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扬眉吐气

【书名: 六零娇宠纪 第112章 扬眉吐气 作者:麻逗

强烈推荐:炮灰攻略奶爸的文艺人生末日刁民娘娘不想活至尊主播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盛世谋妆     “诶, 苗翠花你干啥,啊啊啊啊痛, 赶紧地给我松手。”

    郝菊花从昨天听了那个好消息开始, 就一直美滋滋的,她儿子将来可要当军人的,一个月少说也有二十多块钱的补贴呢, 以后自己也不用那么扣扣索索,可以像顾家一样,隔三差五吃顿带荤腥的饭菜, 一年到头做一身新衣裳,做个人人羡慕的老太太了。

    从昨天到现在,她这嘴皮子就没有停过,嘚瑟地在村子里瞎转悠,说着自家儿子的大喜事, 还有顾家那丫头和自己儿子的婚事, 打算借着这个机会,把那是定下来。

    不过说来也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大伙看她的眼神都莫名其妙的, 想笑又不笑, 不知道是不是红眼病过头了,脑子都出现了问题。

    她可不会认为是自己的不对,在她看来,这一定是别人对她家的嫉妒, 尤其是对她宝贝儿子参军的嫉妒,可他们也不想想,就他们生的那几个歪瓜裂枣,能和他们家宝儿比吗。

    郝菊花丝毫不以为然,依旧乐呵呵地在村里夸耀着,这不刚炫耀完,口干舌燥的回到家,从门前的大水缸里舀了一瓢水,一饮而尽,完了拿起衣角抹了抹嘴巴,正准备做午饭了呢,就被怒气冲冲跑到他们家里来的苗翠花拽住了头发,朝屋子外头拖去。

    “苗婶子,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商量,一定要动手动脚。”赵宝正坐在自己屋里的书桌前念书,听到外头大声的争吵声和喧哗声,还以为是出什么事了,皱着眉出来一瞧,看到顾安安的奶奶就这样拽着他妈的头发,心里顿时就不满了。

    这乡下婆子就是粗俗,没事又打又骂的,一点素质都没有,一想到自己出生在这样野蛮的土地,赵宝就觉得这老天爷太不公平了。

    他在高中读书的时候,他班上许多同学家里都是双职工,或是干部家庭,父母也都是读书人,多少都是受过教育的,虽然自家爹妈尽力给自己最好的条件,可是比起人家来,还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人家一年能有三四套新衣裳,绿军装,列宁装刚兴起的时候,家里人就会筹布票给他们做上一身,而自己只有逢年过节才勉强能有一身新衣服,偶尔两身。除了自家的布票,有些是几个姐姐偷偷从婆家拿的,为了这么点小事,几个姐夫的妈还跑来他们家指桑骂槐,一点气度都没有。他早晚都是会出息了,现在不就拿了他们一点东西,将来他原封不动地还给他们,看他们还有什么脸拿这些小事来说嘴。

    午饭都是在学校吃的,学校有食堂,所有的饭菜都是凭粮票和肉票购买的,当然,钱也是必不可少的,条件差的,也能选择自己从家里带,赵宝还算不错,家里的钱全抠出来给他了,加上还有嫁几个姐姐的彩礼,可即便这样,他每餐也只能吃杂粮馍馍,偶尔再买一碟子素菜。

    一块读书的,比他条件差的多了去了,有些是真的把钱全花在了学费上,三餐吃黑馍馍,配的也是家里腌的白菜或是豇豆,可是赵宝的眼里看不见那些人,他能看见的,只有条件比他好的同学,看着他们每餐吃只掺了一点苞米的白米饭,白面馒头,餐餐都能叫素菜,偶尔还能吃带荤腥的肉菜。

    凭什么,那些人根本就没有他优秀,他们也就是沾了父母的光,他要是能有他们那样的出生,早就一飞冲天了。

    赵宝看着被苗翠花拽住头发,疼得一脸狰狞的亲妈,心中感叹自己的悲惨出生,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对方再怎么不堪,还是他亲妈,要是对方丢脸了,他的面子也不会好看,再说了,自己不是要和顾安安说亲了吗,两家闹僵了可不是件好事。

    因此赵宝虽然不耐烦,却还是一脸正气地上前阻止了。

    “苗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您作为一个长辈,总得讲点道理吧,这么二话不说,带着这么多人冲到我家来这是什么缘故。”

