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毒计

【书名: 六零娇宠纪 第126章 毒计 作者:麻逗

强烈推荐:末日刁民炮灰攻略至尊主播奶爸的文艺人生娘娘不想活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我家萝莉是大明星盛世谋妆     “娟儿, 你别怪叔啰嗦啊,你今年都二十五了, 搁咱们乡下地方, 孩子大点的都能上小学了,以前叔看着你还有希望回城, 也就不劝你, 可是现在眼见着回城也没了指望, 干脆你就在咱们村子里找一个,安定下来。”

    转眼间徐娟都已经来到九年了, 王柏松是真心把她当做子侄辈的孩子看待, 总觉得她这么大了还一个人单着也不是个事儿, 村里那些碎嘴婆子说话都是没把门的,不一定有坏心, 可是老那么叨叨叨的, 听着也不是个滋味。

    况且这二十五了还没嫁人在村子里却是都是极少数的,那些闺女不是长得丑,就是家里有一项特别拿不出手的弊端, 可是徐娟好歹也是中专生,虽然插队落户到了他们村里, 可是现在帮着他在卫生站工作, 工分都是照最高的标准给的,工作还清闲,这样的闺女可是家家户户心里头的好媳妇人选,徐娟要是真的愿意在村里找, 能找到不错的对象。

    王柏松就怕这孩子接着耽搁下去,等年纪再大点,就不是她挑人,而是人家挑她了。

    “叔,我心里都有数。”徐娟整理着桌子上的东西,顿了顿对着王柏松说到。

    “你有数,你有啥数。”王柏松气的哼了一声。

    “叔看的明白,以前你还隔三差五的就能收到一封老家寄来的信,最近这几年,一封信的影子也没见着,这孩子离家远了,父母的感情也就淡了,而且你以后没准再也回不去了,听叔的,好好的相看一个对象,将来在这个村子里你也有了个依靠,有个知冷知热的人陪着,再生几个孩子,日子总是这样过下去的。”

    王柏松的想法是这个时候多数人的想法,人哪能不结婚呢,就是那些家里实在穷的揭不开锅的,还到处想着借钱娶个媳妇呢,还有孩子,年纪大了没孩子养老怎么办呢,这都是个问题。

    徐娟的神情淡了淡,王叔以为是她爸妈冷了她,其实事情又怎么会是他想的那样呢。

    徐娟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她爸在他们那个地方还算有一些本事,消息也比常人灵通一些,上头还没开始乱呢,她爸爸就察觉到不对,儿子在当兵,天南地北的消息还没灵通到那个地步,即便他这边出了事,儿子哪儿只要不出什么差错,估计也没什么大碍,闺女之前闹脾气去了乡下知青,原本她爸想着在苏城活动一番,将闺女给接回来,只是在知道上头的动向后,立马就改变了自己的这个主意。

    苏爸倒是根正苗红,只是苏妈家里曾经是大地主,虽然现在地都是国家的了,而且苏妈家里人仁厚,当年做地主的时候也没作威作福欺凌乡里,可是谁也不知道这把火会不会烧到他们的头上来,苏爸要是狠狠心,和苏妈脱离关系,倒是也能把自己保全下来,可是这么多年的夫妻,还有一双儿女,苏爸怎么能忍心呢,干脆将儿女离得远远的,即便出了什么事,也不要波及到他们的身上。

    徐娟隐隐知道了一些,四年前,收到父母的最后一封信后,她就知道估计是父母出事了,当时父母就说了,让她千万别回家,也别再往家里头联系了,不然就不认她这个闺女,他们老两口也不得好死,这么重的誓,徐娟怎么敢违抗,只是把所有的焦虑都放在心里,每日看着村里那些下放改造的老人,希求自己的父母现在也好好的,即便受了罪,好歹把命保住。

    这也是徐娟为什么后来一直都没想过回乡,反倒踏实了下来,和村里人打好关系的原因,她也知道自己回去只是再搭上一个,自己留在小丰村,好歹家里还多了一个希望。

    “我看你啊。”王柏松还想再劝几句,外头忽然走进来一个人,让他刚刚想说的话都止住了。

    “你今天过来做什么?”徐娟卡着站在门口处似笑非笑看着她和王叔的赵晶,皱着眉问道。

    当初她告王三□□一事闹得可不小,双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可是多数人都是站在王三那边的,毕竟萧文忠他们刚到的那天,王达春和赵晶一唱一和的模样大家都还看在眼里呢,王达春是个无利不起早的,赵晶没给她点甜头尝尝,他会愿意帮着她调去农场啊,因此大多数人都相信王三说的,是他撞见了赵晶和王达春通奸,借此来威胁她和他结婚。

