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第271章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271章 第271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盛世医香变身路人女主山村名医六十年代农家女带着空间闯六零     ==第两百七十一章==

    逢此大喜, 薛府上下都是喜笑颜开, 可招儿却是有些犯愁。

    无他, 皆因大儿子该是说亲的年纪。京城各家子弟定亲都早, 十五六岁定亲,十七八岁成亲。儒家讲究的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也就是俗称的先成家后立业。就算不在京城,在余庆村, 以薛耀弘的年纪也是该说亲了。

    招儿历来是个开明的性子, 并没有打算招呼都不打一声,便给自己找个儿媳妇回来, 所以她提前就把这事和大儿子说了。

    哪知在薛耀弘这里, 却是受了阻。

    薛耀弘的意思是大丈夫当先立业后成家,他打算考中功名以后,再说婚事。

    不光如此,他还打算出门游历一番,增长见识。

    这不,招儿就愁上了。

    这事招儿可做不了主, 就把事情告诉薛庭儴, 而薛庭儴却不免多想了一层。

    他还没忘记在那梦里,儿子一生未娶, 最终成了个断袖的事。

    虽一个正常男子成为断袖,必然会有诸多因素, 可他心中一直惦着此事。

    平常的时候没少关注大儿子, 也是近两年见没这种征兆, 才渐渐淡了这种心事。如今该成亲的时候不成亲,说是要出门游历,这到底是真为游历而去,还是为了躲避婚事?

    薛庭儴刻意抽了个休沐的时间,将大儿子叫来询问。

    面对父亲,随着年纪日渐增长,薛耀弘多了许多敬仰和尊敬,却少了几分幼年时的亲近。

    不是不亲近,只是长大了,懂得事多了,明白担在自己肩上的责任,心态就变了。

    “我听你娘说你打算出门游历?”薛庭儴揉了揉眉心道。

    他如今入了阁,事务更多,尤其嘉成帝似乎也放开了,不再像以往那样什么都一把抓在手中,也是身体不允许,政务不免就压在内阁身上。他今天说起来是休沐,不过是把所有的事都扔下了,才抽出空来。

    薛耀弘并不意外父亲会这么问自己,点点头:“儿子是有这种打算。”

    “为何会突然有这种想法?”

    薛耀弘看了坐在书案后的父亲一眼,见他一身青衣,面容清隽,浑身充斥着一股儒雅而从容的气质。

    这就是他的父亲,大昌的户部尚书,最年轻的阁臣,陛下心目中的肱股之臣。

    薛耀弘是崇拜薛庭儴的,可这种崇拜每多上一分,他心中便会多上一分自惭形秽。

    “怎么不说话?”

    “爹,我……”

    薛庭儴从书案后走出来,来到旁边的圈椅上坐下,他指了指身边的位置,道:“过来,这边坐。”

    薛耀弘走过来,坐下。

    “我们父子之间还有什么话不能说?是不是爹这些年忙了,小狗子就对爹不亲近了?”

    听到这句‘小狗子’,薛耀弘白净的脸上现出赧然之色。

    幼年不懂事,他记忆早,还没忘记小时候总是小狗子小狗子的这么称呼自己。那个时候大抵也是他最快乐的时光,爹的官位不高,还没有肩负朝廷重担,总会用个小背篓,背着他和娘四处游玩。

    孺慕之情顿起,薛耀弘同时也想到他家的情况不同他人,一直以来父母对他都是宽容默许的状态,从不干涉他的生活,甚至也从没要求过他一定要如何如何。

    “儿子觉得自己思想浅薄,见识也太少。我是家中长子,可爹不在时,作为长子的我却没有挑起家中的重担,碰见危机时,还得娘出面周旋。儿子今年已十六,爹十六的时候已经是个举人了。如若只是困守在家中这方天地,躲在父母的羽翼之下,儿子觉得自己大抵一辈子不能成长……”

    其实还有许多,薛耀弘没有说。

    在嘉成帝住在薛府的那段时间里,也许宁宁和泰哥儿还不能察觉到家中的危机,作为长子薛耀弘却是心知肚明。

    他很想帮着娘,担起那份责任,可直到这时他才发现,他竟然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娘为了全家安危,殚精竭虑。

