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告知(一)

【书名: 六零娇宠纪 第105章 告知(一) 作者:麻逗

强烈推荐:娘娘不想活奶爸的文艺人生我家萝莉是大明星炮灰攻略末日刁民至尊主播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盛世谋妆     “建业, 坤子发烧了。”

    顾雅琴看丈夫和婆婆在屋里说话,烧完水,将水冲到暖壶里, 剩下的一些则是留在锅里, 让余火慢慢烧着, 隔一会儿,往锅里加一瓢水, 不至于让锅里的水被烧干了。

    顾建业和苗翠花赶紧从屋里出来,跑到余坤城睡觉的房间。

    “爸,坤叔怎么了, 阳子呢, 怎么没见他回来啊?”顾向文几个也下课回来了, 放下书包,正好瞧见爸爸背着余叔, 奶奶和妈在后头帮扶着匆匆朝卫生站走去。

    “饭菜都烧好了,老头子, 你跟几个小的先吃,不用给我们留, 碗筷等我回来再收拾。”苗翠花叮嘱了一句, 心里焦急的三人就赶紧扛着余坤城离开了。

    顾安安心里着急, 但是也明白自己是添乱的,没硬闹着要跟过去,再说了,奶奶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 她留在家里还能帮着温菜,让他们一回来就吃上热腾饭菜。

    不知道是着了凉,还是喝了酒,余坤城这烧来的气势汹汹,退地又快,在卫生站吐了大半缸呕吐物后,稍稍清醒了一点。

    “坤城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啊?”

    王柏松这些日子还嘀咕呢,这余坤城说会回来看看徐娟,还说什么会带着大腿骨回来,最后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幸好自己一开始给娟儿那孩子敲了五块钱,不然不就吃了哑巴亏了吗,为此王柏松对余坤城的印象有些不好,觉得顾建业交朋友是不是交错了,那余坤城一点担当都没有。

    现在看来,可能是自己误会了,喝这么多酒,怕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王柏松放下这心头的芥蒂,赶紧帮余坤城诊断起来,这刚靠近余坤城,就被他吐了一身,受了无妄之灾。

    “估计是喝太多酒伤了肠胃,没什么大事,让他多喝水,不断喝水,这烧就能退下来了。”王柏松看着自己这一身狼藉,苦笑着说到。

    “最好今天晚上就留在这卫生站吧,今晚我看着他点,千万别喝过头,再有别的什么毛病。”王柏松的医术虽然算不上多好,但是对于所有的病患,都还是很负责的。

    “王叔,今晚我留下来陪你吧,一个晚上熬夜你可撑不小,咱们两个正好还可以轮个班。”徐娟看着病床上迷迷糊糊,嘴里不知道在呢喃着什么的余坤城,忍不住开口对王柏松说到。

    “那——也行——”王柏松想了想,自己一个人的确很难撑过一宿,再说了,这屋里也不止两个人,也不怕传什么闲话。

    “娟啊,你这脚是怎么了?”

    苗老太听余坤城没事总算是放心了,也注意到了徐娟包着纱布的伤脚。

    “没事,不小心歪了。”徐娟抢在王柏松前头回答道。

    “以后走路可得小心啊,要是伤着骨头可不是什么小事。”苗翠花关切地说到,老太太是爱屋及乌,凡是宝贝乖乖喜欢的人,老太太都不吝啬挥洒自己的爱心。

    “我知道了苗婶。”

    徐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眼神的余光看着躺在卫生站自己搭的木板上上的余坤城,有些好奇,对方到底遇上了啥事,会喝成这样。

    虽然只有短暂的接触,徐娟觉得对方是一个很热心,很坚毅的男人,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打击会让他如此颓废,或许正是这份好奇,让她刚刚脱口而出了这句话。

    “苗婶,你们就回去吧,这里有我和王叔看着呢。”

    现在家家户户都是吃饭的时候,他们这样匆匆忙忙跑来,估计还没吃饭呢。

    “行,我等会给坤子带套换洗的衣服过来帮他擦擦身。”顾建业点点头,余坤城刚刚吐了一身,现在身上还沾着一些呕吐物,这样睡觉肯定是不舒服的,而且这种活不能让王叔和徐娟这样的小姑娘做啊,还是得他再过来一趟。

    知道没什么大碍,顾家人也放心了,慢慢朝家里走去,这么一来一回,也耽搁了不少时间,家里的顾保田早就带着几个孩子吃好饭了。

    顾安安把剩下的饭菜放在灶台的锅里温着,他们回来的时候,饭菜还是热的,都没什么胃口,不过看闺女担心的眼神,还是把剩下的饭菜都给吃完了。

    *****

    “爷奶,爸妈,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事要说。”

