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第237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237章 第237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门青云路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当赛亚人出现在超英的世界[综]     ==第二百三十七章==

    之后,薛庭儴对筹粮之事进行了分派。

    他的意思是由官府出面购买那些大户手中的存粮,按之前市价计算,若是大户们不愿要银,事后补粮也可。

    总而言之,粮食必须拿出来。

    有粮就能好好说话,没粮让他们各自掂量着办。

    这还是薛庭儴一贯的套路,强买强卖。只是这次不用他亲自出面了。

    待一切都安排罢,连着几日未曾合眼的薛庭儴,回到安顿的住处中。

    招儿正在房里,她依旧穿了身男人衣裳。

    烛台下,红妆扮男装,端得是异种风情。尤其招儿体贴,见他回来,就上前为他摘下官帽,并宽衣解带。

    换做以前,薛庭儴早就按捺不住了。

    这厮是个表面正经,私下浪荡的,曾不止一次在內帷中,让招儿穿了男装。可五次里,招儿能有一次答应就不错了。

    今日他却毫无兴趣,也是累的。

    其实招儿也累得不轻,只是还有许多杂事要安顿,她也是刚忙完,薛庭儴就回来了。

    “就这么饶过他们?”招儿脸色有些不忿。

    薛庭儴揉了揉眉心,叹了一口道:“暂时也只能这样。这些人里其中有多少蠹虫硕鼠,咱们且不知,无凭无据也不能因自己猜测,就兴师问罪。再说,赈灾还要用人,把这些人处置了,人手从何而来,到时候下面只会更乱,而且我还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

    招儿好奇地看向他。

    薛庭儴又道:“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倒不是以武力而论之,而是强龙初来乍到,地头蛇却盘根错节,他们彼此守望相助,方方面面都能打点到。若是无事也就罢,我不介意陪他们玩一玩,可如今赈灾之事不宜耽误,与其把他们都处置了,不如让他们先下去干活。”

    “你的意思是——借力打力?”

    薛庭儴笑着点点头:“就让他们狗咬狗一嘴毛,我先歇着再说。”

    “歇一歇也好,你最近也累得不轻。”招儿心疼道。

    “你最近也辛苦了。”薛庭儴揽着她的肩,两人去床榻歇息。

    薛庭儴的一番隔山打虎,搅动地何止是一两个人的心。

    从布政使衙门出来,有靠山的都去找靠山,没有靠山的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发愁。其实钦差大人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拿着圣旨压着他们去对付那些当地大户。

    只有两条路可以选,要么‘借’来粮食,要么自己掂量着办。有把柄在手的,还能怎么掂量,只能先保命再说。

    巡抚衙门中,姜志毅和吕延寿都来找了项竘。

    这种时候,自然不能走正门,而是走后门。项竘也没在前衙见他们,而是在后衙的书房中。

    “我说兜兜转转闹什么,原来都应在这儿!”吕延寿冷笑。

    可问题是这招打得他们有苦说不出,武胥那边就不提了,该扫尾的已经扫干净了,问题是那个粮官还在钦差的手里。

    那粮官是武胥的人,武胥有没有对他说过什么,谁也不知道。还有钦差说盘了广济仓历年来的账目,这些账目他们平时从没关注过,账目上会反应出来什么,会不会跟他们扯上什么关系,这些都是未知数。

    事到临头,他们才发现百密总有一疏。而这一疏就像头顶上悬着的大刀,谁也不知会不会掉下来。

    姜志毅心情不好,项竘心情何尝好。

    为了避嫌,他才刻意没出面,即是心存给钦差一个隐晦的下马威,也是想安抚下面人心。

    不要惊慌,就算钦差来了,还是他来见自己,而不是自己去见他。钦差要想把赈灾的差事办好,必然要求到他头上。

    既然求到他的头上,就说明对方不想大动干戈,还会去用下面的人,下面自然可安枕无忧。

    可如今倒好,钦差一听说他抱病,就好像避瘟神一样避去了布政使,连巡抚衙门都不踏。而吕延寿建议要不要去请巡抚,钦差竟然说既然项中丞病了,那就好好养着吧。

    这话里的意思太多,让他养病,是不是想架空他?

