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意外

【书名: 六零娇宠纪 第100章 意外 作者:麻逗

强烈推荐: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至尊主播末日刁民炮灰攻略奶爸的文艺人生娘娘不想活我家萝莉是大明星盛世谋妆     “你给我等着, 等我给上头发完电报回去了,看我不让人来拔光你的毛。”

    顾建业复述了一遍翠花鸟传来的话,眼底闪过一丝惊疑, “你确定你没有听岔,那孙明说的是发电报给上头?”

    晚上顾建业从县城回来, 几个大人窝在顾家老两口的屋子里, 听着翠花鸟诉说自己的委屈。

    “重点是这个吗,重点不该是那个禽兽想要拔光鸟的毛吗?”翠花气的直蹦跶, 觉得这群人做个阅读理解咋那么难呢, 一点都不会抓重点, 这要是考试鸟就给他们一个零蛋蛋。

    “鸟差点就被一个禽兽给意淫□□了, 你们难道就不在乎吗?”翠花鸟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可怜了,捂着自己的娇躯瑟瑟发抖。

    翠花鸟日常发神经,已经没人在意了,大伙都沉浸在它刚刚的话里。

    “那个孙明似乎是带着目的来的, 并不是单纯的被下放。”顾建业若有所思地对着苗老太和顾老头说到,“只是如果是别人安排他下来的, 为的又是什么呢?”

    顾建业不明白,除了萧老爷子, 其他人的身份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这个孙明带着目的下来,难道是为了监视萧老爷子,只是如果真的是这样,会是谁派他下来的呢, 难道是萧敬宗?

    “不管怎么样,还是得早点告诉萧老哥这件事才行,让他防着那个孙明些,别被他看出什么不对来。”

    顾保田叹了口气,自己这老首长真是家门不幸,要不是有萧敬宗那么一个儿子,怕是根本就不会有今天这一场磨难。

    “以后要和老爷子接触怕是要更加小心了。”苗翠花也忍不住叹了口气,“我就说呐,那孙明看上去似乎有恃无恐的样子,好几次还和队上的领导大小声,原来是后头有人啊,也不知道他要留到什么时候。”

    同样是下放来下的,其他人显然都是受过罪的,因此对于队上的领导布置的任务,没有其他的异议,只是这孙明就不同了,这儿不满意,哪儿有意见,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妖了,只是最后都没成功罢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心眼的把这样的人派下来,让他查事,别拖后腿就不错了。

    “大鸟啊,我也知道委屈你了。”

    顾建业的脑子转了转,和蔼温柔地对翠花鸟说到,翠花正沉浸在没人搭理自己的痛苦之中,听到顾建业的轻声的劝慰,鸟的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嗯嗯嗯,鸟老委屈了。”翠花鸟的脑袋点的和小鸡啄米似得,都快把自己给晃晕了。

    “可谁让你讨人喜欢呢,那个孙明觊觎你纯洁的**那也是当然的事。”顾建业忍着恶心,对着翠花鸟讨好地说到。

    “讨厌——”

    翠花鸟吊起了嗓子,差点没把屋里的几人给吓一大跳,蹦起来拍了怕顾建业的胳膊,又害羞的捂住脸,“你这孩子怎么净说大实话呢!”

    扭扭捏捏的,害羞死鸟的了。

    顾建业拍了拍自己的胸,忍住那股反胃的感觉,笑脸有些僵:“所以啊,大鸟你要警醒些,让你的鸟兄鸟弟多多监视着孙明一点,他要是有什么异动,就赶紧来告诉我,没准我还能替你出谋划策呢,咱们都是一家人,你的清白,咱们自然要一块守护。”

    翠花鸟眼泪汪汪地看着顾建业,以前觉得这人还挺不是东西的,趁鸟睡觉给鸟剃了个秃头,现在看来,似乎是鸟误会了,这简直就是个大好人啊。

    “还有啊,你萧爷爷怕是不知道那个孙明是个这样恶心的人,等会我写封信你给你萧爷爷拿过去,让他也警醒点。”