    赵宝说的正义凛然,眼神看到跟着老太太进来的顾向文两兄弟和萧从衍时,眼底闪过一丝嫉妒。

    论出身,都是农民的孩子,可是他们的运气比他好,顾家有一个老革命和一个工人,在学校里,赵宝常常能看见他们几个和那些城里的同学一眼,去小菜的创口买菜,隔两三个月就能有新衣服穿,有些时候还能骑着自行车上学,更让赵宝嫉妒的是,他们虽然比他高了两届,但是成绩的出色有目共睹,即便是他,也不能昧着良心说自己比他们优秀。

    “笑话。”

    苗老太嗤笑了一声,看着眼前的小白脸,“整个小丰村谁不知道我苗翠花是最讲道理的。”

    老太太这纯粹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她要是讲道理,这母猪都能飞上天了,全村上下,就属这老太太最护短了,谁要是敢欺负他们家的孩子,怕是早就被老太太找上门去了,赵青山家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不过也是赵青山那两个儿子先惹的人家,真要轮起来,这话似乎也没错。

    “不过,一般情况下我老人家讲道理,只是有时候,我老人家更喜欢动手。”

    苗翠花脸上的笑容一收,板着脸,拽着郝菊花的头发朝外走。

    赵宝的脸色肃然一变,被苗老太后头那半句话怼地通红,张着嘴,却又不知道该和这种不讲理的老太太说什么。

    “苗婶,我们支持你,加油干她。”

    人群里不知道是哪个捣蛋的凭空吼了一声,惹来围观人的全场哄笑,苗翠花翻了个白眼,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杀人啦,姓苗的,别以为你哥是大队长还是副主任你就能在咱们村为非作歹了,这么些年,大家都是让着你呢,惹急了我告上去,告你欺负三代贫农。”

    郝菊花看儿子丢了脸,真是恨极了苗翠花,无奈她光长了怎么大一个个儿,实际上家里的活地里的活很多都是出嫁的几个闺女干的,她每日下地就是做做样子,哪里能和习惯了每天扛几十斤猪草来回跑的苗翠花抗衡,况且现在她的头发还被抓着,头皮生疼,整个人呈倒弓型,仰面朝天,张牙舞爪的,就是抓不到苗翠花一分一毫,因为手举地太高,本来就有些短的衣服高高撩起,露出肚子上的几层肥肉。

    赵宝都不好意思瞧这样的亲妈,太给他丢人了。

    “苗婶,咱们马上就是要成亲家的人了,你何必要让外人看笑话。”赵宝不知庶务,听他妈说顾安安要嫁给他,他就还真以为他妈能和顾家人说妥,这婚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

    “你小子找死。”

    早在来的路上,萧从衍几个就知道了老太太带他们过来找场子的意思,原来是这恬不知耻的一家人在外头败坏安安的名声,这赵宝算什么东西,连安安的一根手指头都配不上,还好意思想要娶安安,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尤其是萧从衍,秉着心中那个有点隐秘的小心思,自然更加气愤了,看到赵宝的当下,就想着将人狠狠揍一顿。

    都是火气正盛的年纪,再说了,这事完全就是他们在理啊,打了人也不用怕,顾向武和萧从衍两个率先动了手。

    萧从衍的性子更精一些,拳拳到肉,偏偏到时候脱了衣服,能看到的伤却很少,顶多就留下一层淡淡的红印,过一些时间就消散了,可是内里的痛却丝毫不会少,足以让人吃尽苦头,却说不出丝毫问题来。

    顾向文和顾向武原本气在头上是没想那么多的,但是在萧从衍的眼神示意下,也明白了过来,改了种打人的手法。

    都是沙坤教出来的徒弟,这些阴招他们自然也都是会的。

    “诶呦,姓顾的,啊——住手,救命啊——”

    赵宝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酸腐书生,长这么大连水都没挑过一次,哪里抵挡的了三人的毒打,更何况这三个还都是练家子,打起人来可比一般人疼多了。

    “打的差不多得了,人家不是说要讲道理吗,让他奶奶给他讲点道理,走,都跟我出去。”苗翠花听着赵宝和郝菊花的哀嚎,也就抬了抬眼皮,看打的差不多了,才开口制止几个孙子,扯着泪流满面的郝菊花朝大队部前头搭起来的平台上走去。

