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第208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208章 第208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六零年代好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盛世医香恶毒炮灰他弟[星际]山村名医回到七零年代     ==第二百零九章==

    一间宽敞的舱房中, 此时站满了人。

    这些人衣着打扮皆是不同, 有穿文士衫的,有穿轻装短打的,有穿僧侣道服的, 还有的穿着麻衣麻裤, 手脚都□□在外面。

    靠着一角站着几个人,这七八个人身上皆穿着水靠, 正是方才袭击招儿他们的人。墙壁上的铁环里插着一根根火把, 这跳跃的光映照在这些人脸上,平添了几分紧张的气息。

    这紧张自是源于首位上的两个人,一个居中, 乃是名相貌妖异俊美的年轻男子,他穿一身深青色的锦袍, 若不是不合时宜,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儿来的世家公子。

    靠他下首的位置,则坐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长着一对吊梢眼, 留着八字胡。

    正是幺爷。

    “莫堂主, 上面的命令是要了此女的命,你却让人将她带了回来,不知你是为何意?”幺爷的言语颇有几分不客气, 话里话外的意思让莫伽不要多管闲事。

    “上面的命令?谁的?鲁岐的?”莫伽端着只茶盏, 那茶盏白里透着青碧, 温润光泽, 看着着实与这地方不符。事实上,莫伽此人从头到脚,乃至他身上每一个物件,都与红帮这种刀口舔血的海盗们不符。

    他神情清淡,眉眼不惊,似乎并没有将幺爷放在眼里。

    可他身边的黑子就没那么好了,瞪着铜铃大的眼睛,一脸凶相:“你什么身份,这么跟我们堂主说话,帮规不记得了,需不需要我帮你回忆下?”

    随着黑子的话语,旁边围站着的玄字堂的人,当即上前了一步。

    “你——”幺爷的脸,气成了猪肝色。

    莫伽搁了茶盏,往下看了一眼,玄字堂的人才往后退去。他面无表情对幺爷道:“鲁岐既然请我走这一趟,就是以我为主,自然是我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你若是有什么意义,就回去和鲁岐说。”

    幺爷站了起来,面色僵硬:“那还请莫堂主是时和堂主说清楚,可千万别连累了属下才是。”

    他拱了拱手,便带着自己的人走了。

    随着地字堂的人离开,舱房里空了下来。

    黑子有些犹豫地看着莫伽道:“堂主,这女人真留着?恐怕是个烫手山芋,还不如照他的话,处理了算了。”

    “你以为这船上就只有我们的人,没有其他人?”莫伽反问,又道:“此女干系重大,杀不杀可不是由那姓邵的说了算。”

    黑子一愣,下意识问:“堂主的意思是——”

    “是与不是,明日就能见分晓。”

    怕横生枝节,红帮的船赶了一夜的路。

    临到天方破晓时,才到了一处荒芜的海岛。

    红帮的人吃的就是海上这碗饭,在东南两海像这种补给之地有许多。都熬了一夜,也得歇一歇缓缓精神,且此时已经出了东海范围,料想那浙江水师也追不到此处来。

    可就在他们到时,已经有一艘船在这里等着了。这船上挂着一艘血红的旗子,旗子上写着‘天’字,正是红帮的船,还代表是天字堂的人。

    天字堂乃是红帮大龙头座下的堂口,红帮一共分了八个堂口,按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区分,另还有刑堂,独立于八个堂口之外,专司刑责之事。

    红帮看似是一群海盗,其实纪律严明,帮规极为严格,违背者轻则割耳废手,重者以死罪论处。

    天字堂乃是大龙头坐下的堂口,在八大堂口之中又属前列,所以地字堂的船在见到天子旗,就将地字旗挂上了。

    根本连想跑的想法都没有。

    两船接舷,天字堂副堂主罗钊带着几个人来到这艘船上。

    幺爷蔫头耷脑地走了上来,其身后不远处跟着莫伽。

    罗钊并没有理会幺爷,对莫伽拱了拱手:“莫堂主。”

