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第251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251章 第251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门青云路盛世医香不死佣兵韩娱之张三山村名医带着空间闯六零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两百四十九章==

    薛庭儴来去匆匆,只撂下一些话,根本没问陈坚打算怎么办,就离开了。

    留下陈坚怔在那里,良久都没缓过来神儿。

    “……阿坚,我们也认识不是一年两年,不管怎样,我都不希望损了彼此的情义。可招儿的为人处事,你是知道的,她不是一般女子,她心胸宽阔,从不与人计较这些零零碎碎,尤其是自己人。

    “对自己人,她从来是事无巨细,替他人着想,顾忌彼此的颜面,顾忌彼此的情分……可你家那东西实在太膈应人……狗玩意的,他恶了招儿就是恶了我!我看在你面子上,这次我不动他,再有下次,我摁死他!你到时可别对我哭诉没了妹婿……”

    这些话说得倒是挺狠,可配合着他的来去匆匆,似乎弱了几分气势。

    可陈坚怎么可能不知薛庭儴为何如此,不外乎牵扯到彼此的软肋,既觉得不能纵容,又怕伤了彼此的颜面,所以留了空余给他下台。

    只是他怎么下台?

    “去请夫人来。”

    徐氏很快就被请来了,她并不知之前发生的事,有些摸不着头脑。

    “夫君,可是有事?”

    “秀兰最近过得如何?”

    问起这些,陈坚才发现自己疏忽妹子了太久,朝中事务繁忙,他殚精竭虑,好不容易庭儴从外面归来,他总算能松一口气,却又连着发生了那么多事。面临着吴阁老一系倒塌,岳丈告老,朝堂势力更替。

    这些说起来简单,实际上吴阁老能倒这么快,也是有外力干系。

    而这外力自然少不了徐系,也少不了薛庭儴,不过薛庭儴和徐阁老不能出面,都是陈坚这个看似清闲的清闲人来做的。

    距离上一次陈坚和妻子认真对话,还是上个月,身为妹妹的陈秀兰可想而知。因为知道自己忙,陈坚特意将照顾妹妹的事,托付给了徐氏,吩咐她平时多照顾那边一些。

    也因此才会有这一问。

    徐氏一愣后,道:“秀兰过得挺好啊,我前阵子刚让人送了些补品过去。”

    “真的?那秀兰和王记花坊的事,你可知晓?石志友在外面花天酒地的事,你可知晓?”

    “我……”

    见了徐氏的脸色,陈坚冷笑道:“你都知道,却还在说秀兰很好,你这个嫂子做得可真好哇!”

    说着,陈坚就大步朝门外走去,徐氏过去拦他:“夫君……”

    可是根本没拦住,她只能坐视陈坚的身影消失在门外。

    徐氏腿一软,跌倒在地,哭了起来。

    陈秀兰正在工坊里做花,突然收到下人禀报,说是大哥来了。

    这间工坊是个单独的小院,正房三大间里摆的都是陈秀兰平时用的布料和器物,里面乱糟糟一片,也就只有她才能准确找到自己要用的东西,也因此平时她从不让人进来。

    听闻大哥来了,她心中高兴,忙站起来想往外走,才发现自己穿了身做工时穿的衣裳。

    只能回房重新换过,等过去见陈坚,却是耽误了不少时间。

    陈秀兰到时,陈坚正在同外甥和外甥女说话。

    两个小娃大的六岁,小的才四岁,长得雪白可爱,也活泼,就是似乎和娘不太亲。见到陈秀兰来了,并没有叫人,还是奶娘低声说着,才叫了声娘。

    陈坚一阵心疼,闭了闭眼,抬手让人把外甥和外甥女领下去。

    “怎么了,大哥?”即使迟钝如陈秀兰,也看出了异常。

    陈坚深深地看着妹子,无法想象当年那个瘦小的女孩,已经成长为人母□□。可惜似乎没有长大,又或是长大了,却被人给带歪了。

    “石志友在王记花坊做的事,你可是知晓?”

    陈秀兰的脸一下子白了,见此陈坚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秀兰,还记得当年大哥在学馆求学,突然有了银子,我兄妹二人终于可以吃饱肚子,大哥不用为束脩发愁?可还记得那年冬天大哥给你买了第一件花衣裳,是件红底儿蓝花的棉袄,当时你高兴坏了?可还记得那年过年咱家有肉吃了,你因为馋肉,吃了整整一碗,后来闹肚子,大哥半天送你去医馆?可还记得大哥中秀才后,带你去薛家的时候,跟你说的那些话?”

