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第249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249章 第249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门青云路不死佣兵韩娱之张三带着空间闯六零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两百四十七章==

    薛庭儴先是错愕,再是被气笑了。

    他笑着扑上去挠招儿的痒痒,招儿可最受不住这个,缩着身子躲,两人闹成一团。

    “那我得多谢薛夫人的打赏了,薛夫人想要小的如何报答,以身相许如何?”

    招儿笑得喘不过气来,推他道:“快别闹了,待会儿宁宁来看见,像个什么样子。”

    “不管她……”

    他嘴里含糊着,手下不老实,呼吸渐渐粗重起来。

    招儿起先是推,推着推着就不推了,反而环上他的颈子。

    这时,从堂间到次间的珠帘一阵响动,紧接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人已经出去了。

    招儿忙把薛庭儴推开,薛庭儴低咒了一声,坐直起身。

    “谁这么不长眼!”

    招儿瞪他一眼,低声道:“还不是你不正经!”

    说话之间,她已经整理好衣裳,端坐直了,才扬声叫了进来。

    是春兰。

    脸红红的,低着头有些局促,也知道自己闯祸了。可看夫人和老爷佯装无事的样子,她也不敢说什么,只能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夫人,薛管事来了,找您有事商量。”

    春兰口中的薛管事是薛湖。

    当初招儿和薛庭儴去定海,又在定海组建了泰隆商行,薛青槐、高升及姜武等人都被叫了过去,薛湖就管着京城这一摊子。

    如今王记花坊、菜行等,都还是他管着。

    “我这就去见他,让他在花厅等我。”

    一晃十多年过去,如今薛湖已经成长为一个沉稳的男子。依旧有些微胖的他,留着两撇小胡子,看起来不像二十七八,倒像是个中年人。

    也是年纪太小,出去做生意没人信服,才刻意如此打扮。

    不过见着招儿,还是一如既往的恭敬。

    “招儿姐。”

    这臭小子依旧没改口,明明该叫婶儿,偏偏就是叫招儿姐。不过碰见薛庭儴时,倒是一口一个叔。

    薛庭儴还没蓄须。穿着常服时,不像个朝廷大员,反倒像个书生。长相老成的他叫薛庭儴叔,那场面别提多令人发笑。

    “坐吧,什么事?”招儿在首位坐下道。

    她今日穿了身桃红色的夏衫,下着水蓝色真丝缎地花瓶马面裙。颜色鲜艳,明丽照人,原该是似水柔情,偏偏让她穿出几分爽朗的气质。

    尤其她大马金刀往首位上一坐,格外生出一种威严感,让人不敢小觑。

    “还不是那石志友的事。”

    闻言,招儿眉心微蹙,问:“又怎么了?”

    这石志友不是别人,而是陈坚之妹陈秀兰的丈夫。

    这十多年里发生的事太多,薛湖等人都陆续成了亲,陈秀兰自然也嫁了人。

    陈秀兰性格内向,为人腼腆,招儿等人出京后,她就一直在王记花坊做事。她手巧心灵,做出来的绢花和各式仿真盆栽,曾在京城引得无数人追捧。

    人称巧手娘子,说得便是她。

    但无人知晓把仿真盆栽做得引起无数文人墨客追捧的巧手娘子,其实是个才不过十五六岁的丫头。陈秀兰也甚少出门,只是沉浸在研究新式样中。

    彼时王记花坊的生意越做越大,她作为花坊中金字招牌,平时免不了因材料关系,和下面的一些伙计有所接触。

    而这石志友,便是其中的一个伙计,也是当初招儿买下的那群灾民之一。

    反正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对年轻人就看对眼了,不过陈秀兰胆子小,有了心上人也不敢和陈坚说,还是薛湖无意间发现,告诉了陈坚。

    陈坚本就忧心妹妹的婚事,他倒也曾给妹妹寻思着找个人家。可陈秀兰不爱出门,胆子又小,再加上早先年受了罪,至今已经是个大姑娘了,还是瘦小干瘪。容貌别说中等了,顶多只能称之为清秀之姿。

    而他结交的大多都是官员、翰林,再不济也是个进士。这些人们,怎么可能看中陈秀兰。

    陈坚再三询问妹妹,又见过石志友,才勉强同意二人的婚事。

    也是见妹妹一门心思就想着石志友,而这石志友虽是出身低了些,但相貌堂堂,踏实肯干,也算是个出类拔萃的后生。

    陈坚想得并不多,也从没指望拿妹妹去联姻什么的,只图找个能对妹妹好,能照顾她的人就行。

    反正妹妹有手艺,石志友也有手有脚。招儿看中陈秀兰,当初以陈秀兰的手艺为入股,从自己的四成中,分出一成给了陈秀兰。有这一成干股,足够小两口安身立命了,陈坚倒也放心。

