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任务(捉虫)

【书名: 六零娇宠纪 第99章 任务(捉虫) 作者:麻逗

强烈推荐: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娘娘不想活奶爸的文艺人生炮灰攻略末日刁民至尊主播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盛世谋妆     “顾叔, 下个月十号我就要娶媳妇了, 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赏光啊。”王三面上难掩嘚瑟, 从边上的那块田地朝顾保田走来,尖嘴猴腮,瘦小的身板微微佝偻, 一看就让人心生厌烦。

    “娶媳妇, 王三你小子终于松口了?”

    都是一个村的, 娶媳妇是件喜事, 顾保田也没打算在这件事上触王三的霉头。

    说起来,王三这小子今年也已经三十多了, 搁村里那就是个老光棍了,这么些年没娶媳妇, 都是因为眼光高给耽搁的。

    难得他现在松了口,只是不知道他口中的媳妇到底是谁, 哪家姑娘这么想不开,嫁给这么一个混人。

    顾保田有些替那个不知名的新娘感到惋惜。

    “什么叫松口, 顾叔你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了。”王三心里头高兴呢, 听了顾保田的话也不生气:“我那媳妇, 初中文凭, 农场干活, 一个月能挣三十多块钱,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身段好,胸大屁股大, 保准生儿子......”

    “停停停。”顾保田看王三越说越下流了,好歹也是他媳妇,怎么当着这么大大男人的面这样形容自己的婆娘,再说了,如果真的是条件这么好的姑娘,会看上王三这样的男人,怕是说大话吧。

    “顾叔,你可别不信,这新娘子,你也认识,就是从咱们这知情院里头走出去的赵晶啊,她现在可是农场的员工了,这一点我可没吹牛。”

    看着顾保田诧异地眼神,王三这心里头别提有多畅快了。

    都说他王三癞□□想吃天鹅肉,可他王三就是有那本事,让那只鹅,不得不跑到他这只□□的嘴里来。

    王三摸了摸下巴,笑的有些不怀好意。

    未来的媳妇被公社的主人搞过,那有啥的,他还乐意和公社主任穿同一条裤子呢,有这么一个把柄,加上现在抓流氓罪抓的那么厉害,赵晶和王达春都得捧着他,有了赵晶那工资,自己以后挣得工分再少,也能过得滋滋润润的。

    再说了,平白得一年轻媳妇呢,王三嘿嘿笑了笑,想着未来媳妇姣好白嫩的身子,那一股邪火蹭蹭地往下身蹿。

    “王叔,不和你多聊了,我先去和其他人说这个好消息了。”

    横竖早就被王达春那头蠢猪给搞过了,他也不嫌弃她这个破鞋,晚上就去找她消消火,再过些日子,他就是她名正言顺的男人了,男人睡自己的女人,那不是天经地义地事吗。

    王三嘿嘿笑着走了,他还想着借这件事在村里人面前好好显摆显摆呢,往日里大伙都瞧不起他,可是现在,他王三娶的媳妇,可是把全村大多数的男人都压下去了,看谁瞧不起谁。

    因为王三说的太笃定,顾保田一时间到底也不知道这事是真是假了,如果是真的,赵晶那闺女到底在想些啥啊,她不是一心想要离开他们这村子吗,好不容易去了农场,干啥还想不开,嫁回来啊,嫁的还是王三那样的男人。

    不过想不开归想不开,赵晶这个人和他们顾家也没什么关系,人家没准就不喜欢人喜欢王八呢。

    顾保田摇了摇头,也不去想这些糟心事。

    “这稻子不能这么割。”

    现在是收稻子的时候,每人一块田,今天早上的活就是把自己负责的地给收完了,温伯偃是个大夫,哪里会收稻子啊,割的不得法,稻穗都被糟蹋了一地。

    顾保田看着心疼,自然火急火燎地上去指导去了。

    他是负责教萧文忠等人干农活的,不用说,这个活,自然是苗铁牛安排的。

    苗铁牛对两人的关系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自己这妹夫当年是跟着萧文忠一块打过仗的,当年这个老人,替国人打死了不少小鬼子,就凭这一点,苗铁牛也愿意给萧文忠开开小灶,松口让顾保田来看着他们几个。

    几个人里头,沙坤适应的最好,毕竟他最年轻,体力又强,半天时间没过去,就把自己的那块地给收拾了,现在在帮萧老爷子干活呢。

    对于这样的事,顾保田当然是当做没看见了,他包下这个活,本来就是为了给老首长给开后门的,另外的那些人也瞧见了,同样没说什么。

    都自身难保了,哪里还有精力找别人的晦气。

    ******

    “老哥儿,老哥儿你在吗?”