    夜深人静的时候,顾建业刚从卫生站回来,就被闺女拖到了爹妈的房间,媳妇也在炕上做着呢,围着小炕桌,就和开什么政治会议似的。

    顾安安严肃着脸,偏偏模样稚气可爱,一点都让人严肃不起来,只觉得想笑。

    “啥事啊,奶听着呢。”

    苗翠花看宝贝乖乖一副有重大事情宣布的样子,一副洗脸恭听的表情,为了配合乖乖,还跟着做出一副严肃的模样,要是她眼底的神情不要那么宠溺纵容,或许会更有说服力一些。

    “奶,我要说的事和四堂姐有关。”

    “丽妮儿,她又犯傻蠢了?”苗翠花眉头挑了挑,她那小孙女有时候发起蠢来,她都看不透,不过多数情况下还是聪明的,至少不会跟个受气包似的,任人欺负,还能教教顾秀和顾春,凭着这一点,老太太也对那丫头高看一眼。

    不过她要是能不犯病,或许就更好了。

    在老太太的眼里,自家四孙女有病,自从落水后,有事没事就喜欢一个人嘿嘿嘿傻笑,不知道做什么白日梦,每次见到余阳那小子,就和狗看到骨头一样,就差把舌头伸出来了,更让人纳闷的事,这个四孙女有时候还总喜欢用看傻子一样的表情看别人,仿佛自己有多聪明似得。

    这一切切的奇怪的地方组合在一起,就是她有病。

    所以上次顾丽又犯病跑去萧文忠哪儿帮忙干活,老太太也就惊讶了一下,并没有太大的震怒,因为在老太太眼里,可能只是这个孙女又犯病了。

    不过这病不像是那些真正的疯子一样疯疯癫癫的,往日里和正常人也没什么区别,老太太也就没讲,家里有一个脑子有病的孙女又不是啥好听的事,老太太私底下也捉摸过,是不是小时候落水后她撞到了脑袋,把脑子撞傻了,可惜傻病没法看,这附近几个村子里的傻子,也没见看好啊。

    老太太想着,她现在能做的,就是让孙女这傻病轻一些,尽量不要再加重了,这或许也是老太太之所以愿意把老二家的几个孙女带在身边教导的原因,未尝没有看着点顾丽的意思。

    天降神女.自命不凡.唯吾独尊.丽,至今都不知道,在身边一部分人的眼里,她其实是个傻丽。

    她现在的自我感觉可好了,就等着改革开放,一展雄风呢。

    “其实就是沃德今天去二伯家里玩,不小心听到了四姐的话,我觉得好像有些怪怪的。”

    “六年,还是七年,似乎是文.革结束之前吧?”

    “沈家的覆灭也有些可惜,我要是能在沈家人出事之前,去趟黔西就好了,还能提醒一下沈家人,到时候躲过了敌特那场风波,沈恪几人活了下来,没准还会把她奉为上宾呢。”

    “其实余阳也不一定是喜欢顾安安啊,他们结婚没准是因为联姻,毕竟顾建业和余坤城一起合伙做生意,没什么比子女联姻更好更牢靠的关系了。”

    ......

    翠花最爱表演了,毕竟它一直以为自己的演技,是超神的存在,照着顾安安的嘱托,它惟妙惟肖地用顾丽的声音,将上头那几段顾丽在自己房间里自言自语时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一字都没落下,鸟觉得鸟实在是太厉害了,眨巴着眼睛就等着表扬呢。

    可惜这时候根本就没人搭理它。

    “这......这都是丽妮儿说的?”苗翠花目瞪口呆,饶是她已经有了一个小仙女的孙女,也被这四孙女古怪的来历给惊到了,听这些话的语气,她似乎知道未来发生的事,这又是什么本事。

    “听堂姐在说的时候,好像提了一个词,是,好像是重生来的,似乎就是重新活了一世的意思,难道这世界上人活了一世,还能再活第二世?”

