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挑明

【书名: 六零娇宠纪 第135章 挑明 作者:麻逗

强烈推荐:文艺大明星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我家萝莉是大明星超能右手网游之位面炮灰攻略末世之人生赢家奶爸的文艺人生     褚曼曼毕竟还是受过良好教养的, 比这更难堪的场面,她也不是没遇到过, 她平定了一番思绪,对着萧从衍笑了笑。

    “萧副营长, 这是我自己做的点心,听说顾连长的对象和兄长妹妹来了, 特地拿来给大家尝尝。”楼上楼下的,尤其是军队的家属楼, 家里做了什么好吃的, 拿出一部分分给要好的军嫂那也是常有的事,只是褚曼曼平日里和萧从衍以及顾向武根本就没有接触, 这就显得有些不正常了。

    不怪褚曼曼,毕竟她也有自己的矜持, 她自认自己的条件好,这个院里没有人比她和萧从衍更般配, 因此总是不经意的从他眼前晃过,想要在对象心里留下不一样的印象,好主动和她接触, 要不是今天听说他有了对象,也不会这般慌了手脚,亲自找上门来。

    不过她的话语也是有技巧的,她将顾安安定位在顾向武的妹妹这个位置上, 而不是像刚刚打听来的消息那般, 承认顾安安是萧从衍对象的这个身份。

    看着萧从衍陌生的眼神, 以及顾向武摸不着头脑的神情,褚曼曼咬了咬下唇,只能再提示的深刻一些:“我姓褚,我爸是褚国璋。”

    “哦,原来你就是褚政委家的姑娘。”顾向武似乎是恍然大悟,接过她手上的那盒点心:“褚同志太客气了,家里这些日子不方便,改天做饭褚同志可以过来一块吃顿便饭。”

    顾向武还没品出什么不对来,直接把褚曼曼当成了那些队友嫂子一般人物,顾向武和萧从衍还没娶媳妇,是这几栋楼里少有的单身汉,一些要好的队友家里做了什么好吃的,总是会送一份过来,投桃报李,顾向武和萧从衍每月的津贴要是有什么不需要的东西,也会送给那些队友,对着这样的事他已经习惯了,并不觉得褚曼曼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萧从衍除了一开始将视线放到她身上外,再也没有看过她一眼,褚曼曼看他双手湿淋淋的,还没有擦干,想着刚刚听顾向武大哥的话,应该是刚洗完碗筷出来。

    褚曼曼有些嫉妒,哪有让男人洗碗的道理,看着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顾安安和林月亮,她只觉得这两人实在是有些过分,可是同时,又觉得萧从衍似乎更吸引她了,能力强,家室好,还会帮着对象做家务的男人,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着了。

    她垂下眼,知晓自己现在再待下去也没必要了,十分干脆的笑了笑:“家里有客人,我也不打扰了,改日家里做饭,我一定过来捧场。”说罢告辞离开。

    刚刚她拿来的装点心的碗是一个十分精致的瓷碗,这样一来,借着来拿碗,她和萧从衍还能有一次接触。

    她的这点小九九顾向文一下子就看明白了,赶紧把人拦下:“向武,拿个干净的碗出来,人家褚同志送点心过来,你不能把人家家里的碗也给昧下啊。”

    “对对对。”顾向武连忙点点头,以前那些嫂子送东西过来都是等吃完了他把碗洗干净再送回去的,可是那也是因为和那些嫂子熟,眼前的褚曼曼看模样还是个姑娘家,孤男寡女的接触太多总是会引来非议,这几栋楼里的嫂子好人多,可是那些碎嘴的也不少。

    顾向武自认自己也是有媳妇的人了,可不想让媳妇多想。

    褚曼曼听了顾向文的话脸色一瞬间有些难看,只稍瞬即逝,并没有人瞧见。

    “不用那么麻烦,等改日吃完了我再来拿也是一样的。”她轻声细语的,和刚刚在楼下的时候面对姜鹤等人态度完全不同。

    “不麻烦。”顾向武的动作十分麻利,没等褚曼曼再说些什么,就将点心装在了自家的碗里。

    褚曼曼依旧笑的温柔,接过顾向武递过来的碗,不管她心里头想些什么,反正在离开前,一直保持着天衣无缝的完美表情。

    “这褚政委家的姑娘做的点心味道还不错,大伙都尝尝。”顾向武乐呵呵的拿了一块酥饼咬了一大口,“就是比起八香斋的酥饼味道还差了些。”

    说起吃的,顾向武顿时就滔滔不绝了:“安安,月亮,说起来你们还没吃过八香斋的点心吧,那味道。”他比划了一个大拇指,对着妹妹和林月亮一脸赞叹的说道,林月亮也是个小馋虫,一下子就被勾起了兴趣。

