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撑腰

【书名: 六零娇宠纪 136.撑腰 作者:麻逗

强烈推荐:文艺大明星我家萝莉是大明星超能右手网游之位面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炮灰攻略末世之人生赢家奶爸的文艺人生     此为防盗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没什么大碍, 可能就是吃热了, 回去给孩子用温凉水擦身, 每隔一段时间给她喂点水就行了。”

    小丰村有自己的卫生站, 说是卫生站, 实际上也就是一个小平房, 里头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赤脚大夫,平日里就替村里人看看病,收费也不贵,看个病买点药也就几分钱到几毛钱之间的事。

    村里人都是节省的,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去城里看病的,遇到赤脚大夫也看不好的病, 要么熬着,要不过的时候, 才会去城里。

    最先发现顾安安不对劲的是顾建业,他一洗完澡, 就兴冲冲的回了屋子,准备抱着香喷喷的宝贝闺女好好睡个午觉, 没想到, 这一入手,安安的身子滚烫滚烫的,小脸蛋还透着一丝极其不正常的红晕, 顾建业试着想要叫醒闺女, 哪知道顾安安双眼紧闭, 哼唧哼唧的叮咛着,就是没有醒过来。

    顾建业当下就急了,外头的苗翠花和正在洗衣服的顾雅琴听到了顾建业的惊呼声,也走了进来,看着被他抱在怀里不太正常的孩子,急忙就催促他带着安安去了卫生站,苗翠花比他们夫妻还想的多了点,回房拿了几块钱,预备着随时去县城的大医院。

    “啊——呀——”

    正当顾建业觉得这赤脚医生不太靠谱,想要带着闺女去县城仔细检查的时候,顾安安幽幽地醒了过来,她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情况,只觉得脑袋胀痛,一抽一抽的,让一重生就没受过罪,备受宠爱呵护的小姑娘瘪了瘪嘴。

    “啊啊——”

    小丫头窝在爸爸的怀里,边上还有妈妈和奶奶关切的目光,让原本还挺正常的顾安安忍不住有些想哭,眼睛鼻头红红的,哼唧哼唧的却不哭出声。

    苗翠花觉得孙女那是遭大罪了,那叫一个心疼,心肝啊宝贝啊叠声哄着,恨不得自己替孙女把这罪给受了。

    “妈,要不送安安去城里吧,看安安的样子,也不像是吃热啊。”顾建业看着闺女难受的样子,根本就沉不下心来。

    “都怪我,是我没有看好安安,你说明明刚刚还好好的,就一会的功夫,怎么就这样了呢。”前头的两个儿子都皮实,即便有小病小痛,顾雅琴也不会那么担心,可是闺女那么娇娇小小的一团,她用点力都怕弄疼她,现在这样,不是剜她的心吗。

    边上的赤脚大夫满头黑线,不就是种个暑吗,用得着这样生离死别的模样吗,而且这农村女娃娃还真不稀罕,他还从来没见过有人对闺女怎么好的。

    “哇——”

    顾安安终于忍不住大声哭号了起来,脑海中回荡着前世的一幕幕和今生的一幕幕,看着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似得家人,心中下定决定,从今天起,她就是顾安安,1957年出生的顾安安。

    顾建业不知道闺女在想什么,看她哭的撕心裂肺,小脸憋得通红通红,脑袋里瞬间一片空白,想也不想就要带着闺女去县城。

    苗翠花和顾雅琴也没意见,催促着顾建业动作快点,马上回家骑着自行车带着孩子去县城。

    顾安安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做错事了,看把爸妈和奶奶给急的,只是一开始哭的过火,这时候即便停了下来,也止不住的打了好几个嗝。

    “啊啊——”