    前些年,这大队部装了一台扬声器,每天一早,到了开工的点,就有那扩音大喇叭放□□,声音响到可以传遍整个村子,连附近的几个村子都能隐约听见。

    “你不得好死,你个生儿子没□□的老虔婆,我诅咒你祖宗十八代。”郝菊花看到儿子被打,心都碎了,一个劲地诅咒着顾家人,连边上看好戏的人都没放过。

    “你们一个个看我家的笑话,等我儿子当了军官,我让他把你们都枪毙了,一群狗玩意儿,遭报应的天煞的。”

    郝菊花喋喋不休,原本还有几个心软的,觉得顾家人是不是做的太过的也不说话了,这新郝的就是欠教训,嘴巴这么脏,就得让苗老太这个更厉害的人帮她洗洗。

    “我生了三个儿子,不巧都是有□□的,但是你这个独苗苗过了这一出,还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苗翠花丝毫不为所动,瞥了郝菊花一眼,猛地一拽她头发,又把她拽着往前头走了好几部。

    “你想对我儿子的□□做什么?”郝菊花一脸惊恐,没看见自己儿子的脸都绿了。

    “哈哈哈哈,苗婶,人家问你想对他儿子的那啥做什么,你倒是说说呗。”围观的村里人想着那郝菊花是不是蠢,明显刚刚苗婶的话只是为了反击她刚刚的咒骂,怎么着还当真了,还大大咧咧地说出来,生怕别人不对她儿子的那啥做什么。

    边上人的嘲笑让郝菊花后悔急了,昨个就不该告诉大女婿家里人她儿子要当兵的事,不然他们也不会昨天晚上急急忙忙就来家里把大闺女给接回去,虽说送来了两斤白.面,说是给赵宝包饺子好好补身体的,可是得了白面却少了大闺女这个助手,还有小闺女,今天也不该让她下地挣工分的,不然有了她们两个在,至少自己就不会孤立无援了,那顾向文几个敢对宝儿动手,还敢对招娣她们动手吗,他们要是敢,自己就能逼着他们娶那两个闺女,谁让他们碰了她闺女的身子,那必须得负责,这么一来,有招娣她们护着的儿子也就不会被打了。

    郝菊花越想越生气,扭过头艰难地朝着一旁被顾家那几个小子拖着的儿子看去,脸上似乎没什么伤,就是不知道衣服底下怎么样,那几个小子块头多大啊,她家宝一定被打的不轻。

    郝菊花越想越心痛,除了恨上了顾家人,还恨上了两个没有出现的闺女。

    “大伙静一静,今天我苗翠花,要在这里澄清几个事。”

    苗翠花一路风风火火的来到了大队部的空地前,拿起安置在桌子上的话筒,好家伙,一下子那声音就通过大队部屋顶上挂着的那个喇叭传出来了,或许是音没调好,“嗞——”的一声,尖锐地把离得近的人的耳膜都快震破了。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那些现在在地里干活的,或是在家里休息的,或是那些闲着没事干在串门或是举重闲聊的,都听到了大队部传来的响动,手里暂时没事的一脸兴致地朝大队部走去,生怕错过什么好事,就连地里在干活的,也放下了手上的活,朝着大队部的方向看,生怕自己错听了一句话。

    “翠花又要干啥了。”

    苗铁牛想起他没往日的作风这心就扑通扑通跳,总觉得没啥好事发生。

    “你咋说你妹的,翠花那样和善的一个人,别人没惹她她会做什么过分的事吗,亏你还是当哥的,一点都不知道护着自家妹子,赶紧的,地里的活放下过去看看,别让翠花被人欺负了。”

    黄秀花不愧是把苗翠花这个小姑子拉拔大的人,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功夫是一样一样的,她边上还站着顾保田,看自家大舅哥眼神也有些哀怨。

    大嫂说的对啊,他媳妇多好一个人啊,怎么在大舅哥眼里,惹事的尽是他媳妇呢,还有没有兄弟爱了。

    苗铁牛目瞪口呆,他到底说啥了,被自家媳妇怼,还被妹婿用这种眼神看,他到底是招谁惹谁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怎么想,苗铁牛的心里还是很担心自家妹子的,放下手上的铲子赶紧朝大队部赶去,地里干活的人看苗铁牛都走了,心里顿时蠢蠢欲动,也三三两两的跟了上去。

