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吃饭

【书名: 六零娇宠纪 第116章 吃饭 作者:麻逗

强烈推荐:娘娘不想活奶爸的文艺人生炮灰攻略末日刁民我家萝莉是大明星至尊主播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盛世谋妆     说起来顾安安也已经许久没见过顾红这个堂姐了。

    纺织厂可是人人都挤破头想要进去的厂子, 顾红侥幸能够进去,还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只是纺织厂是三班倒, 工作也算不上轻松,而且这个年代可是劳动最光荣,要是在工厂里头偷懒耍滑, 可是容易被人打小报告的,轻则处分,重则丢了工作。

    中专毕业进工厂现实学徒工, 一个月工资十八,一年后转正,是一级工,工资二十六,高中毕业进工厂, 一下子就是二级工, 月工资三十,补贴也会比学徒工和一级工来的高。

    顾红已经工作两年了,现在还是一级工,不过据传好像过了今年就能再升一级, 王梅可是个爱炫耀的, 这么多年被三房死死压着,闺女好不容易出息了,可不使劲炫耀吗。

    顾向武现在当了兵,最气愤的估计就要数王梅了, 之前高中停课,她可是没少嘲讽顾向文几兄弟没眼见,自以为考上高中就了不起了,将来还得是泥腿子,比不上她的顾红,这番炫耀还历历在目呢,顾向武就给了她一巴掌,当兵可比工人补贴高,受尊重,比较下来,还是三房的孩子有出息。

    顾红现在是住在纺织厂的宿舍的,几乎一个月才回一趟家,和顾安安碰到的机会也就少了,大房的几个孩子被王梅教的只和她亲,就连顾保田和苗翠花这对爷爷奶奶,也就逢年过节的时候才见一次面,平日里从来就没有主动上门的时候,索性俩老对这两个孙子孙女也没啥盼头,两方不来往,这对于同住一个村的爷孙来说,也算是少见的。

    顾安安看着眼前的堂姐,不知是张开了,还是会打扮了,这个堂姐看上去比以前白净了许多,剪了个齐刘海,头发及肩,依旧是单眼皮,只是这下巴似乎比以前更圆润了些,从瓜子脸变成了鹅蛋脸,看样子最近的伙食很不错。她的身上穿着一件灰色的短袖衬衫,以及同色系的长裤,看上去多了几丝精明干练的感觉。

    “小五啊,你怎么也来饭店吃饭了。”

    顾红看到自己刚刚呵斥的人居然是三叔家的堂妹,也吃了一惊,只是这眼神在顾安安那张出众的脸蛋上划过时,又多了丝晦涩和嫉妒。

    “这是我们纺织厂的技术员赵同志,赵同志是可是咱们厂的技术骨干人员,赵同志,这是我三叔家的妹妹安安,就是我和你说过的那个三叔。”

    顾红脸上的不虞一闪而过,很快就恢复正常模样,向赵博彦介绍着顾安安,说罢还亲昵地拉过顾安安的手,将她的肩膀搂住靠向怀中,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

    “安安,你想吃什么,难得咱们姐俩碰到了,大姐请客,别和大姐客气。”顾红朝着顾安安笑的灿烂,可是看在顾安安眼里却有些毛骨悚然。

    这顾红该不是被哪个孤魂野鬼附身了吧,她什么时候和她这么亲密了,以前不是见了她就喜欢用眼睛瞪她吗,还是只是为了演戏?

