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第232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232章 第232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嫡女毒谋豪门汪日常回到七零年代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六零年代好生活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恶毒炮灰他弟[星际]     ==第二百三十二章==

    招儿正在家中收拾,就接到薛庭儴奉旨出京赈灾的消息。

    她根本来不及说什么,就赶紧给他收拾了行囊,从衣物到药材,应有尽有。

    其实早在路上时,招儿就知道薛庭儴会忍不住,果然他没有忍住。可惜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带着孩子在家中等他。

    薛庭儴入京又出京的动作,让京里关注着他的许多人都非常吃惊。

    随之下来的是上面发下的圣旨,封薛庭儴为赈灾钦差,统筹河南等地赈灾事宜,有临时决断权,可不上奏朝廷。

    随之一同的还有五百锦衣卫,以及京营的三千兵力。

    如此大的阵势,明摆着陛下要大动干戈,一时间朝野震动,无数信函飞往各地。

    事实上薛庭儴确实在大动干戈,刚出京人马还没到通州,就命太仓准备一万石粮食。

    大昌朝全国各地八百多处粮仓,又分京仓、水次仓,以及地方常平仓等。而通州早在金代就是漕粮汇聚之地,大运河从南到北,通州便是终点。且从明代迁都北京后,为了存储的漕粮,京城和通州更是陆续建了很多粮仓,统称为京通二仓,又称太仓。

    若说全天下哪里没粮都可能,但唯独太仓不可能没粮。

    这也是为何外面粮价连连攀升,可京城受到的波及却不大的主要原因,因为有太仓撑着。

    太仓的粮官收到消息后,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

    若要动太仓的粮,朝廷早就下命了。

    可文书上有赈灾钦差的大印,也容不得他不信,且随着文书而来的,还有锦衣卫的人。他只能一面命下面人去调粮,同时快马加鞭往京里送信。

    可惜赶得时间不凑巧,等到京城时,城门已经关了,只能在外苦守一夜。

    另一头粮官被压着连夜筹粮装车,等到次日清晨,薛庭儴一行人带着粮车离开,京城那边的命令还没到,粮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批粮食被押着离开。

    消息在早朝时被披露,满朝哗然。

    太仓之重,毋庸置疑。

    这京城几百万百姓,还有这么多官员、勋贵王公,每天消耗掉的粮食是个惊人的数目。

    湖广以及江南一带俱是欠收,自顾尚且不暇,怎可能有粮往京中运,还要管着附近几地赈灾一事。没有这两处供给,京城坐吃山空,要不了多少日子就没粮了。

    薛庭儴好大的胆子,竟敢擅自动了太仓之粮。

    一时间,弹劾他的官员如过江之鲫。

    群情激奋,义愤填膺,恨不得当场把他拽回来最好。

    等下面说完了,龙椅上的嘉成帝才冷笑道:“就算被他带走了一万石,太仓之中还有几百万石,难道诸位爱卿是怕京中无粮可用,也像那些灾民一样挨饿?须知若要身体安,三分饥和寒。饿一饿也好,也免得你们还要花银子,买那劳什子人参养荣丸吃。”

    说完,嘉成帝就拂袖走了,管着朝仪的太监高呼退朝。

    下面一片鸦雀无声,之后各自散去。

    散虽散了,却没有消停,许多大臣都上了折子,这次口气全都变了,不再抓着怕京城无粮说,而是怕以后有人效仿,朝廷难安。

    这些折子俱被嘉成帝留中不发。

    另一头,薛庭儴的艰难行程刚正开始。

    灾民们彼此也是通着信的,这大队人马一看就是朝廷派下去赈灾的。那一车车的粮食,在灾民们眼里比那金山还贵重,都是眼冒绿光蜂拥而至。

    这趟和薛庭儴一同下去赈灾的,除了锦衣卫的一个镇抚使,还有京大营的一个副将,两人分别叫纪春德和汪良华。

    汪良华见此情形,忙让兵卒们驱散灾民,甚至不惜动武。

    谁曾想却被薛庭儴给拦下了。

    “此次赈灾,以抚民为主,让人放粮。”

    “大人。”

    “就地施粥,让人告诉他们,我们这次去就是赈灾,只要守规矩,不惹事是非,跟着我们走,不会有人饿死。”

    谁都闹不明白薛庭儴到底想做什么,可出京之前上面发了话,一切以薛大人的意见为主,汪良华只能下去安排。

    没有扎营,只是就地垒灶造饭,刚好也是中午了,官兵和灾民们一起吃。

    饭食很简陋,只有稀粥,下面倒是有兵卒们抗议,可汪良华已经让人下去说了,所有人都吃一样的饭食。

    你们吃稀粥,上面的大人也是稀粥,灾民们同样如此。

    难道你一个小兵卒子,比上面的大人还大?

