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好消息

【书名: 六零娇宠纪 第66章 好消息 作者:麻逗

强烈推荐: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至尊主播末日刁民炮灰攻略奶爸的文艺人生娘娘不想活我家萝莉是大明星盛世谋妆     等待报纸刊登出来的时间是漫长的, 翠花鸟是日也思, 夜也想, 脑袋里幻想着自己在照片上的英武身姿, 毕竟鸟那样风华绝代,还带着顶漂亮时髦的小绿帽, 那一定是人群中的焦点。

    翠花鸟心里美滋滋的, 这些日子吃饭的胃口比以往更加好了, 足足肥了一大圈。

    现在的报纸还是个蛮稀罕的东西,至少在农村来说是这样的, 一个生产队九十多户人家,没有一户订报纸的,全村唯一的一份, 是队里集体订的,走的是公账。

    这也是上头的指示,因为报纸上常常会有一些党章党示, 和一些思想宣传的文章, 作为村干部, 多多少少还是要看一些的,有时候队上开大会,作为大队长的苗铁牛还要给村民读读报纸上的时事新闻。

    不过那东西, 多数时候还是留在大队部积灰的, 虽说这村子里也开过一段时间的扫盲班,但是现在还是不认识字的人比较多,而且地里农活忙, 稍微有点空闲的时间,男人喜欢摸点小牌喝点小酒,女的喜欢八卦唠嗑,或是在一起纳鞋底,织毛线,谁有那闲工夫去大队部看那无聊的报纸啊。

    这些天,到时候有些些许不同,这村里人翻起报纸来,比谁都勤快,为的啥啊,还不是自个儿生产队的大队长,还有同村的顾家一家上报纸的事嘛。

    那可是上报纸啊,全国百姓都看得见,多光荣的一件事啊,村里人就等着报纸下来让大队长苗铁牛念给他们听听,这样接下去去别的村串门走亲的时候就有了吹嘘的本钱了,尤其是去见城里亲戚的时候,更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

    “队长,这都多少天了,怎么这报纸上还是没有你呢。”村里人有些纳闷地看着苗铁牛从公社取来的报纸,现在每个村订的报纸都是自个儿去公社取的,因为每个村就订那么一份,邮局的同志也没有那么多功夫挨个村的送,干脆每次把报纸送到每个公社的办公处,让每个生产队自己派人去公社拿。

    往日苗铁牛嫌麻烦,总是一个礼拜让人去拿一次,有时候地里的活比较多,可能两三个礼拜都不见得想得起这件事,这些天,他几乎每天都是自己过去,一天不拉地把当期的报纸拿回来,只可惜,他都快把报纸给翻烂了,都没见到自己或是那两只鸟的照片,文章内容他也看了,照样没有刊登出来。

    时间一长,苗铁牛也有些心虚了,难道是报社的同志嫌他那天的话说的不好,干脆就不登了?可是这大话都说出去了,全生产队,甚至是整个公社都已经听闻了这件事,每天他去拿报纸,这公社的同志还会那这件事和他说笑,要是不登了,那该有多丢脸啊。

    “我看这能不能上报纸都不一定呢,这报社的同志每天要采访的内容多了去了,顾家的两只鸟有啥稀罕的,还不如多采访采访咱们工农同胞的日常工作,这还更有意义些呢。”

    不远处的赵青山端着搪瓷杯,坐在他边上的王三有些阴阳怪气地说到,说完还讨好地朝赵青山看了一眼。

    也不知道这赵青山给王三灌了什么**汤,那小子一直都以他马首是瞻,明明现在小丰村的状况,赵青山这个副队长都已经说不太上话了,那王三依旧对赵青山忠心耿耿的,找着机会就要来恶心苗铁牛一把。

    也就是苗铁牛脾气好,换个人,在日常的生产活动里存心刁难,王三的日子哪里会这么好过。

    “怎么可能,这报社的同志来都来了,咋还会不乐意登呢。”村里人觉得王三这话不靠谱,人家心里要是不乐意,那能开着四个轮子的大汽车来,还带着什么照相机,给他们拍照,那不是费时又费钱吗,人报社的同志能那么空吗?

