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第244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244章 第244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农门青云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当赛亚人出现在超英的世界[综]     ==第两百四十四章==

    宽敞的车厢中,薛庭儴肩披黑色的鹤氅,盘膝坐于青碧色的地毡之上。

    车厢一角放着只鎏金的熏笼,里面烧着上好的银丝炭,烤得整个车厢里暖意融融的。

    他单手扶着车帘,墨色的宽袖蜿蜒垂了下来,眼中含笑,又带着一丝疑问:“你是?”

    安伯半垂眼帘:“大人应该见过老夫,当年在定海城……”

    “如若说定海城,本官见的人多得去了,本官并不认识你,如若没事就退开,不要拦着本官的去路。”薛庭儴打断他。

    “大人……”

    “听见没有,还不速速离开,我家大人乃是朝廷命官,若再是唐突,就送你去五城兵马司。”

    “薛大人,老夫乃是吴家的下人,曾陪着姑娘见过大人一面。”不得已,安伯也顾不得故作高深,只能匆匆自报家门。

    “吴家,可是吴阁老的那个吴家?你有何事?”薛庭儴的目光这才又落在他身上。

    “此地说话并不方便,不知大人可否与老夫单独寻一处说话。”安伯道。

    他料是薛庭儴不会轻易答应,哪知对方却是随意抬手一指不远处的一个茶楼,道:“那就那处吧。”

    两人先后进了茶楼,择了一处雅间落座。

    薛庭儴端着香茗轻啜,一面道:“若是有事就说,本官并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你耗费。”

    “大人,是因为我家老爷的事。”

    “如若你是来替吴阁老求情,还是免开贵口。一来我们并不熟识,二来此案如今也不归本官审。”

    “老夫是有一事想求大人,希望大人能帮一帮我家姑娘。”

    薛庭儴扬眉看他,突然笑了起来,满是讥讽与嘲弄:“你们吴家的人可真是可笑,寻常你们求人帮忙就是这么求的?”

    他无视安伯有些难看的面色,脸冷了下来:“我之前说得很清楚,一来我们并不熟识,二来此案如今不归本官审。再说白一些,你吴家与我有积怨,我为何要帮你们吴家的人。”

    “薛大人……”

    薛庭儴扯了一下嘴角:“你们吴家人该不会忘了自己做过什么事吧?”

    “薛大人……”

    他站了起来,拉上兜帽:“本官茶也喝完了,该说的也说完了,想必吴管家是个聪明人,千万不要自取其辱的好。”

    已经自取其辱了!

    若是有别的办法,安伯不会来找薛庭儴,可偏偏没有办法。

    那日安伯离去后,就去了吴家。

    可吴家现在被人锦衣卫的人严密把守,不许进也不许出,安伯离得老远看了许久,只能掉头离开。

    而远离京城这几年的他,早已不同以前,倒是试过去找吴阁老的那些门生打探些内情,可根本没人敢见他。

    这几日他听闻审讯权移交给锦衣卫,安伯就知道吴家这次彻底完了。

    吴家可以完,姑娘却不能完,尤其他今日一早又去了陶家一趟,正好碰见陶寡妇闹着让陶邑同休了吴宛琼。

    他大怒,还和陶寡妇吵了两句,却根本不是那老泼妇的对手。

    万般无奈之下,他终于决定实施之前的想法。

    可惜弄巧成拙,他因一时无法真正低头,竟是触怒了薛庭儴。

    薛庭儴刚走到门旁,就听到扑通一声响,转头看去,却是安伯跪了下来。

    “若是小的之前态度让薛大人心中不悦,还请万万别跟小的见识,小的是真心实意来求薛大人的。小的知晓往事不堪回首 ,还请薛大人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小的一般见识。”

    薛庭儴看着他,眼神晦暗。

    似乎看出对方有些动摇,安伯道:“我家老爷行事历来谨慎,哪怕是与门生之间,也极少有书信往来,偶有书信,也都是找他人代笔。你们审项竘,根本审不出什么,即使他本人认了罪,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是我家老爷指使。而我家老爷乃是两朝元老,深受太/祖看重,没有真凭实据,只凭几个人空口无凭,根本动不了他分毫,顶多就是罢官为民。”

    薛庭儴的眼神变得饶有兴味,他回到桌前坐下,看着安伯:“若是我没弄错,你是吴家的管家,深受吴阁老信赖,只是因为之前惹了场祸事,遭了冷落。怎么?你这是遭了冷落心存怨恨,所以想报复主子?”

