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第240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240章 第240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不死佣兵农门青云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当赛亚人出现在超英的世界[综]     ==第二百四十章==

    十月的天已经开始有些凉了,越往北走,冬天的痕迹越是明显。

    赶在京城下第一场雪的时候,薛庭儴一行人终于回了京。

    按照惯例,入京后要先进宫面圣。

    招儿回去收拾细软,薛庭儴入了宫,就像上次一样。可这次又和上次不一样,招儿一直等到天黑,都没见薛庭儴回来。

    之后让人出去打听,才知道出事了。

    具体出什么事不知道,总而言之不是小事,据说现在内城一片风声鹤唳,似乎是嘉成帝发了怒。

    “娘,爹怎么还不回来。”

    招儿走得这几个月,全凭着招娣两口子照顾两个小的。弘儿还没回来,他赶八月院试,现在十月初,大概再过几日就回来了。

    “你爹还在宫里呢,宁宁是不是饿了?娘让人去做饭。”

    宁宁摸了摸小肚子,想了想还是道:“宁宁不饿,咱们还是等着爹吧。”

    可薛庭儴注定要让女儿失望了,直到厨房那里准备好晚饭,一家人等了半天,还是没见他回来,最后是招儿说先吃了不等他。

    此时内城里何止是风声鹤唳,说是人人自危也不为过。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锦衣卫就出动了。

    已经被抓走了好几名朝廷大员,有的是在府部衙署被抓走的,有的则是在家中。其中就有权倾朝野的吴阁老。

    至此,众人才明白,这是吴阁老犯了什么事。

    可到底是什么事,没人知道。

    而这些被抓的官员也没有送进宫,或是刑部、大理寺,而是直接被关进位于承天门附近的锦衣卫北镇抚司。

    随着司礼监在朝中慢慢崭露头角,嘉成帝几次想将锦衣卫推到台面上,都招来群官抵制。

    这些文官们对‘锦衣卫’一词,似乎特别敏感,他们能容许司礼监,但并不代表能容许锦衣卫。

    毕竟在他们眼里,宦官再是为害,到底是阉奴,顶多也就是些口舌和义气之争。可锦衣卫手里却有刀,可以危及性命。

    只是嘉成帝想做的事,又怎么可能会做不到。

    所以如今锦衣卫虽很低调,但也有自己单独的衙门,而北镇抚司就是其下负责侦缉刑事的机构。

    这个地方很久没出现在人前,久远到人们都忘了,这北镇抚司就是传说中专司皇帝诏狱的地方。

    此事引起一片哗然,一些朝臣四处奔走,之后联袂来到宫中求见。

    嘉成帝正是大怒中,又怎会见他们,更是引来一阵恐慌。

    都怕开了这个头,以后人在家中坐,不由分说就被锦衣卫收押。当然,也少不了吴阁老一系人私下活动。

    薛庭儴到了半夜才回来,此时招儿已经睡了。

    两人也没说什么话,便歇下了。

    次日一大早天还没亮,薛庭儴就出了门。

    而与此同时,早朝上正因吴阁老等人为何被收押之事,引起了一片轩然大波。

    谁都没有想到,竟是十多年前的一件事,将吴阁老牵连了进来。虽事情暂时还不明朗,但若没有真凭实据,以嘉成帝的性子也不会动这么大的干戈。

    当然也少不了有些朝臣提出,就算吴阁老犯了大罪,也不该是锦衣卫收押,而是该交由刑部或是大理寺审理。

    嘉成帝也不说话,只是看着说出此言的朝臣冷笑,对方的话自然再说不下去了。

    这么大的案子,牵扯的还是位高权重的阁老,谁敢说刑部和大理寺不会徇私。毕竟吴阁老可是以门生遍天下而著称。

    早朝罢,群臣的心却并不安稳。

    若事情真是属实,这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吴墉他可真敢!

    而同时薛庭儴也进入群臣的视线中,这十年前的案子,他到底是怎么查出来的?难道说陛下这趟派他出去赈灾,就是为了此事?

