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第220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220章 第220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六零年代好生活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恶毒炮灰他弟[星际]豪门汪日常嫡女毒谋不死佣兵     ==第二百二十章==

    薛庭儴下榻的客栈中,林毅荣乔装而来。

    “薛大人,下官实在不明白,你让我们演了这一出,却是没有下文。这般有何用?为何下官竟是看不明白?”

    其实林毅荣本不想来这趟的,可他实在忍不住了。

    薛庭儴告知他这是保命之策,可到底怎么保命,如何保命,他和项青山却一无所知。如今他二人同吃同住,形同困兽,项青山大抵早就报了必死之心,所以还能保持镇定,但林毅荣却不能。

    “你不明只因你困守一地,看得也是苏州……”

    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站在窗前的薛庭儴叫了声进,胡三便拿着两封信进来了。

    胡三没有说话,把信递了上来,一封是陈坚的手书,另一封则是林邈。

    “竟是一同到了。”薛庭儴失笑了声,去拆信。

    先拆了陈坚的,再是林邈。

    看完后,他笑容更大,喃喃了句:“就知道会是这样。”

    他微微摇头,似有唏嘘,半晌才招手让林毅荣到了前来,对他说了一些话。

    府衙早就张贴出告示,说是项青山会当众给大家一个说法。

    当日,晨光熹微之时,府衙门前便聚集了不少人。

    随着时间过去,天色越来越亮,聚集而来的人也越来越多,有寻常人家打扮的老百姓,也有一些做商人打扮。

    直到辰时,府衙大门大开。

    林毅荣从里面走了出来,一并还有项青山,以及许多衙役。

    比起那日,项青山今天的打扮体面多了,穿一身青色长袍,就是衣裳空荡荡的,看着就让人忧心。

    “既然大人说了,宏昌票号会给咱们一个说法,我们就等着。今儿总该有个说法了,这毕竟是我们大伙的血汗钱。”人群里有人说。

    “就是,谁家赚钱也不容易。我们相信宏昌票号,才会把银子存在里头。可你们竟然拿我们的银子去做生意,如今生意亏了钱,倒把我们给坑进里面了。”

    人群嘈杂,说什么的都有,但不外乎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银子。

    项青山几步上前,抱手对着人群一躬到底,道:“既然我当日没走,自然是要给乡亲们一个说法的,但有一点想说,从始至终项某人就没打算赖过这笔账。”

    他望着人群,说得颇有几分感叹:“宏昌票号虽是账面上暂时没有流动的活银,但还有许多产业和生意在,其实大家应该明白,你们把银子存放在票号,票号每个月会按息付利钱给你们,这个利钱肯定不是项某人白亏着的,不过是把银子拿去做各种生意,拿回盈利均分给大家。

    “我宏昌票号也不是开了一年两年了,而是十几年。这十几年里,请大家想一想,宏昌票号可有短过大家的利钱?没有!大家既然相信我项某人,项某人自然不会让大家失望,还请大家勿要担忧,这个银子宏昌票号不会赖,项某人也不会赖!”

    一片寂静中,人群里突然有人说道:“这话你就不用说了,咱们耳朵也都听出了茧子。你就说吧,是有银子还是没有银子?”

    “自然是有的,项某人不是说了,哪怕是倾家荡产,这个银子也不会短了大家的,只是需要时间筹,请大家稍等片刻,银子马上就来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突然人群外传来一阵骚动。

    随着人群往两边分开,一行车队往这里驶来。

    大概有十多辆车的模样,上面堆放的全是一个个贴了封条的箱子。车停下后,便有几个伙计模样打扮的人,将车上的箱子一个个卸下。

    与此同时,一名穿着宝蓝色直裰的年轻男子也来到项青山身前。

    “高东家!”

    “项大东家!”

    “替老夫谢谢贵号的王大东家,老夫汗颜,大恩没齿难忘!”项青山拱手作揖道。

    高东家笑了笑:“项大东家客气了,我两号之间本就有合作,一直守望相助,万万不当如此说。”

    项青山点点头,便来到一个箱子前,把其上的封条撕下,将箱子打开。

    随着他的动作,一箱白花花的银子就这么映入人的眼帘中。

    俱是二十两一锭的银元宝,一个个整齐地码在其中。

    他掀开一个箱盖,又去掀另一个箱盖,一口气掀开了十多个箱子。这期间他似乎十分激动,步履蹒跚,面色百感交集。

    众人就这么看着他,直到他有气无力地弯腰立在一个箱子前。

    沉重的呼吸声,他枯瘦如柴的身子突然直起,用了最后一把力气将箱盖掀开,才拍着里面的银子道:“银子,在这!宏昌票号,在这!我项青山,在这!”

