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好鼠友

【书名: 六零娇宠纪 第51章 好鼠友 作者:麻逗

强烈推荐:末日刁民炮灰攻略至尊主播奶爸的文艺人生娘娘不想活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我家萝莉是大明星盛世谋妆     “嗝——”黑胖打了个饱嗝, 两只小小的爪子捂住嘴,眼睛乌溜溜地直转悠。

    顾安安纳闷地戳了戳黑胖凸起来的大肚皮,好家伙, 母鼠揣十几个鼠崽的时候也没那么大啊,这是吃了大餐才过来的啊。

    “别, 别戳了。”

    黑胖忍了许久,终于忍不住拍开了顾安安在它肚皮上肆虐的手。

    “再戳要吐啦。”黑胖直接一个躺身,四肢敞开瘫倒在炕上, 这样终于不那么难受了,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

    它为安安报仇容易吗它,这里啃一口, 那里吃一块,当然, 黑胖才不承认因为可以敞开吃, 幸福地吃过头这件事。

    “安安你放心, 今天早上欺负过你的那个坏人我们已经帮你教训过了,我们鼠都是讲义气的, 以后谁还敢碰你一下, 我的鼠子鼠孙都不会放过他们的。”

    黑妞比黑胖靠谱些,同样都是敞开了吃,至少它没有吃饱了硬塞。

    想想自己粮仓里又丰富了许多的库存, 黑妞心里嘿嘿嘿直笑。

    “你们是把我二伯家的粮仓给吃空了!”

    顾安安腾地坐起身,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两只一脸求表扬的黑胖和黑妞。

    “胡说!”

    顾安安听了黑妞的反驳,还没来得及松口气, 黑胖又紧接着跟了上来。

    “我们只吃了一点点。”黑胖比划了一下小爪子,表示自己吃的很少很少,“更多的咱们都搬回窝里去了,只可惜你们人来的太快了,我们都没搬完。”

    顾安安从黑胖的绿豆眼里看出了一丝遗憾,都快愁昏过去了。

    “安安,安安,我们帮你出气了,你开心吗?”黑妞期期艾艾地看着顾安安,有点小害羞。

    “开,开心——”顾安安看着单纯想要帮她出口气,让她开心的黑胖和黑妞,实在是说不出什么斥责的话来。

    这粮食不翼而飞了一半,黑胖和黑妞再聪明,肯定还是留下了点痕迹,那些大人一看,就能看出是老鼠动的手,顾安安几乎可以想到,之后会引起多大的惊慌。

    粮食是农民的根,是家家户户赖以生存的东西,老鼠自古以来就是农民的敌人,它们偷粮食,啃家具,只要是被看见了,都是打死算数的,这二伯家的粮食被偷了一半,之后一段时间,恐怕村里会听鼠变色,闹得严重些,恐怕还会来一场除鼠运动。

    顾安安不想黑胖和黑妞的好心,反而害了它们。

    “安安你放心吧。”

    黑妞似乎看出了顾安安的顾虑,安慰地用小爪爪拍了拍她的手背。

    “我们把粮食一藏好,我们那些鼠子鼠孙就去隔壁村和山上串门走亲戚去了,短时间内都不会回来啦。”

    黑妞都是活成精的老鼠了,早就摸出了一套和人类斗智斗勇的规律。

    它们管教小辈不去偷农民粮库里的粮食,只在农民收获的时候,趁他们白天还没上工,或是中午晚上下工的时候,偷点地里的粮,这东西没数,少了也没人知道,它还差使所有的鼠,打通了小丰村的地底通道,几乎所有的鼠洞四通八达,想要去哪就去哪儿,即便被人发现了,只要往洞里一钻,下一次出现,可能就在几百米外的洞穴了。

    靠着黑妞的智慧,小丰村的人和鼠都是和谐相处的。

    在饥荒最严重的时候,也不是没人打过老鼠屯的粮和老鼠肉的主意,只可惜,掏遍了所有可能的老鼠洞,别说老鼠肉了,连老鼠的影子都没看着,这些,都是黑妞的功劳。

    至于黑胖,它是负责吃的,它没有脑子。

    串门走亲戚,顾安安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沾沾自喜的黑妞,除了服,无话可说。

    “你们替我报仇我很感激,可是二伯母一个坏的,我那三个堂姐却可怜,你们要是搬空了粮食,她们几个倒时候就要遭殃了。”