    “罗副堂主。”

    之后也没有多客套,罗钊便点明来意。

    大意就是获知地字堂私下行动,受大龙头的命令前来带所有人回去。

    “有什么话不用与我说,还是回去和大龙头说吧。”

    罗钊说着,就命人带路,往船舱里去了。

    正是应了莫伽昨晚所言,这船上不止地字堂和玄字堂的人,还有其他堂口的眼线,也就是说地字堂这次行动,可能早就为人所知。

    而与此同时,刚苏醒过来的招儿,正面临平生最大的危机。

    一般船最下层的船舱,都是用来堆放杂物,或者关犯错之人。此地常年不见阳光,又不通风,阴暗而潮湿。

    招儿就是被关在这里。

    负责看守招儿的乃是船上最下等的海盗,像他们这种人无一技之长,出风头挣功劳的事,从来轮不上他们,就只能在船上做些打杂之事。

    海盗常年漂泊在海上,经常几个月见到不到陆地。海上的女人少,僧多粥少的情况下,见到个女的,就蠢蠢欲动。

    尤其这女的身段十分不错,那胸鼓囊囊的,那腰肢细细的,那一双长腿又细又长。用黄大牙的话来说,这样的女人是个吸/精/窝,夹起来摇起来男人受不了。

    招儿落了水,本是要她命的,谁曾想因为各自心思不同,暂时将小命保了下。上面交代将她关起来,就随便找了个地将她关着,自然没有人给她收拾。

    她浑身湿了透,衣裳浸了水粘连在身上,曲线毕现。

    黄大牙和李大锤已经来回几次了,两人一夜没睡,就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弄了这个女人。

    黄大牙的意思是弄,不弄白不弄,反正幺爷是要让她死的,就算被莫堂主拦了下,之后也是要死的。与其便宜了阎王,不如便宜自己。

    可李大锤却是个胆小的,红帮有一禁,就是禁止□□妇女,犯者死。

    黄大牙几次都想解了腰带上,都被李大锤给拦下了。

    “你他妈再拦我,老子跟你拼命!怕死就滚远点,老子死也要死在女人身上!”黄大牙一把将李大锤掀开,就往那边走去。

    见此,李大锤有些垂头丧气的,可看见躺在那边的女人,心也怦怦地跳了起来。

    招儿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醒来的,她感觉头很疼,还有些晕。正在想着自己在那儿,就见模糊中有个丑陋的男人脸凑了过来。

    “小美人儿醒了啊,醒来了更好,我还没玩过像你这么白净漂亮的女人呢。好的都被那些堂主们给霸占了,老子们天天只能睡睡五姑娘。你放心,也别怕,我肯定能让你舒服……”

    黄大牙一面解着衣裳,一面说道,并没有将招儿放在眼里。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在他心里,只能任他玩弄。

    招儿被恶心得想吐,她也不是雏儿,寻常走南闯北,自然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她顾不得去多想,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可人还没站起来,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她跌倒在身后的木头箱子上,与此同时黄大牙已经扑上来了。

    招儿就闻到一股极为恶臭的味道,又酸又腥还带着腐臭,情急之间就一脚踹了过去。

    她急怒之下发力,是拼了全力的,黄大牙一个不防就被她踹了出去。起初的一瞬没感觉到疼,黄大牙还怒笑着说好一个泼辣的小野猫,可很快胸口一疼,喷出一口血。

    “这臭娘们会武艺,李大锤你还不快死过来帮忙!”

    李大锤忙端着油灯就过来了,两人从腰间抽出短刃,朝角落里的招儿逼近。

    ……

    “禀罗副堂主,人就关在这里。咦,看守的人呢?黄大牙……”

    罗钊眼神动了动,从他身边当即就走上去两个人。

    通道尽头的舱房的门是紧闭着的,黑洞洞的也看不分明。这最下一层的通道十分逼仄,只够两个人将将挤过去。

    罗钊嫌闷气,便没有进去,就在这时候,有个人影子从里面扑了出来。

    是他的一个属下,脸色惊疑未定。

    “副堂主,死人了,死人了!”

