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第267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267章 第267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六十年代农家女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变身路人女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破道[修真]     ==第两百六十七章==

    这一幕就让许多人当场就愣住了。

    幸亏薛庭儴眼疾手快, 在茅文浩撞上柱子的前一瞬悬悬抱住他。

    见情况如此惊险, 竟是连龙椅上的新帝都不免抹一把冷汗。

    他连忙站起来,让身边的太监去看茅文浩情况如何,又气急败坏道:“说话就好好说话, 你说你撞什么柱子, 什么是不能说开的,非要闹什么死谏。”

    所谓文死谏, 武死战, 历来是为文武百官的最高荣誉。

    文官喜欢死谏,这件事新帝早就知道。

    本该是表示敢于直谏,甚至不惜以身犯死的大无畏, 却渐渐演变成臣子对付皇帝的手段。动不动就是陛下若是不听老臣的劝,老臣就一头磕死在柱子上。

    若你以为人家只是威胁, 并不会动真格那就错了, 别看那些文官手无缚鸡之力,好像挺懦弱的,真该磕死的时候, 一点都不含糊。

    因为这般死了, 定然会名留青史。

    死谏的大臣倒是名留青史了,皇帝还要在史书上留个昏君暴君之名。皇帝不光不能打击报复大臣的后代,还得善待他们。说不定日后又给自己培养个凡事喜欢管着拘着, 动不动就拿一头磕死作为威胁手段的臣子。

    这件事在发现在别人身上的时候, 例如自己的父皇嘉成帝, 彼时生为皇子的三皇子顶多会骂一句老迂腐。

    可换做自己身上, 新帝才能真正体会到这种既无奈又恶心的感觉。

    “陛下不能听取谏言,老臣只能下去和先皇说了。”茅文浩一面嚎啕大哭,一面挣扎:“薛大人,你不要拽着老夫,老夫今日就磕死在这里。”

    “你且打住,朕这便叫他们回京问明情况,若真有贪赃枉法之事,朕定不轻饶。”情急之下,新帝道。

    “陛下所言可是真?”

    看着下面杨崇华等人怒瞪着自己的眼,新帝才明白过来自己说了什么。

    可此时出尔反尔,他颜面何存?

    只能硬着头皮道:“自然是真,茅大人还是勿要再闹。朕本就是如此打算,哪知你竟不由分说就去撞柱子,也实在、实在是太心急了……”

    新帝匆匆离开了。

    在‘退朝’声中,茅文浩拍拍身上的灰爬起来,不屑地丢给薛庭儴一个眼神,洋洋得意走了。

    可把薛庭儴身边的一众官员给气的,纷纷骂此人厚颜无耻。

    薛庭儴也不禁无奈摇了摇头,却不好说什么。

    杨崇华看了他一眼,也匆匆离开这里。

    定国公府后门处,停了几辆马车。

    几个打扮素净但容貌娇美的女子边回头边哭着,却根本阻止不了什么,只能无奈任丫鬟给扶上了马车,马车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定国公世子兼五军营总兵钟青杨被罚俸半年,又被勒令放还违制的妾室。这在以前是简直不敢想象的事,可今日此事却真的发生了。

    定国公府里一片愁云密布,气氛低迷至极。

    看似一件很小的事,恰恰证明了新帝对他们有下手之意。

    其实早就该料到了,甚至也有提防,可真当事情发生,还是有些接受无能。

    定国公的书房里,年过七旬的定国公端坐在书桌之后。

    他须发皆白,面露威严之态,看得出其年轻时也是个英雄人物。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当年□□起义,作为副将的他也是立下无数汗马功劳,才换来这公爵之位。

    可惜英雄迟暮,临到快进棺材了,却因为外孙之事,沦落如此这般境地。

    竟因一个小小的御史弹劾,自家就被新帝扫了脸面!

    这就是大权旁落的窘处,所以定国公并不后悔当初为外孙谋算。若钟家能出一个太后,外孙做了皇帝,至少能再保钟家富贵百年。

    荣华富贵本就是赌出来的,若是再来一次,定国公还会如此选择。但他一定不会轻视了那群文官,那群只凭着一张嘴、一支笔、一颗脑袋的、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

    定国公不是不重视这群文官,他只是没想到他们竟敢布下如此弥天大局。

    读书人多狡诈,古人诚不欺他。

    现如今的情况就是,新帝被那群文官拥护即位,二皇子和钟贵妃进退两难,而钟家旦夕祸福只在近期。

    什么都不怨,只怨自己棋差一招。

    “爹,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了,不然下一次就是我钟家被人寻了由头,夺了兵权,满门皆灭的下场。”钟青杨满面凝重道。

    有一就有二,迟早屠刀上门。

    天下间,除了失踪的嘉成帝,就只有二皇子一系知道新帝的秘密,所以他是一定一定不会放过钟家人,甚至是二皇子乃至钟贵妃,现在改为钟太贵妃了。

    本该是势均力敌,随着新帝登基以来,钟家人能明显感觉到随着时间的过去,天平在一点点倾斜。

    这就是作为帝王的天然优势,师出有名。所以即使早先那些跟随钟家乃至二皇子的人,也开始在踌躇观望,这些都不是什么好兆头。

    “那你以为如何?”

