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姻缘

【书名: 六零娇宠纪 141.姻缘 作者:麻逗

强烈推荐:文艺大明星我家萝莉是大明星超能右手网游之位面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炮灰攻略末世之人生赢家奶爸的文艺人生     此为防盗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余坤城的身材健壮,可是此刻眼底的青黑, 给他健硕的体魄增添了一丝疲惫和虚弱,嘴唇微微发白,胡子拉碴,看样子已经还几天没有刮过胡须了。

    “当初安安满月和周岁宴的时候,你不都送东西过来了吗, 何必这样客套。”顾建业毫不在意地说到, 一边抱着闺女笑着哄着, “这是你余叔叔, 那个是余叔叔家的哥哥。”

    他逗着闺女喊人, 顾安安心中了然,眼前的这个男人, 就是常常出现在她爸嘴里,怕老婆怕到死的粑耳朵余坤城, 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男人,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铁汉柔情?

    可是看着他现在的模样,似乎遇到什么问题了。

    “数数, 咯咯。” 顾安安藏了点拙,只是鹦鹉学舌的照着喊了两声,声音软软糯糯的, 小奶音简直把人都要萌化了。

    “老顾你还真是好福气, 儿女双全, 闺女还这么可爱。”余坤城摸了摸下巴的胡茬, 看着被自家好兄弟抱在怀里的女娃娃,又看了看自己边上那个不讨人喜欢的,眼前忽然一亮。

    “我说要不干脆也别麻烦了,我家这个臭小子也是你看大的,干脆定个娃娃亲,以后他要是敢欺负大侄女,老子打断他的腿,老顾你说咋样啊。”

    余坤城拍了拍手掌,越想这个主意越棒。

    顾安安原本就滚圆的眼睛这时候瞪得更圆了,这也太丧心病狂了吧,她才是个一岁出头的奶娃娃啊,想着还将视线转移到了边上那个傲娇的小鬼头身上,虽然现在看上去长得眉清目秀的,是知道长大会不会残啊。

    对于这个荒唐的提议,顾安安表示拒绝拒绝再拒绝。

    幸好她爸也没辜负她的期望。

    “想要闺女自个儿生去,我家宝贝不嫁人,你那点小心思都给老子滚一边去。”这话音刚落,两个人都僵在了那,余坤城的脸色有些暗沉。

    “不,我不是那意思——”顾建业想到了老伙计家里现在的情形,急忙想要解释。

    “没事,我和你谁不知道谁啊。”余坤城用力锤了顾建业一拳头,顾建业也配合地捂住左侧的胸口。

    “你不给没关系,等阳子长大了自然会帮我把你家的宝贝闺女哄过来,女生外向,到时候不知道是孝敬你这个当爸的,还是我这个当公公的。”

    余坤城拍了拍一旁的儿子的小脑袋,让他看好了,他未来的小媳妇就在他岳丈大人的怀里呢。

    余阳撇了撇嘴,看了眼被顾建业抱在怀里胖乎乎的顾安安,他才不要找白面馒头做媳妇呢,而且媳妇有什么好的,像他妈,只会和他爸吵架,他都不耐烦听。

    白面馒头.安安还不知道自己被一个四五岁的小屁孩嫌弃了,听了她爸的拒绝松了一口气,虽然说这娃娃亲也当不得数,可总归还是怪怪的。

    余坤城来的快去的也快,将一袋粮食和一个包裹放下,又和顾建业说了几句话,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顾安安看着站在她爸边上的那个傲娇小鬼,很想大喊一声那个已经快走出院子外的男人。

    大叔,你把你儿子落下啦!

    只是这句话也就在脑子里想想,看着那袋粮食和类似装了换洗衣物的包裹,她就知道那个小鬼估计要在她家住上一段时间。

    *****

    “你叫什么名字?”

    顾建业去地里找人去了,把几个孩子往铺了凉席的炕上一放,叮嘱今年已经五岁半的双胞胎儿子,看着弟弟和妹妹。

    “你们叫什么名字?”余阳没有回答,反问双胞胎道,眉眼间有些桀骜,显然对于自己被爸爸送到了乡下有所不满。

    “我叫顾向文,这是我弟弟顾向武,那个是我们的妹妹,顾安安。”顾向文多善良啊,一点都没和小弟弟计较,将三人全都介绍了一遍,说完眼巴巴地看着眼前的小伙伴,等着他自我介绍。

    “我叫余阳——”