    顾安安不是个同情心旺盛的,因为二伯娘受了这样的罪,她心里也有些不开心,可是二伯娘是二伯娘,几个堂姐是几个堂姐,她并不会把对二伯娘的讨厌,转移到几个堂姐身上。

    “那,那咋办呢。”

    黑胖小小的鼠脑核本来就被脂肪挤没了,现在被顾安安这么一说,顿时就糊涂了。

    难道它做错事了?提出这个提议的黑胖有些慌,委屈巴巴地看着对面的肥崽安安。

    “没事没事,奶会有办法的。”顾安安想了想,到时候顶多让黑胖和黑妞把粮食藏好了,再让奶奶用各种借口给几个堂姐送去吧。

    想着二伯娘现在可能的惊恐气愤的心情,顾安安心里还有些小爽。

    她果然变坏了。

    一听老太太的名号,黑胖和黑妞顿时就放心了,一人两鼠达成了一个共识——老太太出马,一个顶一群。

    ******

    “奶。”

    顾秀顾春和顾丽还没到村门口,就被人带到了顾建业家里来,一路上,三姐妹也听说了他们妈可能又怀孕的事儿,也知道了,爸爸被奶赶出了家,家里的房子和绝大多数的钱财都被老太太收回去的事儿,心中惴惴不安。

    “进来吧。”

    苗翠花叹了口气,对着有些迷茫的三姐妹招了招手,难得对除了她的宝贝乖乖以外的孙女露出了一抹略微慈祥的笑容。

    “奶——”

    顾秀的这声叫喊音量更重了些,眼泪唰唰唰往下流,怎么她就上个学的功夫,妈没了,爸也没了。

    “别哭,哭啥哭。”老太太可受不了这女孩子哭哭啼啼的样子,碍于老太太的多年的威势,顾秀这眼泪顿时一收,保持着刚刚哭的表情,一动都不敢动了。

    老太太看着,又是一阵叹气。

    这丫头,真的是被她爸妈给耽搁了,好在年纪不大,还改的过来,她要是真像田芳那样一条道黑到底,苗翠花也不会说要教导着几个孙女了。

    “这是你们家房子的地契,这些钱,是当初分家的时候分给你们爸妈的,现在,这些东西都是你们姐妹三的了。”

    苗翠花说的地契,其实是不规范的,现在顾家老宅的地契还是写的顾保田的名儿,她说的地契,就是分家时候写的协议,等到顾保田蹬腿了,就按协议上的分法来分房,因为改地契太麻烦,村里人都懒得去县城,家家户户都是这么做的,有家中长辈签名,大队长盖章的协议,在村里人看来,比国家的契约更可靠。

    苗翠花当初分家的时候分给了老二一家七十块钱,这些年零零碎碎的花费也是有的,还剩下五十四块钱,至于这数目,肯定还是有水分的,苗翠花也懒得和田芳计较,毕竟她后头,还有她儿子呢。

    说不认儿子,这亲生的骨肉,还真能断了。

    老太太现在就是在等,等谁熬得过谁,顺便给顾建党那糊涂蛋,上一堂生动形象的教育课。

    “奶。”

    顾秀有些惊慌,边上的顾春也是如此,倒是顾丽的眼底闪了闪,有了些许兴趣。

    她对那对糊涂爹妈可一点感情都没有,只是她想不到,老太太居然有这样的魄力,儿子说不要就不要,但是幸好,把她们几姐妹留了下来,要是把她们和那对糊涂夫妇赶了出去,到时候日子才难过呢。

    只是,在原主的记忆里,她们妈似乎再也没怀上过啊,终其一生就只有她们三个姐妹。顾丽有些纳闷,难道这是她穿越的蝴蝶效应?这个效应可一点都不好。

    顾丽不敢想象,家里要是有了一个弟弟,会发生什么样天翻地覆的变化,对那对夫妇来说,是天大的喜事,对她们几姐妹来说,却是天大的灾难。

    赶出去也好,顾丽暗暗想着,她终究还是自私的,比起那对夫妻过得好,她更乐意自己过得好,怎么些年的苦头她可真吃够了。

    “你们爸妈一心想要儿子,别人说的话,是一点都听不进去了,你们姐妹几个,想要把日子过好了,还得靠自己,我这老太婆就是护着你们,也护不到几时,接下去我要说的话,你们都听仔细了。”

