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记忆

【书名: 六零娇宠纪 第90章 记忆 作者:麻逗

强烈推荐:娘娘不想活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奶爸的文艺人生炮灰攻略末日刁民至尊主播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盛世谋妆     “这趟回去, 要听你顾叔的话, 缺什么,就给爷爷发电报。”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 顾建业和余坤城毕竟是有工作在身的人, 也到了该回涟洋县的日子了,萧文忠虽然面上绷的紧, 可是他的眼神还是出卖了他,看着自己别扭的大孙子,以及顾家几个招人疼的孩子,满是不舍。

    萧文忠这人,天生就不知道服软,无论是对妻子, 儿子,孙子,他都习惯了命令式的相处, 有时候, 即便这心里头柔软了,外表还是硬邦邦的,熟悉他的人还好,知道这老头子脾气臭,让着他点, 比如萧文忠的发妻,就是那样一个一直默默包容他的女人,只是那个温柔的女人, 在几十年前就去世了,只给萧文忠留下几张照片,以及一段无尽的追忆。

    萧文忠的儿子和孙子和他一样的脾气,以前的孙子到还好些,对他这个爷爷还是敬重的,自从出了那件事,将他送去了涟洋县,回来以后就和他这个爷爷闹起了脾气,至于儿子就更不用说了,臭脾气比他还坏,两人就是针尖对麦芒,见面只会不欢而散,更别提他娶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儿媳妇,做了那样的错事。

    萧文忠的心里头有些微微酸,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了,人顾老头怎么就能有那么招人稀罕的孙子和孙女呢,尤其是孙女,贴心又可爱。

    “萧爷爷,你要记得听医生的话,以后少喝酒抽烟,少吃点重盐重辣的菜,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你放心,衍衍哥哥我会帮你看好哒。”

    顾安安看着有些尴尬的爷孙俩,充分发挥自己的卖萌模式,对着萧老爷子说到。

    上次被萧敬宗气的昏过去,医生说了,老爷子这血压太高了,有点危险,偏偏人老了嘴巴偏淡,吃什么都觉得不够味儿,萧文忠的口味开始更加偏向了咸辣,大口喝酒大块吃肉,一点都不忌口,没有上了年纪要好好养生的观念。

    偏偏一个军政大院的,多得是和萧老爷子这样志同道合的老伙计,一群人凑一块,那酒就更加没法戒了。顾安安还发现,萧老爷子和自己爷爷一样是个老烟枪,这些日子估计家里有孩子抽的还算少了。

    “知道了,爷爷的小管家婆。”

    别看萧文忠总是一副唯我独尊的气势,实际上对于小辈的这点关心,是很受用的,一边心里妥帖,一边又有些酸溜溜,这么好的丫头,怎么就不是他孙女呢。像他家那个臭小子,都要走了,还是不肯叫他一声爷爷,更别提什么其他好听话了。

    “其实衍衍哥哥也是很关心爷爷的,这些东西都是他和陆叔叔打听的呢。”

    顾安安看着边上扭过头,竖起耳朵一直注意着的萧从衍,对着萧老爷子说到,她口中的陆叔叔就是萧老爷子的主治大夫。

    “哼,谁关心他了。”

    萧从衍炸毛了,这胖丫头今天一点都不可爱,让人想拿朱古力把她那张粉嘟嘟的小嘴给堵上。

    萧老爷子还有哪里不明白的,这心里的石头顿时就放下了,臭小子,还挺记仇,不过好歹还是关心他这个爷爷的,他还有什么好不知足的。

    “建业啊,那是好东西,这些都是我给你争取的,不是萧叔不想给你多要点,而是要的多了,有什么就不定是好事了。”

    萧文忠走到顾建业边上,悄悄往他手里塞了一个红色的存折,他的眼底的信息含量有些多,顾建业立马了然,老爷子说的应该就是那药方的事。

    横竖当初他把药方交上去,就没想着要钱,他想的是加深自家的和萧家的牵绊,让萧老爷子记他一份情。

    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意外之财,不管多少,顾建业这心里已经觉得是件高兴的事了,哪里还会嫌少。

    人多眼杂的,他也没打算当下就打开看,跟老爷子道了声谢,就把那红色的存折往衣服内侧的口袋里一塞。

    时间也不早了,再不出发,就赶不到下个招待所了。

    “养好自己的身子,别在为那些个不相干的人生气了,再过些年,等我长大了,我会把那些讨厌的人都赶跑的。”

    萧从衍在经过萧老爷子身边的时候顿了顿,目光灼灼地看着老爷子说到。

    “还有......爷爷......再见......”