    余阳没想到对方这么配合,他原本想着是激怒对方,然后打一架,这样一来,顾叔叔肯定得把他送回去,可是现在对面几个一点都不按套路来,让他多少有些挫败。

    “阳阳弟弟,以后你就住在我家了,你放心,我和向武会罩着你的。”顾向文拍了拍胸脯,心里美滋滋的,这可是现成的小弟啊,以后他在小丰村的“手下”就又多一个了。

    “别叫我阳阳,听上去娘们兮兮的。”余阳皱了皱眉,也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小小的年纪,已经有了一些痞气。

    “叫我阳子吧,我爸就是这么叫我的。”

    余阳看着对面三张囧起来的包子脸,顿时败下阵来,这顾叔叔看上去挺正常的,家里几个孩子咋那么怪呢。

    他哪里知道,这顾向文和顾向武使出来的这一招,都是和妹妹顾安安学的,据他们的观察,每次做出这种可怜又可爱的小表情,就算是犯了错大人的惩罚也会轻一些,久而久之,这装可怜装上瘾了,犯了错装可怜,不犯错也装可怜,想要什么东西不好意思开口,接着装可怜,简直百试不爽。

    家里的几个大人现在已经有抗体,除了对顾安安这正宗的包子脸宽容,对于两个闯了祸想要蒙混过关的小子找揍不误,余阳还是单纯了些,没有料到人心的险恶。

    “好的阳子弟弟。”顾向文笑眯眯的点点头,心中若有所思,看样子眼前这个似乎不太好相处的弟弟吃软不吃硬,他找到压制对方的方法了。

    想着自己手下即将诞生的大员,顾向文乐滋滋的。

    ******

    中午的午饭依旧是在大队部解决的,苗翠花亲自拎了那袋粮食去了队上的食堂,在全队社员面前过了明路,接下去的一段日子,余阳的伙食也就在食堂解决了。一个四岁大的孩子吃得了多少,苗翠花觉得余坤城这粮食拿的还有些多,又倒了半袋出来,让顾建业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给余坤城带回去。

    具体为什么要把这孩子送到他们家来,顾安安也窝在大人的怀里听了大概。

    这余坤城有一个媳妇,脾气骄纵,只爱吃白面和大米,不喜欢吃那些掺了杂粮的窝窝头,精贵又难养,这件事顾安安早就知道了,这一次,问题还是出在这媳妇身上。

    余坤城的妻子沈悦是打哪来的,谁都不知道,他们两夫妻现在住在余坤城爷爷留下来的老房子里,他那个神秘的妻子,除了去供销社买东西,其他时候轻易不出门,也不爱和邻居交往,偶尔有点交流,别人也会被她那高高在上,蔑视众生的德行给吓跑,偏偏余坤城猪油蒙了心,一心一意宠着她,加上两人还有个儿子,只要她提的要求,一律满足。

    余坤城不仅要负责赚钱,还要负责所有的家务,连余阳这个儿子,也几乎是余坤城一手照顾大的,沈悦除了在孩子需要喝奶的时候负责喂奶,就没有见她在儿子的身上插把手过,甚至因为生产时的痛苦,对这个儿子还心有芥蒂。

    余坤城只有一个儿子,看着身边人都儿女成群了,多少有些眼热,尤其他最好的朋友,也就是顾建业,也就比他大了几岁,可是孩子已经比他多了两个,多少让他不是滋味,就想着磨着媳妇再生个闺女。

    可是沈悦在生大儿子余阳的时候实在是疼怕了,不肯再生,一直偷偷避着孕,余坤城不清楚,只以为缘分没到没怀上,还想着再努力一些,可是这上个月开始,沈悦就有些不对了,犟着不让他近身,以往也有这种情况,可是持续不久,从来就没有这样一闹就闹一个多月的,余坤城心里就犯了疑,这一番调查,真像简直犹如晴天霹雳。

    原来沈悦虽然一直在避孕,可是难免会有意外,她还是怀上了,因为不想再经历一次生孩子的痛苦,她不知在哪里找了个赤脚大夫,瞒着余坤城,花了些钱把肚子里的孩子给打掉了。

    余坤城第一反应是气,第二反应是心凉,他觉得自己从来就没有看清过枕边人,如果对方和他清清楚楚说明白,凭他对她的爱,还会强迫她生孩子不成,可她偏偏要瞒着他把孩子打了,然后若无其事地和他相处,还装做没事人一样,继续在家里颐指气使。

    再多的爱也被这样的行为消磨没了。

    这些日子余家不太平,余坤城没有亲戚,沈悦的来历也无人知晓,在这里,余坤城能想到暂时托付儿子的对象也就顾建业一个。

    遇上这样的事,顾建业有些同情自己这兄弟,同时也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接下去的日子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余坤城能看清楚最好,省的被那倒霉媳妇拖累。至于余阳,他自然当仁不让地接了过来。

