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第239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239章 第239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农门青云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活色生枭当赛亚人出现在超英的世界[综]     ==第二百三十九章==

    这大抵就是报应。

    旱灾也就罢,洪灾历来多疫病,且疫病大多都是又急又凶。

    章家便有人染上了疫病。

    只可惜章世复正忙着赈灾,忙着如何保命,根本没及时发现。等发现的时候,小孙子已经没了,接着是自己的独子、妻子……

    这些年章世复倒也再娶了,也有了孩子,却是几个闺女,一直没能生下儿子。他知道这是老天要让他绝后,让他赔命,给胡家一家人赔命。

    章世复一面呛咳着,一面语无伦次地说着当年的事。说自己当时的恐惧、悔恨,种种种种。

    胡三也就那么听着,自然情绪难免会有波动,可到最后却成了一片死寂。

    “……我说这些,不是想让你原谅我……就是累、咳、太累了……很累很累……这些事藏在我心里多年,我每年都会去你爹的坟上一趟……跟他说说……可那只是衣冠冢……我不、我不知道你爹听不听得见,愿不愿意听……”

    “我爹不会听的,他也听不见。”

    章世复脸色先是潮红,再是一片死灰,良久才喃喃:“听不见也是对的,咳咳,我只能下去……再跟他说了……”

    说着,他抬头,有些欣慰地看向胡三:“茂生,知道、知道你活着……真是太好了……我有时也会想,会不会有这一天……可、可我想了想……竟是……是高兴的……”

    胡三深深地看着他,从这张脸上他几乎已经认不出当年的痕迹。

    就如同他一样,十年的岁月,足够让所有人面目全非。

    “难道你不好奇,为什么我会出现,为什么明明能出现,却不早一点,为什么……”

    胡三的目光放在章世复的胸口上,那里有一个洞,正不停的往外淌着血。

    本来他就没给章世复认真包扎,就是随便拿布绑了一下,因为对方情绪太过激动,伤口又裂开了,那深蓝色的长袍,胸口处有一块黑色面积正在慢慢扩大。

    章世复艰难地撑坐起来,他大口地喘着气:“这是我欠你们的,还了也好……欠了这么多年,我累……还了也好……知道你还活着,老胡家的香火还没断……我在下面、下面,也不至于没脸、没脸见你爹……”

    胡三突然笑了起来,满是嘲讽和复杂:“你觉得你死了就能还清欠我家的一切?还不清,你一辈子都还不清,你不要妄想了!是的,我就是故意等着那些人对你下手,我才出面阻止,我就是想看你明明可以逃出生天,却无奈不得不面对死亡的下场,我想看看你这张脸该是如何的恐惧和精彩……”

    只可惜让胡三失望了,他想象过很多次,有一日他大仇得报之时的场景,却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

    一切的仇恨竟是起源于一次行差就错,章世复生了攀附之心,他本来也没想这样,可偏偏事情朝着最不可挽回的结局发展。

    胡家人死得只剩他一个,章家的下场也没好到哪儿去,还有那些无辜的百姓……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人。

    一个手眼通天,不过轻描淡写一句话,就毁了这么多人的人。

    “我要你手里的东西!”

    章世复下意识看向他,目露震惊。

    “你手里若是没有东西,以他们的性格不可能留着你,你把这东西给我。”

    章世复嘴唇翕张了几下,才道:“……茂生,我不知道你这几年经历了什么,可你斗不过他们的……斗不过,就剩你一个了,你别傻,别傻……”

    “斗不斗得过,那也是我的事!”胡三低咆着。

    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脸庞又恢复一片冷硬,却又隐隐带着一分近乎狰狞的凶恶。

    “当初落水时,我听见姓项的和手下说的话,所以我知道我的仇人是谁。现在斗不过,那就以后,以后斗不过,我用余生跟他们斗,我时时刻刻盯着他们,总有一日,将他们全部送下去祭我胡家。”

    “茂生……”章世复嘴唇颤抖起来,整个人也抖了起来。

    胡三从出现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冷静自制,也是到了此时,听到这些话,章世复才知道这份仇恨埋藏得有多深,而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他。

    一直撑着的那口气当即泄了下来,章世复无力地倒靠在那里,气若游丝。

    “那东西……在……”

    “在哪儿?”胡三靠近去听。

    章世复猛地一下抓住他的手,瞪大双眼:“在、在你爹坟前埋着……他没有想到我会藏在那里,找了、找了很久……听我一句……好好保存、自、自己,别被……”别被仇恨拖垮了自己。

    可这句话注定是说不出来,胡三就感觉到那只手突然就没了力气,滑落下来。

    连招儿都感觉到胡三的异常,忍不住问薛庭儴:“他这几日怎么了?我看着有些不对。”

    薛庭儴叹笑了一口:“没什么,可能是累了吧。”

    “那你也让胡三歇一歇,这一年年的,总是各处都有事,他也就连轴转的跑。人又不是铁打的,总得歇一歇。”

    “恩,我知道了,我等会儿看到他就跟他说。”