    陈坚的声音起先很轻,渐渐加重了语调,充满了回忆、惆怅,甚至疲累。

    “你可还记得,回答大哥的话!”

    “大哥……”

    “你可还记得初来京时的寄人篱下,可还记得连门都不敢出,大哥忙于翰林院差事,是哪些人日日找着与你说话,带你出去见世面,是谁给了你这份手艺,让你终于有了寄托,又是谁给了你今日的这一切?”

    陈秀兰的脸一点点白了下来,直至变成惨白。

    “做人不能忘本,我没想到我陈焕之的亲妹妹,竟成了如此忘恩负义,偶变投隙之人。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说着,陈坚站起来,就往外走。

    陈秀兰呆滞着,突然冲上去拉住大哥,她哭得满脸都是眼泪,摇着头:“大哥,我没有,我都还记得,我……”

    “你都还记得,你纵容石志友去讹王记花坊?一成红利不甘心,要两成,两成还是填不了你们贪婪的心,所以要三成。是不是招儿哪日把花坊给了你们,你们就消停不闹了?”

    “大哥,不是的,他找招儿姐要红利,我不知道。我开始不知道的,后来等我知道了,他已经要到手很久了。他说我这么辛苦,该是我得的,我见招儿姐也没说什么,就想招儿姐应该觉得也是我该得的。”

    “那第二次你也不知?”

    第二次陈秀兰却是知道,哪怕石志友再浑,也不敢一而再再而三背着陈秀兰搞事。且招儿顾忌颜面,薛湖可不顾忌,刻意找到陈秀兰面前。

    那一次石志友是怎么和陈秀兰说的?

    说他们有儿子,以后要和舅舅一样,当个大官。可当官就得念书,念书就得银子,还说陈秀兰每天这么辛苦,有点空闲就在研究新式样,连两个孩子都没空照顾,请奶娘买丫头都得银子。

    还说毛、李两家,什么都不用干,每年净得三成红利,凭什么陈秀兰才两成。

    被他缠了多日,陈秀兰便同意了。不过她没脸主动去说,还是石志友出面。

    其实陈秀兰怎么不知有点过了,这也是为何招儿一家回京以来,她从没有露面的原因所在。她害怕大哥知道了,害怕招儿姐瞧不起自己,可她又实在说服不了石志友,他但凡有些事不如意,就跟她闹,她能怎么办?

    其实现在陈秀兰也不知怎么办,她脑子里一片混乱。

    “那石志友在外面花天酒地,你也知道了?”

    “他说他在外面做生意,免不了有些应酬。不过大哥你放心,他从没有将人往家里带,他也说了,一辈子就守着我一个。”陈秀兰怯怯道。

    “他吃你的,喝你的,花你的,拿着你的银子包粉头,你是不是还觉得自己做错了?”

    陈秀兰眼中噙着泪,虽然没有说话,但神情无不是默认。

    成了亲之后,陈秀兰才知自己还是害怕与人接触,尤其是夫妻之间的亲密,每每让她不适,所以她和石志友同房的次数极少。

    她甚至不会和自己的孩子相处,她喜欢那软绵绵的小人儿,却又害怕碰触他们,害怕他们哭闹。

    而每当她退缩起来,她都想躲进工坊,只有做花才能让她安适。

    为人妻为人母的职责,她都没有做到,这些恰恰都是石志友可以利用之处,也因此形成了如今的这副局面。

    陈坚痛苦地闭上眼,身子不禁晃了两下。

    他的心一阵挖心似的疼,终于明白为何招儿从不说,甚至不告诉庭儴,而素来行事果断的庭儴,今日罕见妇人之态。

    俱是因为他,因为他啊!

    秀兰在人格和性格上都有短板,这些作为亲哥哥的陈坚怎么不知。陈秀兰是他一手带着长大,可他是个男人,除了让她吃饱穿暖,别的他也不会教,更不知道怎么教。

    这也是他为何会同意将妹妹嫁给石志友的原因所在,他不求什么,就求这个男人能对自己妹妹好一些。

    如今看来,他还是错了。

    “你现在跟我走!”陈坚抓住妹妹的手,就往外走去。

    陈秀兰一面挣扎,一面问:“大哥你要带我去哪儿?”