    尤其薛耀弘是出生在薛庭儴未发迹之时,他几乎是亲眼看到爹从一路艰辛到位极人臣,如今年逾三十已是内阁辅政大臣。

    期间的艰难险阻,他虽不能体会到,但只从那次娘失踪了一年时间,就能感觉出。

    他总会下意识拿着自己,和爹当年这般年纪时比较,比较下来的结果是自愧不如。再加上之前乡试失利,紧接着又发生了许多事,他才生了外出游历的心思。

    只是家中正值多事之秋,他一直没敢提,眼见一切进入正轨,这想法又上了心头。

    随着薛耀弘的诉说,薛庭儴只是默默听着。

    等他说完了,他才抬眼看向身边这个俊秀斯文,却难掩青涩的少年。

    少年的面孔稚嫩,就如同当年的他一般。

    这是他的儿子!

    每个人都会经历,才能成长。诚如他,何尝不是因为那个梦,比旁人多经历了一辈子,才会在这辈子得心应手。

    人生没有捷径,他薛庭儴也不是总把儿女护在羽翼下一辈子的人。儿女成长了,就该放他去飞。

    至于结果是好还是坏,总得经历了,才能知道,不是?

    他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担忧很可笑,明明现实早已脱出梦里的轨迹,他为何要去担忧儿子会不会再度变成一个断袖。

    会与不会,那都是他的人生。

    “你既想去,那就去吧,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只是出门在外,多想想家中父母弟妹,就算不成也不需要气馁。每个人的存在都有他必要的含义,都有他应有的位置,只要自己快乐了,又何必在乎许多。”他略微有些感叹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很显然这些话,暂时薛耀弘是不会懂的,也许以后能懂,但那也是以后的事了。

    ……

    薛耀弘并没有在家中停留太久,很快就收拾行囊上路了。

    宁宁历来和大哥亲近,知道大哥要出远门,连着哭了好几天的鼻子。

    送走儿子,遥望着那渐渐远离的马车,连素来坚强的招儿也忍不住红了眼。

    “你真放他走啊。”招儿哽咽着,眼泪终于滑落下来。

    薛庭儴环着她的肩,另一手搂着她腰,安慰道:“好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又不是不回来了。”

    “可我还是舍不得,你说他打小就养尊处优,这么出去了能吃苦?你说都有你这么个爹,还有我这么个娘,钱权都有了,你放他出去游历个什么!”

    “人有不如我有,他有自己想走的路,你忍心干涉?”

    招儿抽了抽鼻子,道:“我不想跟你说话!”说着,她气得扭头走了。

    当然这气肯定持续不了多久,别看招儿嘴里说,其实她心中也是挺自豪的。见多了京中那些纨绔子弟,自己的儿子能有这种想法,她心中觉得很安慰。

    只是做父母的难免会多思多虑,不是有那句话——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招儿以为大儿子出门游历,顶多也就是一年半载,谁曾想薛耀弘这一去就是数年才归,其中另有奇遇,当然这是后话。

