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第225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225章 第225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六零年代好生活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嫡女毒谋恶毒炮灰他弟[星际]回到七零年代豪门汪日常     ==第二百二十五章==

    招儿到底是亏着了。

    这一胎生了两个,孕期也是多思多虑,几经波折。招娣变着法给她补,气色还是不怎么好,于是便找了个大夫来看。

    大碍倒是没有,就是得好好调养,养个一年半载,元气也就恢复了。

    自此,招儿更是被当成了猪养。

    每天都是吃了睡睡了吃,两个孩子一点儿都没让她费着心,都让小红她们带着两个奶娘看着。

    当然也少不了亲爹和亲哥哥。

    如今算是看出来了,薛家的男人都稀罕闺女,大小两个男人都是如此。以前弘儿虽是懂事,但这般年纪的男娃都爱玩,每日从学斋里回来了,便是和葳哥儿玩得不见人影。现在下了学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妹妹。

    弘儿甚至还亲自取了个名,拿来给招儿看。

    这名儿是他给妹妹取的,他没有给弟弟取,按他自己的说法,弟弟是男丁,名字当得父长取,女孩儿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娘取,或者他这个当哥哥的取都可。

    馨宁。

    取自《诗经·周颂·载芟》:有椒其馨,胡考之宁。

    馨,馨香,美好之意;宁,安宁,静好。

    弘儿一本正经的拿着写了名的纸张给招儿看,招儿在心中默念了几下,又见弘儿说是他和葳哥儿一同给妹妹取的。两个小的都说成这样了,她自然点头就答应了。

    于是妹妹就叫馨宁了。

    可惜她忘了一件事,她同意了还不成,还有爹呢。

    晚上,等薛庭儴回来,招儿很没眼色的与他说了这件事,还夸了弘儿当哥哥长大了,薛庭儴的脸当场就阴了下来。

    被气得不轻。

    他连着几晚上在书房里拟名儿。弟弟也就算了,有大哥专门在前,跟在耀字后,随便取一个字就好。妹妹的名儿他可是十分重视,取了几十个,早就不翻的书册是翻了又翻,好不容易有点儿头绪,竟被臭小子抢先了。

    招儿一看男人那脸色,就知道他又在跟自己生闷气,遂笑着道:“弘儿说的没错,弟弟的名儿你取,妹妹的名儿该是我取才是,不过弘儿竟然给妹妹取了,那就这样吧。”

    好吧,这是当娘的给小兔崽子撑腰!

    薛庭儴突然有一种父纲夫纲不振之感。

    他一个大男人,自然不能跟儿子计较,便逮着招儿报复。

    ……

    招儿刚出月子没多久。

    招娣说她身子虚亏,特意让她坐了四十二天的月子,满月酒是薛庭儴操持办的,可是大办了一场。

    如今谁不知东南洋水师提督的大名,尤其几地正打算开阜,定海是先驱,如果没有意外肯定还是薛庭儴操持,附庸之人自然如过江之鲫蜂拥而至。

    当天满月宴上,招儿也就露了一面便回房了,又过了半个月才出月子。经过这近两个月的调养,她如今面色红润,比以往胖了点儿,但因身条修长,不但不觉得胖,反而刚刚好。

    反正薛庭儴看她,就是哪儿哪儿都好。

    他搂着她的腰就是一顿猛亲,边亲边在招儿身上磨蹭着,招儿不一会儿就感觉出他身上的异常。

    “先去沐浴。”

    “不。”

    “这蟒袍可就一身,弄皱了你明儿没衣裳穿。”她伸手推他,软绵绵的力道。

    “那你给我脱。”

    大男人太赖皮,小媳妇就只能‘纡尊降贵’给他解了腰带,又去解其上的盘扣。薛庭儴三下两下就把衣裳给褪了,往前一扑,就把招儿压在榻上。

    “还有里面的。”他大老爷一样指挥。

    招儿嫌弃他:“你先去洗了再说。”