    一众兵丁只能咽下抱怨,吃了一碗能数清米粒的稀粥。

    吃完后,除了晃一晃能听见肚子里的水响,一点都不解饿。

    可转头看灾民,明明也是稀粥,却好像吃到什么珍馐佳肴。

    很多人都舍不得吃,要么是先紧着老人小孩,要么就是一口一口细品着,好像吃了这顿就没下顿了。

    一瞬间,似乎就明白了什么。

    吃完歇息两刻钟,继续上路。

    期间,源源不绝有灾民奔赴而来,队伍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这里有官大人施粥。不止是一顿,而一天三顿。

    于是就这样,大批的流民和灾民渐渐远离了京城附近,竟是随着薛庭儴一路往南行去。

    沿路各府县都盯着这边的动静,见这大队人马远离,都不禁松了口气。

    消息递回京城,嘉成帝又冷笑了:“一个个尸位素餐,让你们想法子疏散灾民没办法,让你们开仓放粮诸多顾虑。每年拿着朝廷的俸禄,不能为朝廷解忧,要你们何用!”

    这下可没人再弹劾薛庭儴了,人家虽是要了粮,可关键人家办了事。

    这一切说起来简单,实际上很难。

    灾民的处置可不光是管饱肚子不饿死人就行,还得防着各种疫病。幸亏经过这么多年,朝廷对疫病的防治,还是有些章法的。

    再加上虽是没粮,但有药材,薛庭儴出京时特意管户部要了十来车的药材。

    他命下面兵卒着重注意疫病防治,所有人喝的水一律要烧开,不能随地便溺,要及时处理,就地掩埋,不能随意污染水源,违者一律驱逐。

    倒是没有灾民敢犯。

    且他每天都会在造饭时,让人烧了药汤分发下去,让每个人都喝一碗。队伍中一直没有疫病发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可同时也有一个严峻的问题出现在眼前,那就是粮食不多了。看似一万石粮食很多,就不说这三千五百个兵士,灾民已有近万人之数,不过是杯水车薪。

    每天都是三顿饭,两顿稀的,一顿干的,所有人都开始瘦了下来。甚至是薛庭儴,好不容易养了些肉,又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开始掉膘。

    这日傍晚,队伍就地扎营造饭,从远处驶来一辆马车。

    马车在外围就被拦住了,听说是薛大人家里派来的人,兵卒们才放了行。

    是赵志。

    他独身一人,带来了一些衣物和一个食盒。

    又告诉薛庭儴,夫人跟来了,就在后方不远处跟着,随行的还有薛府的一众护卫。

    薛庭儴气急,让赵志回去说,让招儿赶紧回去。

    第二天赵志又来了,还是带来饭菜,虽是简陋,但比那稀粥却胜过太多。同时还有招儿的回话,她出来是巡视北直隶各地生意,并不是刻意跟随至此。

    薛庭儴倒是想撵她回去,可心知肚明招儿倔强,她若是打定了主意,谁说都没用。就算表面应承,背地里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只能默许。