    又是一年上元节。

    每逢上元节之时,都是京城里最热闹的时候,可薛庭儴一家人却从没有逛过灯市。

    无他,开始是忙着没空,这几年则是每年上元节宫里都会举办宫宴,不光薛庭儴,连其家眷都得入宫赴宴。

    好不容易这回宫里总算不办宴了,招儿和薛庭儴提前就商量着带两个孩子去逛逛灯市。

    这边刚决定下,哪知宫里那边又变了主意,不过嘉成帝下命不在宫里办宴,而是与民同乐。

    因为这一句话,户部又开始忙了起来。这次薛庭儴借着由头拉上了礼部,总算是有人分担了。

    到了当日,棋盘大街至正阳门大街这一路,早早就开始扎起灯棚、灯塔。

    除了朝廷置办以外,自然少不了各家各府凑趣。

    难得陛下有兴致出宫赏灯,若是自家花灯博了圣上眼缘,是时可是面子大涨。连薛家也跟着扎起灯棚,又购置了许多花灯,不求当日出彩,只求中庸即可。

    除过各家各府的灯棚,最为吸引人眼球的当是正对着宫门的那座鳌山高灯。

    这事是礼部张罗的,户部只管出银子就好,反正这几年大昌国库丰足,难得欢庆佳节,也不在乎这一星半点。

    天还没黑,那座鳌山高灯就被人点亮了。

    若是有人居高望去,内城之中最显眼的就是这座巨灯。

    巨灯整体为山状,其下饰以各种花灯作为点缀,其上盘旋着一条巨大的五爪金龙,象征的皇权的威严。

    随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各府的灯棚也都亮了起来。

    说是灯棚,不如说是用各种花灯装饰而成,棚前悬挂着一盏盏各式各样的花灯,皆是各府得意之物。

    薛家一家人自是盛装而来。

    因着薛家灯棚左右分别是林家和陈家,都是相熟之人。到了后,薛庭儴便入宫迎圣驾去了,招儿也不愁没人说话。

    都是当娘的,自然唠的都是儿女经。

    “对了,招儿姐,你给宁宁看人家没?可是有中意的人选?”

    闻言,招儿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徐氏在说什么。她为难地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和陈如月说话的女儿。

    这就是别家的女儿和自家女儿的区别。小时候还看不显,可随着两家孩子渐渐长大,如月随了徐氏,娴静温柔,而宁宁却是随了……反正是不像她,活泼好动的像个假小子。

    倒也不是说宁宁不好,她烂漫而纯粹,可这样的闺秀明显迥异京中其他家的闺秀。眼见也十三了,却没有大姑娘家的样子,反而还是像个孩子。

    为了这事,招儿没少头疼,可闺女有爹护着,人家爹都说了,我薛庭儴的女儿干甚要和别人一样,再加上招儿也舍不得管教,只能这样了。

    心里想着再过两年,等女儿再大点就好了,可她这样明显还不适合谈及婚事,所以招儿也一直也都没忘上面想。

    “这可不行,招儿姐你都不急?宁宁今年十三了,看人家定亲得一年半载,等说定了还要准备嫁妆,忙着忙着也都十五六了,你看京里各家哪家不是女儿十三岁就开始说亲的?”

    这个道理招儿动,可——

    “你看我家宁宁那样,还跟小孩子似的,她爹说不急,那就不急吧。”

    见此,徐氏也不好再多说,只能和招儿说起她给陈如月看的几户人家,从家世背景,到人品德行,乃至家风以及公婆性格,甚至妯娌之间都有考虑。

    听得招儿十分汗颜,觉得自己当娘当得真不太合格。

    随着时间过去,夜已不期而至。

    而外面的灯会上,更加热闹了。

    不得不说礼部的人还是有一手,不光请了许多杂耍班子,什么吞火、吞剑、变戏法、舞龙灯应有尽有,还有不少卖小吃和花灯的摊子。

    真不知他们从哪儿找来的。

    总而言之,这灯会布置得十分热闹,与琉璃厂和灯市口的灯市并没有什么区别,唯独有些区别的,就是赏灯的从平民百姓变成了达官贵人。

    开始各家都拘着,因着都带了家中孩子来,孩子们闹腾,渐渐都不免放开许多。圣驾有没有来,招儿并不知道,不过去宫里迎圣驾的薛庭儴一直没回来。

    陈家小儿冲哥儿一直闹着要去看花灯,他今年才六岁,是陈坚和徐氏唯一的独子。宁宁也说出去玩,招儿见外面已经有不少人了,便和徐氏商量着出去逛逛。

    徐氏是个娴静的性子,本来还有些怕抛头露面,不过礼部给每家灯棚里都发了一些面具,倒也省去这点子顾忌。

    一见娘点头答应了,宁宁忙叫下人去把面具取来。

    这些面具怪模怪样,有的头上还有角,乍一看去有些吓人。

    “礼部弄这些做甚,大晚上的出去戴上这种面具,没得吓着人。”招儿手持一个整体为棕黑色,头有两角的面具道。

    这个徐氏倒是知道些,便与招儿解释了一番。

    原来上元节赏花灯戴面具是许多年以前传下来的古习俗,来源自上古时期的傩文化。而‘傩’有人避其难、惊驱疫厉之鬼的寓意,所以这些面具才会如此吓人,就是为了吓走疫病、厉鬼这些不吉祥的东西。