    闻言,不光罗钊变了色,连不远处楼梯口站着的莫伽也变了色。

    呼呼啦啦舱房里进来了许多人,随之进来的还有光亮。借着火把光亮的照耀下,进来的人才终于看清了里面的情况。

    地上倒着两个人,不知死活,有刺鼻的血腥味儿……

    “副堂主,小心!”

    “再拿火把!”

    两声暴喝徒然炸响,同时还有个黑物飞了过来,被罗钊的属下击飞了出去,撞在什么地方,发出一声轰然巨响。

    有人又拿了几根火把进来,通通点上,众人才看清整个场景。

    黄大牙和李大锤都倒在地上,其中黄大牙没穿裤子,下身丑陋地□□在外。地上是一片又一片的血,而墙角堆放木箱杂物的地方,站着个穿着男人衣裳披头散发的女人,她脸上沾满了血污,手里拿着一把带着血的短刃,呈防护状态。

    她眼神锃亮中带着一丝惊魂未定,却是紧抿着嘴,死死地盯着众人。

    “你们要什么?银子?要多少我有多少!我男人是定海市舶司提举,浙江水师提督,大昌皇帝的心腹,不想牵连族人,不想天下之大无处藏身,识趣的就放我走!”

    赫!

    莫伽突然轻笑了声,眼神玩味了起来。

    天似乎一下子就冷了。

    本就入了秋,江浙一带秋雨多,淅淅沥沥连下了两日。

    上海县县衙里,毛八斗正一脸愧疚地看着收到消息后连夜赶过来的薛庭儴。

    有别于平时总是笑眯眯的,此时薛庭儴脸上带着薄霜,嘴角紧抿,脸上的线条一下子锋利起来。

    似万年不化的冰霜,又带着一种近乎穷途末路的凶恶。

    毛八斗与薛庭儴相识多年,再难的情况又不是没见过,哪里见过他这种模样,感觉似乎天一下子就塌了。

    赵志等人跪在下头,都是低垂着头,趴伏在哪里。

    他们其中也有不少人受了伤,还有的不识水性,差点没被淹死。那一晚的事发生的太快太急,不过是眨眼之间夫人就不见了,那些攻击他们的人也消失不见了,困在水里的他们无力而绝望。

    好不容易上了岸,就赶忙奔赴县衙寻求助力。

    大半夜,毛八斗带着所有衙役沿道搜查,什么也没有发现。赵志等人也带伤寻找,他们甚至调动了所有能动用得船只打捞,什么也没有,人不见,尸体也不见。

    消息送回定海,薛庭儴连夜就赶了过来。

    不光他来了,浙江水师的人也来了,最后在水师的助力下,才在离吴淞口不远的一处芦苇滩上发现了两条小船。

    可这两条小船什么也证明不了,招儿依旧没有踪迹。

    “大人,你杀了我们吧,我们万死不能赎罪!”

    小红跪在下面嘤嘤的哭着,她不懂水性,差点没救回来,等醒来之后就听说夫人丢了的事情,眼泪就没停过。

    她满心自责,若不是她胆小,若是她动作能再快一些,夫人不会落了单,就算掉到水下,身边也有人。她还恨自己不中用,若不是不会水,身边的赵志也不会拽着她,说不定夫人就不会丢。

    “你们都下去。”

    他们还不想走,毛八斗站起来挥挥手道:“都下去休息。”

    赵志等人这才鱼贯的出了这间厅堂。

    待所有人都出去后,毛八斗看着薛庭儴,犹豫着似乎想说什么。

    薛庭儴突然站了起来:“招儿不会死。”

    在那梦里没有死,所以她肯定不会死。

    “庭儴……”

    “让我静一静。”

    说着,他慢慢往门外走去,毛八斗无力地叹了口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