    就这样,陈秀兰嫁给了石志友,而石志友也摇身一变,从伙计变成了花坊股东之一。

    两人成亲后,生了一儿一女,倒也幸福美满,让陈坚百感交集当初决定是正确的。

    可人心总是善变,陈秀兰也就罢,她嫁人后相夫教子之余,也没丢下手艺。这些年她研究出的新花样,可是为王记花坊赚了不少银子,那些远销海外的花就有她的一分功劳。

    但石志友却变了。

    可能是觉得王记花坊能有如今声势,都指着陈秀兰,也可能眼红王记花坊的日进斗金。他先是有意无意在薛湖面前提着陈秀兰的功劳,又隐晦的说只拿一成干股,王记花坊亏待了陈秀兰。

    彼时招儿正在定海忙着组建泰隆商行的事,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也觉得王记花坊能有今日,确实陈秀兰居功甚伟,便又从自己的干股中拿出一成,给了陈秀兰。

    不过招儿手里剩下的干股不是两成,而是六成。

    当初这王记花坊是三家合伙,毛八斗和李大田两家各三成,招儿四成。

    之前也就罢,分红并不多,可随着王记花坊生意越做越大,一成干股每年至少能分一万两银子。这钱拿着实在太烫手,再加上当年两家每家也就出了二十两,点子和店都是招儿出的,又从不管店里的事,也没脸拿这么多,遂都要把干股退回来。

    一番推拒之下,每家退了两成,只留下一成。

    也是薛庭儴心存照顾两家,外放的日子不好过,光指着那点俸禄,可过不了日子。

    所以招儿根本不在乎这点,给了也就给了,毕竟关系不一般。

    可惜欲壑难填。

    这一成干股也就管了三年时间不到,陈秀兰这边又出幺蛾子了,正确应该说是石志友。

    此时招儿已经有些厌烦了,但顾忌着彼此情面,又拿出一成。也就是说,如今王记花坊招儿占了五成,毛、李两家各一成,陈秀兰占了三成。

    “还不是那石志友,仗着自己是股东,便各处分店指手画脚。花坊的店也就罢,到底是另在外,可商行的店他也如此。每次从商行里拿了东西都不付银子,商行拿了条子来花坊结账,我就从每月分红里扣掉,他却骂骂咧咧嘴里不干不净。这次他不知从哪儿灌了些马尿,还带了个妓/女去商行里拿东西,那东西太过贵重,商行里不给欠账,他就把商行给砸了。”

    “谁把商行给砸了?”却是薛庭儴来了。

    “庭儴叔。”薛湖当即站起来,毕恭毕敬唤道。

    “怎么回事?”薛庭儴来到招儿身旁的坐下问。

    招儿就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关于石志友闹出来的事,她一直没跟薛庭儴说过。

    一是薛庭儴忙,二也是怕他知道后护短,而陈坚又在那里杵着,计较不计较都是麻烦。

    “这事阿坚知道?”

    招儿摇了摇头,她特意交代薛湖他们,这事不准给陈坚知道。

    “罢了,不过是点银子。”说着,招儿对薛湖道:“你去跟商行那边说,以后石志友再去商行拿东西,一律付现银,不准欠账。”

    “这怎么就是点银子了?这种玩意,没得惯着他张狂。”

    一些私房话不好当薛湖面说,招儿就让他离开了。

    等人走后,招儿才看着薛庭儴,有些无奈。

    “我倒不想惯着他,可秀兰夹在里面,还有阿坚。闹大了,彼此脸上都不好看。你也别上火,幸亏当年我没做糊涂账,把花坊、菜行和泰隆商行隔开了,他愿意闹就闹吧,不用太上心。”

    其实也是招儿生意做得太杂,当年她卖菜起家,王记菜行是和姜武、薛青槐他们合伙的生意。转头来了京城,又和毛、李两家做了花坊。后来去定海,当时局势复杂,生意算是她自己做,姜武他们不过是来帮忙。

    之后组建票号和商行,商行里有姜武他们的干股,票号却是招儿一个人的。

    就是因为这里面太复杂,所以招儿弄了几套账目,各算各的,也免得搀和在一起。

    以如今招儿的身家,她还真没把花坊看在眼里。

    “你这是安慰我,还是安慰自己?自己男人闹成这样,别说陈秀兰不知道!”薛庭儴冷笑道。

    招儿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这恰恰才是招儿不愿将此事闹大的原因所在,大抵是眼界变了,也可能是如今有钱了,有时可以用银子来解决的事情,她并不太愿意坏了情分。

    石志友是小,陈秀兰也是小,陈坚才是大。

    陈坚和薛庭儴多年情义,当初薛庭儴在沿海,朝中全靠他支撑。陈秀兰因为个男人迷了心,可她毕竟是陈坚的亲妹妹。

    陈坚若是知道,该如何自处?

    处置了石志友,损了兄妹之情,陈坚因当年没能保护好妹妹,一直对陈秀兰愧疚,招儿也是知道的。

    不处置,他和薛庭儴的情分又该如何自处?

    “不行,这事得给阿坚知道,都嫖/妓/女了,自欺欺人成这样,也真是够了!”薛庭儴这个护短的,当即起身朝门外走去,明摆着不打算放下这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