    萧从衍别别扭扭地说完,一溜烟上了车,徒留老爷子自己在卡车外头错愕,等捋顺那小子刚刚说的话,忍不住开怀大笑,眉头的皱纹都舒展开了。

    “臭小子......”

    萧文忠的眼眶有些泛红,此时的他不是那个叱咤战场的老将军,只是个世界上最普通的爷爷。

    “首长,等从衍长大了,他会知道你的苦衷的,这个时候,把他送走,才是真正为他考虑。”沙坤看着老爷子看着卡车开去的方向久久不回神,在一旁轻声说道。

    “沙坤啊,你说我们这些做长辈的,自以为是的规划孩子的人生,真的是为孩子好吗?”萧文忠幽幽地说到,也没等沙坤想明白老爷子的意思,他就转了身,上了来时的车。

    *****

    这年头的存折,几乎都是红色的,当然也有一部分,是红黄两色的,存折正面是存钱银行的名字,背面往往是艰苦朴素等口号,到了文.革时期,则是被改成了毛.主.席语录,这年头的银行可没有电脑打印机之类的高科技产品,所有存款和取款业务都是业务员用笔亲自写上去的,存款产生的利息,也是由银行柜台人员书写的,有时候会精确到厘,这是比分还小的货币单位。

    顾建业上了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打开了老爷子递给他的存折,一打开,吓得闭上眼又把存折合上,怀疑是不是自己眼瞎了。

    心脏扑通扑通直跳,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将眼睛睁开一条小缝,看了第二眼。

    这下能肯定了,他没瞎,存折上的钱都是真的。

    顾建业咽了咽口水,看着上头工工整整书写的一万元的大字,觉得自己似乎可以直接躺家里睡大觉了,不考虑自己额外动脑筋的油水收入,光是这一万块钱,恐怕就自己那工资得再干个二三十年才挣得来呢,那时候,他儿子早就长大接了他的班了。

    这还是没算这一万块钱吃息的情况下,这么大一笔钱,即便利息不高,每年也是一笔额外的收入啊。

    顾建业觉得自己有点晕,也有点飘,都快摸不着地了。

    “啥好东西给鸟瞅瞅。”

    翠花最会察言观色了,看顾建业的模样,就知道那一定是什么很了不起的东西,好奇的凑了上去问道。

    顾建业被翠花的嗓门从飘飘然中惊醒,存折一盖,往怀里一揣,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废话,要是让这个大嘴鸟知道了,就离全世界都知道不远了。

    别说一万块了,一百块搁现在都是一笔巨款,现在婚嫁在普通老百姓的生活里算是大头,搁农村,娶个媳妇半个酒席,那撑死也就一百块钱,那还是媳妇娘家聘礼要的高,而且席面还是八大碗很不错的菜色了,可就是这一百块不到的钱,往往能把一个家掏空,甚至背一屁股的债。

    换嫁的风俗是怎么来的,还不是为了省钱吗,家里有儿有女的,各结儿女亲家,你闺女嫁我儿子,我儿子娶你闺女,正好省下双方聘礼嫁妆的钱,这在农村是常有的事,一般条件差点的人家娶个媳妇,也就二三十块钱打发了,可想而知,这一万块钱,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了。

    现在才六十年代初啊,这万元户,搁八十年代,那也是稍有的尖尖。

    “建业小气鬼,鸟再也不睬你了。”

    翠花生气了,不看就不看,鸟可是有好多好多宝贝的鸟,虽然鸟现在暂时还记不起来。

    小心眼鸟心里暗暗发誓,等它想起自己的宝贝,把那些东西就摆在全家人面前,翠花姐姐给一个,保田小哥给一个,雅琴小美妞给一个,向文向武也各一个,剩下的都给安安宝贝做嫁妆,就是一个都不给他,馋死他。

    哼!