    这一切,注定是个难解之谜。

    随着刚回京没几日的前浙江按察使叶莒,被一道圣旨派往河南为钦差,拉开了嘉成十八年的混乱序曲。

    河南的一众官员纷纷落马,大至一省巡抚,小至地方县官,牵连甚多,显然嘉成帝是打算彻底整顿此地。

    而随着项竘、姜志毅及吕延寿等人被押解回京,朝野内外皆是动荡不安。

    经过这些日子的缠磨,嘉成帝倒也退了一步,涉案官员还是由北镇抚司亲自审理,但大理寺和刑部可派人陪审。

    此次的案子没有主审,由刑部尚书尹年、大理寺卿王崇耀,协同锦衣卫指挥使杜继鹏、太子少傅薛庭儴,共同审理。

    薛庭儴回京已近一月,这是第一次踏入北镇抚司,也是第一次见到被收押在此处多时的吴阁老。

    北镇抚司的天牢设在地下,乃是前朝旧址,荒弃多年,格外显得阴森恐怖。

    一米多宽的窄道,只供两人并肩而行,两侧的墙壁是一种黑得诡异的颜色,像是经久失修,也像是被血浸透。

    这条窄道很长,似乎走了很久才到尽头。

    到了一处堂中,几人一一落座,不多时就有人带着吴阁老来了。

    吴阁老穿一身青灰色的棉袄,花白的发梳成髻,看得出来之前被人收拾过。曾经也是首屈一指的大员,今日落到阶下囚的位置,难免让人心生感叹。

    “站着回话。”狱卒吆喝道,便去了旁边站下。

    上面的人看着下面的人心情复杂,下面的看上面这些人,何尝不也是。

    “要问什么就问吧,老夫再说一次,此事乃是有人刻意栽赃,与老夫无关。”

    说到栽赃时,吴阁老一双老眼仿若淬了毒似的瞪视着薛庭儴,连连冷笑道:“薛大人,老夫知道你记恨老夫良久,你又何必存了心害老夫。”

    谁都没想到吴阁老会这么说,可转念一想确实也是,河南的事是薛庭儴带回来的,这二人早有宿怨,清楚当下局势的都知道。

    就不提别的,沿海一带受损的朝臣不少,可谁都没有吴阁老的损失大。仅凭浙江一地,他栽了多少门生进去,更不用说还有福建广东两地。

    吴阁老想把薛庭儴生吞活剥了,都不稀奇,可谁也没想到,倒是薛庭儴先把吴阁老给洗了下锅。

    首位一共摆了四张大椅,两张居正位,另有两张分别放在左右处。

    尹年和王崇耀资历最老,也是老臣,自然坐着正位,杜继鹏和薛庭儴则是一左一右。可任谁都知道这次主审以这两人为主,刑部和大理寺不过是个旁观者。

    受审者明晃晃地说主审之一是挟怨报复,这案子似乎就审不下去了,薛庭儴该避嫌才是。

    谁曾想他却是淡淡一笑道:“吴大人所言差矣,本官与你无冤无仇,又怎么刻意去害你。本官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获知当年之事,只怪那项竘行事不够谨慎,竟是派人暗杀堂堂一府知府,不小心被本官的手下撞见了。”

    这是表面上的说法,满朝皆知。

    “那薛大人可是敢说你不记恨老夫?”

    “本官又为何要记恨与你,我二人无冤无仇,吴大人常年驻于京,而本官常年奉命在外,既无交集,又无恩怨,吴大人还是切莫再攀扯,这对审理此案并无任何用处。”

    吴阁老语塞。

    是啊,他和薛庭儴虽有宿怨,可这宿怨是不能拿在台面上讲的。难道他说因为薛庭儴连番坏了他许多大事,扳倒了他好些门生,吴家损了数不清的银子,致使江南吴家族人日子过得极为窘迫,所以才结了仇怨。

    恐怕不会帮了自己,还会害了自己。

    看着上首含笑看着自己的年轻男子,吴阁老一阵生恨,恨不得吞他的肉喝他的血。脑子被怒火一冲,他道:“当年我有意招你为婿,可你却拒绝,因此从内阁中书被贬往地方,你心中早已记恨当年我如此对付你。”