    翠花鸟用喙敲击着窗户,里头炕上正躺着休息的萧文忠顿时睁开眼,下床开窗,这间屋子里,除了他,还有沙坤和温伯偃在呢。

    “诶呀妈呀,累死鸟了。”

    翠花扑扇着翅膀飞了进来,背上绑着一个小包裹,沉甸甸的还有点分量。

    一失足成翠花恨啊,自从背着那两只蠢鼠去去找安安后,大伙都知道了鸟非同一般的负重能力,好事没鸟的分,这种苦力活都安排到鸟的身上了。

    翠花心里苦,但翠花不说。

    “赶紧吃了,别让别人瞧见啊。”翠花抖落了一下身子,将包裹抖落在炕上。

    温伯偃看着这一幕,觉得受到了一点点惊吓,不过他聪明地没有说话。

    “包子,还是热腾腾的。”里头不多不少,放着六个大菜包子,热腾腾的,冒着白面包子独有的香气。

    他们今天的午饭吃的并不好,因为粮食有限,每人一碗苞米面掺糠麸的粥,里头还掺了不少傅老太太在田边拔来的野菜。

    傅荏苒曾经在乡下住过一段时间,也算是知道些野菜的种类,这乡间的土灶,她用的不太熟,不过好歹把这饭做熟了。

    因为孙明到现在都没回来,这中饭做的自然就是他们六个人的分,加了糠麸的粥,味道实在是说不上好,又粗又卡嗓子,这些人都是没受过什么苦的,对于这碗和沙子没什么区别的粥,怎么都喝不下去。

    萧文忠知道,现在他们的劳动强度大,要是什么都不吃,到时候一定撑不下去,再说了,红军长征那些年,他什么苦没吃过,最饿的时候,皮带都拿来煮汤喝了,这碗好歹还掺了粮食的粥,有什么喝不下去的,硬是皱着眉,把那碗粥给喝的一干二净。

    沙坤也是如此,另外几个人表现地就没他们那么好了,跟喝□□似得,一小口一小口的,废了老长时间,嗓子都火辣辣地快划伤了,勉强把粥喝完。

    一碗粥下肚,说话都沙哑了,即便这样,那一碗粥也不能给大家带来多大的饱腹感,估计这么点粮食,等到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就又该饿肚子了。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粮食就那么一点,今天吃饱了,接下去就该饿肚子。

    温伯偃现在就是个废人了,捂着根本就没有什么饱感的肚子,想着接下去的日子到底该怎么熬。

    没想到,这老首长立马就给了他惊喜。

    “今天教咱们种地的顾保田是我曾经的老部下,这鸟是他家养的,他媳妇,就是苗铁牛,人你都见过的。”

    萧文忠的眼底透着一丝丝感激,一般人在这时候早就吓跑了,也就顾家人实诚,现在还记挂着他,帮着他照顾从衍那孩子。

    萧文忠看着那几个菜包子,心底里的滋味是没法说了,唯一只有一个念头格外深刻,那就是一定要记得顾家人的好,将来加倍还回去。

    “你也没吃饱吧,吃个包子垫垫肚子,下午才有力气干活。”萧文忠给一旁的温伯偃递了个菜包,又给沙坤拿了个包子。

    虽然相处的时间短,但是萧文忠看得出来温伯偃是个聪明人,性子也不坏,在这样的环境下,他该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才是最好的。

    在下午吃的那碗粥的对比之下,眼前这个绵软香甜的白菜包简直就是绝无仅有的美味,温伯偃吃着菜包,老大一把年纪了,居然还哗哗地流起泪来。

    “老首长,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瞒的好好的,绝对不会告诉其他人。”温伯偃打定主意,这么大的恩情,一定要找个机会回报。