    翠花气呼呼地飞到顾安安的身边,往她怀里一蹲,舒舒服服的就和老鸟抱窝似得。

    你说它刚刚怎么没想着给自己留一些呢,哼哼,它可是计划着要做陪嫁鸟的鸟,给了安安那就是给它的,相信安安一定会替鸟保管好所有的宝贝的。

    翠花就是拥有这样无比的自信。

    顾建业不知道蠢鸟在想什么,就算是知道了,估计也不在意,横竖给了他他将来也是留给宝贝闺女的,只是中间漏了一个步骤,总体来说还是一样的,他有啥好不满意的。

    可是翠花不知道,它仿佛已经看到了将来顾建业痛哭流涕下跪向鸟赔礼道歉,请求鸟的原谅的场景,嘿嘿笑着,甜甜地睡了过去。

    *****

    “武子哥,黔西是什么样子的,哪里有县城来的大吗,那里的楼房有县城的小洋楼来的高吗?”

    “你们是不是去了部队,有看到坦克吗,有没有看大大炮,一个大炮轰过去,嘭的一声,炸一个这么大的大坑出来的。”

    “文子文子......”

    顾安安几个回来的第二天,就被村里的小伙伴围的团团转了,纷纷和他们打听外头的世界。

    也不怪他们那么好奇,村里许多的孩子,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涟洋县县城,还有些孩子,长这么大,连县城都没有去过,也就是在自己村子里,或者是附近的村子里玩耍,以为世界上所有的地方,都是和家乡一样的,平矮的泥坯房,偶尔几幢瓦房,坑坑洼洼的泥土地,漫山遍野的绿色庄稼,帮大人干点活,闲暇时和伙伴上山下河地玩耍,这就是世界的全部了。

    顾向武从昨天晚上开始,已经给小伙伴们讲述了无数遍外头的世界了,但是一点都不嫌烦,反倒是越讲越来劲,尤其是讲起部队里的事,更是手舞足蹈。

    因为顾建业事先的叮嘱,几人对外的说辞都是去黔西看看萧从衍的爷爷,他的爷爷在部队是教新兵蛋子的老教官,因此可以偷偷带他们进到部队里逛逛,还能摸一下枪。

    这个说辞也没什么,反正应付应付外人肯定是够了的,顾建业也是怕孩子的嘴巴不紧,到时候说漏了一些关于部队,枪.支之类的词,干脆就编了个说法,让他们这段经历显得更靠谱。

    “外头的好吃的可多了,臊子面,手撕羊肉,大杂锅......”顾向武一说起一道菜,自个儿就忍不住想要流口水,吸溜吸溜的,肚子又饿了。

    “真好。”

    村里的孩子可羡慕了,羡慕顾家的几个孩子有那么一个开大卡车的爸爸,能开着车带他们出去玩,还能带他们吃那么多好吃的,哪像他们,能吃饱就不错了。

    “你们放心,我顾向武那是有难同当,有福同享的。”

    顾向武拍了拍胸脯,对一旁颇有兴致听着哥哥唱戏的妹妹指使到:“快去把爸爸买的那些糖果拿来。”

    来的时候,顾建业在外头的商店里头称了点糖,比涟洋县供销社卖的没有包装的,散称的水果硬糖可高级多了,外头包着一层白白的半透明的糖衣,那糖衣也是能吃的,口味很多,黄色的是橘子味的,粉色的是草莓味的,红色的是西瓜味的,还有绿色的苹果味,正正方方的,看上去比县城供销社卖的糖果诱人多了。

    当然,顾建业还称了不少更高级的糖果,比如加了花生碎的奶糖,以及高级的古巴糖,古巴糖其实也就是红糖,多数都是从俄国进口的,味道带点苦咸,还有一股焦糊味,不过现在的人很喜欢吃古巴糖泡水,觉得这东西对身体好。