    可是村里人信没有用,那时候上头就敏感这种事,加上赵晶有王三的贴身衣物做证据,王三倒霉,为了自己的那点贪心,判了二十年的劳改。

    不过赵晶也没有因此留下什么好名声,不管是王三还是王达春,反正她的身子不干净已经是事实了,而且赵晶在村里的名声本来就差,现在大家一提起她,第一反应就是摇头,除了那些无赖,谁也不愿意娶她,就怕往家里娶个搅家精。

    赵晶从来也没想过嫁给泥腿子,原本她破釜沉舟爆出这件事,想的就是要一个回□□额,毕竟临县的知青就是靠这种事回去的,可是到了她的身上,上头觉得她现在已经被调到农场了,而且那时候查的严,轻易都不让知青回城了,赵晶的目的自然就落了空。

    算算年纪,她比徐娟大了三岁,今年都已经二十八了,可是因为当初的那些事,婚事一直都没有着落,她看不上那些泥腿子,只想着在同样下放的知青里头找,可是那些知青也知道她的事,哪里愿意找她呢,这么多年,也就这样耽搁了下来。

    虽然名声不好,可是赵晶过的还是恣意的,她要是那种在乎别人眼光的人,当初也就不会厚着脸皮偷懒耍滑的不去地里干活,今天过来的时候,赵晶穿着一身簇新的衬衫长裤,精气神都很好,头发还是打理过的,看样子似乎还摸了头油,还没靠近呢,就有股桂花的香味飘过来。

    “咱们好歹也是老乡,还是朋友呢,我来看看你,那不是应该的吗。”赵晶和徐娟同样都是来自苏城的,或许正是因为来自同一个地方,赵晶处处都喜欢和徐娟比,尤其是在刚到小丰村的时候,大伙都要下地干活,而那个徐娟就因为是中专生,学的专业又好,就能被派去卫生站做最轻松的活,赵晶恨毒了她,看她哪里都不顺眼。

    “去年过年的时候,我不是回去探亲去了吗,我就想着咱们好歹是一个地方出来的,看你孤孤单单的,就让我爸妈打听了一下你家里的情况,你猜我打听到了什么。”

    赵晶看着眼前模样清纯的姑娘,都是一个地方来的,凭什么她隔三差五的就要陪那个老男人睡,这个女人什么都不干就能得到最好的,大伙都还夸她,夸她大方懂事,她呸!

    之前赵晶想了很多法子对付徐娟,可是都没有找到一个确实有效的,她也没打算对徐娟就什么,就是自己这么些年受过的罪也想让徐娟尝一尝,她要看看,这个女人若是也不干净,这村里人会怎么说,更想看看,这个女人要是也被那样的男人给睡了,以后还有没有脸用这样高高在上的眼神看她。

    赵晶一想到家里这次给自己寄来的信上写的东西,高兴的心跳都加速了几分,她等着今天都等了多少年了,终于让她给等到了。

    “你想说什么?”徐娟心中隐隐有些慌乱,但是同时也有一些期盼,想着能从对方的嘴里听到些什么来,可是她也清楚,看着赵晶这副幸灾乐祸的表情,怕是父母那里不好了。

    “你出来我再告诉你。”赵晶看了眼屋子里好奇地竖起耳朵听的王柏松,对着徐娟颐指气使的说到。

    赵晶再丧心病狂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做什么,徐娟大着胆子跟着她走到了卫生站的院子外头。

    “你爸妈出事的事情你怕是早就知道了吧。”赵晶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徐娟,她的运气倒是好,听她父母打听的,她妈虽然被牵连了,可是只是被送到了苏城边上的农村改造,他爸因为是坏分子的家属,也一块被送过去。

    早在苏家出事之前,两个老的就对外透露出风声,说是闺女不孝,自己瞒着他们去了乡下知青,儿子在外地,本来就指望着闺女养老,现在闺女也跑了,老两口气不过就和闺女断绝了父子/母子关系,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也正是这段一早传出去的话,没人想着要来隔着大半个华国的小丰村找徐娟的晦气。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徐娟看着她的表情,颇有些不耐地说到。

    “你别走啊,你爸妈可是托我爸妈寄信的时候,让他们夹了一封信过来。”赵晶拉住正要转身里开的徐娟,对着她说到。

    “信在哪儿。”徐娟的眼神一亮,对着赵晶说到。

    “哪有那么容易给你,你总得给我点好处吧,不然我们一家人不是白忙活了。”赵晶要是什么都不求,徐娟心里或许还有些奇怪,可是她做出这副待价而沽的模样,反倒让徐娟松了口气,相信了对方手里却是有她爸妈写来的信。

    她好想知道爸妈现在过得怎么样,只要赵晶提出来的条件不过分,她什么都答应。

    “今天晚上十二点我在村口的玉米地等你,你带上五十块钱,一手交钱,一手交信。”赵晶估摸过,徐娟这么些年应该也攒下点钱了,要她五十块钱并不过分,当然,她的最终目的可不是这个。