    “真有那么好吃?”她拿了一块褚曼曼送来的酥饼,却是味道不错,用料显然十分讲究,酥脆香甜,想象不出来比这酥饼更好吃的点心会是什么味道。

    “那是当然。”顾向武用力的点了点头,当初他也想过买一些酥饼寄回去,可是八香斋的点心卖的就是新鲜,放不了多长时间,从黔西寄回涟阳,寄到的时候,早就不好吃了。

    “他们的喜饼做的也好,等咱们俩的事情成了,就在那儿订喜饼送队友。”顾向武瓮声瓮气的对着林月亮说道,说完有些不好意思,将剩下的一半酥饼塞进嘴里,扭过头去用余光看着林月亮,脸都快红成猴子屁股了。

    林月亮心里开心的要死,不过女孩子的矜持还是让她装出了一副娇羞的模样,两人就这样羞答答的,你不好意思看我,我不好意思看你,让屋子里的其他三人,只觉得肉麻的想要打人。

    看着好姐妹和二哥的感情甜蜜,顾安安是由衷的替两人感到开心,视线不经意间转向一旁的萧从衍时,发现对方正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火烫的视线看的人心里头发慌。

    顾安安觉得,在这样的视线里,对方就如同一匹饿狼,而自己正是那一块香喷喷的鲜肉,仿佛随时都要被拆吃入腹,有种颤栗又激情的危险。

    顾安安的心里颤了一颤,有些慌张的躲开了对方的视线,借着整理东西,赶紧拿着行李回了她和林月亮这些日子要住的房间。

    她又不是真笨,今天萧从衍完全有别于往常的表现,让她敏感的察觉到了对方隐晦又明显的意思,往昔从来没有想过的一桩桩事,也被从记忆里翻起,顾安安将脸埋在枕头里,双手锤了锤自己的脑袋,她是有多迟钝,怎么到今天才发现对方对自己的那番心意。

    中途林月亮进来了好几趟,到是没有发觉顾安安的不对,家属楼的热水供应在晚上十点半就结束了,顾安安现在有些不太敢出去,就让林月亮他们先洗,打算等到所有人都洗完了,然后最后一个洗澡。她想着,这样或许就能避开萧从衍了。

    她还没想好自己的心意,打算先做一会的缩头乌龟,至于这龟壳能钻多久,走一步算一步。

    “安安你还不去洗澡吗?”林月亮拿着一块干帕子擦着湿发进来,,对着摊在床上的好友问道。

    “大哥他们都洗完了?”顾安安将埋在枕头上的脑袋抬起来,小脸通红通红的,不太好意思的问道。

    林月亮想着文子哥和武子哥都洗完了,自己进屋的时候,萧大哥也刚洗完澡从洗手间出来,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都洗完了,就等你了,再晚些怕是要没热水了,你赶紧去洗吧。”林月亮催促了几句,明天他们还要早起进城呢,晚上还是早点睡比较好。

    想着明天又要和她亲爱的武子哥在一块,林月亮羞嗒嗒的,浑身上下的粉红色泡泡就差实质化了,看的顾安安直摇头,恋爱中的女人啊。

    她拿好二哥在他们到达之前就买好的脸盆,将换洗的内衣裤和睡衣放到干净的盆里,鼓足了勇气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终于肯出来了?”

    顾向文和顾向武早就已经进了房间,客厅就开着一盏小黄灯,萧从衍抱着一床厚实的杯子,正在往沙发上放。

    三个大男人睡一张床还是有些挤,萧从衍抱着某种小心思,干脆抱了一床被子,准备这些天就睡外头的沙发。

    客厅的沙发是皮质的,现在沙发才刚时新不久,就这么一套,足足花了顾向武两百多块钱,不过质量好,又气派,当床睡也不赖。只是萧从衍的个子太高,睡在沙发上难免会有些束手束脚,怕是不太舒服。

    萧从衍的话让顾安安有些害羞,他这话就像是自己刚刚故意躲着他似得,虽然这是事实,可是没这样明显的指出来,那多让人尴尬啊。

    萧从衍似乎没有在意到顾安安的别扭,此时他的身上紧紧穿了一件贴身的灰色羊绒内衣,这件衣服还是顾安安亲手做的,他从客厅柜子的抽屉拿出来一个小药箱,伸手拽住衣领,直接将衣服脱了出来,这样潇洒的脱衣方式,在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做来,特别的抓人眼球。

    就像是现在,顾安安明明觉得不好意思,可是眼睛却不由自主的往他身上瞟。

    八块腹肌,人鱼线,还有那胸肌,顾安安觉得起码是女人的b罩杯,她有些自卑的看着自己胸前的小荷包蛋,明明她已经很努力的吃猪蹄了,怎么就是不见大呢。

    顾安安吸溜了一口口水,努力的收回自己的视线,不让它不正经的往萧从衍的身上跑。

    “你受伤了?”