    这种更贵的糖果,自然是不可能拿出来分给村里的小伙伴的,孩子这么多,一人分个两三块,也是比不小的价格了,不知道的人家还以为顾家发大财了呢,这样阔气。

    而比供销社的普通散称水果糖稍微好了一些的糖果,则会让大家想着顾家人大方,出去在外,也不忘给村里人带点东西回来,只是几颗糖果,让村里的孩子都满意了,那就是让村里的大人也都满意了。

    这就是一门生活的学问,顾安安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能耐了你,还知道指使妹妹了。”

    苗翠花端着一个盆子走到了院子里,听到顾向武刚刚的那句话,给了他一个大脑瓜子,疼得顾向武龇牙咧嘴。

    顾向文看着双胞弟弟犯蠢,很想问问他妈,干啥把他和弟弟生了长一样的脸,要是以后去了外头,弟弟再干些蠢事,别人以为是他干的那怎么办呢。

    “来来来,每个人都有份,这是安安特地叫他爸给大家买的小礼物,来,安安给你的朋友分分。”

    苗翠花想着昨天儿子给自己看的那个存折,对于这一盘子的糖果,一点都不带心疼的。

    你看看,她说安安是小仙女吧,人家谁买个老木箱子,还能买出宝贝来的,说不准就是玉皇大帝知道了安安在下头缺钱花,给送过来的。

    既然钱是安安挣得,那糖果自然也是安安买的,老太太给自个儿乖乖套了个好名声一点都不心虚,眼瞅着再过个一两年孙女也得去上学了,在这村子里,除了和哥哥姐姐玩的好,也就和会计家的月亮好一些,这要是在外头上学被欺负了怎么办,哥哥姐姐又不是同一个年纪的,等知道消息的时候,自家的宝贝乖乖都被欺负完了。

    苗老太似乎看到了那凄惨的画面,忍不住有点想哭......

    总而言之,老太太现在想尽办法帮自己的乖乖交朋友呢,都是一个村的,出门在外读书有个照应也好。

    “对对对,这糖可好吃了。”

    顾向武凡是不往心里头去,听到分糖果就开心了,家里那么多糖果,他妈还给他把着量,说多吃了坏牙齿,顾向武刚刚提议分糖果,就是等着这个时候能自己多藏几颗呢。

    顾安安知道奶奶的意思,捧着一大盒糖果,看着眼前一群眨着亮晶晶的眼睛的孩子,感觉有点责任重大啊。

    幸好爸爸买的糖果比较多,每个孩子分了五颗糖,还剩下一小半,这是留给今天没有过来的孩子的,林月亮昨天跟着她妈回姥姥家了,好像是她小舅要娶媳妇了,今天也没回来,作为好朋友,出于私心顾安安也得给林月亮多留几颗。

    还有奶糖和古巴糖,她也都给备着呢。

    “我出去这些日子咋样啊?”

    顾向武和黄瓜勾肩搭背站在一块,男孩到了一定的年纪,抽条起来就快了,黄瓜比顾向武大了两岁,现在却依旧足足比他高了一个头了。

    一个瘦高个,一个矮壮墩,勾搭在一起,就和演滑稽戏一样,偏偏两人自己不觉得。

    黄瓜眼疾手快地接过顾向武偷偷递给他的高级奶糖,拨开纸质的糖衣,咬了一小口,美滋滋地眯起眼,将剩下的半块重新用糖纸包了起来。

    “不是给了你好几粒吗,这么省干啥啊。”和妹妹顾安安一样,顾向武肯定也是偏向自己最忠实的小弟的,他和哥哥光明正大和奶奶要了一把奶糖,都给了好兄弟黄瓜。

    “给我妹妹甜甜嘴,她长牙了,我奶说我妈没奶水,这奶糖回去泡开了,可以给她喝。”

    黄瓜的爸妈再继黄东,黄南,黄西和黄瓜之后,终于和媳妇老蚌生珠,生下来一个闺女,这闺女逼黄瓜还小了将近十岁呢,纯粹就是意外,不过因为前头生了四个儿子,忽然间得了个闺女,黄家人心里头都是高兴的,虽然算不上多宠,相较于村里其他的女孩,肯定是重视多了。