    “舅,舅!”

    顾建军在大队部外头喊了几声,听声音,似乎是有什么喜事。

    “咋了。”苗铁牛忍住心里那一丝丝不确定,放下手上今天新出的报纸,朝大队部外头走去。

    “新闻出来了,老三刚从县城里把报纸拿回来呢,妈喊你赶紧过去。”顾建军虽然没有上报纸,但他觉得自己面上也荣光,那两只鸟可是自己爹妈还有三弟一家养出来的,那都是他的亲人,他这个做儿子的,做大哥的,怎么着也能沾点光啊。

    “出来了!”苗铁牛这心头一喜,只是又觉得有些奇怪,“可是我今个儿也已经把报纸取回来了,没见到上头有写啥东西啊。”

    苗铁牛纳闷,难道是自己看的太急,看漏了?当下他就想着回去再拿起自己桌子上的报纸来看看。

    “不是。”顾建军摆摆手,“听三弟说,好像不是刊登在咱们县的报刊上,好像是刊登在更大的报纸上了。”顾建军来的急,也没听老三讲清楚,但是隐隐约约记得,好像是一家来头不小的报刊。

    只要能刊登就行了,管他在哪家报纸呢,反正也是件大好事,苗铁牛喜不自胜,跟在后头出来的一些人,包括赵青山和王三,也都听见了顾建军的话,纷纷跟着苗铁牛往顾家走去。

    “山哥,你说这老顾家的运气咋这么好呢,养只鸟都能上报纸了,要不咱们也去养一个?”王三有些不服气地跟在赵青山后头嘀嘀咕咕地说到。

    “你养个屁啊,自个儿都没有那只鸟机灵呢,还想养鸟了。”赵青山瞪了自己的小弟一眼,王三被骂了也不生气,继续嬉皮笑脸的讨好着赵青山。

    “山哥,那你说咋办呢,难不成看着这苗铁牛一直压着您一头,现在咱们村的人大多数都被这老小子收服了,这上报纸的事一出来,别说咱们村的,就是上头的领导都对他高看一眼,以后怕是更没机会搬倒他了。”

    王三有些遗憾,咋什么好事都落苗铁牛头上呢,要是那苗翠花是他王三的妹子那该多好啊。他心里嘀咕了几句,不过想起苗翠花日常怼人的模样,忍不住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上报纸是好,可惜啊,他没有苗铁牛那么好脾气,要是真有苗翠花那样一个妹子,他怕是在没有当上大队长之前,就被气死了。

    “还能怎么办,熬着呗,那苗铁牛都一把年纪了,这队长还能做多久,咱们就慢慢熬着,看谁能熬得过谁。”赵青山和王三走在人群后头,他已经对正面和苗铁牛开扛失去了信心,他唯一的优势就是年纪比苗铁牛小了二十出头,他就不信了,等苗铁牛老了干不动了,自己还没有办法上位。

    心中这样安慰自己,不知道为啥,还有点小心酸。

    “妹啊,建军说报纸出来了,给你大哥我瞅瞅啊。”苗铁牛搓着手走进顾家,此时顾家的堂屋里坐着不少人,顾保田的几个兄弟都来了,还有几个侄子和出嫁的侄女,满满当当挤了一屋子的人。

    也是,这样光宗耀祖的事,这些个亲近亲戚自然是不会错过的。别看王梅往日里和顾家老两口不亲近,今天这态度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别提多亲热了,顾建党也厚着脸皮过来了,老太太没提赶人的事,让他多了几分期待,话比前些日子多多了,和来村里看热闹的人唠着嗑。

    “人都来齐了,建业啊,你也别卖关子了,赶紧的把东西拿出来啊。”苗翠花心里也好奇啊,可这儿子就和藏宝贝似的,把今个早上从县城里带来的东西藏得严严实实的,非说等人到齐了才给看。