    顾建业哄着鸟,顺道又给鸟安排了一个差事。

    翠花鸟似乎没发现顾建业的小心思,还十分赞同地点了点脑袋:“没错,那个姓孙的老不是东西了,虽然萧老哥儿美貌不及鸟的万分之一,可保不准那孙明因为得不到鸟,就觊觎上萧老哥儿了,那可就麻烦了。”

    翠花觉得这麻烦是自己给萧老哥儿招去的,自觉自己有必要去提醒一下他,赶紧催促着顾建业写信,好趁天黑给萧老哥送去。

    这估计是鸟做事最心甘情愿的一次了。

    ******

    晚上睡觉的时候,沙坤长了个心眼,将窗户开了个小缝,正巧能容纳一个鸟飞进来。

    白天累了一天,或许是累过了头,屋里的三个人一时间都有些睡不着,开始聊起了自己的事,翠花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这次又送什么东西过来了?”

    萧文忠点燃矮桌柜上的煤油灯,看着停在炕上扭扭捏捏的翠花好奇地问道。

    顾建业写的纸条不大,卷成了一个小纸棍,让翠花抓在爪子上,翠花飞到炕上,将爪子一松,推着那纸棍,放到萧文忠的前面。

    “鸟,鸟对不起你啊——”

    翠花捂着脸,自觉罪孽深重,嘤嘤嘤地扭头飞出了窗,不敢看萧文忠指责的眼神。

    如果美貌是一种罪,鸟已经罪不可恕了,啊,老天为什么要给鸟如此的美貌,让鸟承受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负担。

    翠花心里老激动了,只是面上还是要谦虚一点,只可惜现在安安他们都睡了,明天一早,自己一定要和他们好好说说这事。

    “那只鸟?”

    温伯偃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不明白到底是自己脑袋有问题,还是那只鸟的脑袋有问题,没头没尾来句对不起,它到底是干啥事了。

    “习惯就好。”

    萧文忠想着翠花以前在平南的时候间歇性发病的模样,一边打开手上的卷纸,一边对着温伯偃说到,脸眼皮都没抬一下,显然是对翠花这德性习惯了的。

    “不过这顾家人也真厉害,能养出这么一个鹦鹉来。”温伯偃也就感叹一句,没把鸟刚刚说的那句话放在心上,他和孙明一般,因为没有和翠花长时间相处过,并不知道它的本事,以为它只是稍稍机灵些的鹦鹉,能够帮忙送东西,偶尔学舌说话,并不知道,其实翠花已经快成精了,不能拿普通的鸟来衡量它。

    当然,接下去的日子,鸟会让他了解的。

    “萧叔,怎么了?”沙坤看老爷子的脸色看完纸条就不对了,紧张地问道。

    “你自己看吧。”萧文忠将纸条递到沙坤的手上,猛的拍了拍桌子:“逆子,逆子。”他显然是将孙明当成萧敬宗派来监视他的人了。

    “早知道会这样,当初我就不该心软。”萧文忠紧紧闭上眼,但是同时又开始担心起了孙子萧从衍,如果孙明是儿子派来的,那估计也知道了孙子就在这儿,他会不会做些什么,伤害到从衍那孩子。

    萧文忠是当局者迷,沙坤作为知道事情始末的人,马上就猜到了这孙明估计是那边派来的,为的就是试探萧敬宗,是否真的大义灭亲,对那边绝对忠诚。

    现在老爷子下来了,黔西就少了一块定心石,恐怕军政两方都开始混乱,如果那边得到了确信的回复,恐怕就会开始渐渐重用萧敬宗。

    沙坤低垂了眼皮,这可不是件简单的事,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希望萧敬宗能成功吧。

    “也不知道那孙明会留多久,只求他吃不了苦,早些日子回去吧。”