    现在已经有这么个趋势了。

    项竘倒想跳出来说一句,本官宝刀未老。问题是钦差竟布置下这种差事,若他病愈了,对方会不会同样对他提出这种过格的要求,若是提出了,他是应还是不应?

    不应是抗旨不遵,应了是人心不稳。

    且项竘还有另一层考虑,下面的关系盘根错节,此事一生必然会生出矛盾。攀到他门下的关系并不少,是时找上门来,他如何推脱?

    那些大户们看似不起眼,实则哪个不是手眼通天,所以还是病着吧。

    即使这个病,有些憋屈。

    这边两人各自思索自己的难处,那边吕延寿道:“下去借粮是势在必行,这事暂时不用我等下去办。可有一事——”

    “什么事?”

    吕延寿恨不得一巴掌把姜志毅给打了,他怎么就摊上个这样的猪队友。

    “你别忘了,当初朝廷下命赈灾,咱们往上报的是已赈了,可粮食不够。广济仓那边走的是空账,我们对下赈的也是空粮,唯一该发下去的那些粮食,都被你拦截到了开封。如今那姓薛的按黄册的人口和广济仓的账目来算,本该借来一百万石粮食就够赈灾了,如今却要被亏空掉的数目给凑出,等于这些死账都要让我们来背上。”

    姜志毅愣了下:“可这粮食又不是我三人吃的,这开封上上下下,哪处没吃。”

    吕延寿气笑道:“那你去跟钦差说,那空账都是被你吃了,也是你截下赈灾粮到开封,所以广济仓那边的放粮账目不作数。”

    敢这么去说,那是明摆着找死,主动把把柄往人手里送。

    也许钦差就是洞悉了这些,所以才会用这样的招数来对付他们。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这粮食不是我一人吃的啊!”大抵是这几日受到的打击实在太重,姜志毅一屁股坐在地上,以袖掩面大哭起来。

    项竘直皱眉头,若不是还指着姜志毅办事,若不是他也是一方大吏,真恨不得把他也给治死了。

    “你赶紧起来,你现在要操心的是,下面那些官员找上来,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

    “你觉得他们会自己背了被空赈的粮食?”吕延寿气急道。

    这时,有人敲响了门,先是项竘的人说话,跟着则是姜志毅的心腹。

    “大人,您还是快回去一趟,汝宁府、南阳府的二位府台大人找您,说是有要事相商。”

    来了。

    钦差到了开封,按规矩各府的知府都该来此述职。

    一是便于钦差了解当地情况,二来也是来要粮。

    河南一共九个府,有两个府的知府本身已在开封,剩下七个府的知府也纷沓而至。

    他们一直坚守治下,就是笃信朝廷不会放任不管,既然钦差来了,他们的面子功夫也做足了,自然忙不迭就来了。

    谁曾想到了后,没粮也就罢,面对的还是自己下去借粮的差事。

    哪怕钦差再晓之以理,可那笑脸下的威胁可是明摆着的。

    钦差特意拿出每个府的黄册,以及地方常平仓的账目,完全忽视了若是常平仓有粮,何至于让灾民们闹到北直隶,俨然就打算将这笔烂账记在他们头上。

    “归德府记名在册共计有十余万人,常平仓常年储备的粮食在八万余石,除过这些日子赈济而出的粮食,你需借来三十万石粮食,便足够治下灾民一直过到秋收。这个数目想必不难,地方大户若是不愿要银,就用来年的税粮抵之,你当从中做好工作,如今适逢灾年,当是官民同心,方能共渡难关。”

    “可大人——”

    “难道章大人有什么难处?如果有难处可直言,本官可另派人暂代你下去借粮。”

    说是暂代,这是明摆着要撤职吧。

    这位章大人自然连连摇头,说没有难处。

    等下去后,却是满脸苦涩流于言表。

    离开布政使衙门的时候,经过大门他和一个疤脸人走了对面。

    章世复心想,这般又瘸又瞎的人,竟然跑到蕃司衙门了。

    不过他因着有心事,也没多想,可他对面的人却是瞳孔一阵紧缩,连着盯了他背影好几眼。

    “胡爷,这是看什么?”胡三一个手下跑过来问道。

    胡三摇了摇头,又往那处看了一眼:“没什么,进去给大人回话。”