    薛庭儴今儿忙了一天,浑身汗臭。反倒招儿一直在家,香喷喷的,干净整洁。

    “我就不。”说了不算,他还刻意把衣襟扯开,又把招儿身上的衫子拉开,刻意拿结实的胸膛在她身上揉着,把自己身上的汗臭都染给她。

    “你今儿干什么去了?晚饭吃过了?”招儿打岔道。

    “我去找八斗了。”

    招儿讶异,趁着这短暂的时间,薛庭儴已经把裙子里的衬裤褪下。

    “你去找八斗做甚?难道你打算——”

    最近薛庭儴忙着开阜之事,朝廷的打算是在苏州、福建、广东三地,各设立一处市舶司。暂时还没有具体的章程,但因定海城是薛庭儴一手建立而成,所以上面的命令是由他来选址。

    其实薛庭儴知道那些人是如何想,他们才不会管在什么地方开阜,他们等的是位置选定,如何在里面安插自己的人。

    三处市舶司,每一处都是聚宝盆,但凡能在其中安插一两个官员,就足够他们在背后做成许多事。

    很显然薛庭儴也不会打没把握的仗,毛八斗在松江府上海镇当知县,那里不光有吴淞江,还有黄浦江,更是长江入海口。若是在此地建立市舶司,不管是货物出海,还是外海的货进入,都极为方便。

    他早就看中了这一地,才会将毛八斗外放至此。不过如今,这地方还是个小渔村,因为禁海之国策,十分萧条。

    李大田所在的福建长乐县,也是一样。

    一样的破落潦倒,不受人重视。因为没有油水,两人已经又连了一任,若是不出意外,大概可能会在此地任上个十年八年。

    薛庭儴因势单力薄,无法和那些朝廷大员们斗,只能从小地方做起。这些年他跟二人多有书信来往,这两地虽不若当初薛庭儴辖下的定海县,也是被二人经营成铁桶一片。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可不只有他们才会玩。

    这些思绪并不妨碍薛庭儴干活,嘴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招儿说话,还努力耕耘着。

    “我们再生一个闺女,我感觉我抢不赢那臭小子。”

    ……

    与此同时,西厢里,弘儿和葳哥儿又来看妹妹了。

    顺带看一下弟弟。

    “宁宁今天好像长胖了一点。”弘儿指着妹妹,和葳哥儿道。

    “我怎么没看出来。”

    “这里胖了一点点。”弘儿拿手指摸了摸妹妹的脸颊。

    如今快两个月大的宁宁,已经不像刚出生时那样了,而是长得白白胖胖,看着就是个招人疼的小奶娃。

    此时她睡着了,似乎被哥哥摸了得有些不耐,小眉头一动一动的。

    “你小心把她吵醒了。”

    已经吵醒了。

    是把还没有名字的弟弟给吵醒了,弟弟先嚎,宁宁跟着就嚎了起来。

    两个小家伙急了,一人去抱一个。刚抱起来,奶娘就来了,嘴里说着哎哟我的两个小少爷,手下忙把两个奶娃接了过来。

    正房,招儿困难地推了推薛庭儴:“我听见小二小三哭了。”

    “先别管小的,把当爹的顾了再说。”说着,薛庭儴把她的嘴给堵了上。

    五年后

    小女娃雪白可爱,粉粉嫩嫩的,穿一身粉红色的裙子,扎了两个小揪揪。因为年纪小,也没戴珠花什么的,只是簪了两朵小绒花。

    她颈子上戴着个长命锁,粉嘟嘟的小脸可怜巴巴的,一对大眼睛盈满了泪水,泫然欲泣,让人不禁生怜。

    “大哥,你真要回老家啊?”

    她拽着一个小少年的衣袖,少年正是薛耀弘。

    弘儿已经已虚十三了,打小聪慧的他遗传了亲爹的读书天赋,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四书五经都读过了,八股文做得也不差。

    可这个不差只限于先生和亲爹的评价,是也不是他心中一点底儿都没有。这不,也不知他和王葳怎么商量的,两个小家伙,不,是两个小少年便打算回一趟山西,下场应试一番,也能试试自己的水平。