    顾安安瞅了眼一旁那个清秀的青年,心中顿时有些了然。

    “不用,今天说好我请客的。”赵博彦很客气的摇了摇头,“你就是顾红同志的妹妹,常听顾红同志提起你和你的家人,我一直很羡慕顾红同志,能有这么多友爱互助的亲人,可我父母就生了我一个,让我没有机会体会这种有许多兄弟姐妹的感觉。”

    赵博彦十分真诚地对着顾安安说到,顾安安都快想不懂顾红到底在搞什么了。

    “相逢即是缘有,不如就让安安妹妹和我们一起吃饭吧,正好发了工资,我请客。”赵博彦笑了笑,下意识地想要推鼻梁,可是忽然记起自己的眼镜不小心摔坏了,配眼镜还得去市区。

    “不用,我和同学来吃饺子,她们还等着我呢,红妮儿姐,你就和这个赵大哥一块吃吧,不用管我们。”顾安安摆了摆手,不论顾红到底在搞什么鬼,她可不想掺和进去。

    大伯母一直在村里念叨自己的闺女是要给她找个城里女婿的,看样子这个心愿似乎马上就要实现了啊。

    “马姨,四碗三两的素馅饺子,一份胡辣汤。”顾安安赶紧把大伙凑好的钱和粮票递给马姨,一溜烟跑了。

    “算了,我妹妹她们既然和同学约好了,咱们也就别打扰她们了。”顾红看着顾安安一溜烟跑到边上的声音,心里暗哼了一声,算她还有点眼色,知道自己就是个碍事的。

    顾红可没那么好心,愿意花钱请那三房的小畜生吃饭,有那闲钱,她不能买点好吃的好喝的犒劳自己啊,再说了,自己可是好不容易得到一个和赵博彦一起吃饭的机会,正打算培养培养感情呢,可不打算让人破坏了。

    赵博彦倒是哟些失望,毕竟他还真不习惯单独和一个女同志一起吃饭,可是自己毕竟还欠顾红一个人情,顾红说想要吃这国营饭店做的大肉混沌,赵博彦心里觉得不对劲,可也还是跟来了。

    刚刚想着有顾红的妹妹在一块也好些,至少不那么尴尬,毕竟两人都是未婚,要是让同个厂子的人看见就不好了,这顾同志还没对象呢,万一别人误会了,耽误她找婆家就麻烦了。

    “要不我们等会过去和你妹妹他们一块吃,我多点几个菜,也当是请她的同学的。”赵博彦灵机一动提议道,让顾红的脸色顿时变了变。

    “人家小同学难得出来吃一次饭,我们过去了人家孩子不尴尬啊,到时候反倒招人嫌。”顾红抬起头,此时她的脸上已经换成了一个善解人意的模样,因为化了淡妆,上了点胭脂,看上去真有一丝动人。

    可惜媚眼抛给了瞎子,赵博彦啥都没有看出来。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同志,咱们点菜。”顾红看赵博彦没有反对,立马对着窗口里的马芬香说到。

    “你想吃什么?”顾红看着赵博彦体贴的问道。

    “我随意,今天这顿饭是为了感谢顾同志你对我的帮助,顾同志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吧,我没有忌口的。”赵博彦略带生疏地回答道。

    “同志,来两碗大肉馄饨,一盘大葱炒鸡蛋,一盘锅包肉。”顾红现在是工人了,工资也还算不错,可是比起吃,她更喜欢在穿和打扮上头花钱,每个月二十六块钱工资,除了给她妈六块钱,几乎攒不下钱来,其实那六块钱她也是不想给的,就怕她妈来工厂闹,坏了她的名声,这次啊不情不愿给了她那笔钱,她妈还嫌她给的钱少,说将来都是攒着给她当嫁妆的,当她不知道呢,她妈觉得弟弟可怜,这些钱都是为了给弟弟攒着娶媳妇的。

    国营饭店吃饭,对顾红来说也算是小奢侈,平日里也就和工友一个月来个一两趟,大荤的菜比如锅包肉她是舍不得点的,看着三叔家的堂妹还在读书呢,就有闲钱来下馆子了,顾红心里嫉恨,这么败家的丫头,回去非好好给她宣传宣传不可。

    顾红看着今天还算丰富的菜单,上头的除了锅包肉,还有她往日里一直想吃却不敢点的红烧猪蹄以及清蒸海鱼,可是这两样东西的价格可不得了了,可以说是今天这个菜单里头最贵的两样菜,顾红倒是想吃,可是又怕给赵博彦留下不好的印象,咬了咬,只敢点了一个稍贵的锅包肉,不敢再点其他肉菜。