    顾安安好不容易止住哭泣,这厢顾建业几人也准备的差不多了,苗翠花给媳妇拿了钱,又给她装了一个小布袋,里头放着几件顾安安的换洗衣服,谁也不知道这县城的大夫会怎么说。

    顾建业已经准备好了,看着抱着孩子的妻子催促了几声。

    “不就是个丫头片子吗,还去县城看大夫,哪来的那么金贵,也不怕受不了那福气。”王梅站在屋里,看着忙进忙出的老三一家,尤其是看到婆婆往顾雅琴手里塞钱的动作时,更是嫉妒的直泛酸。

    这一次,田芳也是有些不赞同的,在她看来,在女娃娃身上花钱是没有必要的,赤脚大夫都说了是吃热,还去县城大医院做什么,那不是白费钱呢,有那钱,给家里的几个男娃买点什么东西不好。

    不过田芳没王梅那个胆子,只敢在心里腹诽,却不会说出来。

    “你给我闭嘴吧。”苗翠花看着儿子媳妇骑着车离开,这才忧心忡忡的从外头进来,正好听到了王梅那句略带诅咒的话。

    “你想在这个家当家做主,先把我和你爹熬死再说吧。”这王梅自从给顾家生了个长孙,还真以为自己是人物了,她也就是懒得和她计较,一般她眼红泛酸,不太过分她也就让让她,现在看来,这女人真是让不得,得寸进尺,说的就是王梅这样的女人。

    “妈,我不是这意思。”王梅也没想到自己气不过说的那句话刚好就被老太太听见了,腆着脸笑了笑解释道。虽然心里的确挺想这两个老不死的早点蹬腿的,可是明面上,这话是千万不能说出来的。

    “哼,有没有你心里知道。”苗翠花毫不客气,“你要是嫌我这个老婆子偏心眼,从今天起,你们一房就搬出去,反正我和你爸自己也能养活自己,用不着你们来养老。”

    苗翠花想着,现在孩子都各有各的小家庭了,早点分家也好,反正他们一定是跟着老三的,老大憨,老二蠢,一个个的哪有老三来的讨人喜欢。

    顾保田和苗翠花从来就不掩饰自己的偏心,他们都把孩子养大了,还给他们娶了媳妇,之后的日子难不成还得她像个老妈子一样在后头给他们擦屁股不成,当然是自己怎么开心怎么过了。

    而且老三孝顺,老三媳妇又是他们亲手带大的,那情分和别的媳妇能一样吗,她知道,老大和老二媳妇对自己偷偷补贴老三一家不满意,可是他们有什么资格不满意,她的钱,想给谁话就给谁花,再怎么说,她也就三个字——她乐意。

    “妈——”

    王梅怎么也没想到苗翠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们这一房要是被赶出去,那老头子的补贴,还有老三在运输队干活能拿到的好处,岂不是都和他们这一房无关了。

    王梅就不明白了,自己不就是随口那么一句吗,她妈用得着那么较真吗,却没有意识到,是这些年她接二连三的挑衅,促使了这件事的发生,今天她那翻拈酸吃醋的话只是导火索罢了。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苗翠花还没说什么,就见到刚刚骑着自行车出去的老三夫妇又回来了,她见此急忙迎了上去。

    “妈,安安好像没事了,我刚骑到村口呢,安安就不哭了,还冲着我们笑,身子也不烫了,精神头似乎也恢复了,可能真的和王叔说的那样只是吃热罢了。”

    顾建业表情带着松快,没事就好,谁乐意孩子去医院受罪呢。

    苗翠花听了儿子的话,掖了掖孙女的额头,看她精神很好,脸也不红了,还伸着藕节般白胖的小手冲她要抱抱,连喊阿弥陀佛,这提起的心,瞬间就放了下来。

    顾安安其实心里还是有些羞赧的,毕竟她前世也是个成年人了,还和小孩子似的一难受就委屈的哭鼻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还因为这个,让家里人担心,真是罪过罪过。

    孙女没事,苗翠花自然开心,不过刚刚心里冒出来的那个关于分家的苗头,却有越长越高之势,只等晚上和老头子商量。

    “人民力量比天大,再大困难咱不怕!”