    “回陈府。”

    “我不去,大哥……”

    “这是怎么了?怎么了?”

    收到消息的石志友,匆匆赶来,人刚走进院子里,就看见是这样一副情况。

    陈秀兰挣扎着:“大哥你快松手,我手疼,我还要做花,别人已经订了很久,我得……”

    “大哥,秀兰既然说了让你别拉她,你就别拉她了。我家秀兰可全指着手吃饭,拉坏了怎么成。”石志友呼呼喝喝走上前来,先把陈秀兰的手从陈坚手里解救出来,才将妻子护在身后道。

    “秀兰,你真不跟大哥走?”陈坚没有理会他,只是紧抿着嘴角看着妹妹。

    陈秀兰没敢去看大哥的眼睛,垂着眼小声道:“大哥,我还得做花,我……”

    石志友假惺惺地笑着说:“大哥,就算秀兰惹你生气了,你也别怪她,到底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大哥……”

    陈坚什么也没说,拂袖而去了。

    “大哥……”

    “你们都瞎了不成,还不去送舅老爷!”石志友呼喝道,转头拥着哭得泣不成声的陈秀兰往里走:“兄妹哪有隔夜仇,大哥肯定不会真的生你的气,过两日我再带你去和大哥道歉,到时候大哥肯定就原谅你了。”

    “可我……”

    “对了,你不说有花等着交货,还不去做?”

    “对哦,我还要做花,我去做花……”

    陈秀兰狼狈地抹了抹眼泪,就匆匆忙忙走了。

    等她走后,石志友才得意地呸了一口,转身进屋。

    心知还有人等着,岳步巅离开酒楼,就去了二皇子府。

    二皇子祁邴果然等着他。

    祁邴是个年轻英俊的男子,长相肖似嘉成帝,浓眉虎目,面部线条刚毅,穿一身深青色暗纹的锦袍,头戴赤金冠,端得是满身威仪。

    听完岳步巅的叙述,他面上带着失望之色,但什么也没说,而是让人把岳步巅送走了。

    等岳步巅离开后,一个四十多岁的华服男子从屏风后走出,正是二皇子的舅舅定国公世子钟青杨。

    “舅舅,你觉得这岳步巅所言是真是假?”

    “真也好假也好,拉拢薛庭儴都没什么错。此人少年成名,天纵奇才,深受陛下看重。吴阁老一系在朝中根深蒂固,枝繁叶茂,多少朝臣为之避让,唯独他还未入朝就与其对上。此人也是吴阁老的前世冤家,硬生生将之连根拔起,落了个晚节不保。”

    “可若说父皇打算让此人来挑选储君,未免有些无稽之谈。”

    对此,二皇子是一直不屑一顾的,只是他甚为看重岳步巅,也是心存拉拢薛庭儴的心思,觉得不管如何,能把人拉拢过来就是真,心里却并没有将此言当真。

    钟青杨笑得意味不明:“这岳步巅素来以离经叛道著称,为人也是狂放不羁,若不是名头在外,又是个闲差,恐怕不知死了多少回。他说着你听着,也就罢了,何必去计较长短,你如今的心思不该放在这上头。”

    “舅舅说的是,只是父皇态度一直不明,那马妃没少在皇后面前伏低做小,皇后久病多时,我和母妃就怕皇后动了将老三记在名下的心思。”

    这才是二皇子一系最大的阻碍,自古以来储君都是立嫡立长,自打太子死后,皇后的身子就弱了下来,再无所出。

    近几年病得越发狠了,如今皇后早已不管事,后宫则是交给钟贵妃和淑妃、马妃暂管。眼见皇后也没多少日子可活,可她只要还活着一日,就一日是皇后。哪怕钟贵妃再怎么势大,也只能对其俯首下拜。

    “若是皇后不将老三记在名下,我与他还有一争。如若不然,就只能出京就藩了。”二皇子紧拧着眉道。

    “此事光急也无用,再说了就算皇后想,陛下也不一定同意,所以关键还是陛下那儿。你也不要多想,平时该如何现在还是如何,千万莫乱了方寸。”

    也只能这样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