    “同志,再加一个清蒸海鱼。”

    赵博彦是从沿海城市来的,自从来到涟洋县,已经许久没有闻到过海腥味了,这时候分外想念这海鱼的味道,忍不住开口又加了一个菜。

    他是察觉到自己的视线在海鱼上停留的有点久吗?顾红有些羞涩,可是想到对方的体贴和大方,又觉得自己的眼光没有错。

    这一餐可是花了不少钱,顾红看着赵博彦掏出钱包,里面厚厚的一摞票据,和好几张十块钱的大钞,眼睛闪了闪,对赵博彦的家底又有了其他的看法。

    点完菜,等取菜还有一段时间,顾红抢先一步,坐到了离顾安安他们最远的位置上,赵博彦倒是没有察觉到她这个举动的不对之处,很规矩地坐到了顾红的对面,这可是一个八人圆桌,赵博彦一下子坐到了顾红的对面,这距离可就拉大了。

    顾红咬了咬牙,只是扫视了一圈,现在正是饭点,这唯一空着的四人桌就在顾安安她们那桌的边上,顾红再一次咒骂了顾安安,恨她坏自己的好事,可是权衡利弊,她还是没有啃声,选择好赵博彦就这样隔着一个圆桌的距离慢慢搭着话。

    “安安,那不是你大堂姐吗?”

    林月亮捂了捂自己咕咕叫的肚子,看着坐在角落里的顾红和赵博彦好奇的对顾安安问道:“另外一个该不是你大姐找的对象吧?陪你大姐白瞎了。”

    顾红虽然现在成了工人,可是在小丰村的形象还真不见得那么好,主要就是她弟顾向国,顾向国可不像顾红那么精明,他的坏都是外露的,常常欺负比自己小的孩子,抢吃枪喝的,偏偏人家孩子的家长闹上去,王梅无理还要搅三分,硬是把黑的说成白的,最后倒是把自己儿子掰成受害人了,顾建军倒是个讲道理的,会拦下王梅和人家道歉赔礼,然后再把顾向国教训一顿,可是顾向国皮厚,不怕打,越打他干的事就越混账,顾向国唯一听点话的估计就是他妈和他姐,可是每次他干坏事,尤其是小时候欺负顾家二房的几个姐妹,多数都是顾红在后头撺掇的,可以说顾向国长成这样,王梅和顾红脱不了干系,尤其是顾红,王梅是宠着纵着,顾红就像是存心把人往坏里教一般。

    “我也不清楚,不过听口气,现在应该还没在找对象吧。”顾安安摇了摇头,朝大堂姐和那个赵博彦坐的地方看去,怪不得林月亮说两人不般配,实在是这模样上的差距有些大。

    顾红今天可是精心打扮过的,可是撑死也就只能说长得是正常人,连句清秀都让人很难说出口,而那赵博彦的模样却是真好,也不是说多么出挑,就是看着让人觉得舒服,白白净净的,透着一股书卷气,不像是一般人家的孩子。

    “四碗素馅饺子,一碗胡辣汤取菜。”

    窗口高喊了一声,打断了顾安安几人的话,顾安安赶紧过去,因为一个人搬不过来,林月亮也过去帮忙。

    “今天你朱叔卤了些猪下水,我都洗得干干净净的,又香又有嚼劲,还有你喜欢的猪耳朵,我偷偷从你朱叔给自己留的下酒菜里头偷拿了一些出来,加了辣子和蒜头,又脆又麻,早就腌入味儿了,你也和你那些同学都尝尝,要是爱吃,马姨以后再帮你偷、不,留一点。”