    一会儿的功夫,这大队部前的空地上积满了人,比往日开例会还热闹。

    “我苗翠花的为人大家都是知道的,从来不会去想着占人家一点便宜,但是也绝对不能忍着别人骑到我脖子上拉屎撒尿。”

    苗铁牛几人过来的时候,苗翠花正说到这句话,他看着台上的几个侄孙子,还有两个被不知谁贡献出来的绳子绑成粽子的好菊花和赵宝,差点没晕过去。

    这是□□呢还是设私型呢,他这妹子还真敢给他惹事。

    “翠花你干啥呢。”苗铁牛自从当了副主任那可是忙得脚不沾地的,这郝菊花在外头散布的风声他是一点都不知道,黄秀花也一脸莫名,或许是那郝菊花还算有点脑子,散播谣言的时候,尽挑那些和苗家顾家不熟的人家,想等着事情彻底闹大了,这周边的几个村子也全传遍了,让苗翠花不得不承认这件事。

    看谁想着就是有那些想要看好戏的,在郝菊花没有预料到的时候,就把这事捅到苗翠花面前了呢。

    “苗铁牛,你看看你妹子,看看她和你那几个好侄孙把我儿子打成啥样了。”郝菊花气红了眼,刚刚还在一个劲谩骂的人看到苗铁牛一出现,一下子就开始装起无辜来,未语泪先流,好像被欺负地活不下去了似的。

    “大妈,你可别诬赖我们啊,你儿子可好着呢。”

    顾向文忒坏,一把扯开了赵宝的衣裳,露出他比一般女孩子还白嫩的上半身,上头也就几个略微泛红的印子,几乎没什么伤。

    一些围观着看热闹的小姑娘小媳妇不好意思地捂着脸,透过指缝瞧着这赵家的宝贝疙瘩,然后又害羞的扭过脸去。

    上了年纪的老妇人就不怕了,她们荤素不忌,尤其前个一起去过县城,陪着孩子报名的,还大声谈论起了赵家这宝贝疙瘩的屁股蛋子,又白又嫩,估计这村子里找不出第二个那样晃眼的屁股,说着说着,时不时引起围观人的哄笑。

    赵宝什么时候经历过这样的嘲讽,士可杀不可辱,他是真真的恨上了顾家人,决定等顾安安嫁过来,一定要在她身上把这些屈辱给讨回来。可是他完全没有想过,顾家要是愿意把闺女嫁给他的话,今天就不会有这么一出了。

    不管怎么样,赵宝身上白白嫩嫩几乎没有任何伤痕,完全戳破了郝菊花刚刚说的她儿子被毒打的这个虚假事实,即便是围观过刚刚顾向文几兄弟大人的人,也觉得这顾家人还挺厚道,估计没下死手,只是稍稍给那个不会说话的赵宝一点教训。

    “大哥,你忘了爹妈临时之前咋说的了,你还说要好好照顾我呢,今天你为了这几个欺负我的人吼我。”苗翠花伤心呢,手上的话筒也没放下,泪眼婆娑地看着台下的大哥,似乎下一秒就要嚎啕大哭起来。

    农村妇人一哭二闹三上吊那是常有的事,随时随地都能倒地嚎啕大哭,可这样的事在苗翠花身上发生是几乎看不到的,苗铁牛一下子这心就软了,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是个东西了,爹妈临死前说了,他们就两兄妹,以后就要相互扶持了,尤其他这个大哥,一定要把妹妹照顾好了,不然他们在地底下也不瞑目啊。

    媳妇说的对,翠花那性子,别人不招惹她她会招惹别人吗,一定是那郝菊花母子搞出来的麻烦,他居然为了两个外人说教自己的妹子,实在太不是个东西了。

    苗铁牛忏悔,他自我批判,不就是这么回事吗,捅出篓子来,大不了他帮妹妹兜着,反正他也一把年纪了,这副主任的位置还能做几年啊。

    “花儿啊,那你悠着点啊。”

    苗铁牛咬了咬牙,对着苗翠花说到,算是彻底放手不管这件事了。

    “那还用你说。”一秒之内,苗翠花眼底这眼泪就收回去了,哪还有刚刚那可怜的小模样,显然又在驴她哥呢,也偏偏苗铁牛最吃这一套,看着一下子翻脸不认人的妹子,苗铁牛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一口老血憋在心口,可是看着边上都不当回事的人,尤其是闪着眼睛看着台上的热闹的媳妇,和一脸心疼看着自家媳妇的妹婿,苗铁牛觉得,自己可能生下来就是被他妹欺负来的。