    顾安安看着萧从衍脱完衣服后露出来的白色绷带,隐隐还有血迹渗开,哪里还顾得上刚刚的害羞,急忙放下手上的脸盆,走到沙发边上。

    “不是什么严重的伤。”萧从衍的眼底闪过一丝喜色,面上却波澜不惊地说道。

    “怎么不严重。”顾安安都要被这个不重视自己身体的男人气死了,看着似乎裂开的伤口,赶紧把白色的绷带给拆开,帮他上药。

    也是凑近了,她才发现,男人的身上有许多新旧不一的伤口,其中有一处,似乎是弹伤,在肩胛骨下方的位置,伤口早就已经痊愈,只是留下了一个圆形的粉白色伤疤,除此之外,一些青青紫紫的淤伤,已经算是极为轻微的伤痕了。

    萧从衍的新伤是一条长约十公分的刀伤,缝了十二针,伤口略微有些红肿,只是或许是因为训练的缘故,有一处裂开,微微渗着血,不过还好,看上去不严重。

    顾安安松了口气,可是转念一想,对方受了那么多的伤,可是在寄回家的信上却从来都没有提过,自己还以为他和哥哥再黔西一切都好,实在是太马虎了。

    顾安安的眼眶有些泛红,只觉得心疼,她低下头看着药箱里头各种各样的伤药,拿起其中一罐消毒消肿的药水,将裂开的伤口周围清理了一番,然后拿出一罐止血的药膏,将药膏敷在伤口之上。

    “明天一早先去医院,伤口开裂其大可小,要是出现细菌感染,那就麻烦了。”顾安安的神情不容拒绝,萧从衍似乎一点也不觉得疼,任由对方在自己的伤口涂涂抹抹,听着对方的话,笑着点了点头。

    “你还笑。”顾安安瘪了瘪嘴,怕惊动屋里的人,特地压低了声音:“你这样不在乎自己的身体,难道就没有想过关心你的人会担心会难过吗?”顾安安一想到对方今天就是顶着裂开的伤口,特地来火车站接他们,顿时就有些恼火。

    “你呢?关心我的人里头有你吗?”萧从衍凑近顾安安的脸,黑曜石一般的眼睛,在昏黄的灯光下幽暗莫名,呼吸间吞吐的热气,喷在肌肤之上,只觉得一阵灼热滚烫,直直烧进心中。

    “我一直将你当做哥哥看待,当然会担心了。”顾安安避开了萧从衍的眼神,低垂的眼眸在灯光下洒下一片阴影,让人看不清她眼底神色,只是她的声音有些发颤,让她刚刚的那番话显得不那么有说服力。

    “可是我不想当哥哥。”

    萧从衍的声音轻的让人听不分明,可是两人凑得那么近,一字一句,重重的击打在顾安安的心上,她的心如擂鼓,知道对方想要挑破那层薄纱,冲动的想要逃开,可是对方结实强壮的双臂将她牢牢的固定在沙发上,根本就无处可逃。

    “安安,你明白我的心意的,我爱你。”

    萧从衍看着怀里粉面桃腮,羞涩不安的姑娘,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顾安安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快的就在萧从衍说出那三个字的时候爆炸,一瞬间脑子似乎都罢工停止了运动。

    “时间不早了,我要去洗澡了。”

    顾安安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只觉得很慌,慌到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一次萧从衍十分大度的松开了桎梏住她的双手,看着她就像是落荒而逃的小仓鼠,一溜烟躲进了洗手间,意识到没拿上脸盆,又红着脸出来,赶紧拿上刚刚放在地上的脸盆又爆红着脸进去,萧从衍见着对方可爱的模样,在确定对方不会出来后,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

    安安此时的态度,是不是证明,他这些年,不知不觉的让她习惯自己的存在,是一个十分正确的决定。

    萧从衍微笑着穿上衣服,他可没有当着外人的面裸体的习惯,不过,如果那个观众是安安的话,他一点都不介意,甚至盼望着多露一些。

    想着刚刚安安看着自己的伤口微红的眼眶,萧从衍忍不住有些心疼。原本这只是自己计划的一环,他清楚安安是多么善良的一个姑娘,当着她的面先示弱,让她心疼自己,然后再表白,事半功倍。

    可是看着对方的眼泪,萧从衍后悔了,他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得安安伤心的模样,萧从衍皱了皱眉,决定以后再也不能用这种让安安伤心的法子了。

    那厢顾安安冲进了洗手间,在第二次进门关上洗手间的门的时候,自然听到了外头那一声闷闷的笑声,也知道是自己刚刚惊慌失措的模样,让萧从衍看了笑话,心里又气又羞,打开水槽的水龙头,拿冷水洗了把脸。

    大冬天的,冰凉的自来水泼脸上,顿时就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烧坏的大脑似乎也有些清醒过来。

    顾安安看着镜子中红着脸,眼神妩媚娇羞的姑娘,都不敢相信镜子中的女孩就是自己,难道刚刚萧从衍眼底的她,就是这副模样?