    马芬芳朝顾安安眨着眼,她可喜欢这个乖乖巧巧,模样又漂亮的姑娘了,前年她生了个儿子,现在肚子里又揣了一个,就盼着是个闺女呢,老人家说了,这怀孕的时候什么东西看的多,将来孩子就会朝什么方向长,你看她家大儿子,就是因为她每天看着朱老六那张脸,模样简直就是朱老六第二,才满周岁的娃娃,圆滚滚的就和朱老六翻版似得,虽说儿子像爹,马芬芳也的确是对朱老六一见钟情,可是不知道咋的了,一想到家里有头大猪再来头小猪,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

    你说小猪能有他爸那运气,遇到一个像她这般审美异常的媳妇不,为了自己孩子的将来着想,马芬芳决定多看点漂亮闺女洗洗眼,好让肚子里的这个知道,什么是美,什么是丑。

    顾安安听了马姨的这番话都不知道是不是该同情一下朱叔了,有她爸这个外贼不说,现在还多了个内贼,不知道朱叔这心里头到底是咋想的。

    “马姨,我爸从省城回来的时候给胖胖带了两罐奶粉,说下趟来给你带来,那东西比麦乳精好,即便孩子断奶了,也可以偶尔喂喂,据说营养挺不错的。”

    这年头的奶粉可是货真价实的奶粉,保准不添加三聚氰胺。

    “好嘞,帮我谢谢你爸。”都是实诚人,有来有往的,马芬芳也不客气了。

    朱老六的手艺真的没话说,赠送的那两盘卤下水和猪耳朵吃的四个人胃口大开,饺子和胡辣汤也是一级的美味,每个人三两饺子,加上其他的配菜正正好,吃的每人都肚子溜圆的,大保了口福。

    朱老六卤东西那是自己独门特质的卤料包,是他这么多年来根据家传的秘方又改良研制出来的,主要的材料不变,在卤制食材不同的时候,稍微添添渐渐一些配料,所出来的味道就截然不同,他的后厨有一锅自己用了十几年的老卤,卤出来的东西味道比一般新的卤汁可醇厚多了,每次只要他一卤肉,那香味可以一直从后厨传到一百米外,馋的人口水直流。

    因此住在国营饭店边上的人是幸福又痛苦的,幸福的事常常能嗅着这味道下饭,同哭的是只能嗅着这味道,可是想要吃了,看看自己的荷包,却又有些舍不得。

    顾安安觉得朱叔这手艺可比后世的绝色鸭脖,周白鸭来的好多了,要是能开个连锁店,将来的生意绝对火爆。

    顾红看着自家那个堂妹吃的开心,撇了撇嘴,又将尽力都集中在了坐在自己对面的赵博彦身上。

    “赵同志来了咱们涟洋县也有三年了吧?”顾红想着,对方可是高中生,还是厂里特地从南方请来的机械类的技术骨干,虽然现在只是三级工,可那完全是因为他年龄的限制,厂里谁不知道,就他对机械的精通,完全比得上厂里的六级工,只要年纪一到,职称往上评那是绝对的事,而且上次他给厂里那批出了问题的纺织机解决问题,厂里给他分配了一间两室的屋子,将来要是嫁给他,房子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顾红打听过,对方的父母似乎去世了,现在就一个人,也没什么兄弟亲戚之类的拖累,赵博彦作为三级工,每个月有三十八块钱的工资,各色零零碎碎的补贴就不用说了,他不抽烟不喝酒,每天早中晚饭都在食堂解决,穿着也挺朴素的,看样子是个会过日子的人,到时候结了婚工资肯定是上交的,那么大一笔钱,他顶多也就花个零头罢了,剩下的自然可以让她来买一些以前看中却不敢买的东西。而且赵博彦的工资又不是一直都不涨了了,等到了最高的八级工,每个月工资听说能拿九十多块钱呢,到时候她就是不干活了,也能过得滋滋润润的。