    “漫山遍野山歌响,千军万马夏收忙!”

    “**思想光芒万丈,六万万人民潜力无穷尽!”

    知了声嘶力竭的鸣叫着,配合着大伙的口号,为这烦躁的七月,增添了几分生机

    顾安安现在还是个刚满月的小毛头,乖乖地被顾雅琴抱在怀里,身上穿着个红艳艳的小肚兜,穿着嫩黄色的开裆裤,幸好还有尿戒子,也算勉强没有走光。

    现在正值天气最炎热的七月中旬,整片大地就像是一个大蒸笼,顾安安身上穿的已经算少了,依旧酷热难耐,即便跟着顾雅琴躲在树荫底下,顾雅琴还不断地给她扇着小扇子,顾安安白白嫩嫩的小脸蛋还是热的红通通的,就像是一个熟透了的大苹果,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大口。

    算算日子,她已经重生整整三十三天了,这些日子里,根据家人的对话里透露出来的讯息,顾安安知道自己原来重生在了1957年,对家里的各个情况,有了基础的了解,她现在生活的这个家,人口有些多,大伯一家,二伯一家,全都住一块。

    幸运的是,这个身体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两个双胞胎哥哥,都十分疼爱她,虽然仅仅只是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足够让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家庭温暖的顾安安沦陷,她想着,自己应该渐渐忘记上一世,好好做爸爸妈妈的孩子,成为这一世,备受宠爱的顾安安。

    她此时正被顾雅琴抱着,站在田垄边上的树荫底下,看着村民们双抢,除了她妈,家里的其他人都在双抢的行列里。双抢,顾名思义,抢收和抢种,顾安安就看着大伙热火朝天的喊完口号,拿着铮亮的镰刀将地里谷穗累累的水稻割下,每割下一捋都要仔仔细细放好,一捋捋稻子堆叠在一块,等到差不多数量的时候,随手拿起稻杆简单捆成一扎,放在已经割好的空地上。割稻需要长时间的弯着腰,现在天气炎热,割不了多久,大伙就会腰酸背痛,暑气难耐顾雅琴边上放着一壶从水井里刚打上来的凉井水,还放着一壶已经放凉的白开水,就是等着家人热了渴了消暑用的。

    顾雅琴是队上帮忙烧饭的,而且刚刚生完孩子没多久,这次的双抢她就暂时不用上了,不过,这工分,相应的也会扣不少。顾建业能挣钱,不忍心妻子过分劳累,自然是不在意的。

    “妈,我也要抱妹妹。”

    顾向文和顾向武围在顾雅琴的脚边,对着她撒娇地说到。自从顾安安渐渐褪掉了那层粉皱的外皮,变得越发白胖可爱后,这两人就每天磨着顾雅琴,想要抱自家可爱的妹妹出去显摆显摆。

    这也多亏了顾雅琴孕期吃的好,常常还能开小灶补补身子,奶水充沛,自从娘胎出来,顾安安就像是个被吹胖的气球,几乎一天一个样。

    而且因为顾建业的工作的关系,常常能搞到残次布匹,那些布匹其实也没什么问题,就是在染色的时候,没有染均匀罢了,这样的布匹,是不需要布票的,只要花钱就成,不过这残次布匹也不是人人都能搞到的,还要有关系,顾建业为了自家宝贝闺女,往家里屯了不少布,加上别的地方寄来的,顾安安身上的衣服从来都是崭新的,不像普通人家,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再漂亮的丫头,裹在那灰不溜秋又脏兮兮的衣服底下,也看不出可爱来了。

    这样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娃娃,别说是亲人了,就是那些不熟悉的人见了,也会忍不住稀罕一下。

    “不行,你们两个力气太小了,妹妹会被摔着的,等你们再大点,就能抱妹妹了。”顾雅琴看着跳着脚,想看她怀里的闺女的儿子,笑了笑,兄弟姐妹和谐友爱也是她乐意见到的,毕竟女孩子将来嫁人了,后头还是得有娘家人撑腰。