    要不是自家乖乖看着呢,老太太很得不当下把这操蛋儿子塞进肚子里,就当没生过这玩意儿。

    “咳咳——”顾建业咳嗽了一声,拿出被红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报纸,一共十份,报纸之下还压着一张纸,倒盖着,看不清纸上写了啥。顾建业的手现在还在抖呢,他想过谋划这件事会有好处,却没想到,这好处那么大。

    “这几份报纸都是报社的同志寄过来的,不是咱们本地的涟洋党报,而是都城的都城日报。”饶是顾建业往日沉稳,现下也忍不住有些激动。

    “都、都城日报,你说的都城,是咱们想的那个都城?”顾保田一听就震惊了,那可是全国政治的中心啊,上了都城日报,那不就是上了全国影响力最大的报刊吗。

    妈呀,祖坟真的冒青烟了。

    顾建业点了点头,脸上微微泛红,看出他内心的激动。

    这一确认,全场都哗然了,原本想着上的是他们本地的涟洋党报,好一些,就上市报刊或是省报刊,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这苗铁牛和顾家一家,还能上都城的报纸了。

    那主席可是在都城呢,主席要是看了报纸的话,岂不是也看见报纸上的苗铁牛和顾家一家人了。

    “愣着干啥呢,鸟要看鸟风华绝代的身姿,赶紧把报纸给鸟掀开啊。”翠花鸟可不知道这些傻敦敦的人类在想着什么,它还急着看报纸上可爱的自己呢。

    这些天的一直等着消息,看把鸟愁的,都快愁瘦了。

    翠花鸟那肥嘟嘟的身板显然不能证明它前头的那条抱怨,但是它的话还是将众人从震惊中惊醒,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报纸上到底刊登了些什么内容。

    报社的同志很细心,一共寄了十分报纸过来,顾建党留下了其中的四份,将剩下的六份递了出去,让乡亲们自个儿传阅。

    顾安安作为顾建业的宝贝闺女,自然分到了其中一份,那一份就让他们一群孩子拿着看,就是看不到懂上头的文子,好歹也能看看照片不是。

    报纸上刊登的是黑白照,报社的那个照相小哥的技术不错,顾安安看着照片里的自己,笑的甜甜的,眉眼弯弯,很是招人喜欢。

    作为正常的女性,多少也是有点虚荣心的,一想到这是一份发行量很大的报纸,还是一份很有可能会留档,一直保存到后世的报纸,要是拍得丑了,那就是一件糟心事了。

    顾安安可不想别人看报纸的时候,指着照片里的自己说,诶啊,那小姑娘长得真丑,或是诶呀,那小姑娘长得真胖。

    现在看来,这拍照师傅的本事,完全可以给他加一个鸡腿,顾安安美滋滋地捂着脸,觉得照片里的自己那么可爱,这天生丽质也是沾了很大比重的。

    感谢老天,给了她这样好的家人,还给了她一副可爱的皮囊,这辈子她一定多做好事。

    看完了自己,顾安安又仔细看了看家人,爷爷奶奶得体又慈祥,爸爸帅气,妈妈漂亮。

    “衍哥在上头可真好看。”挤在顾安安边上的顾向武感叹了一句,顾安安凑近看了眼。萧从衍的五官很漂亮,这一点可能随他妈,不过因为他常年习武的缘故,并不显得女气,反而有种精致夺目的美,还带着些许压迫性。