    顾红盘算的很好,可是就没算过,人家赵博彦看不看得上他。

    “我那个堂妹性子有些娇惯,因为我三叔最宠这个闺女,有时候我三婶都看不下去,让我帮着好好管管我这个妹妹,毕竟现在我那三堂弟去当兵了,二堂弟因为高中停课回了乡下,县城里头除了我三堂妹和四堂妹,就属我这个长姐最大,以前弟弟妹妹几乎也是我一手带大的,三婶觉得我这个堂妹或许会听我的话,可是我这工作也忙,不能时时刻刻盯着她。”

    顾红一副知心姐姐的模样,她知道,自己一家除了她没有一个出息的,自己想要嫁给赵博彦,那必须显现出自己的优势啊。

    “我觉得你堂妹挺可爱的,似乎并没有很娇惯的模样。”赵博彦又要下意识地去推鼻梁,动作做了一半,尴尬地放了下来,他虽然现在没戴眼镜,看东西有点模模糊糊,可是他觉得尴尬那小姑娘的言行都十分妥当,似乎并不像顾红说的那般,被家里人宠坏了。

    赵博彦一时吃不准是顾红的谦虚还是什么,但是他觉得吧,在外人面前说自家人的是非总是个不好的毛病,可惜他和顾同志的关系并没有亲近到那个地步,也不好意思帮她指正这个错误。

    顾红的脸僵了僵,赶紧转移话题:“我三叔你也见过,他在县城运输队,咱们厂里送货出去,好几次都是我三叔来接的货,我那妹妹的性子和我三叔一样,都是比较任性的,当初我爷爷的那些打仗时的战友想给我家谋划一个前程,我爸和二叔都推拒了,我爷爷觉得我三叔将来要是留在农村可能会没出息,就把那个位置给了三叔,现在他们一家的日子倒是最好过的,不过我爸和二叔良善,友爱兄弟,也没觉得这里头有什么不对,我家倒是还好,就是我二叔家,前些年二婶过不下去那样的苦日子和我二叔离了婚,留下三个妹妹,平日里幸好我爸妈拉拔一下他们,不然怕是都要活不下去。”

    顾红隐隐地和赵博彦抬高了一下自家的位置,又凸显出了自家的善良:“幸好我是长孙女,我爷爷奶奶在家里最宠我,在我的说服下同意了三个妹妹上学,现在除了而堂妹初中毕业没有再往下念,剩下的两个也都是中专生了,估计将来也能分配个工作。”

    “顾同志是个好姐姐。”赵博彦的神情淡了淡,顾红没发现,喋喋不休的讲着自家人,重点突出他们一家的善良,以及他们家有一个老红军,一个新兵,一个工人,以及好几个中专生,总而言之,就是欣欣向荣的大家庭,子孙的潜力无穷尽,当然,顺道抹黑一下三房,那也是必须的。

    幸好上菜了,这才打断了顾红喋喋不休的话,让赵博彦也忍不住松了口气。

    *****

    “建业叔。”

    顾建业明天要出车去邻县,当天晚上就开着车去纺织厂装货,他随便到处走走,装货自然有纺织厂的工人帮忙。

    “我爸妈最近情况怎么样?”一个身影从阴影处走来,走到顾建业的身边对着他问道。

    “莫叔和傅婶都挺好的,你放心吧。”顾建业看清来人,笑着说到。

    “这是我这些日子攒的,拜托顾叔给我爸妈送去。”袋子还挺沉,看上去应该装的是粮食,似乎都是面粉之类的细粮。

    “你放心,我会帮你送到的,不会让别人察觉的。”顾建业点了点头,“现在我二侄女初中毕业回了乡,她的工作就是看着你爸妈他们,放心,她的性子很好,会照顾好你爸妈他们的。”

    那人点了点头,没有和顾建业多说话就离开了,走到亮灯处,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个人的模样,赫然是今天晚上和顾红在一块吃饭的赵博彦。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更,在十一点半左右,估计可能会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娇宠纪相邻的书:重生大学宅男器战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网游之浮生如梦高冷大叔甜宠妻软饭天王韩娱之一生所爱极品宗师娱乐天皇传逍遥神医超神美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