    估计礼部弄这套,也是为了应景。另外也是这次来参加皇家灯会的,都是一些勋贵国戚与王公大臣,还有不少女眷,有了面具,也能替彼此避一避忌讳。

    “原来是这样。”

    见此,招儿也不免来了兴致,将面具分了下去,一人一个,连冲哥儿也分了一个小点儿的。

    一行人各自戴上面具,便出了灯棚,没入人流之中。

    “礼部和户部这次差事办得不错。”

    灯市中,有一行人与其他人不太一样。

    几个身形高大的男子拥簇着一个靠坐在轮椅上的老者,因为都戴着面具,也都穿着便服,倒是看不出其容貌如何,身份又如何。

    不过能出现在这灯会上,又是坐着轮椅的,还能是谁,其他几人的身份自然不难猜出。

    不过陛下及轻装简行,明摆着是不想人认出来,就算见到这行人并猜出其身份,也没人不识趣的主动说破。

    甚至为了不败坏陛下的兴致,碰见的人都装得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不得不说能当官的都得有一份七窍玲珑心,不然早混不下去了。

    “户部不敢居功,多是礼部的功劳。”立在轮椅右侧的青衣男子道。

    正是薛庭儴。

    “薛大人也是出了不少好点子的。”代表礼部说话的是鲁王。

    其实这场灯会说是礼部办,实则是鲁王操持。鲁王便是莫伽,不过如今已经他已经不叫莫伽了,而是改了祁姓。

    “鲁王殿下谦虚了。”

    “好了,你二人都有功。”嘉成帝笑着道,隔着面具看着这难得的热闹。

    他有多久没见过这种热闹了?宫里的人虽是多,可个个说话办事都拘着,作为帝王必然是身在高处不胜寒,可久了也是眷念这份烟火气息的。

    “卖元宵呐,皮薄馅多,又大又圆的元宵呐!”“炸酥果,又香又酥又脆!”“馄饨!馄饨呐!”

    卖小吃的摊子前人最多,反正也看不见头脸,这些达官贵人们也愿意掏出银钱一二,买了小吃来吃,浑当体验民情。

    不远处,就站着一个人正在吃元宵。

    可能有些烫,烫得他连连吹气,还是径自往嘴里喂。

    嘉成帝看向那处,看得津津有味。

    四皇子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忙道:“父皇可是让人买一碗来?儿臣见那元宵似乎挺不错。”

    闻言,边上的李顺忍不住了,忙劝道:“陛下,这宫外的东西……”

    剩下的话虽没说完,但都明白意思。

    若是吃出个什么事来,今日这欢庆佳节就会变成惨剧了,估计这灯会上的人有一个算一个。

    四皇子也意识到自己失言,没有再说话。

    嘉成帝虽是有些想,到底是忍住了,一行人又往前逛去。可有着之前这事,到底还是被扫兴了。

    逛了一会儿,嘉成帝便厌了,道:“朕困乏了,回宫。”

    “儿臣送父皇回宫。”鲁王和四皇子几乎是异口同声说道。

    嘉成帝摆了摆手:“还送什么,你们逛吧,别让朕扰了你们的兴致。不是说等会儿还有什么烟花,朕上了年纪,就不凑热闹了,你们留着看。”