    黄瓜早就羡慕顾向文和顾向武两兄弟有个招人疼的妹妹的,对于自己的亲妹妹,恨不得宠上天去。

    黄瓜的妹妹叫黄豆,因为他爸说了,家里已经有了冬瓜西瓜南瓜黄瓜,太多瓜了,干脆就给闺女取名叫黄豆,朗朗上口,小名就是豆豆。

    不仅仅是黄瓜,很多分到糖的孩子都没有选择自己吃独食,毕竟顾家分糖,分的都是和家里几个孩子差不多年纪的同龄人,那些十四五岁的在农村也算是半个大人了,哪里好意思来要糖。

    分到糖的孩子也很懂事,除了少数几个吃独食的,多数都是吃一小块,剩下的拿回家里去和家人分着吃的比较多。

    把水果糖泡水,一颗糖可以泡满满一杯水,家里人每人都能喝到几口,甜滋滋的,分享的味道比独享更美味。

    顾安安有时候也有些好奇,毕竟她所看到的这个时代,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是十分亲厚的,可是自己亲爸似乎对大伯和二伯都没有太大的好感,爷爷奶奶私底下帮着他也不会说什么,但是要让她爸出头,那比割他肉还难受。

    你说二伯是个糊涂的也就算了,大伯看上去也挺正常一个人啊,对小辈也和善,也从来不占别人的便宜,怎么他爸连大伯都讨厌呢。

    说实话,这样的相处模式,在后世看来比较正常,在现在看来反倒有些奇怪。

    不过人心都是偏着的,比起大伯,顾安安自然更加偏向亲爹了,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却也从来没有问过这个话题。

    “什么,那隔壁一队的狗蛋还敢打我们的人,这是仗着我们几个不在,欺负人呢这是。”顾向武不知听黄瓜说了些什么,顿时来了气,召集完小弟,浩浩荡荡冲出院子,要去隔壁的村子□□去了。

    文武哥振臂一呼,那在小丰村是万人响应的,一群瓜娃子开开心心拿着糖果跟了过去,要跟着大哥去隔壁村找场子去了。

    这样的场景在放假的时候是经常发生的,只是这离开了村子这些天,顾安安差不多都快忘记了。

    萧从衍不想去,可谁让现在小丰村,他的武力值排第一呢,硬是被顾向文和顾向武拖了去。

    一群人走了没多久,余阳就被余叔送到家里来了,昨天在县城分开的时候就说好了,接下去的日子,他会在小丰村住上一些时日,余坤城带着儿子过来的时候,拎着大包小包的,除了余阳换洗的衣物,还有几盒糕点,已经一大块猪后腿肉,看上去,约莫七八斤的模样,够家里吃上好些日子了。

    “来就来吧,这么客气干啥啊。”

    苗翠花嗔怪地说到,动作却很诚实地将东西接了过去,心里头也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做这些猪肉了。

    “苗婶,接下去几天又要麻烦你了。”余坤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到。

    “不麻烦,家里放三头羊也是放,放四头养也是放。”

    苗翠花满不在乎地说到,她口中的羊自然就是顾向文几个了,至于萧从衍,那是金羊,羊中的极品。

    至于孙女,那自然是骑羊的小仙女。

    余坤城觉得似乎有什么毛病,但又想不太出来,“向文几个孩子呢?”他看了一圈,怎么就安安一个孩子在家呢。

    “嗨,又瞎捣蛋去了,刚走没多久呢,阳子也一块过去呗。”老太太乐呵呵的说到。

    “不了,家里就安安一个,让阳子陪妹妹玩。”

    多好的机会啊,怎么能错过呢,余坤城对儿子使了一个我看好你的神色,在余阳纳闷的眼神中和老太太倒了别,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跨上自己的自行车,离开了顾家。

    “安安啊,奶在厨房处理那块猪肉,你就和阳子哥哥在院子里玩,翠花看样子也快从卫生站回来了,等会让它给你将笑话啊。”