    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温伯偃早就觉得孙明这人有些怪,一点都不像他们,对下放之事既恐慌又忐忑,仿佛是来游山玩水来的,挑吃还挑住,现在看来,人家还真是带着任务准备立功来的。

    温伯偃知道自己和那对老夫妻肯定是没有让人有觊觎的地方的,他过来的目的,除了眼前这位老首长,也没其他人了,听刚刚老首长的意思,这人似乎很有可能是他的儿子派来的,也不知道,萧首长的儿子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其实,让孙明回去也不难,我有办法。”

    都是一条贼船上的人了,老首长好,他才能好,这点温伯偃看的很明白,他沉思了一会,终于下定决心,对着萧文忠和沙坤说到。

    “什么办法?”

    三个人凑在一块,不知道温伯偃说了什么,萧文忠和沙坤脸上皱起的眉头顿时就舒缓了下来,心中越发庆幸当初把温伯偃拉上船的举措。

    ******

    “你说那赵晶到底是不是瞎眼了,连王三那样的人都看得上。”

    这些天,村里人议论的话题从下放的那几个劳改分子转向了王三和赵晶的婚事,无他,只因为这消息太劲爆了。

    这赵晶还是知青的时候,就看不上他们这些村里的大老粗,以前别人给她介绍对象的时候也不是没介绍过好的,可都被赵晶拒绝了,现在她已经不是普通的知青了,在红旗农场里头有了正式工作,每个月工资有三十多块钱呢,按理眼界应该更高才对啊,怎么反倒看上万三了。

    合着以前赵青看不上村里人是因为给她介绍的对象太好,她这个人就是脑子有病,喜欢在烂泥堆里找男人啊,早知道这样,当初他们也该去勾搭勾搭赵晶,没准就勾搭上了呢。

    这是村里那些懒汉的想法,一个个看着王三志得意满的模样,简直看红了眼。

    不过也有那些个聪明的觉得这里头肯定有猫腻,赵晶那样一个人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嫁给王三那种货色,怕是被抓到了什么把柄,不得不嫁,或是王三那懒人做了什么腌渍事,逼迫了赵晶。

    不过还是持后者看法的比较多,涟洋县还好一些,民风比较淳朴,离这儿不远的笸箩县,良田少,几乎都是沙地,人民生活水平比较差,干活再卖力,也只是勉强糊口,渐渐的,懒汉越来越多,反正上头还有政府呢,饿死的人多了,总得拨救济粮下来吧。

    法不责众,作为反面典型,笸箩村年年都交不上任务粮,还得市粮局拨粮下来,才能勉强度日,外头的年轻姑娘都不愿意嫁到笸箩村去,那些个穷乡僻壤的因为条件差,粮食都紧着家里的男人吃,生下的闺女几乎没多少养成的,反倒是男孩子越拉越多,恶性循环,男娃娃都娶不到媳妇,就把算盘打到了那些下放的知青身上。

    一开始的生活,那些人还没那么大胆,毕竟知青都是城里来的知识分子,他们也担心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后来眼见着知青似乎还是没有回城的希望了,要在当地扎根,这狰狞的面目就露出来了。

    最先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小混混把一个十八岁的知青姑娘给□□了,这种事,发生在这个年代,都是捂得紧紧的,一个小姑娘远离家乡远离亲人,又发生了这样的事,压根就没有胆子生长,被小混混恐吓几句,就稀里糊涂的嫁人了。

    同一个村子的,这种事根本就瞒不住,看着那个混混这么简单就得了一个漂亮的小媳妇,不少人这心思,就活泛了起来了。

    要是这时候所有知青都能联合起来,到或许还有挽救的办法,可谁让那些男知青都是不顶事的,就想着自保,看着那些女知青受欺负,每个村子又排外,将那些知青看的牢牢的,连想要出去告状都做不到。