    一想到这个,顾安安瞬间就不好了。

    她咬了咬唇,回想着自己刚刚的表现,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跺了跺脚,要不是估计着外头就是萧从衍,她还想要再叫上几声。

    不敢再去细想,顾安安匆匆的洗了澡洗了头,收拾好卫生间,轻轻的打开门,客厅的那盏小黄灯还亮着,只是看着沙发的方向,萧从衍似乎已经睡了,杯子高高隆起,顾安安稍稍松了口气,可是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望,她不敢惊醒萧从衍,蹑手蹑脚的穿过客厅,走到了自己的房里,关上门的一刹那才放松下来。

    在她关上房门以后,客厅里似乎是熟睡的萧从衍瞬间睁开眼睛,轻轻起身关上客厅的小黄灯,一瞬间,一切都变得昏暗。

    *****

    “安安,你昨晚是去做贼了?”

    昨天晚上在顾安安回屋之前林月亮就已经先睡着了,一大早,她从香甜的梦里醒来,一侧身,看到的就是幽幽的看着她,眼底一片青黑的顾安安,吓得以为见鬼了,拍了拍胸膛,好不容易才把惊出去的魂收回来。

    “月亮,你说衍子哥怎么样?”顾安安昨天晚上一宿没合眼,翻来覆去,只要一闭上眼脑海里出现的就是萧从衍对她告白的那一幕。

    作为两辈子还没谈过一场恋爱的女人,这真的很难不让人激动。

    最主要的,翻来覆去想了一晚上,顾安安悲剧的发现,自己对萧从衍并不是没有丝毫感情,毕竟从小一块长大,都说青梅竹马最容易滋生暧昧,对方还是那么优秀的一个男人,顾安安觉得,自己要不是石头做的心,不然不可能不被触动。

    萧从衍给她织了一张网,将她牢牢的包裹住,因为她发现,如果那个人不是萧从衍,恐怕她的余生,都找不到一个比他对她更好的男人了。

    “我的好妹妹,怎么一晚上的功夫你就开窍了。”林月亮忍不住笑了一声,戳了戳顾安安的小酒窝,被正烦着的顾安安一掌拍开。

    “我以为你要再过几年才开窍呢,萧大哥对你的那番心意,只要眼睛不是瞎的怕是都看出来了。”林月亮说罢顿了顿,因为她想起来,自家亲亲武子哥似乎也没看出来。

    她咳嗽了几声,觉得把自家亲亲骂进去似乎不是很好:“其实也不怪你,谁让你没经验呢,其实萧大哥真的很好,而且我觉得,你对他也不是没意思,只是你自己没有发现罢了。”

    林月亮难得找到了一件事可以体现自己二嫂的作用,滔滔不绝的和顾安安讲述对一个男人动心,是什么样的感受。

    道理顾安安都懂,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顾安安垂下眼,双手覆在胸口,感受着自己心跳的频率。

    或许,她也是喜欢他的?

    又不是真的二十岁的小姑娘,如果真的喜欢,那就说清楚,没必要藏着掖着,那么好的男人喜欢你,你也正巧喜欢他,顾安安啊顾安安,你有什么好犹豫的,赶紧上啊。

    想清楚了,顾安安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了,觉得自己昨天晚上翻来覆去的一夜纯属矫情,暗恼自己实在是太不顶事了。

    林月亮也不知道顾安安到底想了些什么,看她瞬间生龙活虎的模样,松了口气。

    顾安安穿好衣服,今天她特地多穿了几件衣服,省的到时候冻着,打开门出去的时候,萧从衍也正好从外头经过。

    今天的他依旧是昨天的打扮,厚实的外套将完美的身躯掩盖住,顾安安不自觉的想起了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一幕。

    八块腹肌人鱼线,这就是她将来的男人,还是一个胸比她大的男人,顾安安隐晦的看了看自己的小笼包,看样子,在接下去的日子里,除了猪蹄,木瓜也开始补起来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娇宠纪相邻的书:重生大学宅男器战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网游之浮生如梦高冷大叔甜宠妻软饭天王韩娱之一生所爱极品宗师娱乐天皇传逍遥神医超神美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