    “我们可以和薛庭儴合作!”钟青杨咬牙道。

    定国公看了过来。

    “薛庭儴是先皇心腹,忠心耿耿,从他回京以来的所作所为,看得出他是有所猜疑,却苦无证据。不管是不是如此,至少叶莒、林邈等人,都是先皇的心腹,这些人的回归,会给其增添助力。倘若给这些人知晓,先皇其实没死,而三皇子是谋朝篡位,您猜他们会如何?”

    “可我们的下场不会好,你别忘了钟家乃至二皇子在其中做了什么。就算先皇归朝,也不会放了钟家。”定国公道。

    “左右都是死,不如赌一把先皇不敢露面,是因为势单力薄。且爹你忘了,当初您顾忌□□的情分,一直不让钟家人出面,而二皇子做出那般忤逆之事,心中有愧,也从没有出面过。

    “我们完全可以说他们是打着二皇子的名头,我们其实是被栽赃诬陷。就算先皇心中有数,哪怕顾忌外界口舌,也不会对钟家做出什么,只要我们老实安分,钟氏一族几百口人命可保。”

    “可你妹妹。”当初那碗搀了东西的药,可是钟贵妃亲手端给嘉成帝的。

    “妹妹若是知晓这对钟家有利,对二皇子有利,她一定能明白理解。且儿子一直有种感觉,感觉薛庭儴似乎知道什么,他不过是在等。也许先皇很快就会归朝,是时——”

    书房中陷入一片让人窒息的寂静之中,忽而有灯芯发出的哔啵声。

    定国公一下子萎靡了下来,有些疲惫道:“让我再想想。”

    说是再想想,可定国公这般模样,明显是动了心思,只是一时难过心中的那道坎,暂时没下决定罢了。

    又是一日,薛庭儴坐着官轿回府。

    行在半路时,突然前面的路被堵住了。

    是钟家的马车。

    双方的护卫各自调停,很快就空出一条路来,钟家的马车避让在一侧,让薛庭儴的轿子先行。

    就在薛庭儴掀开轿帘往外看时,斜对面的马车里也露出一张人脸,正是钟青杨。

    眼神交错之间,彼此心领神会。

    不多时,一车一轿往同一方向行去。

    谭首辅一直重病在榻,甚至连先皇龙御归天,都没能下得榻来。

    新帝体恤,免了他进宫哭临,据说谭首辅伤心之至,几番哭晕在病榻上,以至于身体更是虚弱,几次差点跟随先皇一同去了。

    如今他虽占着首辅的位置,但现在内阁却是以杨崇华为首。都知道谭首辅上书辞官告老就在近期,所以杨崇华虽无首辅之名,已经有人暗中称其为首辅了。

    又是一日早朝,百官按照彼此官衔列位站队,文官在左,武官在右。

    这都是惯常的老规矩,谁人在什么地方站着,彼此心中都有数。

    杨崇华领着队站在左侧最上首,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熬走了徐首辅,熬走了吴阁老,如今终于轮到他领头了。

    正是等待新帝前来上朝的时候,所以四下里十分安静。

    就在这时,后方起了一阵骚动,杨崇华只当是不是有什么官员迟来,并没有当成回事。

    可渐渐这阵骚动竟是来至他身后,他下意识回头,就见谭首辅老态龙钟地慢慢向他这里走来。

    就在他微微瞠大的眼睛中,对方以极慢的速度,越过他,去了他前面的位置站下。

    因此,他不得不后退三步,身后的冯成宝也跟着后退,其后的一队官员纷纷后退,队伍才慢慢平静下来。

    似乎感觉到杨崇华的诧异,谭首辅对他含笑微微点头,转向后方时,却是隐隐带着些歉意。

    四周依旧安静,可因此而暗中浮动的心思,却不知道有多少。

    新帝很快就来了,一番高呼万岁之后,才在龙椅上坐下。

    他似乎对谭首辅的出现,也感到非常吃惊。

    随着掌管朝仪的太监呼道一声:“有事奏本,无事退朝”。新帝含笑看着谭首辅道:“谭爱卿身体可是大好了?你适逢不适,朕一直很关心。”