    “那,那还有多久我才算长大啊?”顾向文眼底闪过一丝失落,他都和大牛吹嘘了好久了,说自己的妹妹比他家那个鼻涕虫可爱千百倍,对方不信,还说他吹牛,他恨不得现在就带着妹妹过去,放在他面前比划比划,看他是不是在吹牛皮。

    “再过四年你就可以抱妹妹了。”顾雅琴随意地说了一个大概的数字,等到那时候,安安也大了点,他恐怕还是抱不动。

    “四年?”两个小兄弟凑在一块,他们知道一年有365天,当然,也有些年头会多一天,这个就是他们不知道的了,两人掰着手指头在那算,四年一共是多少天,算来算去这手指头都不够用啊,愁的眉头都皱起来了,可爱的模样让顾安安看着忍不住发笑。

    “快点,小的们,趁那些人不注意快点把东西都拖回窝里去。”

    “黑胖,你太肥了,别在洞口堵着,你这些天都吃什么了,肚子上一层肥膘。”

    “三花,你在后头踹黑胖一脚,把它踹出去。”

    顾安安听到几声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就传来一个有些尖利,像是掐着嗓子说话的声音。她好奇地扭着头,想要看看是谁在说话,毕竟这说话的内容,听上去有些怪怪的。

    “咱们安安在看什么呢。”顾雅琴抱着不安分的闺女,一手护着她的后脑勺,生怕她自己那动作伤着。

    顾安安纳闷了,她的周围除了她妈和两个还在忙着掰手指的哥哥也没其他人啦,自己刚刚听到的声音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呢。

    “总算挤出来了,黑胖,从今天开始你的伙食要减半啦,再这样下去,咱们粮仓里的食物都跑你肚子里去了。”

    那个熟悉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顾安安瞪大眼睛,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可是那个方位两个人影都没有,顾安安不禁吓得汗毛一竖,她该不是撞鬼了吧?

    胆小的顾安安朝妈妈的怀里缩了缩,这青天白日的,哪来的厉鬼能在这阳光下出来,还是以往看的鬼片都骗了她。

    “安安这是怎么了,脸煞煞白的。”苗翠花从地里上来喝口水,看着宝贝孙女瞪着眼,小脸一点血色都没有,紧张地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

    “也不烧啊,该不是中热气了吧。”也就一瞬间的功夫,顾雅琴也不明白,刚刚还好好的闺女怎么一下子就白了脸了。

    “大哥,你看那个肥崽子再看你。”

    “哪儿呢?”

    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这一次,除了那个熟悉的尖利声音,又多了一个甜乎乎,像是掺了汤的小奶音。

    顾安安定了定神,鼓起勇气,仔细得看着声音传来的放向,这一次,她没有放过任何可可疑的东西,终于,让她在不远处的枯树边上,发现了几个可疑的身影。

    顾安安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肥的老鼠,黑乎乎的身体,腮帮子鼓鼓的,圆乎乎的耳朵立在脑袋上,此时它的嘴里正叼着一捋稻穗,爪子上还捧着一捧稻谷,肚子比脑袋宽了三四倍,一堆肥肉随着它的动作一荡一荡的,在那肥硕的大肚皮的对比之下,脑袋和四肢,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顾安安想象不到,这只老鼠究竟是怎么把自己吃成这副模样的。

    相较之下,此刻在它边上的另一只小老鼠就好多了,同样油光水滑,可是身材线条流畅,一看,就是知身手矫健的老鼠。

    顾安安这么一想,忍不住囧了囧眉,自己是身体变小了,脑容量也跟着变小了吗,怎么关心起老鼠的身手来了,还有,自己刚刚听到的说话声真的是这两只老鼠发出来的吗,真不是她热过头了,中暑了吧。