    他知道,等秋收完,村里一定会给他们安排其他活,冬天眼看着就要到了,或许会安排他们上山去捡树枝,砍柴火,到时候自己可以趁机在山上找找草药。

    老首长的身子骨还是有隐患的,他可以帮忙调理,至少不会让老首长的身体,在能够做手术前恶化下去。

    沙坤的眼神闪了闪,对着温伯偃在心中道了声抱歉。

    其实按照温伯偃在医学上的造诣,本事不该被送下来的,可谁让老首长需要一个大夫看顾着呢,那人还不能是拖家带口有牵连的,人品还得是好的,就这样,温伯偃平白无故地就被拖下来水,一块来了这个地方受罪。

    对于温伯偃来说,这真是天大的灾难,可谁让人都是自私的,为了老首长的安危,也只能委屈温伯偃了。

    这事,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温伯偃和萧文忠当然都是不知情的,这样的事要是让萧文忠知道了,秉性正直的他怕是第一个反对。

    沙坤默默吃完了手上的包子,又接过了老爷子递过来的第二个菜包,等下午下地的时候,做完自己和老爷子手上的活,还是得帮着温老爷子也做些活。

    温伯偃可不知道沙坤心里在想些什么,现在在他心里,老首长就是大好人,而下午帮他干活的沙坤马上就会晋升为第二好人,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从天而降的灾祸,就是那第二好人联合别人搞出来的。

    最后那六个包子,沙坤吃了三个,萧文忠和温伯偃各自分得了一个半,毕竟接下去沙坤是要出大力的,他要是吃不饱坏了身子,那才是得不偿失呢。

    “吃完了赶紧把布包给鸟系上。”

    翠花鸟一脸哀怨地背上已经空了的布包,任命地从窗户朝家里飞去。

    这样的日子,鸟还得一日日过下去,一点也看不到头,鸟真的是世界上最悲惨的鸟了。

    “蠢货你回来了。”

    翠花飞到不远的地方的时候就见到了慢腾腾朝屋子走去的孙明,顿时就来了精神。

    安安说的没错,人倒霉的时候看看比自己更倒霉的时候,立马就会开心了,这一点对鸟也适用,至少翠花看着萎靡着脸,浑身散发这莫名臭味的孙明心情立马就变好了。

    孙明本来就心情不好,现在又被一只畜生给嘲讽了,顿时就气炸了。

    他干嘛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偏偏要跑来做这个任务,看样子为今之计就是找机会给上头发一个电报,告诉他们萧老头一切正常,也没见萧敬宗阳奉阴违给他老爹搞什么特殊,看样子两父子是真的闹掰了,好让上头的人赶紧把自己给接回去。

    这样的日子,他是一天都不想过了。

    想着自己这双教书育人的手今天居然掏了排水沟里的猪粪,孙明立马就又恶心地想吐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情和翠花理论。

    “你给我等着,等我给上头发完电报回去了,看我不让人来拔光你的毛。”孙明恶狠狠地朝着翠花说到,他倒不在意自己会不会给鸟透露了什么讯息,他不信鸟真的和人一样聪明,鹦鹉这种畜生,他又不是没养过。

    恶狠狠的诅咒完,孙明扭头就朝院子走去,懒得搭理翠花这只鸟。

    “禽兽——”

    翠花鸟瞪大鸟眼看着远去的孙明,两只翅膀一只捂住胸,一只捂住尾巴,那个禽兽居然想要脱光鸟的衣服看鸟的果体。

    嘤嘤嘤,鸟不活了,鸟要去和花花告状。

    羞愤欲绝的翠花带着狂热的兴奋朝家里飞去,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大家,鸟的魅力还在,即便如花不稀罕鸟了,还有一个人觊觎鸟纯洁的娇躯呢。

    作者有话要说:  礼拜三估计就能恢复正常时间更新了,欠大家的六千字我也记得哒

    感谢janies、美女妖精的地雷,感谢小河流水*5、daydream、笑着活下去*4、宝宝很乖*2、陌路*10、汤圆*5、闹酱*15、千千*40、水蝴蝶*5、醉闻晚风*30、忘记傲月的营养液,么么哒小天使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娇宠纪相邻的书:重生大学宅男器战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网游之浮生如梦高冷大叔甜宠妻软饭天王韩娱之一生所爱极品宗师娱乐天皇传逍遥神医超神美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