    顾安安看着看着,不禁有些小委屈,自己作为一个女的,居然在合照的时候输给了一个男的。

    对不起,她给广大女同胞丢脸了。

    “还行吧,胖丫头比较可爱。”萧从衍漫不经心地朝报纸上看了眼,没什么兴趣地说到。

    嗯,小胖妞圆墩墩的,看上去就很可爱,要是再胖点,那捏起来的手感一定会更好的。

    qaq,感觉好像有点被安慰到了,顾安安看着边上的萧从衍一点,觉得被喊胖丫头也没有以往那么糟心了。

    “安安,安安,给鸟看看,给鸟看看。”翠花鸟急了,怎么一个个都拿头挡着报纸不给鸟看呢,是不是都嫉妒鸟的绝代风华,心里头自卑了。

    沃德?顾安安听到了翠花鸟的声音,下意识地看向了照片里展开翅膀,停在自己和萧从衍中上方的鸟。

    第一反应,就是把报纸捂住了。

    “哈哈哈哈,还挺好看的,大哥二哥,衍哥哥,你们都看完了没有,看完了我就把报纸还给爸爸了。”顾安安把报纸一折,朝顾建业走去。

    “鸟,还有鸟,鸟没看呢。”翠花鸟委屈,怎么就是不给鸟看照片呢,她这样事很容易失去鸟的。

    “爸,我们都看完了。”顾安安就当自己没听见,把报纸递还给了爸爸。

    “我们还没看呢,这份就给我们看吧。”正好还有人想看,顾建业就顺手把报纸递给了边上的人。

    “给鸟看,鸟要看照片。”

    村里人也知道了顾家这两只会说话,还让顾家因此上了报纸的鸟,并没有对此感到什么不适应,反而因为鸟和他们搭话,有些受宠若惊的打开报纸。

    最醒目的地方,赫然印着一张黑白照片。

    “啊啊啊啊——”

    一阵刺耳的尖叫,众人捂着耳朵,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只机灵的小鸟已经不见了鸟影,边上的人有些纳闷啊,好奇地看了眼照片。

    怪不得这鸟还戴着顶绿帽子呢,原来是只秃顶的鸟。

    噗哈哈哈,定力不好的,忍不住捂着嘴笑了。

    顾安安想也知道,沃德一定又钻鸟窝生无可恋去了,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它。其实拍照那天,她看到地上掉下的那顶小绿帽的时候,心中也有些怀疑,只是猜不准这帽子是拍照前掉的,还是拍照后掉的,因为她记得在要拍照的时候,那脑子似乎是在鸟的头上的,也就没多想。

    现在看来......

    顾安安有些担心的朝自己的屋里看了眼,因为今天来的人多,鸟的窝搬到她的屋里去了,想过去安慰吧,又担心刺激到沃德,算是,还是让鸟自己先静静吧。

    萧从衍看在一旁捏着顾安安肉呼呼的小手玩,顾安安被捏惯了,此刻也懒得反抗了,乖乖伸手让他捏。别说,习惯了还挺舒服的,就和手部按摩似得。

    他的视线随着顾安安朝屋里看了眼,眼底闪过一抹得逞的微笑。

    “除了这几张报纸,其实还有更重要的东西。”顾建党看大家看的差不多了,微笑着拿起刚刚被红缎布包着,放在最底下的那张纸,眼底带着欣喜。

    想想现在外头的那些苗头,有了这个,如果用的好的话,就等于有了一个免死金牌了。

    顾建业的脸上难掩欣喜,甚至比刚刚拿出报纸的时候更激动,让大伙顿时就更加好奇了。

    作者有话要说:  经提醒,写六七十年代文不能涉政涉军,不能描写敏感内容,最好还是放架空背景,就当时和当时的六七十年代差不多的背景,反正女主也是穿书,大家就当是架空看吧,稍微写的和现实有些出入,感觉安全一些,相信我的小宝贝们也不想可爱的我在小黑屋里码字吧

    感谢阿九*60、“”、宝宝很乖、瞌睡虫?o?*5、聆?风*10、朕的江山完了*10、月下一抹孤寂*5、小河流水*5、励志减肥的胖子*2、山神ol*10、覥防对*15、笑笑*9、美人,你的内裤掉了、梦幻?梦幻*3、一夏七夕、轩子、草莓丸子*10、奋斗吧!咸鱼*2、青檬f*10、w__*5、米虫爱睡觉*5、茶茶*3、ttt222*5、励志减肥的胖子*2、琪雅渊渊*10、辣手摧花*10、小妍子*10、咘一样的薇菿*5、一夏七夕、月半殇*5、bing*2、雨滴子*10、青苔*10、小葡萄的小公举*5、励志减肥的胖子*2、美人迟暮*20的营养液,么么哒所有小天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娇宠纪相邻的书:重生大学宅男器战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网游之浮生如梦高冷大叔甜宠妻软饭天王韩娱之一生所爱极品宗师娱乐天皇传逍遥神医超神美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