    时下科举应试,都得是在原籍赴考,尤其是像童生试这种入学试,是不能跨省赴考的。所以哪怕是贵为东南洋水师提督兼广东巡抚家的公子,也只能千里迢迢回家乡应试。

    是的,薛庭儴又升官了。

    这次可不是暂代,而是正职,不光水师提督的衔儿扶正了,在去年又坐上广东巡抚的位置。

    至于为何能兼上巡抚这个衔儿,说起来话就长了。

    这几年大昌沿海一带发展日异月新,继定海之后,松江、福州、广州又分别设立了三处市舶司。

    这四处市舶司合连纵横,有东南洋水师保驾护航,又有朝廷的大力扶持,为朝廷广纳商税,大昌俨然进入了一个万邦来朝、盛世空前的局面。

    朝廷有钱,下面老百姓也富裕。

    大昌手工业纺织业等发展迅速,老百姓们也不用就指望那一亩三分地过活。

    当然这都是表面上一些的,私下里该斗的没少斗,不过这几年薛庭儴处事越发老辣了,这沿海一带又是他的地盘,哪怕你妖风三尺,也不及他手眼通天。

    在朝中,有嘉成帝对其信赖有加,到了沿海一带,他根深蒂固,如今民间隐隐有人称其海龙王。

    所谓,拜过海龙王,出海事事顺。

    也就是说在东南海这片地界上,不管你是干什么的,不拜海龙王的山头,你万般皆不顺。

    这自然是民间谣言,薛庭儴并不是张扬跋扈之人,平时处事也低调,可架不住为了设立那三处市舶司,他各处布局,大展拳脚。

    这就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

    想要保住自己的地盘不受外人干扰,必然得与其他势力相撞。一次赢了,次次都赢了,难免露了锋芒。

    而作为一个臣子,最忌讳的便是功高盖主。

    所以薛庭儴本是手握水师兵权,去年嘉成帝收到几处市舶司的账册,又龙颜大悦给其加了个巡抚的衔儿。

    军政一把抓,俨然是一个封疆大吏,还是管着大昌最有油水的地方。

    如今谁人不说薛庭儴是大昌最年轻的高官,想必日后也会成为最年轻的阁臣。

    一片繁花锦簇之下,是烈火烹油。

    去年得了巡抚的衔儿后,薛庭儴就加快了脚步,忙着各处布置。过年前他就和弘儿商量了,让他过完年回山西一趟,刚好可以赶上二月的县试,也免得若是回京后,再出京就不方便了。

    这话里意思太多,招儿忧心忡忡之际,才有这趟弘儿回山西之行。

    东西都收拾好了,明天就能走,可惜宁宁舍不得大哥。

    “我舍不得和大哥分开,那宁宁给大哥陪考吧。”

    薛耀弘一身青色的学子衫,俨然是幼年薛庭儴的翻版,细长的身条,斯斯文文的样子,板板整整的,还有一番与众不同的沉稳气质。

    他半蹲下来,揉了揉妹妹的小脑袋,失笑道:“大哥是回老家下场考试,顺道祭奠祖父和曾祖父,你去干什么!”

    “那我不管,反正我就要去。”

    眼见说服不了大哥,宁宁拿出小时候胡搅蛮缠地招式。

    关键这丫头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一面闹着,还一面拿大眼睛偷瞧着大哥,可把薛耀弘给逗笑了。

    “既然宁宁要去,就让她去吧。让姨夫多安排几个人护卫,咱们走路上多照看就是。”

    随着说话声,王葳走了进来。

    与薛耀弘不同,王葳长得更为俊秀。已经不能称之为俊秀了,而是俊美。

    漂亮得像个姑娘家,若不是穿了身少年的衣裳,任谁都会以为是个姑娘家。但别以为他长得像个姑娘,就是姑娘了,薛庭儴有感自己能文不能武,早在几年之前就给两人请了武艺师傅。

    虽不能说武艺高强,但寻常一两个大汉,还真不是两人对手。

    有武艺在身,自然胆子就大,也因此才有王葳这么一说。

    “那要不,去跟娘说说?”瞅着偷眼看他的小丫头,薛耀弘说道。

    终归还是不忍心,谁让这是打小就疼的妹妹。

    “那大哥快走快走!” 小丫头当即站直了,也不扯大哥衣袖耍赖了。

    薛耀弘和王葳对视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