    “郝菊花,我问你,你是不是对外胡咧咧我要把我孙女嫁给你家蠢蛋。”苗翠花踹了郝菊花一脚,鬓角高高吊起,很是不满地看着她问道。

    “咋的了,我儿子样样优秀,配你孙女那还是你孙女高攀了呢。”郝菊花终于明白了,这顾家人为啥打上门来,只是她不明白,自家儿子那可是未来的军官,别人挤破脑袋都攀不上,她给那顾安安一个飞上高枝的机会,她有啥好不满的。

    “放屁——”苗翠花忍不住爆粗,她已经懒得估计在金龟孙女婿装样了,因为她隐约意识到了,自己那温柔慈祥好奶奶的人设,似乎一开始就没立好过。

    “你家蠢蛋什么东西,还敢觊觎我苗翠花的孙女。”苗翠花挑剔地看了赵家那软脚虾一眼,个子没从衍高,体格没从衍壮,脸也没从衍长得好,脑子似乎也不灵光,就这样的人,能比的上她老人家一早就给孙女□□起来的孙女婿吗。

    “我儿子那可是未来的军官,你孙女现在也就是个初中生,说起来也是她配不上我家儿子,要不是看你家有点钱,我会愿意让我儿子娶你孙女。”

    郝菊花气愤难耐地说到,在她眼里,自家儿子自然是最好的,搁以前,就是公主都配得上,现在就娶个泥腿子家的姑娘,那是亏待了她儿子。

    赵宝原本有些萎靡的模样,听了郝菊花的话又微微来了些精神,背挺的直直的,高傲地抬起眼看了看台下的众人。

    “苗婶,我敬你是长辈,今天这事只要你当着大伙的面给我赔礼道歉,我就原谅你,咱们两家的婚事,也能照旧。”赵宝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一般人遭遇了这样的事,可不会有那胸襟,自己果然和这些粗俗的乡下人是不一样的。

    “啪——”苗翠花直接甩了赵宝一巴掌,她这力道可不轻,赵宝那半张脸顿时就肿了起来。

    萧从衍见状,收回了自己要伸出去的手。

    “大伙儿听听,她儿子要当兵了,我老太太好害怕啊,打了军人会不会有人来抓我啊。”老太太拍了拍胸口,朝着底下围观的村民说到。

    “哈哈哈哈。”知道实情的村民哄堂大笑,这军队就算要来抓,那也是来抓赵宝啊,谁承认他是军人了,冒充军人,那可是不小的罪呢,也就是这郝菊花傻,听风就是雨的,这和他们一起去县城报名招兵的就他们一家姓赵的吗,光听个姓就乐的找不到北了,还敢攀扯苗老太的掌中宝,活该受这番罪。

    凡是家里疼闺女的,都看不惯这郝菊花母子的作风,他们这样广泛传播谣言,毁的可是人家闺女一辈子呢,要是换一个人家,性子不似苗翠花这么泼辣的,也就两种选择,一种,是吃了哑巴亏,干脆就把闺女嫁到他们家去,第二种,就是把闺女远嫁,嫁到不知道这事儿的地方,可无论选择哪一种,都是那些疼闺女的人家受不了的。

    将心比心,但凡为闺女考虑过的,怎么舍得她有郝菊花那样一个婆母,或是嫁的远远的,十年八载的见不到一面,那不是剜爹娘的心吗。

    因此看着苗翠花这么教训他们母子,他们只觉得畅快,而不会觉得过分。

    “你们笑啥,等我家宝出息了,要你们一个个都好看。”郝菊花气愤地看着边上看热闹的人,尤其是顾家人,以前她或许还不会这么明着撕破脸,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儿子要当军人了,那可是光宗耀祖的一件事,就连苗铁牛这个大队长,公社的副主任都得高看他们一眼,她作为军人他娘,凭什么怕这群乡下泥腿子,以后他们还得扒着她呢。

    郝菊花这个想法倒是不错,因为苗铁牛这样的村官,顶了天了或许也就是个公社主任,再往上爬,他又没有拿得出手的学历,而且年纪又大了,不太可能升官了,而当兵就不同了,一步步爬上去,要是能当个长官一辈子留在军队里,或是专业到地方,做个小干部,那也是村里人惹不起的存在。