    渐渐的,那些女知青都遭了毒手,最后还是有两个烈性的女知青自杀了,这祸闯大了,上头才知道这些女知青受了多大的罪,笸箩县那些个乡村的肮脏行为才得到制止。

    可是,现在发现又有什么用,女知青受到的伤害已经无法弥补了,上头也发现了这事不好处理,一个处理不对,就容易造成知青整个群体的强烈抗议,本来知青上山下乡这个政策施行就保守争议,要是这件事传出去闹大了,就更不好控制了。

    上头抓了典型,将那几个最开始暴力胁迫女知青的男人抓起来以流氓罪的名义枪毙了,至于那些受到伤害的女知青则是被特许回城,还给她们安排了工作。

    这件事瞒的好,可是附近的几个县城还是有所耳闻的,小丰村的这些知青一边同情那些去了笸箩县的知青,一边有庆幸自己被送来了小丰村。

    这苗铁牛虽然刻板了一些,但是不得不说,在其他大队长的比较下,他算是公平公正的了,他们来到小丰村后也没受过什么罪,更别提向笸箩县那些女知青一样的经历了。

    不过赵晶的事还是挑动了他们敏感的神经,他们怕赵晶也像那些女知青一样是被胁迫的,特地组织了几个代表去红旗农场找赵晶谈谈。

    “你们这么过来了?”

    赵晶现在可是鸟枪换大炮了,穿着一件最流行的女式军绿装,左侧的胳膊上带着一个红袖章,衣领口出还别有一个主席徽章,利落的短发神采奕奕,一点都没有大伙想象中忧愁的模样,趾高气昂又有些不屑地看着站在她眼前的蒋胜男,徐娟以及于蒋青青三人。

    难道是她们想岔了,赵晶是心甘情愿嫁给王三的?

    “赵晶,你是真的打算和王三结婚吗,是不是他......如果是,我们大家会一起站出来帮你做主的。”

    蒋胜男看不惯赵晶的做派,可同样的,她更看不惯的是那些欺负女人的男人。

    “我的事可不需要你们管,别一副假惺惺的模样,还不是看不惯我好,想要来看我的笑话吗,我呸。”

    赵晶往徐娟的脚边吐了口唾沫,这么些知青里头,她最看不惯的就是徐娟这个人了,表面上对所有人都好,实际上最肮脏的就是她,不就是享受大家都捧着她的感觉吗,她以为她徐娟是谁啊。

    大家伙都想着回城的时候,她还在那里演清高,说喜欢这乡下破地方,合着就她觉悟高,他们都是没担当的。

    她赵晶就不惯着她,惯着这个装模作样的小贱人。

    “没事你们就走吧,我的工作可忙着呢。”赵晶不耐烦地冲徐娟等人挥了挥手,扭头回了农场办公室,走起路来扭臀摆胯的,一点都不正经。

    “好心当做驴肝肺,看样子人家压根就不稀罕咱们来,那咱们何必热脸贴冷屁股。”蒋胜男的脾气不好,被赵晶这么劈头盖脸一顿骂,顿时就没了管她的心思。

    她们都不是烂好人的性子,既然赵晶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她们也懒得多做什么。

    “嘭——”

    “啊——”

    或许是走的有些急,在转交口的地方,三人和迎面驶来的自行车撞上了,蒋胜男和蒋青青还好一些,徐娟似乎是扭到了脚,一下子就坐在地上爬不起来了,稍稍挽起一点裤脚,脚踝处肉眼可见的红肿,看样子伤的不轻。

    “同志,你没事吧。”

    余坤城赶紧从自行车上下来,蹲下身看着受伤不轻的徐娟连声道歉。

    其实这件事双方都有错,可谁让人家是小姑娘,还受了伤,余坤城自然把错都背自己身上了。

    “疼——”