    苗翠花估算着时间,翠花鸟出去这几天,积攒了再多的话想和人王大夫说,现在也应该聊的差不多了,再聊下去,怕是王大夫就要被送去县城的大医院去了。

    因为刚回来,黑胖和黑妞回了鼠族,看看自己的鼠子鼠孙们,顺便把从外头带的好东西,和子子孙孙一起分享,翠花鸟则是记起了自己好久没有培养感情的医生小哥,吃完饭就匆匆忙忙往卫生站去了。

    再此,让我们为王柏松王大夫哀悼三秒钟,请记住,这就是得罪翠花的下场,只要是叫翠花的,那都是得罪不起的。

    “余阳,你们回来了。”

    顾安安刚想开口,外头就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女声,三个还算清秀的小姑娘出现在顾家的院子外头,来人正是顾秀几姐妹。

    自从那件事后,顾建党对几姐妹的态度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虽然还是那闷葫芦的性子,不会对几个闺女说什么贴心话,但是在行动上,还是有了很大的改善的。

    首先,家里的重活他都包办了,其次,多了个顶梁柱,家里头挣来的工分和粮食也比之前更多了。

    现在学校放假,顾秀几姐妹每天就只要负责一些扫洗做饭的轻松活计,复习复习功课,其他时候可以像村里的其他孩子一样快乐的玩耍,尤其是顾秀,这算是她长大以来,最轻松的一年了,以往这个时候,她应该也在地里头帮忙,为了挣孩子那一半的工分,除此之外,砍柴挑水之类的重活,也是她和几个妹妹合力做完的。

    相比较以前的日子,现在这样的生活,简直就是天堂。

    不过顾秀和顾春也知道现在的好日子是谁带来的,对待苗老太的态度,没有以前那么畏惧了,甚至因为那次老太太给她们撑腰打了赵满仓两兄弟的事,对老太太更是隐隐有了些许崇拜,觉得这世界上,只要有奶奶在,就不需要怕任何人,有跟着妹妹顾丽成为新一任小迷妹的潜质。

    今天帮家里的几只鸡喂完食,顾秀和顾春就在妹妹的催促下过来了。

    顾丽还没走到院子里,远远地看见和顾安安单独站在一块的余阳,心里顿时就急了。

    之前她都不知道三叔要带他们去黔西的事,要是她知道,想尽一切办法她都会跟着去啊,那可是黔西,是那个女人的家族所在的地方。

    顾丽掩藏不住内心的激动,但是心中还是隐隐有些疑惑,毕竟在顾丽的记忆里,这个时候,余阳可没有去过黔西,而是在五年后,那家人找过来,所有人这才知道,原来那个偷偷丢下余坤城跑了的女人,居然有那样显赫的背景。

    沈悦是沈家的女儿,沈家在黔西的政治圈,有着很高的地位,沈老爷子是从中央的核心圈退下来的,相当于沈家的定海神针,只是随着沈老爷子的身体逐渐衰弱,沈家长子夫妇意外去世,沈家二子没什么才干,撑不起整个沈家,这时候,沈家老大的儿子沈恪忽然间冒出了头,消失了好些年,再次出现的时候,就是空降的市委副书记,而且他还年轻,背靠沈家和他自己背后的那股不知名势力,将来的前途远大光明。

    沈悦是沈恪的妹妹,在沈恪消失的第二年,沈悦也从沈家离开了,直到好多年后才出现,没人知道沈悦在失踪的那些年发生了什么反正之后,她就在兄嫂的安排下,嫁给了沈恪心腹的秘书,只是嫁人多年,都没有再怀上。

    后来去医院一查,才知道她以前打过胎,伤了子宫,再也怀不上了。

    沈恪这么些年,就得了一个闺女,明明夫妻俩身体都没问题,可就是再也怀不上,他原本将希望寄托在妹妹身上,准备培养妹妹的儿子,做他的接班人,谁想到,妹妹早年的不懂事,彻底的坏了自己的身子,再也怀不上了。