    只可惜,赵宝他没那个机会啊。

    “赵打铁,你昨天不是说你儿子铁蛋要当兵了吗,怎么滴了,是你听岔了,搞错名字了。”一个粗犷的男声对着一旁抽着旱烟的赵打铁大声问道。

    “就是啊,苗队长,你说一声啊,这初选过审的姓赵的到底是赵宝呢,还是赵铁蛋呢。”

    不少人跟着起哄,苗铁牛还沉浸在再一次被妹妹给耍了的悲痛中,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当然是赵铁蛋了,你们啥时候听我说过是赵宝呢,就他那体格,三两下就被赵铁蛋撂倒了,这军官又不是笨的,哪里会招他不招赵铁蛋啊。”

    苗铁牛这话一出,不止是郝菊花,赵宝的心都凉了。

    虽然赵宝自诩文人,梦想是考大学,可这并不代表他不在乎当兵这么件虚荣有面子的事,而且他自己心里也清楚,只要高考一天没恢复,他唯一的出路就是当兵,不然,即便父母再疼他,他将来也不过就是留在这农村里,下地干活,娶个媳妇生几个孩子,终此一生。

    “你们胡说,我家宝咋不是军人了,苗铁牛,你为了你妹啥瞎话都肯说啊,我要去告你,告你滥用职权。”这个词还是郝菊花从儿子口中学来的时髦词,活学活用都给用上了。

    “你去啊,我巴不得你去,要是查出来确实不是你儿子,我是不是还能告你污蔑国家干部啊。”

    苗铁牛看着郝菊花母子就来气,一家子傻子,害的他还吃了妹妹的呛火,要是知道原来这一家子是在背后掰扯安安的婚事,他一开始就不会拦着他妹妹,怼死他们才好。

    郝菊花这心一下子哇哇凉了,她看着边上所有人的嘲讽的笑容,只觉得头晕目眩,面前苗翠花那张脸,仿佛妖怪一般,放大,缩小,让人看得心惊胆战,只是这目光转向一旁木愣愣的儿子时,郝菊花觉得自己忽然间又有了力量。

    儿子没当成兵,高中又停课了,唯一能抓紧的就是顾家这门亲戚,顾安安必须嫁给她儿子,有了顾家给的嫁妆,她儿子才能吃好喝好的,有了顾家这门亲家,她才能放心儿子的下半辈子。

    “你媳妇都看中我儿子了,而且在去报名的吃上,你那孙女一眼就瞧中了我儿子那品貌,要死要活非嫁给我儿子,你说十四岁的姑娘这么早就发春我也是头一次瞧见,要不是看你孙女那张脸还成,就她那扁平的身板,我还愁她不能给我生孙子呢。”

    郝菊花破罐子破摔,干脆死命黑顾安安的名声,她不怕将来的媳妇名声臭,这样还好拿捏呢,她就是要坏她名声,让她除了她儿子,再也嫁不成别人。

    “你看看你们家什么家教,一个外头来的小伙子住家里,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家那丫头小小年纪就长得那么骚,谁知道孤男寡女住一块搞没搞过啊,我都不嫌弃——”

    “啪——”

    萧从衍一脚将赵宝踹到边上,一点都没留情,在郝菊花的哀嚎之下,几步上前,朝着她的嘴重重地就是几拳,鲜血淋漓的,满口的牙就这么掉了大半。

    顾向文和顾向武也没忍,那女人不是最心疼她宝贝儿子,不把别人家的孩子当人看吗,他就让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宝贝疙瘩是怎么被打的。

    “乡亲们,今天我敢拉着郝菊花一家过来这儿,当着大伙儿的面说这事,我家的心肯定是不虚的,只要想想我家的条件,想想我对我家乖乖的疼爱,就知道郝菊花口中的婚事不可靠,至于她刚刚那满口胡诌,只要是见过我家乖乖的人,就知道都是假的。”

    郝菊花仿佛没有看到后头三个孙子狂打那两个被绑成粽子的人,大伙也被苗翠花那广播喇叭放大的声音给吸引去了注意,暂时还想不起来,把打人的孩子给拉开。

    “这件事,原本我可以当做没听到过,反正假的就是假的,没人会当真,可是我为啥要站出来,明明知道那郝菊花一张嘴说不出人话,可我为什么还要站出来,大家可还记得第三支队的瞎婆子。”

