的房契。

    两人一同出了博买场,薛青槐忍不住有些肉疼道:“招儿,这铺子未免有些太贵了。这五万两若是搁在外头,五十个商铺也能买,放在这里却只能买一处。”

    经过这些年的历练,薛青槐早已一改之前还在余庆村时的模样,他穿着一身暗青色的缎面直裰,头戴方巾,留了些短须,面容比以往更显沉稳,哪里还看得出是当初那个担着货走街串巷的泥腿子。

    而那方才拔了头筹的俊美男子,自是不用说,正是招儿。

    闻言,她哂笑一下,道:“四叔,这个价钱不贵,不信您等着看,后面那些铺子均不会低于此价,且地段位置都不如咱们买下的这个好。”

    “我当然知道不贵,这地方是不能跟外头比的,我就是觉得庭儴如今都当了大官,管着这市舶司,咱们用铺子还得花钱与他买,有点……”有点心疼银子。

    千里为官只为财,家里若是有人当了官,亲人族人都是能沾得些许便宜的,这是时下人惯常的思想。哪怕没有便宜可占,若是家里出了个官,在外头与人起了纷争,报上一句我家谁谁谁官拜什么,也足够吓退对方。

    银子有多么难赚,这些年薛青槐深有体会,别看他们来钱容易,可平时在外头风尘仆仆吃灰的时候,也是极为受罪的。所以明明可以行个方便,偏偏要花五万两巨银去买,薛青槐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四叔,你可不能这么想。我们没有背景,庭儴为官举步维艰,如今这双屿岛多少双眼睛看着,可不能给庭儴添麻烦。这事是我专门要求的,做人做事当堂堂正正,经得起挑拣,若是有人故意想找茬,我们也不怕他们找茬。”

    薛青槐长出一口气,感叹道:“这道理四叔当然明白,咱们出来的时候,老族长也交代过,万万不能给庭儴脸上抹黑。招儿你说的对,咱薛家的人做事就当堂堂正正,不给人挑拣的机会。”

    招儿突然停了脚步,薛青槐回过神来,问:“招儿怎么不走了?”

    问着的同时,他顺着招儿的目光看去,就见有十多个伙计模样的人,从一辆货车上正往下搬箱子。看似不大的箱子,竟得数人去抬。薛青槐当下领会这是里面的人博买到了铺子,正往里送银子进行交接。

    就好像他方才就是专门送银子来着。

    “四叔,这银子大抵不太好运吧。”招儿问道。

    “可不是!”不提这事还好,一提到薛青槐就满腹牢骚,他日里就管着定海这边的进出货交易,银子也是从他手里进出,其中详细自然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定海没有票号,这里交易又只要现银,这五万两银子还是我去宁波府兑来,又让人运了过来。银子不同其他,此物极重,市舶司也是,为何竟不收银票。”

    别看薛青槐这么说,他又怎么会不知市舶司为何不收银票。

    定海这里以前都是做走私交易,暗门子的买卖,自然不可能用银票交易,都是真金白银,银货两讫。而自打定海建立市舶司以来,因为太仓促,自然还按照以前的套路来,所以这次市舶司交易也是只收现银的。

    别看说一句只收现银简单,可对于卖物卖物的人却极为麻烦。来此地交易得从外面带来银子,赚了银子得往回运,人力物力以及路上的安全都要操心。

    就好像泰隆商行现在,就专门联合了毛八斗的姐夫周郴,组建了一家镖行。寻常但凡运送货物及银子,都是由镖行出面护送的。

    招儿当然也知道这件事,只是平时只当时惯例,也没有注意这些,今日却是心有所感。

    “招儿怎么了?这事你不是知道,怎么问起这个来了?”