    不过很快薛庭儴就没功夫去管这些了,因为到了保定府。

    这保定府乃是大府,也是拱卫京师之重镇,更是京城的门户。出了保定,就是正式离开北直隶了。

    保定的大户、富商们不少,之前薛庭儴带着大队伍,过城而不入,都是绕道而行。这次他却改变了章程,让大队伍在城外就地扎营后,就带着锦衣卫的人入城了。

    打从这些人入了保定境内,就有人一路盯着,所以保定这边早就有了防范。

    不过薛庭儴只是带着锦衣卫的人进城,京大营的人没带,灾民们也没带,自然没人敢阻拦。

    可心里都是起了疑惑,这人到底想干什么?想要粮,他们可是没有粮的。

    他们很快就知晓薛庭儴想干什么了。

    薛庭儴到了保定府府衙,便找到了知府陈茂龙,询问他此地最大的粮商和大户是谁。

    陈茂龙踌躇不言,也是弄不懂钦差大人想干什么、

    薛庭儴冷笑说若是耽误了赈灾大事,朝廷首先就饶不了他。又有人捧着那道‘可临时决断,不上奏朝廷’的圣旨立在一旁,更不用说那些虎视眈眈地锦衣卫了。

    陈茂龙无奈只能报了两个名字,薛庭儴也爽快,让他以知府之名,召两人前来说话。

    很快,这两个大户就被找来了。

    锦衣卫的人抬了两箱银子进来,扔在两人面前。

    “本官为朝廷办差,奉陛下旨意出京赈灾,为了免于被人说朝廷欺压百姓,本官也不赊欠你们的,就按照近两年的市价,这些银子能换多少粮食,你们自己看着办。”

    “钦差大人!”

    两人震惊不已,却又不敢说什么,只能拿眼睛直个劲儿去瞅陈茂龙。

    这陈茂龙即是本地父母官,少不了与这些大户们打交道,平时也没少受对方好处,此时自然要帮着说话。

    “钦差大人,如今各地欠收,遭了灾的地方不少,我保定的粮食也是杯水车薪。他二人虽是当地有名的大户,可他们也不种粮食,又能从哪去弄来这么多粮。”

    薛庭儴冷笑,目露寒光地看着对方:“陈大人是以何种身份为二人说话?”

    “这——”陈茂龙没想到薛庭儴会这么问,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若是以官身,可以闭嘴了,若是以二人亲眷友人的身份,那就另在外算了。”薛庭儴笑吟吟的,可没人以为他是在笑。

    傻子才会明白告诉外人,自己受了大户的好处,为对方遮风避雨,陈茂龙自是连忙说是误会了。

    “既然是误会了,那更好。陈大人,实话也不怕跟你说了吧,太仓那里的粮,我拼了这一身官袍不要,才要了一万石粮食。如今疏散灾民、赈灾抚民的差事俱压在我一人之身。本官不堪重负,却又不得不为之,索性这差事办砸了,陛下会要我脑袋。你说在我掉脑袋之前,我随便砍几个人的脑袋,会不会让自己多生出一个脑袋,让人多砍几次?”

    这话说得太绕,乍一听去,根本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可细细琢磨,就能听明白里面的威胁之意。

    薛庭儴临危受命,可苦于无粮,明摆着这差事不好办,难道此人打算破罐子破摔?

    左不过你让我不痛快,我也让你们不痛快,就看看是你们先不痛快,还是我先掉脑袋,我又有几颗脑袋可以掉。

    捧着圣旨的胡三又往前走了一步,薛庭儴风淡云轻地往那里看了看,才又笑看着陈茂龙道:“如今外面有数万灾民,本官本来打算是将他们一路带离京师重地,可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米粮下肚,他们跟不跟本官走,本官就不知道了。”

    这又是威胁。

    事实上这些灾民们能去了京城附近,何尝不是沿路这些府县的地方官刻意为之。

    当地民生安否,关系着考绩,而考绩关系着能不能升官。这些灾民就宛如那火中之栗,碰不得沾不得,若是在当地逗留,时间长了必然会生乱。

    朝廷才不会管这些人是不是当地百姓,只要在你治下生乱,就是你的责任。所以一旦听闻有灾民流民来袭,当地官员都是远远就让人看着。看见踪迹了,便紧闭城门,无论你哭天喊地,就是不开。

    都不开的情况下,不就都往京城那边去了。

    这些都是下面官员心知肚明,却从来不会说的问题,而此时薛庭儴竟拿着这威胁上了。

    你不给粮没关系,那灾民们我就不管了,到时候出了乱子,反正是你保定府的事。

    陈茂龙额上的冷汗直流,真恨不得把这钦差给扔出去。

    但只限于想想,他眼睛盯向下面的大户。

    两个大户平时在保定也是首屈一指的人物,如今跪在这里没人叫起,两个官员互斗,倒把他们给牵连上了。

    可打死他们,他们也不敢说钦差大人是青天白日讹诈。

    看了看那两箱银子,若是没算错,也就两万两银子。这些银子其实买不了多少米,他们哪个人手中不是攒了好几粮仓的粮食。

    陈茂龙显然有了决断,眼中带着威胁之意的同时,还在述说一句话——就当是送瘟神。

    两个大户对视一眼,只能就当是送瘟神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