    他直起腰来,直视众人,掷地有声:“我宏昌票号立世十几载,不坑不骗,世人皆知。今日老夫当众兑银,银票两讫。”

    随着他的话,便有人搬来一条长案和一把椅子,放在他面前。

    高东家有些唏嘘地叹了口气,道:“项大东家高义,为了筹集这批银子,将多处产业变卖,并以宏昌票号半数股额作为抵押,从我泰隆票号借了一批银子。如今宏昌票号也算泰隆票号旗下分支,所以大家着实不用担心手中的会票会落空,如此地银两不够,去我泰隆票号兑换也可。”

    自然有人觉得他是夸大其词,不过会有这种想法的不过是些升斗小民。如今江南一带但凡是做生意的,且买卖做得不小的,谁不知泰隆票号的大名。

    独占了定海所有份额,假以时日定会成为大昌最大票号的泰隆票号。

    这时,人群里有人站出来,道:“罢,我不兑了,项大东家不容易,这么多年宏昌票号可从没骗过咱们。谁家若是有急事,去了票号里借银,从来没有落空多,息子也算的最低,比那些黑心放印子钱的,不知道低了多少。”

    “我也不兑了,当年我爹重病,实在走投无路,便去了宏昌票号借银。我说明缘由,项大东家不光多借了我些,还没收息钱。”

    “都是土生土长的苏州人,我幼年时就有宏昌票号了,希望宏昌票号能一直做下去,一直诚心诚信,我们老百姓自然是信任的。这次项大东家遭这样的大难,还能兑现所言,我就信你了。以后宏昌票号重建,我家的银子还存这里。”

    人群里,接二连三有人站出来说着,因此引发一片骚乱。

    “罢了,那我们也不兑了,反正也没几个钱,项大东家不至于短了我们这点。”

    “走吧走吧,这些日子也闹够了。”

    越来越多的人相携离开。

    面对这一幕,项青山忍不住老泪横流。

    票号做的就是诚信,做的就是口耳相传,所以他广修路,施恩民众,得了个善名。

    可实际上,他没有人想象的那么善,百姓嘴里黑心放印子钱的,也少不了他。

    只是宏昌票号不放普通百姓,皆是大户或是商人。他从别处赚了黑心钱,扭头对普通百姓施恩,不过是做戏。

    今日也是做戏。

    可现在他做不了戏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活了这大半辈子,今时今日才似乎活得明白了些。

    一旁,高升若有所思,林毅荣也是满脸感叹地抚着胡须。

    人群里,一辆马车停在街边。

    马车里的薛庭儴看到这一幕,面色有些怔忪,有些感叹。

    ……

    当然,也有人上前兑银的。

    在验证了真伪后,便一一兑清了。

    这样的人不少,但兑出的银子却不多,大多数都是些老百姓,且都是小数额。

    那些手持大额会票的商人们,或是基于宏昌票号和泰隆票号的名头,或是基于即使兑了银子,也没办法带走的顾虑,大数没有选择兑银。

    不过在离开这里后,他们便拿着会票去了泰隆票号,确定泰隆票号认兑宏昌票号的会票,这颗心才真正落了下来。

    当然,会是这种情况,也有宏昌票号市面上流通的会票,有半数都在薛庭儴手中的原因。

    薛庭儴利用泰隆票号的独特地位,用泰隆票号的会票换了不少宏昌的会票。能用会票换的就用会票换,不能就用现银换。如今这些会票都还给了项青山,并以此作数换了宏昌票号半数以上的股额。

    做票号就是如此,看似庞然大物,不可动摇,实则一旦信誉垮了,倾覆就在须臾之间。

    同理,要想建立一个信字当头的票号不容易,一个存在了近二十载的票号,让它一直立着比吞并了要好。

    最重要的是,江南不能乱。

    薛庭儴遥望着那片人群,眼神飘忽着,像似在看那里,又似乎不是。

    半晌,他指节轻叩车壁,马车便缓缓动了。

    关于福建广东两地剿寇之事,一直没议出结果。

    反对的朝臣比想象中更多,且更为坚决。

    而多数都是高举着定海位置关键,当初组建浙江水师就是为了定海开阜,如今哪能本末倒置,将浙江水师派往福建广东剿一伙儿海盗之理的说法。

    这说辞实在太犀利,谁也不敢打包票浙江水师前往福建广东,就一定能剿得了那伙海盗,且定海不会出事。

    最重要的是内阁一直拦着。

    今日早朝之时,作为吏部给事中的陈坚突然上书了。

    陈坚上书的主要核心点是堵不如疏,为了印证自己的说法,他大量列举了前朝沿海一带倭寇肆掠的许多例子,并对这些例子进行阐述了,解说了海寇和海禁之间相辅相成的重要关联。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前朝每次闹倭寇最严重的时候,就是朝廷对海禁把控最严格的时候。倭寇并不只是倭寇,还有许多过不下去的沿海百姓,朝堂上几乎人人皆知。