    谭首辅颤颤巍巍跪下,行了大拜之礼。

    新帝诧然失色,忙让身边太监去扶起他。还不等太监下了台阶,谭首辅自己颤颤巍巍站起来了,嘴里说道当不得陛下如此。

    “老臣惭愧,尸位素餐,几次与先皇请辞,先皇仁爱,都强留之。于是只能厚颜身在其位却不谋其政,实在是汗颜,汗颜啊。”

    这般情况,新帝自然要说些面子话:“谭爱卿乃是老臣,父皇念旧,甚是敬重。我大昌如此多的官员,不缺一二臣子办事,但只要父皇看着您老在朝,心中就是安稳的。”

    这话并不是新帝所说,不过是转述嘉成帝曾经说过的话。

    类似这般话,嘉成帝说过无数次,对徐首辅说过很多,对谭亮也说过许多,实在感人肺腑。

    果然谭首辅听闻此言,抹起老泪来,先是哭着先皇仁义,又是说新帝又先皇之风,日后必然是一代仁君。

    人们都喜欢听好话,新帝尤其爱听。其实这话他平时没少听,但若是出自先帝倚重大臣之口,格外让他神清气爽。

    “可先皇和陛下仁爱,不是老臣能依仗为势的理由,今日老臣撑着病体前来,就是来向陛下请辞的。老臣多年未归过乡,如今说不定哪日就随着先皇去了,想回乡看看,择一处埋骨之地,等待大限而来,下去侍候先皇。”

    这话说得就有些严重了,其实想不想告老,通过言语还是能分辨出一二的。谭首辅此言,明摆着是去意已决。

    新帝即是诧异,又是唏嘘,可谭首辅能让出位置来,无疑是一件好事。

    他说了些安抚与劝解的话,见谭首辅态度坚决,只能对其进行一番嘉奖,方定下此事。

    “值此之际,老臣还另有一事需得奏明陛下。其实老臣此次主要为此而来,身负重任,好几次老臣都处在弥留之际,都因此强撑着回来了。”

    “哦,还不知是何事?”

    谭首辅的这番话,不光是新帝起了好奇心,许多大臣都被勾起了好奇心。一些站在后方的大臣们面面相觑,都在猜测到底什么事。

    “其实是先皇的一道手谕。”谭首辅很快就揭晓答案,却是并不拿出东西,而是又开始长篇大论感叹了一番先帝,之后才说出这道手谕的来处。

    他人老上了年纪,可能这连着大病了几次,说话比以前慢了许多。

    关键他不光慢,还啰嗦,还总是说到后面就忘了前面,偶尔再次累述一番前面已经说过的话。

    若是之前也就罢了,浑当今天早朝就说他的事了。

    可此一时彼一时,大家还从未听说过先皇有什么手谕,如今突然冒出一道手谕,别说一些普通大臣了,甚至新帝杨崇华等人,都急着想知道内容到底是什么。

    “……当日薛大人下江南,老臣曾面过一次圣,陛下说若是新政能在江南一带推行下去,薛大人功在当代。后,薛大人苏州贡院开辩新政之会,天下文人云集,新政受益者云集。当日之景象,通过世人之口,通过急递,送往京城,陛下雀跃、激动,种种不做细述,曾又召老臣入宫说了一回话。也就在这时候,陛下给了老臣一道手谕。”

    经过这番话,百官终于知道这道先皇手谕大致内容如何了。

    这是和薛侍郎有关?

    一时间,无数目光从站在文官队伍中薛庭儴身上扫过。

    “还不知手谕在何处,其上内容如何?”新帝终于问出大家都想知道的事情,憋在心里的那口气终于出来了。

    还是惯例的颤颤巍巍,让人看得恨不得冲上去替他掏。

    谭首辅终于从袖中掏出一卷东西。

    这卷东西似乎十分重要,上面包裹着布巾。解开一层布巾,里面还有一层,一直打开了五六层,才露出其下之物。

    百官甚至新帝真怀疑谭首辅是故意如此,反正都被他弄得很心浮气躁。

    “这道手谕本是陛下兴起而至,可写后陛下不忍毁之,并将之给了老臣,说等老臣告老还乡之际,就是这道手谕面世之时。陛下真乃是仁义之君,老臣真是……”

    谭首辅又哭了起来,让人心里那个急啊,恨不得打他一顿。

    哭罢,谭首辅才随手将手谕递给杨崇华,道:“杨阁老,麻烦你帮老夫念念,老夫此时心情不能平静,实则不堪来念这道手谕。”

    杨崇华将手谕打开后,目光就焦灼在其上。

    他眼中闪过诧异、难堪、不敢置信种种光芒,捏着手谕的老手青筋毕露,。

    “陛下说,以薛大人之功,堪当此位,不用拘束年纪资历什么的。本来薛大人从广东回来,陛下就有想让其入阁的打算,只是念着他年轻,想压一压他,也能在日后担当起更大的重任……咦,杨大人,你怎么不念呢?”