    招儿微晃了下头,道:“没啥四叔,我就是有一个想法。不过这想法还得回去和庭儴商量,就先不说了。”

    薛青槐也并未多想,点点头,两人便往刚买的那处铺子走去。

    薛庭儴所言并没有错,果然之后的铺子,每个价钱都不低于五万两,且位置和面积还不如第一个。

    让错失了第一场的诸多商人们,都是后悔不已,连连感叹自己为何要犹豫那么一下。

    而上午这一场,市舶司共计收入近一百五十万两白银,这些铺子的价格不等,但绝对没有低于第一个的价过。最高一处铺子,竟卖到九万三千两,下面的一众商人都抢红眼了,看得上面的钦差也是浑身直冒汗,感同身受。

    他的激动当然不止是现场气氛,还是因为这些银子都是嘉成帝的。他这次被陛下委以重任,出使定海为钦差,这是司礼监的面子,也是陛下给的面子,若是能带着这么些银子回去,那功劳可就大了。

    “薛大人,你差事办得很好,咱家这趟回去定然帮你在陛下面前请功。”

    薛庭儴含笑道:“那就多谢天使了。其实下官也是为了朝廷着想,此地不用说,日后定能为我大昌广纳商税,那些商人们知晓利弊,必然不会吝啬这些。这定海镇共计有三百五十余处商铺,以后再不增建,错过这里可就没下家了。

    “当然,人家既能付出这么些银子,作为开阜的朝廷必然要保其太平。所以还请天使这趟归朝后,能如实将下官的难处禀于陛下,组建浙江水师迫在眉睫,实在不容耽搁。只凭这一处,我大昌日后再不用为国库虚空发愁,而那远在辽东的鞑虏又何愁不可驱除。”

    钦差比出一个大拇指:“薛大人乃是栋梁,咱家这趟回去必然如实相报。说起来薛大人也与我司礼监是老熟人,顺喜那小子就是干爹他老人家特意派来的。薛大人简在帝心,我司礼监也只忠于陛下,我们携手共进,为陛下办差,至于那些……”他顿了一下,没有明言:“自是不用惧他们。”

    薛庭儴目光闪了闪,笑道:“万万没想到天使竟是司礼监的人,想当初下官在内阁当值之时,可没少往司礼监跑,如此一来下官可就放心了,也不用再说些客套赘言。”

    “那还叫咱家天使?咱家入了宫,就没有俗名了,得干爹赏了个名字叫安顺,你就叫我安公公吧。”钦差笑眯眯的道。

    薛庭儴也就凑趣道:“那下官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安公公。”

    有了这么一层心照不宣,之后两人相谈甚欢,关系融洽。

    就在薛庭儴和安顺谈笑风生之际,邵开等人已经坐着船返回定海了。

    为了市舶司开阜一事,已经耽误数日,这些官员们哪个不是事务繁忙,所以之前双屿岛上的市舶司开阜仪式举行完毕,这些人便俱都告了辞。

    这些人分坐数艘海船,其中最大的一艘上坐着邵开、严忠及李宏等人。

    邵开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其他人也没好到哪儿去。

    “那就真坐视他们上书组建水师?”

    邵开斜了严忠一眼,皮笑肉不笑:“不坐视看着,还能如何?想抓别人的把柄没抓到,如今反倒让人设个套将我们都圈了进去。经之前那事,你等吓得屁滚尿流,别人上书,你等敢反驳,也不怕贻笑大方!”

    这话自然不是说严忠的,而是说立在一旁的数名官员。但提到屁滚尿流,还属李宏了。

    李宏脸涨得通红,发作道:“邵总督,本官乃是朝廷钦派的巡按御史,你如此侮辱本官……”

    严忠打断道:“你哪知耳朵听总督大人侮辱你了,不过是就事论事。”

    “行了,这当头就别起内讧了。”旁边一名官员道。

    “窦准和叶莒回去后肯定是要上书,那钦差乃是司礼监的人,司礼监日里只会与我们为难,可别指望着他们向着我们说话。反正这事已至此,咱们回去后就各自往京里递信,至于接下来如何,也不是我等能做主的。”邵开道。

    “那就也只能这样了。”下面数名官员面面相觑一番,说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