    如今整个河南境内,也就开封城算是最为平静,街上的商铺大多数都开着,就是路上行人很少,也没见着有什么生意。

    章世复离开布政使衙门,心中发愁在大街上逛了很久。

    也知道这么干逛没什么用处,他回到下塌处,让心腹下人去外面打听消息。

    打听了一圈后才发现,钦差大人也不单只针对他一人,而是各府各县都是如此。先给各府长官派差事,再是下面的小县官,没人逃得掉。

    现在,其他几个先到的府台都快急疯了。

    别人也就罢,这次闹旱灾,为了筹粮之事,章世复可没少往外跑着借粮。

    他倒不是怕下面灾民饿死,他是怕钦差到后,府衙下常平仓没粮食的事被人发现了。

    其实以前章世复没这么胆小的,他也是一路从底层县官做到知府的位置,可自打嘉成九年夏天发生的那场事后,他的胆子就变小了。

    这些粮自然不是章世复一人所贪,不过是前任转后任,后任再往下一任转。

    章世复坐上这知府位置时,那常平仓就是一本扯不清的烂账,一直没扯清楚。寻常碰到上面有人来查,就往里头补上一些,没人就撤掉,久而久之所有人都麻痹了,视为寻常。

    都知道若是有什么事,这事迟早漏兜,问题是人不是火烧眉头,谁愿意去给别人担责任。

    你贪,我贪,大家贪;你好,我好,大家好。

    反正也任不了几年,基于这种心态,常平仓那处就成了沉疴痼疾。

    如今倒好,钦差下了命,等于这一摊子都砸在自己身上。

    门外响起下人的禀报声:“大人,河南府的陈大人约您一同去找布政使姜大人。”

    去干什么?自然是要空赈的粮食,这粮食他们可不会背,如今都自身难保了,也不在乎会不会得罪上级。

    可无人知晓,章世复所在的归德府却没有被空赈,上面是发了一批粮食下来的,这也是为何归德府是除过开封以外,情况最好的府之一。

    至于为何别人都没有,归德府却有后,只有天知地知章世复知和那人知了。

    想到那个人,章世复眼中闪过一道希冀的光芒,也许他可以向那人求助。

    不,还是先缓缓,那处能不去尽量还是不去,也免得最后一分香火情都给砸了。

    “你去和陈大人的下人说,老夫赶了几日的路才到,还需稍作安顿,明日再去寻他。”

    之后的两日里,章世复和另外几个知府都去找过姜志毅。

    姜志毅倒也说给他们想法子,可什么法子却并未透露,而布政使钦差那边已经在催他们回地方了。

    章世复整整想了一个晚上,次日还是去了巡抚衙门。

    这些日子不管外面闹成什么样,项竘一直闭门不见人,可章世复来求见,却有人把他引了进去。

    “你来找本官有何要事?”为了表明自身确实有病在身,这些日子项竘都是卧病在榻上。

    章世复恭恭敬敬作揖行礼道:“下官此次拜见,主要是来探望中丞大人身体可是安康。”

    项竘见此,也不好再摆冷脸:“本官并无大碍,无事就退下吧,如今情况不同以前,还是别惹来猜忌的好。”

    他这话看似替章世复考虑,何尝不也是为了自己避嫌。

    提起这事,章世复想起这两日私下流传的一些小道消息。说是这次事情闹得太大,恐怕中丞大人都难辞其咎,所以才会在钦差到后,主动退让。中丞大人自身都难保了,又怎会保下面人,没看见姜大人急得都快房顶冒烟了吗。

    想到这里,章世复扑通一声跪下了,匍匐在地:“还望大人能救救下官。”

    救什么?彼此心里都清楚,只是项竘恼恨此人如此没有出息,就是一些粮食,就能把他难上了,竟求到他面前。

    “此事一出,即使能借到粮,恐怕下官也借不上了。下官不过是个小小的知府,钦差大人本就是强人所难,再加上常平仓的亏空,杀了下官,下官也填不上啊!”

    “你填不上,难道本官就能填上?”

    “大人不同,大人乃是一方封疆大吏,大人您手眼通天,定能救小的性命。”章世复见项竘老脸冷硬,不禁紧张地润了润唇,轻声道:“大人,您可别忘了嘉成九年的那场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