    安伯面色狼狈地一暗:“薛大人怎么说都可,而小的今日前来,就是想和薛大人做一笔交易。只要大人能保住我家姑娘安稳,小的便奉上一物,此物足以让大人心想事成。”

    薛庭儴意味不明地笑了声,眼中满是冷然:“你想保吴宛琼?当日我妻遭海盗袭击,是你和吴宛琼弄出来的吧?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去保一个仇人?”

    “难道你不想吴阁老死?”安伯一急道。

    “我想也好,不想也罢,与你何干?”薛庭儴站起来,冷冷地看着他,:“树倒猢狲散,一个注定下场不会好的人,本官并不会放在心上。”

    安伯静默了下,道:“姑娘只是个女子,如今她过得并不好。如果薛大人心中有怨,直接往小的身上撒就是,当日之事也出自我手,与姑娘并无太大关系。”

    “本官其实挺想不通,世人有趋利避害之本能。你倒好,什么罪都往自己身上揽,做奴才的做到你这种地方,也算是罕见了。难道说吴宛琼其实是你的女儿,所以你才会如此尽心尽力照顾她?”

    安伯的脸僵了一下:“薛大人乃是读书人,知书达理,还是不要妄然猜测,这会让自己失了风范和气度。”

    “我这人出身乡野,哪有什么气度可言,倒是对这事十分好奇。”薛庭儴笑着,瞥了他一眼:“不怕跟你说了,我这人心眼小,爱记仇,可没有什么不跟女子计较的习惯,吴管家若是没有能说服本官的理由,那么请赎本官无法答应了。”

    一片让人窒息的寂静后,安伯道:“姑娘其实是夫人和小的所生。”

    薛庭儴的眼睛当即亮了起来,这无关其他,不过是此事超出他想象。

    其实他结合那个梦里的记忆,一直对此有些猜测,但万万没想到竟真有如此狗血的事发生。

    “……夫人因为身子弱,并不得老爷的喜爱,而老爷后宅姨娘通房甚多,夫人一直郁郁寡欢……后来……”

    其实怎么遮掩,都无法掩饰安伯是个卑劣的人。

    他因记恨吴阁老,才会留意上吴夫人,甚至之后发生的一些,看似意外,实际上都是他刻意安排的,就是出于一种不能示人的肮脏心态。

    对于一个男人什么样的侮辱最大,无外乎妻子被淫。他抱着这样的心思靠近,却是不慎掉了进去。尤其吴夫人意外获知那晚不是吴阁老,而是吴安后,急怒交加,身子更快的垮了下来,最后与世长辞。

    这一切都成了安伯心中的病,治不好的病。

    他其实早就死在吴夫人没的那一日,之所以会苟活于世,不外乎因为吴宛琼。

    “那吴阁老多年无子,也是出于你之手了?”这件事薛庭儴早就怀疑上了,在那梦里就有所怀疑,不过那时他恨吴阁老甚深,自然不会管这件事。

    安伯僵了一下,点点头:“小的就是个下人,夫人就姑娘一个骨肉。没娘的孩子没了庇护,若是当爹的再不上心,日子会过得极为艰难。”所以他借着吴阁老的信任,一直在他茶水或是饭菜里下药,所以吴阁老才会多年无所出。

    “本来本官是不会答应你的,但你说的这个故事让本官心情不错,愿意听一听你所谓的将吴阁老置之死地的方法。”

    项竘招了。

    杜继鹏第一时间来找了薛庭儴。

    与薛庭儴之前所想的一样,项竘虽可出来指认受吴阁老,但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吴阁老指使。