    言罢,他就让李顺推着他离开了,韦云杰等人当即护在其侧。其实暗里还有锦衣卫的人,只是从表面上看不出来罢了。

    待嘉成帝走后,就只剩下薛庭儴、鲁王和四皇子几人。

    四皇子看了鲁王一眼,便扭头走了。

    留下薛庭儴和鲁王两个,两个男人隔着面具互视一眼,分道扬镳。

    薛庭儴回了自家灯棚。

    招儿和孩子们都不在,陈家那边也没见有人。又听留守的下人说都去逛灯市了,他便转身出了灯棚。

    外面一片喧嚣,不远处有舞龙灯、踩高跷和舞狮子的,敲锣打鼓,热闹至极。

    别的也就罢,那龙灯舞得颇为稀奇壮观。

    龙灯有龙首,身躯分数节不等,每节中都燃有蜡烛,灯下有棍子以便撑举。舞时,由一人持彩珠戏龙,龙头随珠转动,其后数人各举一节龙身,随之舞动,并以锣鼓配合,十分壮观。

    周围站了不少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人人都戴着面具,难以分辨。

    薛庭儴记得招儿今日穿了身桃红色衣裳,几个孩子的衣裳也都记得,只要找到衣裳了,自然就找到了人。

    他环视一下场中,并无招儿等人,就换了地处找。

    薛庭儴并不知晓,在他后面也有人去了薛家灯棚,得知都去逛灯市了,便也没入了人流中。

    ……

    宁宁笑着和陈如月嬉闹着。

    两个女孩都是十三四岁的年纪,正是豆蔻年华,笑起来即使遮着脸,也美得像一幅画。

    “大姐,我看前面有卖好吃的,咱们去买!”矮个子的冲哥儿喊道。

    说着,人便钻入人群里不见了。

    “哎呀,冲哥儿你跑那么快做甚。”

    两个女孩一前一后跟了过去,招儿在后面喊:“小心撞到人,这孩子也真是。”

    徐氏急道:“快跟上,别跑丢了。”

    “丢不了,这地方怎么可能会丢。”招儿笑着说。

    徐氏这才反应过来这是皇家办的灯会,在这里若是能丢了孩子,天下估计没地方安全了。

    “还是找找吧。”

    说着,徐氏便追了过去。招儿左顾右盼,见不远处有个戴着面具的少年蹲在一个卖花灯的摊子前,匆匆对他说了句别乱跑,就跟上去了。

    招儿不过转个头的功夫,就不见了徐氏,只能一面走一面张望着找着。可灯火璀璨,人声鼎沸,也炫花了她的眼,抬眼看去到处都是一片五彩斑斓的光。

    招儿正走着,突然有人在后面拍她肩膀。

    她转头看去,就见他站在身后。

    “你怎么找来了?陛下呢?瞧你这面具真丑!”她自然而然上前拉住他的大掌。

    “陛下回宫了。”

    “你眼力真好,我戴着面具,你都能认出我。”

    薛庭儴轻笑一声:“你不也没错认我。”

    招儿先是笑,笑完了才道:“都老夫老妻了,我能认错你?你这身衣裳还是我出门前挑的。对了,快帮忙找找宁宁,那丫头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

    鲁王见前面不远处行着一个身形高挑,穿桃红色衣裳的女子。

    怎么看怎么像她。

    他唇角微勾,走上前道:“怎么在这儿?”

    对方没有说话。

    “吓傻了不成?你还能吓傻?”

    这时,对方才有了动静,揭下面具迟疑道:“你是?”

    是一个陌生的面孔。

    倒是长相不俗,却让鲁王当即没了心情。

    他眉头微蹙,正打算离开,旁边突然伸过来只手,是个小丫头。

    个头不高,纤纤细细的,抓着他衣袖的小手,细白柔嫩。

    “大叔,你怎么在这儿?”

    只听声音,鲁王就知是谁。

    他正想说什么,就见小丫头冲不远处招手喊道:“爹,娘,我在这儿。”

    鲁王顺着看过去,就见一男一女并肩而立,回头看来。

    ……

    就在这时,突然听见‘咻——嘭’的几声响,不远处的天空突然亮了。

    大片大片的烟花在空中炸开,有的像火球、有的像银蛇、还有的像一朵朵盛开的花儿,美丽极了。又有大片烟花从天空倾泻下来,形成了银色、金色的瀑布,壮观得让人叹为观止。

    烟花下,相互依偎站着的男女,美得让人窒息。

    鲁王遥望过去,心中微涩。

    晚了一步,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大叔,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

    又有砰、砰、砰的声音接连响起,到处都是一片感叹声,都仰望着那美丽的星空和璀璨的烟花。

    就这样,似乎也真的没什么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