    如今下面一切都渐渐进入正轨之中,各府县衙门俱都出面安置灾民。

    想回家乡的,就送回家乡,不想回家乡的,就在当地落户。官府发了赈灾粮食,也设了粥棚,总而言之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进行。

    薛庭儴有感这次的灾情严重,特意让各地府县衙门出面,组织灾民以工代赈。做工的灾民可多分到一些粮食,或者稻种什么的,在各地都挖起储水用的池塘。

    尤其是沿着黄河的府县,趁着黄河之水处于干涸的状态,将河底的淤泥也清了出来,这样一来等到了明年夏汛之时,就不怕因为淤泥堆积,造成河水蔓延决堤了。

    最近薛庭儴笑眯眯的,没少夸奖下面那些官员爱民如子,尽心劳力。

    可下面人是如何想的,那些大户们是如何想的,反正这事也找不到他头上,他就浑当不知。

    与之相比,项竘的处境就有些焦头烂额了。

    姜志毅差点没被逼疯了,好几次撂挑子不干。都是系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跑不了姜志毅,也跑不了他。如今非常之期,只能摒弃一切共渡难关、

    幸亏薛庭儴一直表现的是——我知道里面有很多猫腻,我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让你们自己解决。解决好了,我就当做没这事,解决不好,反正你们看着办吧。

    有这么一层,就好像是吊在驴鼻子前的萝卜,总是能让驴子充满干劲儿的。

    就当是送瘟神,只要瘟神走了,反正官还在,以后何愁捞不回来。

    这么想想,心里就舒服多了。

    时间进入九月,转眼间又到了月底。

    河南是不用指望收成的,幸亏湖广江南一带受灾并不严重,秋收并没有耽误。等别处的粮食送来,赈灾的钦差也可以功成身退了。

    等到薛庭儴走的那一日,许多官员来送,都是依依不舍的。项竘还是没出面,他这巡抚俨然是打算一直病到薛庭儴走了。再病愈。

    “薛大人。”若说真正舍不得薛庭儴走的,还属张盛。

    起先张盛对于朝廷下派钦差,是报着一种观望的状态。

    他不敢对其寄望太高,但又希望对方能做一些什么,哪怕是为了百姓。

    后来钦差弄出的那一出出,他心想这是棋逢对手了,甚至有种心心相惜之感。直到钦差入驻开封,他才发现官原来可以这么当。

    把下面一众人玩弄于鼓掌之间,让对方有苦难言,还不得不按照自己的想法做。

    他欣赏之余,同时还有些失望,既然有能力,有陛下的宠信,为何就不能大刀阔斧。

    后来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再后来他又不怪对方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考虑和顾忌,他又何必拿着自己的想法去要求旁人。

    人无完人!

    至少,这一场事总算过去了,百姓的损失降到最低,明年的未来可展望,已经很不错了。

    直到钦差要走了,他才真的不舍起来。他忍不住想若是薛大人能留在河南,一定是此地百姓之福。

    “怎么?这是舍不得本官?”薛庭儴笑着,拍了拍张盛硌手的肩膀。

    张盛翕张了下嘴,没有说话。

    薛庭儴又轻拍了一下:“好了,你想的本官不会让你失望的,等着吧。”

    张盛还在发愣中,薛庭儴已经进了马车。

    马车缓缓前行,这时从路的两旁跑出来一些百姓。

    有百十多人,竟是追着车队去了。

    “钦差大人,钦差大人……”

    马车停下来,薛庭儴车中探出半个身子。

    几个百姓跑了上来,手里都拿着篮子。

    “薛大人,这是俺家的刚种的菜。”

    “薛大人,这是俺家蒸的馒头,你和大人们路上吃。”

    “还有俺家的鸡蛋,就那两只母鸡,这是第一次下蛋,俺都攒着。”

    ……

    薛庭儴的手已经接不下了,胡三帮着他接,最后车辕上、地上密密麻麻全放着各式的篮子和布口袋。

    这些百姓也顽皮,放下东西就走了,连还回去的机会都不给。

    薛庭儴只能让人把东西都收上马车,才回到车里坐下了,车队继续往前行。

    他手里还拿着一把大葱,这是之前忘了给胡三他们。大人不说,别人哪好戳破大人窘迫模样,这个任务只能交给夫人了。

    招儿也就不说,直到薛庭儴心情复杂了会儿,扬手去摸脸,才发现手里的大葱。

    “你这是故意的吧?”

    招儿瞅着他呵呵直笑。

    ……

    另一头,张盛目睹这一幕,回头看了看其他官员错愕的表情。

    讥讽地勾了勾唇角,什么也没说,便扭头走了。

    这些百姓终于心满意足送出了自己的心意,心情十分愉悦。他们大多都是跟着薛庭儴一路从京里回到家乡的那批灾民,听说钦差大人要回京城了,特意前来相送。

    对于一生注定平凡无奇的他们来说,这次的经历大抵能成为平生最精彩的一次。

    若干年后,当他们老了,儿孙满堂,他们会抱着调皮的孙儿,讲起平生最得意,也是最曲折离奇的故事。

    在那个故事里,他们在薛大人的带领下,所向披靡,救了整个河南的百姓。

    那是一个叫做奉旨赈灾的故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