    顾安安是个一岁出头的小屁孩,家里大人商量事也不会刻意避开她,听了爸爸的解释,她对于那个有些倔的小男孩忍不住有些同情。

    上辈子她没妈,可是有时候,有妈还不如没妈。

    她记得自己刚刚似乎控制那只蚊子做了一系列动作,但是忽略了自身越来越混沌的意识,刚刚仿佛撕裂般的脑部疼痛不是错觉,顾安安能肯定自己不是吃热,据她的初步估计,刚刚造成混乱的原因,极大可能就是这个重生附带的金手指。

    顾安安想着,可能操纵动物并不是那么简单,就像有些修真异能小说中写的那样,操控动物需要精神力,刚刚那般头痛欲裂,极有可能是精神力透支的结果。

    这么想着,顾安安忍不住皱了皱眉,不知道这精神力能不能锻炼,不然,要是控制一个米粒大的蚊子就废了,那这金手指岂不是鸡肋。

    想是这么想,可是顾安安已经十分庆幸了,有疼爱自己的家人,比一百个金手指还让她来的开心,至于这个异能是不是鸡肋,反而不是那么重要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有了上辈子的经历,顾安安想的比大多数人都开。

    ******

    “今晚叫大家过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宣布。”

    顾家的堂屋里,坐了满满一屋子的人,除了顾家人以外,小丰村的大队长,苗翠花的亲大哥苗铁牛,会计林伯,以及顾保田的亲大哥顾保山以及弟弟顾保林也都坐在上首的位置。

    “爸,妈,这是出啥事了?”顾建军不知道中午发生的事,有些纳闷父母如此郑重的原因,也忽略了妻子王梅脸上一闪而过的不自在。

    分家是大事,顾家所有的小辈都到场了,包括还是奶娃娃的顾安安,正窝在她妈的怀里,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没什么大事,就是我和你爸年纪也都大了,想早点考虑好以后的事,趁咱们两个老的还在,把这个家先给分了。”

    苗翠花似乎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却让大房和二房的人脸色大变,顾建业对这个消息没什么意见,毕竟怎么样都不会亏待了他,反而对他们一家来说,分家还是件大好事呢。

    “分家,妈,怎么忽然就要分家了呢。”

    顾建军的脸上有些紧张,在小丰村,很少有父母双方都还活着就给孩子分家的,很多人家,子辈都已经当爷爷了,只要上头两个老人还在,依旧一群兄弟住在一块,当然也有那些兄弟不和睦的,早早就闹开了,父母没办法,就替孩子分家的。

    顾建军自认为他们三兄弟感情挺好的,远远没到要分家的地步啊。

    “我和你妈定的主意,哪有你多嘴的份。”

    顾保田的脾气不算好,毕竟是见过血的人,身上带着一股煞气,家里的小辈都怕他,见到他就和老鼠见到猫一样,远远躲着,唯独老三家的孩子对这个爷爷特别亲,每天爷爷长爷爷短的,要亲亲要抱抱,别说老爷子本来就偏心眼了,就是不偏心的人,长此以往那心也得长歪了去。

    果然,顾保田这一发话,都没人敢吱声了。

    “其实爸妈想要早分家也没什么,即便分了家,咱们也是爸妈的儿子,该孝敬的还是要孝敬,难不成就因为分开住呢,咱们就不是爸妈的儿子,就不是兄弟了吗?”

    说分家,顾建业那一定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啊,他现在的工作油水多,隔三差五就能忘家里带点好东西回来,即便藏得仅,偶尔总是少不得让其他两家人沾点便宜,这让自私又小气的顾建业别提多憋屈了,他赚的东西,那必须是他媳妇孩子的,和他两个哥哥家有什么关系,要是眼红,有本事也去把爸哄好了,自己赚去啊。

    “建业这话敞亮,即便分家,你们也还是一家人,只是不在一块住了罢了,而且分了家,你们兄弟妯娌间也能少点摩擦,远香近臭,没准这感情还更好了。”

    苗铁牛吧嗒吧嗒抽着旱烟说到,这分家的提议是他亲妹子提出来的,他自然无条件赞成,这外甥亲,那也是因为那是他妹的娃子啊,没他妹妹这层关系,他管他们是谁呢。

    苗铁牛平日里在处理公事上是大局为重、公正严明,偶尔徇点私,也不会太过分,可比其他村的大队长好多了,不然村里人也不会选他当队长,一当还是这么多年,地位稳固,可是在私事上,苗铁牛那性子和苗翠花一模一样,都是偏心眼到理直气壮的,苗铁牛偏心这个唯一的妹子,妹子偏心最小的儿子,秉着一切向妹妹看齐的标准,苗铁牛最看重的也是顾建业这个外甥。