    薛庭儴耳语了杜继鹏一句,杜继鹏当即带着人去了吴府。

    其实吴府早在吴阁老被收押之时,就被里里外外收了许多遍。如今府里除了些下人和妇孺,一个能当家管事的都没有。

    冯姨娘到底是个女子,早就被如狼似虎的锦衣卫吓破了胆。府里上下惶惶不安,生怕哪日圣旨下,自己等人不是被砍头,就是被发卖。

    锦衣卫的再次上门,又是引起他们一阵恐惧,不过锦衣卫并未逗留太久,拿了东西就离开了。

    东西藏在吴宛琼院子中一处假山里,乃是安伯跟随在吴阁老身边多年,记录下经由他的手所办之事。

    确切到某日某月什么人什么事,当然也少不了几封应该被销毁,却被安伯藏下的书信。

    有这些东西,足够吴阁老死无数次了。

    东西交上去后,朝野震动。

    不过这东西却没被嘉成帝公示,只公示了吴阁老当年如何指使项竘掘了虞城县河段的河堤,以及如何密谋重回朝堂,还有吴家在沿海一带走私的部分信息。

    只凭这些信息,就足以让人为之震撼了。

    嘉成十八年,注定是风雨飘摇的一年,而嘉成十八年的结束,也是以血腥杀戮作为结束。

    吴阁老及项竘等涉案官员,皆被判以满门抄斩,家产抄没。其他涉案较轻的官员,则是被处以罢官为民,或是流放充军等。

    腊月二十这一日,菜市口人满为患,都是前来看杀头。

    随着一声令下,刀落头断,也是破了自打大昌建朝以来,高官还是文官罪不至死的惯例。

    既然是满门抄斩,那就是老少皆不放过。

    陶邑同果然赶在皇命下来之前,把吴宛琼给休了,甚至主动送去了锦衣卫。且不提他这行举如何受人嘲笑,吴宛琼既然已被休弃,自然就不再是陶家妇,而是吴家女。

    她此次也在被抄斩的行列中,却无人知晓人早已被换下了。

    就在菜市口人满为患之际,一辆青帏小车悄悄驶出京城。

    他们的方向也许是江西,也许是江南,不过谁又知道呢?注定引不起任何波澜。

    嘉成十九年,注定是充满了新气象的一年。

    随着河南等地,以及朝中吴系一派人纷纷落马,自然空下了许多位置。嘉成帝提拔了不少官员,朝中一片新气象。

    而因为嘉成帝手持那本从吴家抄出的册子,谁也不知里面到底写了什么,还有什么内容。所以与吴系以前有过来往的官员,俱是人人自危。

    都十分消停的情况下,嘉成帝自然朝权在握,朝廷上下如臂使指,说不出的顺心如意。

    借此机会,内阁也有所变动。

    随着吴阁老被满门抄斩,高居首辅位置的徐阁老终于可以功成身退。

    其实以他的年纪,早就该退下了,尤其近两年多是健忘,入宫来内阁的次数屈指可数。

    之所以嘉成帝不许他告老,不过是占个首辅的位置。

    内阁本是八人,这一下去了二人,还是首、次辅的位置。表面上大家与寻常并无两样,实则早已蠢蠢欲动。

    嘉成帝的安排彻底打消了这种蠢蠢欲动。

    他提了前浙江按察使叶莒,及礼部左侍郎林邈入阁,又提了谭亮谭阁老作了首辅。

    命令发下后,朝中一片哗然,却又不意外嘉成帝会这么干。

    这样一个专断独行的皇帝,怎可能把首辅之位让给有才之人。当然也不是说谭亮无才,不过谭亮的年纪也就比徐阁老小了几岁,如今也是七十好几的人,这般年纪能做什么,不过是占个位置罢了。