    此言一出,尹年等人俱是面面相觑,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段旧事。

    转念一想,当初薛庭儴六元及第,风光至极,吴阁老有一女守寡在家,世人皆知。如此想来倒是一段好姻缘,一个青年才俊,一个有个好爹,双方联姻,吴阁老也能得个佳婿。

    可若是没记错,这薛庭儴似乎早已娶亲。当年状元公带着儿子跨马游街的事,至今让人提起,都是啧啧称奇。

    这吴阁老因赏识对方,竟生了棒打鸳鸯的心思,还因被拒恼羞成怒对一个晚生后辈下手,可真是为小人一个了。

    其实吴阁老是不是个小人,也许旁人不知,同朝为官多年的谁不知道。只是这人善于装腔作势,一副高风亮节之表象,如今自曝其短,也算是穷途末路了。

    尹年和王崇耀的眼中,含着淡淡的怜悯之光。

    这让吴阁老更是气血翻涌,一口老血喷在心头。可他顾不得这些,与脸相比,自然是性命重要。他心里清楚这次自己完了,嘉成帝既然动这么大干戈,就没想放过他。

    可怎么审,谁人审,却是在很大程度上关系自己的性命。

    好点自己还能落个罢官告老的下场,不好的抄家灭族都是轻的。以吴阁老的性子,怎么可能不负隅顽抗一番。

    “吴大人所言又差矣了,本官又怎可能记恨于你。若不是你的成全,本官这会儿大抵还在翰林院,或是内阁,给人干些淡茶倒水的活儿。又何至于能坐在这里,能穿上这身蟒袍,能坐上从一品之高位,能你在下我在上。认真说来,本官还要多多感谢吴大人的成全才是。”

    薛庭儴笑着朝这边拱了拱手,吴阁老一口老血终于喷了出来,委顿在地。

    这般情况,自然审不下去了,

    杜继鹏命人去找大夫来给吴阁老看诊,几位主审官这才步出天牢。

    尹年和王崇耀有公务在身,寒暄了几句便匆匆离开,薛庭儴和杜继鹏缓缓往外走着。

    “薛大人不该刺激他,他本已是老迈,若是有个好歹,这案子就审不下去了。”

    审不下去是小,嘉成帝丢了脸面是真。

    嘉成帝大动干戈,就是为了彰显皇帝之威势,也是心存了给锦衣卫一个名正言顺出现的借口。若是从中出了意外,功亏一篑,必然会触怒嘉成帝。

    是时,杜继鹏和薛庭儴都会被迁怒。

    杜继鹏作为嘉成帝心腹几十年,心知肚明主子的秉性,此言也算是从一旁提点。

    薛庭儴自然不会误解其中的意思。

    他微微一哂道:“此人屹立朝堂几十载,心机过人,处事老辣,难道杜大人被他一时失言蒙蔽了?他说任何话都是有一定目的,你可以当做我们之中有人倾向于他,也可以当做他借着这些言语往外递话,更可以当做他借机想换掉我这个主审官,换成其他有利于他的人,千万莫当他是穷途末路一时失言。”

    “薛大人的意思是——”

    薛庭儴停下脚步,侧脸含笑看着杜继鹏:“此人心智非同寻常,只有触怒他激将他,才能寻到他的破绽。且这般人,没这么容易死的,杜大人尽管放心,他可舍不得死。”

    说着,薛庭儴正过脸,掩下眼中的异光。

    人的求生欲超乎想象。认真说来,在那梦里,他虽是扳倒了吴阁老,却并不是用正大光明的手段。彼时他恨他入骨,又舍不得吴系一派的力量,便在他茶里下药,最终吴阁老瘫痪在床。

    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即是如此,他也挺了近十载才死。

    “其实他闹这一场也好,刚好我们可以借机看看,外面究竟还有谁搅合其中。当然,杜大人可千万别以为这样就能安枕无忧了,这里可以停,其他处却不能。”

    杜继鹏诧异地看着他饱有含义的双眼:“薛大人的意思——”

    “如今朝野上下的目光皆是盯在此处,盯着这几条大鱼,可下面的小鱼小虾却无人关注。我们恰恰可以借此机会,需知蚁多也能咬死象。”

    “薛大人好计策,本官这就下去办。”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