    徐娟眼泪汪汪的,钻心的疼痛让她忍不住鼻头一酸开始飙泪。

    “你这人怎么骑自行车的。”或许是受伤了,或许是在赵晶那吃了个闭门羹,徐娟难得发了脾气,朝余坤城撒了火。

    不过说是责骂,实际上这骂声软软糯糯的,一点威力就没有。

    余坤城也不生气,毕竟在他眼里,眼前这姑娘娇娇小小一团,就和晚辈似得,他这个年纪都能当人家小姑娘叔叔的,自然应该包容一些。

    “同志,你是哪里人,你这腿怕是伤的不轻,我带你赶紧去县城医院看看吧。”虽然他有急事找顾建业,但是显然还是得先把这小姑娘给安排好了。

    “不用。”去县城得花不少钱呢,徐娟也没讹人的意思,她用手捏了捏自己的脚踝,很疼,但是应该没伤着骨肉,只是扭伤了筋肉,回去擦点药油,休息些日子就好了。

    “我自己就是护士,我这骨头没事,你只要把我送到咱们村的卫生站就成了。”徐娟看了看边上的蒋胜男和蒋青青,这红旗农场离小丰村还有一段距离呢,她这脚暂时是没法走了,要是让两人搀着过去肯定是不行的了,正好这人有自行车,还是让他带过去比较稳当。

    “你确定不用去县城的医院?”

    余坤城有点不放心,看着那小姑娘的脚踝都肿成小馒头了,即便没伤了骨头,那也不是个小事。

    “你要是不放心,留个联系地址,等到时候实在不行得去医院了,我再去找你。”徐娟看了看眼前的男人,身材高大魁梧,看上去似乎三十出头的年纪,小麦色的肌肤,五官明朗大气,看上去是个很可靠很有安全感的男人。

    其实徐娟这话也就是为了让这个男人安心罢了,她这些年自己也攒了些钱,真要去医院了,她也不会让对方付钱,再说了,对方现在要是给她一个假地址,自己也不知道,但是看对方担心的目光,徐娟觉得,他不是那种为了省钱会给假地址的人。

    “那也行,你们是小丰村的,应该认识顾建业吧,他是我好兄弟,要是有事,让他通知我就成,我今天正好是要去找他呢。”

    余坤城松了口气,正要将那小姑娘抱到车后座上,忽然又觉得自己这举动不好,不好意思地让那小姑娘的两个朋友将她搀扶到了车后座,也不敢骑车,推着自行车,跟着蒋胜男他们朝小丰村走去。

    到了小丰村,卫生站正好是在进村不远处的位置,可是这会儿屋里头却没有人,蒋胜男正要出去找王大夫呢,王柏松就进来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

    王柏松摇了摇头,叹着气进来,正巧看到屋里挤着的几个人,和躺在病床上的徐娟。

    “娟儿,你这是怎么了?”他也来不及想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对着徐娟紧张地说到。

    “没什么大事,就是崴了脚了,王叔,你给我抹点药油我休息几天就行了。”徐娟不好意思地朝着王大夫说到。

    “胡闹,伤脚那是小事吗,你看看都肿成什么样了,是你自己不小心摔的还是那个不长眼的撞的。”王柏松一边气呼呼地问道,一边很听话的去拿药油。

    那个王柏松口中不长眼的余坤城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头。

    “王叔,你刚刚在感叹啥事啊?”徐娟看着不好意思的余坤城,帮着转移了话题,果然,王柏松的关注点被带偏了过去。

    “还能是啥事,还不是王三那狗东西呢,我说之前他怎么到处嚷嚷要和赵知青结婚了呢,原来他——”

    王柏松看着盯着自己的几个姑娘,不好意思往下说:“赵晶告王三耍流氓,现在王三依旧被公安带走了,就是可惜那小姑娘了,王三是不用嫁了,不过估计以后要找好的对象,也不容易了。”

    王柏松叹了口气,这种事总归是对女方的伤害比较大,三姑六婆嘴那么碎,谁知道传着传着会变成什么样。

    “赵晶把王三给告了?”

    蒋胜男惊呼了一声,想着她们今天早上过去赵青的模样和反应,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娇宠纪相邻的书:重生大学宅男器战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网游之浮生如梦高冷大叔甜宠妻软饭天王韩娱之一生所爱极品宗师娱乐天皇传逍遥神医超神美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