    其实嘉成帝的种种安排早已有了迹象,叶莒乃是嘉成帝的人,也是位能臣,因为资历不够,所以先是放出去主持各地乡试,为其积攒人脉,再是放置浙江这个至关重要之地。

    如今镀金回来,也合该是入阁了。

    倒是林邈的入阁,让朝中很多人都有些看不明白。

    因为此人一直籍籍无名,虽是入翰林院后,就被提拔成了中书舍人,后升至侍讲学士,再之后做了礼部右侍郎。

    这确实是为朝臣入阁的路线,可朝中比他出众的朝臣不是没有,怎么偏偏就轮上了他。

    只有那些许人明白,此人能入阁大抵还是因为收了两个好学生。

    一个陈坚,明摆着是徐阁老的接班人,只是资历和年纪都不够,暂时还在翰林院里任着侍读学士,教着几位皇子读书。

    干得是清贵的差事,待熬够了年头,入阁是可以想象的。

    一个薛庭儴。虽是这师生二人自打入了朝后,就不再来往,可这种不再来往明摆着就是做个样子,谁知道内里如何。

    于名分上来讲,此二人就是师徒。

    这个薛庭儴就不得了,浙江平乱开阜,不过十年不到,便坐上从一品的高位。这趟回京又被封为太子少傅,去一趟河南赈灾,直接把吴系一脉俱都拉下了马。朝中文武百官,舍他其谁,恐怕没人有这种手腕。

    这样的国之栋梁,再加上其六元及第的光环,日后铁板钉钉的阁臣,青史留名的人物。

    所以,林邈会入阁也能想象。

    不管下面人是如何猜测,总而言之朝堂上经历了一次新的洗牌。洗牌之后,朝堂又是如何局面,暂时谁也不知道。

    而值此之际,薛庭儴也有了实缺,被任命为户部右侍郎。

    以其的资历,乃至功劳,都足够了。

    可三十岁的户部堂官?也算是创了新例。

    薛庭儴又大出了一次风头,其中种种暂不细表。

    对于招儿来说,男人升不升官,对她来说似乎没什么区别。

    她现在面对一个问题,那就是搬家。

    搬家这件事看似不起眼,实则里里外外要打理的事太多,再加上又面临招娣临产,薛庭儴升官了,总要摆个酒吧。

    这些都是事,全压在她一个人头上。

    连着忙了半个多月,这些事才算弄罢,一家人俱都迁至东华门附近的薛宅里。

    到底是御赐的宅子,怎么可能会差。

    看似只有三进,但因为有个很大的园子,比起那些五进的宅子也不小。在交接过来前,都是新修葺的,崭崭新新,雕梁画栋的,看着就让人心里舒坦。

    最重要的是位置好。

    如今薛庭儴有了实缺,每天都得去上朝。若是换做以前住的地方,估计三更就要起来,如今五更起,卯时上朝,根本不怕会迟。

    外面已是晨光初露,薛庭儴还赖在榻上。

    “你到底起不起?再不起去迟了,是时被监管朝仪的御史记名,那该多丢丑。”

    招儿很心累。

    养个男人,却跟养个孩子没什么区别。平日里他倒是很正经,可不正经起来,比毛孩子还让人累心。

    又不是她要上朝,弄得自己比他还累,每天都要准点醒来,然后叫这个活祖宗起来上朝。

    其实这么长时间,薛庭儴还没迟过,不过招儿将此归咎于她的劳心劳力,自然觉得责任重大。

    薛庭儴在她胸脯上揉了揉脸,眼睛依旧闭着:“再睡一会儿,昨晚半夜才睡。”

    “你也知道你半夜才睡,谁让你昨天闹那么晚。”提起这个,招儿又气又恨,揉着腰的同时,一把将他掀开。

    他也就滚在被褥里,继续睡着,一点都没有作为当爹当人丈夫当一位朝臣的自觉。

    招儿穿好衣裳,回头看着褥子里的男人很无奈。

    她扬声叫丫头们备水,等水壶、帕子都拿进来了,她又将人挥退,拧了帕子,过来给薛庭儴擦脸擦身。

    任劳任怨地擦。

    擦完后,又拿出中衣给他穿。

    这厮一点都不愧疚的,明明闭着眼,还知道该抬腿抬腿,该抬手抬手。好不容易穿完,招儿也被累得不轻,一巴掌拍在他腰臀上。

    “你快起来,不然等会我把宁宁叫来,让你没脸当爹。”说着,招儿就背过身去洗漱了。

    等她洗漱完,男人已经起来了,就是哈欠连天,还没睡醒的模样。

    “你这阵子干什么了?总觉得你好像很累的样子,陛下让你去当苦力了?”

    招儿不过是一句戏言,实际上还真让她说中了。

    薛庭儴就是被拉去当苦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