    所有人都这么说,顾建军和顾建党也都知道这件事是注定了,没法改变的了,只能认命。

    现在分家也没以前复杂,以前有田有地,那是农民最大的财产,现在田地都是国家的了,除了房子,也就锅碗瓢盆,被褥衣服,以及一些农具,还有院子里养的那些鸡鸭是大头。

    那些鸡鸭说起来也不全是自家的财产,其中一半都是要养成后交给国家的集体鸡和集体鸭,只是暂时按人头分给村民养,只有少数几只是自家的。

    今年要分的,就是这些东西。

    “建军是老大,向国和红子是长孙和长孙女,爸妈应该和咱们一家过。”王梅可看不上那些东西,现在家里最值钱的是房子,以及坐在主位上,不怒自威的老爷子啊。

    “呸,谁要和你过,我和你爸早就决定好了,咱们两个以后就靠老三养老了。”苗翠花看着算盘打得极响的大儿媳妇,朝她啐了一口,想也不想地回答。

    老大和老二哪有老三来的讨人喜欢,而且老三家还有她最疼爱的小孙女安安呢,她的宝贝那样娇,每天不见她这个奶奶就难过,她可舍不得孙女伤心。

    苗翠花一想到每天嗷嗷叫着找她抱抱亲亲的孙女,心里别提多自豪了,这么些个小辈里面,唯独安安最黏她,她也觉得这个孙女最讨人喜欢,一天没见着,这心里就空落落的。

    她哪里知道,这是顾安安上辈子养成的识人眼色的本事,最为孤儿院的孩子,即便她所在的孤儿院已经算是比较和睦的了,也难免会有些摩擦,这时候,能讨孤儿院的阿姨和那些义工开心,就显得极其重要了。

    顾安安一来,就发现这个家真正当家做主的人,每天必做的功课就是在大boss面前刷好感度,人心都是肉长的,先天的血缘之情不说,后天的努力也不能忘啊。

    现在看来,她的这个做法很成功,至少顾保田和苗翠花都已经习惯了这个每天都要撒娇的小孙女了。

    “妈——”王梅就这么被驳了面子,别提多尴尬了,拧了把丈夫腰上的肉,让他说句话。

    “你个婆娘拧我干啥。”顾建军没有体会到媳妇的意思,瞪了她一眼,不知道她干啥发疯。

    “老三比咱们几个哥哥有出息,爸妈跟着老三也是应该的。”顾建军丝毫没觉得他妈的选择有错啊,老三那么能干,爸妈跟着老三日子也能更宽松,他丝毫没有想到,他爸那么高的补贴,其实压根就不需要养老,还能补贴一块住的儿子。

    王梅被自己丈夫的愚蠢都快气死了,看着被丈夫那惊呼声吸引过来的众人,脸涨的通红,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你说这好日子才过多久,怎么就不消停呢,。

    “什么叫如果是真的,那就是真的。”苗翠花恨铁不成钢地看了自家男人一眼,这小仙女都投胎到她家来了,这上头的那群老神仙能不照顾着点吗,这一定就是神仙给他们的预警,如果能过了这关,那所有人都是沾了她家乖乖的光。

    顾保田觉得自家老婆子自从昨天过后脑子就有些不清醒,懒得搭理她,直直地看着一旁的苗铁牛,听他的回复。

    顾安安也眼巴巴地看着眼前的舅公,等着他的决断。

    “让我再想想?”苗铁牛皱着眉,眉头拧成一个深深的川字。

    这事还真不小,如果这小丰村是他苗铁牛的一言堂他还能想个辙儿,可这不是还有个姓赵的瘪犊子吗,他要是有什么行差踏错,那赵青山首先就会扯下他一块肉来。

    苗铁牛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点期盼,这蚂蚁爬字或许是真的,但是可能只是个巧合,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天灾。

    “这还——”

    苗翠花的话没有说完,顾保田打断了她即将脱口而出的话。

    “行,那大舅哥你好好想想。”

    顾保田知道,他这大舅哥做大队长,有点私心,可是更多的还是一心一意为村里人考虑,只要他有丁点相信了他们的话,就不会拿一整个村子的人去赌,让他好好想想,他知道该怎么做的。

    苗翠花还想说几句,被自家老头子扯着袖子走了出去。

    “慢点慢点,也不怕摔着咱们家小乖乖。”苗翠花不敢动作太大,这小仙女还被她抱在怀里呢,要是她动作大了点,把孩子摔了怎么办呢,只能老老实实跟着老头子朝外头走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娇宠纪相邻的书:重生大学宅男器战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网游之浮生如梦高冷大叔甜宠妻软饭天王韩娱之一生所爱极品宗师娱乐天皇传逍遥神医超神美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