    这么一来,当年那个远在小县城,被沈悦抛弃的儿子余阳,就成了沈恪的目标,不知他动用了什么手段,将余阳接回了沈家,余坤城不愿意放弃儿子,可是只凭他,拿什么和沈家斗。

    之后的事原本的顾丽也不太清楚了,只知道余阳被接回去没过多少年,在一次打击敌.特的运动中,沈家多位男儿英勇牺牲,其中就包括沈恪和他二叔沈耀明,沈老爷子受不了打击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死亡,原本在黔西煊赫一时的沈家,只剩下了些妇孺,还都因为打击过重,承受不了工作的重担,从自己的岗位上退了下来,只剩下当时已经被强迫改名为沈阳的余阳。

    沈家覆灭没多久,他就该回了自己的原名,并且上头似乎将对沈家的褒奖都集于他一人之上,在他之后的事业上打开红灯,余家和顾家合伙的生意,也借这个东风,越做越大。

    原本的顾丽知道的也就这些,就是这些,也都还是在过年的时候听家里的长辈闲聊时候说起的。

    顾丽可羡慕那段记忆里的顾安安了,平白捡了那么一个竹马,居然是个隐藏的官二代,也是将来的富二代。

    最主要的,这余阳长得也好啊,俊秀高大又有男人味,和现代的顾丽丽最喜欢的明星还有几分相似,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顾丽就想着在余阳和顾安安的感情还没加深的时候,横插一脚,将金龟婿拖回自己的屋里。

    顾丽曾经不止一次的惋惜,自己要是穿成了顾安安那该多好啊,直接人生easy模式,按部就班地来就成了,从小被捧在手心里,所有人都宠着她疼爱她,在原身的记忆里,她的生活中似乎就没有遇到过不开心的事,即便有,也有顾建业那二十四孝老爹给摆平,到最后,丈夫还是青梅竹马,经过亲爸亲哥重重考核的,她就只要舒舒服服当她的阔太太,拿着亲爸给的公司股份,滋滋润润,这一辈子就过去了。

    说实话,看完苦逼的原身的一生,在看看人生赢家顾安安,顾丽丽实在是没法不嫉妒啊。

    况且记忆里的那个顾安安被宠的有点小骄纵小任性,在她看来,这样的女人和稳重内敛或许还有点沉默的余阳一点都不搭,余阳需要的,是一个能包容他爱护他,和他生母截然不同的女人。

    这么想着,顾丽忍不住挺了挺胸膛,她正在朝那个方向走去呢,只是现在似乎走岔道上了,完全被苗老太给拐跑了,这么一想,又有些萎靡了。

    顾丽有些小心虚,人老太太刚帮她解决了一个□□烦,自己就看上她宝贝孙女将来的男人了,是不是有点不太仗义啊。

    可是真要算起来,在原身的记忆里,老太太可没有现在这样宠爱顾安安这个孙女,顾家的日子,似乎也没有现在好过。

    更别提什么鸟啊鼠啊的,还有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萧从衍,都是原身的记忆里没有的,你说就是蝴蝶效应,也没那么夸张的吧。

    还是她是穿了,可是穿到了一个平行空间来了呢?

    如果是平行空间,这余阳也不一定就和顾安安在一块啊。

    这问题太深奥,顾丽拒绝费脑,想了一下就不想了,撇去那小小的心虚和愧疚,专心勾搭自己的金龟婿。

    作者有话要说:  开预收啦,喜欢的小天使可以收藏一下,这篇完结后开

    陆初心患有情感缺失症,对于大部分感情都很漠视,包括生离死别,没有正常人该有的喜怒哀乐,任何事情都刺激不到她的神经,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

    有一天,身为孤儿的陆初心,接到了一个律师的电话,她那个一直按月给她打生活费的姑婆去世了,给她留下了一间当铺让她去继承。

    也就是这间当铺,让陆初心接触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妖、魔、鬼、怪陆续出没,当然,最恐怖的,还是人心.......

    你有什么愿望吗,这里能典当爱情,亲情,友情,甚至是你的寿命,你能用你所拥有的,兑换任何你所没有的东西,而且我们最终的目的,或许往往只是为了你的灵魂......

    网页版戳

    手机版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娇宠纪相邻的书:重生大学宅男器战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网游之浮生如梦高冷大叔甜宠妻软饭天王韩娱之一生所爱极品宗师娱乐天皇传逍遥神医超神美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