    王达春那个老东西现在已经有些厌了他的,眼珠子就盯着那些个鲜嫩的小姑娘,她现在在农场轻轻松松的,靠的都是那个男人,可不能让他被别人笼络过去。她可不想像农场里那些老女人一样,清扫那些畜生的粪便,给那些畜生喂食,她已经想好了,只要晚上把徐娟给骗过去,帮着王达春睡了这个女人,她要是敢闹,她就威胁她把她父母是反动分子的事情说出去,反正徐娟这么久没和家里联系,估计也不知道她爸妈为了帮她撇清关系,主动和她脱离了关系的事,到时候拿这件事威胁她,她估计什么都不敢说了,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到时候,眼前这个装做一脸清纯模样的女人自然只能任她和达春宰割,自己不仅出了当年的恶气,还帮着那个老头子找了这么个鲜嫩的黄花闺女,他估计还要谢谢她呢,以后的好处还在后头。

    徐娟并没有想过赵晶的心已经恶到了这个程度,毕竟在她看来,自己当初和赵晶的那点矛盾,只是些小问题罢了,哪里至于毁人清白。

    听了赵晶说她只要五十块钱,徐娟还松了口气,她有钱,这五十块钱要是能换到爸妈的信,那一点都不亏。

    “我要看到信是真的才会把钱给你,你可不要骗我。”徐娟看着赵晶认真的说到,同时她也有些担心。

    “十二点会不会太晚了,咱们不能白天换吗?”她心里还是有些怀疑赵晶的为人的。

    “爱换不换,你要是不愿意,我把那信烧了,你也就当做我今天没来过。”赵晶似乎不耐烦了,转头就走。

    “诶诶诶,我信。”徐娟咬了咬牙,大不了赌一把,“就今天晚上,到时候村门口见。”村口有几户人家,到时候有什么事,自己只要喊几声就能有人来,玉米地还是偏了些,而且那么高那么密的玉米杆子,谁看得清里头的情况啊。

    赵晶想了想,要是咬死玉米地对方心里头或许会有怀疑,这王达春别看长得废物样,力气还真是大,就徐娟这样的体格,到时候捂住她的嘴把人往玉米地里头一拖,不就什么事都成了吗。

    “好,就村口见。”赵晶满意地笑了笑,王达春那里还等着她的回话呢,扭着屁股也没说什么再见,从徐娟面前离开。

    “那个女人找你说了啥,她的心眼早就偏了,她说的话你凡事都要过过脑子,可不能当真。”

    王柏松看徐娟回来后就有些心不在焉的,对着她提点道。

    “王叔,我知道了。”徐娟对着王柏松笑着笑,对方关心她她自然都懂,可是另一边牵扯着她爸妈,她不得不放在心上。

    ******

    “就你一个人来?”赵晶看着穿的严严实实的,不知道在村门口等了多久的女人问道。

    “就我一人,这是五十块钱,我要的信呢。”

    徐娟拿出厚厚的一叠钱,却没有直接交到赵晶的手上,而是要先看了信,确定上头的字迹是她爸妈的,才肯把这钱给她。

    赵晶哪里来的信啊,那些改造犯大伙避都避不及,赵晶的爸妈就打听了一下徐家的情况,知道了徐家爸妈现在在什么地方,可不敢找过去,所以什么家里带来的信,都是赵晶用来哄徐娟的。

    她装做从怀里掏东西的模样,余光却给后头那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鬼鬼祟祟绕道徐娟后边的男人使了个眼色,让他赶紧把人给制服了。

    这五十块钱说好了四六分,她占六,三十块钱,多少也是一个月的工资了,够她买不少东西了。

    “你,唔——”

    徐娟还没开口,嘴巴就被人捂住,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赵晶,整个人死命的挣扎。

    “老实点,第一次难免受点罪,以后你就会觉得舒服了。”赵晶上前夺过徐娟手里的那五十块钱,对着徐娟冷漠的说到,话里的恶意,即便徐娟还是个黄花大姑娘,也懂得了赵晶想要对自己做的事。

    “唔——唔——”

    徐娟的手挣扎着想要去抓身后人的脸,可是那人的力道很大,一手捂着她的嘴,一手将徐娟两个不断挥舞的手抓住,扣在胸前。

    “你就老实点,就像你晶晶姐说的那样,哥会让你舒服的,你要是不老实,哥的动作粗暴了,你也得跟着受罪不是。”

    男人的声音淫邪放荡,徐娟即便看不到对方的脸,也能感受到对方的眼神在自己身上肆意游移的恶心。

    她听出来,这是红旗公社的主任王达春的声音,赵晶早就和他算计好了,就是为了害她。

    “混账!”