    谭首辅睁着老眼昏花的眼睛,看着身后的杨崇华。

    “本官、本官……”杨崇华笑容僵硬,道:“本官这就来念,少傅薛庭儴,惊艳绝才,少年成名,六元及第,入朝为官以来,屡屡建功……”

    其实这就是一道钦点薛庭儴入阁的手谕,大抵真如谭首辅所言,是嘉成帝兴起所致,其上甚至说了堪为内阁之首辅大任。

    也因此即使没有明确指出就让薛庭儴当首辅什么的,谭首辅也将之当真了,才会弄了这么一出。

    手谕念完,殿中安静至极,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伫立在那处不卑不亢的年轻官员身上。

    其实若是按照功劳来算,薛庭儴堪当首辅。

    其入朝为官这些年来,表现出的沉稳从容与老谋深算,不下一些入朝几十年的老臣。

    可要知道他才年不过三十些许,甚至还没入阁,怎能就一跃成为首辅大臣。那杨崇华、冯成宝一干入阁多年的老臣,又该如何自处?

    可这是先皇手谕!

    因为有这‘先皇’两字所代表的寓意,甚至凌驾在新帝之上。

    要知道天地君亲师,而大昌是以孝治天下,新帝可敢驳了先皇手谕?

    自打新帝即位以来,先皇遗诏上的四位顾命大臣,俨然与一般大臣不同。按理说新帝已成年,弄个顾命大臣出来,似乎有些舍本逐末。可细究先皇未立太子,而众皇子也未曾接受过储君的培养和教导,似乎也能理解这个做法。

    但至始至终大家都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薛庭儴、叶莒等人。

    朝中无人不知,此几人乃是先皇心腹,设立顾命大臣,几人竟无一人位列其中。难道说几人资历不够,还是不如杨崇华等人熟悉朝政之运转,似乎这样也不是不能解释。

    可恰恰这道手谕的出现,与先皇的遗诏有些相驳了。

    先皇明显有意让薛庭儴来做这个首辅的位置,就算不是现在,也是将来。

    前有徐首辅,后有谭首辅,两人皆是老迈不退,明显是先皇为了平衡刻意留人。

    因为这样的现象久了,首辅一词对于百官来说,似乎就是一个名词,甚至不只有一人猜测过,在嘉成帝心目中,什么样的人才堪当首辅之位。

    如今结果出来了,先皇不拘一格降人才。可问题是这般看重的大臣,为何遗诏上竟是只字未提?

    那,所谓的遗诏,真是先皇亲口所述的遗诏?还是负责起草遗诏的大臣刻意遗漏了?

    若是大家没记错,负责起草遗诏的大臣正是杨崇华,而当日在场的数位大臣,也正是遗诏上的四位顾命大臣。

    朝中也不是没有其他重臣,却偏偏只召了四人,这其中实在太耐人寻味了。

    站在后面的茅文浩突然蹦出来了,大声道:“当日遗诏颁布天下,微臣就有些疑惑。虽然微臣有些瞧不上这薛侍郎,和他那阁臣老师林邈的人品,但以其之功,遗诏上不可能不提上一句。

    “杨大人,此遗诏乃你起草,你能不能给大家解释一下,为何遗诏所书内容和陛下早先留下的手谕相驳,难道说是你打压末学新进,刻意遗漏了薛大人?”

    茅文浩这番话,当即让殿中响起嗡嗡的议论之声。

    素来稳重低调的杨崇华,第一次老脸涨红成猪肝色,拂袖斥道:“你真是不知所谓!当日不光老夫一人在场,还有其他三位大人,更有司礼监的郑公公在,你的意思是老夫作假不成?”

    茅文浩眼睛斜着,拿出滚刀肉的架势,说得慷慨激昂:“那谁知道啊,所以才让诸位大人与我等解释一二。我等位卑言小,先皇留下遗诏时,我等并不在场,可世人皆知遗诏之重,重如泰山,关系着我大昌江山之社稷安稳,不容有失。

    “别人不管,我茅文浩深受先皇圣恩,若是此遗诏非先皇本意,我茅文浩是绝对不认的!”

    就在这时,龙椅上的新帝突然扶着额头,面露痛苦之色。

    一旁的太监忙凑到近处,大呼:“陛下,陛下您这是怎么了?”

    新帝虚弱无力地靠在龙椅上,道:“朕,头疼。”

    “陛下这是累着了啊。自打先皇去世后,陛下连在灵前守了几日,又忙于朝政,奴婢这便扶陛下去休息,并传太医。”

    随着这太监的声情并茂,新帝就让人搀走了,掌管朝仪的太监匆匆高呼一声‘退朝’,便也跟着离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