    苗翠花的眼神从几姐妹身上划过,在顾丽的身上,停留了那么一下下。

    “摆在面前的路有两条,一条,跟你们爹妈去,至于到时候,无非就是替你们还没出生的弟弟当牛做马,到时候卖个高价的彩礼,至于对象是好是坏,估计也不是你们那对糊涂爹娘会考虑的。”说完这句老太太顿了顿,“当然,这一切是基于你们爸妈生的出儿子的情况下。”

    大冷天的在地上躺了半天,又被她浇了一桶凉水,挨冻又挨饿,肚子一点反应都没有,田芳要是真的揣崽了,她苗翠花的脑袋就摘下来给她当凳子。

    苗翠花的眼底闪过一丝不屑:“第二条路,以后你们三姐妹自己过日子,这些钱,足够你们几姐妹读书的了,只要能读,愿意读,奶奶供你们一直读上去,以后你们三和那两个糊涂蛋就没关系了,也不用怕人欺负你们,有我在后头护着,只是有一点,顾建党和田芳是你们爸妈,你们私底下要见见他们,我不反对,但是不准拿家里的东西去贴补那两个糊涂虫,要是被我发现了,这第二条路也就断了,咱们走第一条。”

    苗翠花把话说的明明白白,顾秀和顾丽一个十一岁一个十岁,都是半大孩子了,这些话都听得懂,至于顾丽,那小丫头更精呢。

    “我选第二条。”顾丽迫不及待的开口,傻子才选第一条呢。

    “大姐二姐,爸妈从来都没有管过咱们,有他们和没他们有什么区别,而且爸妈现在都有儿子了,更加不会在意咱们几个赔钱货了,我不想和大妮姐她们那样早早就嫁人。”

    顾丽看两个姐姐纠结的模样,恨铁不成钢,那样的父母,有什么好留念的。

    “可是,可是......”顾秀还是有些迷茫,这要是选择了第二条,那不就是彻底和爸妈断绝关系了,没爸没妈,那还是一个家吗?

    “奶,晚上我和大姐二姐好好说说,明天她们一定给你一个答复。”顾丽想啊,跟着老太太多好啊,学点本事,就足够两个包子姐姐后半辈子受益无穷了。

    苗翠花也没有逼孙女的意思,反正有那丫头在,秀妮儿和春妮儿总是会想明白的,她点点头当做同意,顾丽忍住心中的狂喜,拉着两个姐姐就回了自个家,打算今晚上就给两个姐姐来场洗脑大会。

    想她在现代也是看了不少传销组织的洗脑**的,就不信不能把两个姐姐掰回正轨上。

    *****

    那厢顾丽喜气洋洋,这厢顾建党长吁短叹。

    苗翠花未必是真不要这儿子,至少在苗铁牛看来不是。

    顾建党的东西,和田芳上次没有收拾走的那些东西,现在全被搬来了村尾的一间小小的土胚房里,这屋子很破很小,但是收拾收拾也能住人,在顾建党没有建新房之前,估计是要在这住很长一段日子了。

    要不是苗铁牛是他舅舅,他还没这样的房子住呢。

    锅碗瓢盆放在塌了一半的灶台上,衣服,被褥都堆在炕上没有整,以及那些被糟蹋了一半的粮食,小小的屋子,挤得满满当当的。

    顾建党看着换了身衣服,躺在炕上的媳妇,搞不清自己怎么就这样了。

    ****

    “轻、轻些。”

    土坯房外头窸窸窣窣的,昏暗的夜色下,三个孩子悄悄地朝着屋子凑近。

    “就是她欺负了胖丫头。”

    萧从衍透过低矮的围墙朝屋里看去,指着田芳问道,眼底闪过一丝不怀好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娇宠纪相邻的书:重生大学宅男器战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网游之浮生如梦高冷大叔甜宠妻软饭天王韩娱之一生所爱极品宗师娱乐天皇传逍遥神医超神美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