    可人人皆知的事情,都选择了忽视,无外乎其中牵扯了巨大利益。

    而到了大昌,沿海一带也闹倭寇,可倭寇闹得却并不厉害。其实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走私的海商以金银作为贿赂,收买大量朝廷命官为其庇佑,所以人人皆知,人人皆无视。

    走私猖狂,朝廷收不了商税,中饱的是那些贪官污吏的私囊,而朝廷却连赈灾打仗的银子都拿不出来。

    与其如此,不如广开海禁,为朝廷广纳四海之商税,而海寇肆掠的事自然迎刃而解。就算不能解,是时有了大量银子,也能扩建水师,大修战船,何愁不能扬我大昌之国威。

    陈坚的这次上书是把最后一层遮羞布,当着朝野上下所有人的面撕了下来,几乎直戳核心,让人辩驳不能。

    谁都没想到本是在打浙江水师去不去福建广东的仗,怎么就又变成重提大开海禁之事了。

    因为陈坚的上书,早朝拖了近一个时辰才结束,事情并没有论出个究竟,可已经有许多眼明之人知道风暴就要来了。

    下了朝后,吴阁老罕见没有去内阁,而是回了吴府。

    他面色阴沉,浑身充斥着一股低气压。

    这几日吴阁老一直心情不太好,下人们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姑娘回来后,老爷就发了几场怒。

    姑娘失宠了。

    这是吴家上下都知道的事。

    姑娘命数和老爷相克,所以老爷才会多年无子。姑娘走后,冯姨娘就怀上了,转年就给老爷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儿子,老爷花甲之年喜得麟儿,吴府大摆喜酒,吴家上下喜喜洋洋。

    可突然姑娘回来了,老爷连着多日脾气阴晴不定,多少下人受了连累。

    她回来做什么,不是自讨没趣,还不如不回来!私下里,没少有下人这么说。

    吴阁老怒气冲冲来到吴宛琼住的院子里,与之前雕梁画栋、堆金积玉不同,这院子空得久了,也没有人气儿,柱子上的漆都脱了。

    再加上冯姨娘当家后,这院子里的东西都被收进库房,说是放久了败色,怕丢。平时每年都要修葺一二,也没再修了,虽不至于破败,可看着就显得寒碜。

    这趟吴宛琼被叫回来,可不是叫她回来长住的,而是吴阁老为了宣泄自己的怒气。

    她如今被禁足在这院子里,亲爹明摆着厌弃,下人们自然忽视,再加上冯姨娘有意无意的小鞋,也因此显得格外潦倒。

    “你这个丧门星!”

    吴阁老像一阵风似的刮进来,吴宛琼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巴掌扇在脸上。

    “你这个丧门星!丧门星!你知道你干出的这些事,要让我吴家付出何等的代价?你爹一辈子的脸丢光了,竟要去向那姓徐的低头,如今、如今……”

    吴阁老又踢又打,见吴宛琼被扇到在地,就用脚使劲踢着。

    他何曾这样过,明显就是怒到极致。

    也许别人不知,吴阁老怎会不知陈坚今日为何会提到这出。本来陷入僵持的事,近一年多来无人再提,今日突然提,无外乎因为知道他不会反对。

    他不光不会反对,他还要举双手赞同。

    若是他一人也就罢,他背后还站着无数个沿海一带的官员。动了别人的利益,哪怕他贵为阁老、次辅,也会人心尽失。

    一个小小的宏昌票号,竟让他掣肘至此,且吴阁老知道还没完。只要那些东西在那人手里握着一日,他就要一日受对方威胁。

    好你个泰隆票号!好你个薛庭儴!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这个丧门星的女儿!

    “你这个丧门星,你怎么不去死!你祸害你爹半辈子没儿子,如今还要把你爹的命祸害掉!当初你生下时,就该把你掐死了才是!丧门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