    瞎婆子今年已经九十几了,又瞎又老,没有孩子,几乎是靠队里的集体粮食养活的,虽然现在村里已经很少有和她同个年纪的人了,可是她的故事却一直流传在附近的几个村子里。

    瞎婆子年轻时候模样好,十里八乡一枝花,那时候的风气可没有现在开放,在农村这地界,女孩子除了下地帮着大人干点活,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即便出去了,那也肯定得有女性的长辈跟着。

    瞎婆子的娘以前是大户人家的绣娘,交给了女儿一身的绣活,在人家日子过得苦哈哈的时候,瞎婆子还能绣点帕子荷包拿去县城卖,补贴家用,赚的不比成年男人来的少。

    按理这样漂亮又能持家的女人一定能找到好对象,但是瞎婆子不然。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到处都传瞎婆子和村里一个没个正经的二流子好上了,而且那流言越传越广,不少人信誓旦旦证明常常看到瞎婆子和二流子私会,也常常看到二流子从瞎婆子家里出来。

    瞎婆子本人和她的家人自然是到处辟谣反对的,可是有一天,二流子拿出了一条女人贴身的肚兜,看上头的刺绣显然是瞎婆子的贴身衣物。

    这下说不清了,那时候对女人的贞洁看的又严重,瞎婆子辩无可辩,被对此感到羞耻的家里人一顶花轿嫁去了二流子家里。

    瞎婆子终日以泪洗面,不仅要受喜欢喝酒的二流子的毒打,还得忍着痛刺绣补贴家用,还是一次二流子喝醉酒了,大伙才知道,原来那谣言是他传出去的,那肚兜,是他半夜爬进瞎婆子家里偷来的。

    可是人都嫁了,那时候可不兴离婚,直到二流子喝醉酒跌倒河里淹死,瞎婆子才算解放了。

    “大伙说说,瞎婆子的事,难道还没给我们教训吗,凭什么有些人嘴巴一张,就能轻易毁坏一个女孩子的名声,今天郝菊花毁坏的是我孙女的名声,你们有没有想过,一旦她成功了,有些人尝到了甜头,下一个,也有可能是你们谁的妹妹,可能是你们疼爱的闺女,不仅仅是这样,严重点的,谁说今天听到你骂主席了,是不是就能抓你去□□,谁说你偷集体的粮食了,是不是能抓你去枪毙?”

    苗翠花说的大义凛然:“我今天站出来,不仅仅是为了我家的小事,为的还是大家的大事,这种歪风邪气如何能助长,我倡议,这样的人,必须要给她足够的教训。”

    围观的村民都羞愧了,他们一部分人心里的确想过郝菊花说的是不是真的,可是就顾家那条件,会眼瞎到看得上赵宝,而且老太太的话给了他们一个警醒,他们刚刚可是把郝菊花一家给得罪了,就她那性子,今天可以为了让儿子娶上媳妇污蔑顾家孙女,明天能不能为了报复他们,污蔑他们反动或是更严重的事情。

    现在上头抓的可紧了,处处都是□□,真要是被郝菊花给盯上了,她上嘴皮碰下嘴皮,他们可都遭殃了。

    苗翠花满意地看着大伙的表情,一开始她还没想做这么绝,可谁让那郝菊花实在是触碰到她底线了呢。

    轻轻松松放过她是不行了,不死她也得从他们母子身上扒下一层皮来,不然谁都当她孙女好欺负了。即便以后还能留在村子里,可招来全村人的厌恶和警惕,她倒要看看这郝菊花的日子会过的咋样。

    这可是将个人矛盾上升到全村人和郝菊花一家的矛盾,不清楚让他们认识到自己惹到的倒是是什么人,她苗翠花就和鸟换个名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美女妖精、小小幽月的地雷,感谢晨曦*2、罗妞、eaishu*30、何处玉人、闹酱*10、“”*31、苏炯*10、我要瘦瘦瘦*5、纯白透明*5、燕过无痕*10、雪月月*20、苹果*10、陌墨yue*10、陶妈妈*9、自挂东南枝*5、胡丽*10、水蝴蝶*5、瞌睡的小吖*5、jinyin、漂漂の雯音~~*20、布偶控、熱狗蛋蛋、陌路*2、哩哩啦啦*20的营养液,么么哒小天使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娇宠纪相邻的书:重生大学宅男器战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网游之浮生如梦高冷大叔甜宠妻软饭天王韩娱之一生所爱极品宗师娱乐天皇传逍遥神医超神美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