    顾安安帮堂姐瞒下了穿越的这个事实,只让爷爷奶奶他们以为堂姐是重生的,这样不会有太多的隔阂,毕竟自己让她暴露也还挺对不起她的,别让爷爷奶奶对她有了芥蒂,以为她是害死原堂姐的,占据原堂姐肉身的凶手,对她有什么看法。

    “重生!”顾建业和顾雅琴觉得这事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刚刚翠花鸟复述的那几段话,透露出来的讯息更是让人害怕。

    “妈,你说丽妮儿?”顾建业指了指脑袋,他不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还是丽妮儿真的摔坏了脑子,傻了。

    “堂姐是真知道,我都没和他说阳阳哥哥被她妈带去了黔西,她自己在聊天的时候就说出来了。”

    顾安安可不希望爸爸他们把所有的一切都往堂姐疯了的方向猜,那她愧疚的使得堂姐暴露的意义就没了。

    “难道真的是什么重生?”顾建业张大了嘴巴,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这也太玄乎了吧。

    “不对,安安你是怎么知道你阳阳哥哥被他妈带去黔西的?”顾建业警觉地朝闺女问道,他记得这事他也没对外说过吧。

    “沃德讲的。”顾安安很没有负担的将锅都推到了一旁的翠花鸟身上。

    诶呀呀,就仗着鸟宠你。

    每天拿鸟背锅,翠花觉得自己大鸟有大量,就让让安安那小丫头了。

    翠花和顾建业大眼瞪小眼看了会,羞涩的转过脑袋,一副娇羞的模样,可把顾建业恶心坏了。

    这鸟都能成精了,世界上估计也没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了。

    这么一来,事情就复杂了,就这顾丽的这几段话,四个大人开始了激烈的讨论,反倒是把顾安安和鸟抛到了一边。

    顾安安瞪大了眼睛,这样就没事了,不问问堂姐为啥重生,重生前到底干了啥.....就和喝白开水一样,这么容易就接受了。

    顾安安默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没用了。

    “安安啊。”苗老太仿佛看出了孙女的疑惑,欣慰的笑了笑:“奶很开心啊。”

    开心啥?

    “至少奶终于知道了,你丽妮儿姐她不是脑子有病,而是那啥重生了,所以才会古里古怪的。”苗翠花觉得这实在是太好了。

    奶,你抓的重点有偏差啊。

    “只是那重生真的是上辈子经历过,这辈子重来吗,那算起来丽妮儿这丫头是不是和建业差不多岁数了,还是和我差不多岁数啊,怎么看起来还没安安机灵吧,怕不是脑子还有病啊。”

    苗老太太仔细想了想,又开始犯起愁来。

    很好,重点已经偏向九十度大岔口一路狂奔而去了。

    不过顾建业几个终究还是很靠谱的,对于翠花转述的那些话,开始了激烈讨论。

    “文.革,这个词啥意思啊?”

    “还有敌特,沈家会因为敌特覆灭?真是死的好。”有些词对他们来说太过陌生,只能连蒙带猜的。

    “我觉得文.革或许指的就是现在这些一**被下放的反动分子,坏分子,还有各种□□活动吧?”顾建业猜测到,结合语境,也就这个猜测最恰当,只是还有六七年,那真是漫长的岁月啊。

    不过会结束,就意味着有曙光,总比永远看不到前方的道路,来的幸福。

    “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顾建业不是个笨的,顾安安都发现的事,他自然也看出了问题的症结。

    “安安,你和大鸟先回房间睡觉去,明天还要上学呢。还有,你四堂姐的事千万不能往外说,要是说出去,你四堂姐就麻烦了,你知道吗?”

    顾建业知道闺女聪明,只要和她讲明白了,她就知道怎么做。

    虽然他对两个哥哥有意见,可是对几个侄女,他还算是有些许疼爱的,这事要是传出去,丽妮儿恐怕就没法做人了,不管她到底有什么样的奇遇,那都是她自己的事,只要不伤害到他的家人,将来对方发达成什么样了,他都不会眼红。

    顾安安倒是想留下,可是显然后头那些严肃的话题,爸妈他们也不会让她听,乖乖地点头回了自己的房间,反正她有传声筒。

    顾建业看着闺女走了,立马神情严肃起来,和爸妈媳妇说着自己的猜想。

    ******

    可能因为这个消息传达的讯息实在是太惊悚,四人这一商量,就商量到了快天亮。

    顾建业这些天本来就因为陪着余坤城没有好好合过眼,现在早就已经疲累的不行了,苗老太看着心疼,硬是逼着他回屋去眯一会。

    顾建业和媳妇出了爸妈的房门,门一关,他忽然间警醒过来,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事。

    “安安将来会嫁给阳子,什么玩意儿!!!”

    顾建业这一声,几乎是咆哮了,他的宝贝闺女,怎么可能会嫁人呢,明明一辈子都要当他的贴心小棉袄啊。

    这时候,萧从衍正好从屋里出来,一字不落地听到了顾建业的这句话。

    这几天本来就很臭的脸,一下子变得更臭了。

    作者有话要说:  补更的那一章要明天了,今天依旧还是两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娇宠纪相邻的书:重生大学宅男器战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网游之浮生如梦高冷大叔甜宠妻软饭天王韩娱之一生所爱极品宗师娱乐天皇传逍遥神医超神美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