    “好肥啊,这崽子糟蹋了多少粮食啊。”

    那只苗条的小老鼠朝着顾安安这边看到,嘴里的话满是嫌弃。

    顾安安这下可以肯定,真的是那两只老鼠再说话了,可是看妈妈和奶奶的表情,那两只老鼠的话似乎只有她能听见。

    顾安安也不计较自己怎么会听懂老鼠的话了,被那小黑鼠的话气个半死,她那是胖吗,她那是福气。

    “不好,那群大人也看过来了。”

    苗条的老鼠看着抱着那个肥崽子的巨人似乎有朝他们这里看来的举动,连忙踹了边上的肥鼠一脚。

    “你,你让我缓会儿。”

    肥鼠先把稻谷丢到枯树边上的洞穴里,然后将脑袋钻进去,可惜因为太胖了,肚子被卡在了洞口。

    后头的苗条鼠伸着爪子挥着蹄子一阵乱踹,最后一屁股坐在那肥肚皮上,总算是把它塞了进去,然后警觉的看了看四周,也一溜烟地钻进洞里。

    “妈哒,你又堵了,回去不准你吃粮食啦。”

    消失了好一会,传来一声几不可闻的吼叫声,顾安安已经可以想到,估计是在洞穴里的某一截,那只肥鼠又堵住了,想到那个画面,顾安安就忍不住大笑出声。

    “呦呦呦,咱们安安笑了,真可爱,让奶奶亲一个。”

    顾安安还没回过神来,就被奶奶一阵猛亲。

    “看她精神头不错,应该没什么事,刚刚就是咱们几个自己吓着了。”孩子会笑能有什么大事啊,苗翠花觉得都是自己少见多怪,太过紧张了,和孙女孙子相亲了几下,喝了几口凉白开,又回到了地里劳作。

    顾安安窝在妈妈的怀里,闭上眼睛假装累了,实则,是在心里思索刚刚发生的怪事。

    也就是顾建业和余坤城脑子好,人也机灵,常常拿着东家厂处理的紧缺品换取西家厂的紧缺品,和那些厂里的人都搞好了关系,才能时常有这样的便宜捡。

    顾安安昨晚睡得早,起得晚,中途还难得没有被尿憋醒,此刻一点睡意都没有,只是闭着眼睛假装睡觉罢了。

    “哼 ——嗯嗯——”

    身边传来一阵压抑的哭泣声,音量很轻,不仔细听几乎听不到,感觉得出来,这声音的主人或许一点都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

    顾安安知道自己身边躺着的是余阳,现在这屋里四个孩子,也就他有可能会哭。

    她家两个哥哥只在有必要的时候才会哭,比如逃避处罚或是耍赖的时候,还光打雷不下雨,一旦要哭,那嚎啕声能把家里这木梁给震塌下来,决计不会有这么“温婉、含蓄”的哭法。

    顾安安睁开眼,转了个身,看向睡在自己边上的那个小萝卜头。

    余阳此时早就没有了刚见面时候的那样小傲娇的模样,侧身睡在炕上,小手拿着枕头盖住脸,一抽一抽的,显然是枕头掩盖住了他的声音。

    “看什么看,你个大白馒头。”

    余阳感觉到了顾安安的动作,掀开枕头,露出两个红通通的大眼睛,可能是被枕头蒙着的缘故,一张脸也被闷的红红的,尤其是鼻尖,就和胡萝卜似得。

    看着早上被他爸说要给他当媳妇的小奶娃娃这样看着,即便知道一个一岁多的孩子可能什么都不理解,余阳还是觉得有些恼羞成怒,觉得自己的少男心受到了伤害,色厉内荏地压低声音对着顾安安恐吓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娇宠纪相邻的书:重生大学宅男器战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网游之浮生如梦高冷大叔甜宠妻软饭天王韩娱之一生所爱极品宗师娱乐天皇传逍遥神医超神美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