    正当王达春和赵晶觉得大局已定,笑着拖着徐娟往玉米地去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又跑出来一个高壮的身影,手上拿着一个粗木棍,直接重重打在了王达春的脑袋上,王达春吃痛,自然只能松手放开原本被他控制住的徐娟。

    “赵晶,你太过分了!”一得到解放的徐娟气的都快疯了,要不是她长了个心眼,求着今天来村里的余大哥一块过来帮她压阵,自己岂不是被这两个人渣给毁了。

    她脑子里头一片空白,直接朝一旁吃惊的赵晶冲过去,两人扭打成了一团。

    余坤城怕徐娟这小丫头吃亏,三两下解决了王达春,上前一个手刀砍在赵晶的后劲,原本还气势十足的和徐娟扭打的女人,顿时软绵绵的倒下了。

    “啊啊啊啊——”

    徐娟并没有因此放过两人,她心里多慌啊,又恶心又气,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人,脚还不住的往他们身上踹,大声喊着似乎是在发泄。

    “别喊了娟儿,没事了,乖。”

    余坤城也顾不得男女大防,一手将人抱紧,控制住她不断挥舞的手,以后按着对方的脑袋,让人靠紧自己的胸膛,就和小时候哄阳阳一般,哄着怀里的姑娘。

    “别把附近的人招来了,到时候你就是长了十张嘴也说不清了。”余坤城看着不远处最近的那户人家的灯似乎亮了,煤油灯的光比较微弱,也不知道那户人家是不是听到了动静,正往这里走来。

    “你先回去,我把这两人好好处理一下,我等会就追上来。”余坤城看着对方的情绪已经有些冷静下来了,掰正她的脑袋,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神。

    说起来,余坤城今年也就三十八,是男人最好的年纪,往小了有些青涩,再大些就老了,这个年纪的男人有阅历,眼睛里头有故事。

    余坤城的模样不差,甚至在这个年代还算是出挑的,他的五官英气,浓眉大眼,脸型是时下最受欢迎的国字脸,特别有男人味,尤其是他还注重锻炼,即便三十多岁了,一身的疙瘩肉,徐娟正是受了惊吓的时候,被他抱在怀里,只觉得分外安全。

    想着刚刚就是他救了自己,曾经压抑着的感情,顿时就爆发了。

    徐娟喜欢余坤城,一开始只是知道那个男人经历的心疼,后来不知不觉中,这份心疼就变了味儿。

    当初徐娟的脚受了伤,余坤城在从儿子离开的悲伤中走出来后负起自己的责任,隔三差五就送些滋补的东西过来,从这里,就能看出来他的责任心,最主要的,他懂得很多,或许是常常走南闯北的缘故,徐娟常常能从对方的嘴里听到不少有趣的故事,更他待在一块,一点都不会觉得无聊,有时候她也会想,为什么会有女人放着那么好的男人不要,抛夫弃子的离开。

    徐娟想清楚自己的心思后,也想过两人的差距,余大哥比她大了整整十三岁,对方有一个儿子,他的儿子只比她小了八岁,对方是城里人,而她现在落户在乡下,对方有一份正当且高薪的工作,而她是只能领工分的卫生站的小护士。

    撇开年纪,自己似乎什么地方都配不上她,而且凭借着对方的条件,恐怕多的是年轻小姑娘愿意嫁给他,当他孩子的后妈。

    徐娟心里忐忑,也就一直不敢戳破自己的那点心思,而且她也没想过,自己能不能当一个好后妈,虽然余大哥的儿子现在不在了,可是早晚都是会回来的,对方回来以后,自己能不能和他处理好关系,这一点徐娟也并不自信。

    可是今天,在这样危机的情况下,是对方救了自己,徐娟忽然不想压抑自己的这份喜欢了,她想把所有的心里话都说给余大哥听。

    “可能有人过来了,你从边上走,避开他们,赶紧的,别让人撞见。”余坤城下意识的躲开对方炽热的眼神,徐娟朝不远处看了看,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看了眼地上的两人,心底闪过一丝暗恨。

    她并没有想着留下来给余大哥添乱,而是听话的离开,至于其他话,可以等明天再说。

    在徐娟离开后,余坤城动作麻利的两人拖到了边上的玉米地,三两下十分干脆的扒光了两人的衣服,然后将两具光裸的身体摆在了一块。

    不远处的人家似乎终究是不放心,三两个身影提着煤油灯过来,余坤城飞快的躲进一旁的地里,绕着原路朝村里走去。

    今天晚上他借宿顾家,刚刚是趁着向文那孩子睡熟了偷偷溜出来的,等会估计就要乱了,他还得早些回去才对。

    作者有话要说:  争取三章内写完小时候的剧情,之后应该会时间**一下,跳到安安高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娇宠纪相邻的书:重生大学宅男器战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网游之浮生如梦高冷大叔甜宠妻软饭天王韩娱之一生所爱极品宗师娱乐天皇传逍遥神医超神美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