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土壕鸟

【书名: 六零娇宠纪 143.土壕鸟 作者:麻逗

强烈推荐:网游之位面炮灰攻略超能右手我家萝莉是大明星末世之人生赢家文艺大明星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奶爸的文艺人生     此为防盗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顾建业率先开口, 他的眉头微微隆起, 他现在也是一家之主了,爸妈、媳妇、还有三个孩子, 都是他要照顾好的, 他不想因为自己的疏忽, 害死了至亲的家人。

    刚刚那事也太邪性了, 往日里从来没有见过, 他刚刚不放心,在灶房的地上看看, 也没有什么糖水之类的东西招来蚂蚁,可以排除恶作剧的可能性, 而且蚂蚁来了又走,中间持续的时间不超过五分钟, 似乎就是等着他们去灶房的时候给他们看的。

    顾建业好歹也是初中文化, 并不信那些神仙鬼怪的东西,可是此时, 他也不得不信了。

    “那咋办啊。”

    顾雅琴看着在炕上睡得香甜的闺女, 还有睡在隔壁间的儿子,这饥荒要是来了,大人还好点儿, 小孩子可不顶饿, 一旦饥荒, 最早饿死的, 往往都是老人和孩子。

    顾雅琴没了主心骨,看着公公婆婆和丈夫,满是担忧。

    顾保田拿着烟枪,点燃火柴,正准备抽几口,意识到孙女还在他们那屋呢,把烟枪放下,眉头拧得几乎能夹死苍蝇。

    “这饥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建业,你等会到你妈那里拿钱,每次出车的时候,去外头看看有没有私底下卖粮的,城里工人那么多,总有那些吃不完粮食愿意卖的,你小心点,每次买的粮别太多,一点点往家里屯。”

    黑市买粮是犯法的,顾保田除了这个主意,也实在想不到其他屯粮的方法。

    “从今天起,咱们一家全去队上食堂吃饭,我和建业的那些补贴全都藏好了,将来都是保命的粮食。”说罢,举起手上的烟枪,放到鼻子底下嗅了几口。

    顾保田这心里烦,就想抽口烟,现在只能可怜巴巴的闻着那烟草的呛味儿过过瘾。

    “嗯,我知道哪里有卖粮的。”

    顾建业点了点头,他们这样常年开着车县里市里省里走的,有时候还跑外省去的,对这些东西再熟不过了,和顾建业同个车队的好兄弟余坤城就是黑市的常客。

    余坤城没爸没妈,只有一个爷爷是老红军,临死的时候用自己半辈子的人情帮他找了这份工作,没结婚的时候,余坤城就喜欢拿粗粮去黑市换细粮,反正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娶了个媳妇,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娇小姐,非新米和精白/面不吃,生了个儿子后就更加娇惯了,偏偏余坤城也纵着她,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天天都上班,私底下还偷偷倒卖点东西贴补,饶是这样,也才勉强维持开支。

    顾建业劝了他好几次,可余坤城就像是猪油蒙了心一样,乐的为媳妇当牛做马,即便是好兄弟,他也不好意思再劝。

    以往他都是看着余坤城去黑市买粮的,偶尔还帮他打掩护。

    余坤城那人胆大心细,每次都是去省城或是外省的时候,找没人认识的地方买粮,减少遇到熟人的机会,顾建业和余坤城是一组的,通常这样开长途车都是两人轮流换班。

    顾建业想着,自己现在屯粮,和余坤城在一块反而方便点。

    如果真像蚂蚁预警的那样,依着余家现在的模样,恐怕很难撑下去,顾建业想着自己的好兄弟,如果可以,他还是想要帮他一把。

    “妈,你和爸明天还是得去和舅舅说一声,咱们队这么多人,一旦饥荒来了,咱们家有粮估计也保不住。”

    这人快死了,哪还会管什么往日的情意,当然是活着最重要了。

    而且现在分了家,顾建军和顾建党也还是他亲哥,他怎么也不能看着他们活生生饿死吧,就是他行,他爸妈也没偏心眼到那个地步。

    一想到自己冒着危险搞来的粮食,反倒要进那两家人的嘴里,他就觉得有些憋屈,既然这样,还不如想个别的办法让他们撑下去呢。

    苗翠花点点头,这件事她本来也打算瞒着她大哥,她大哥是生产队的大队长,他们队的粮食都是苗铁牛管着的,苗翠花和这个亲大哥感情好,这样的大事,一定是要找苗铁牛商量的。

    现在再愁也没什么用,养足精神才是最主要的。

    顾保田让儿子出门在外的时候多注意注意外头的动静,尤其是那几个产粮大省,如果那几个省都出了问题,那世道一定会乱了。而且蚂蚁示警也没说旱灾什么时候来,他们只能平日里多注意着点。

    旱灾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总会有个端倪。

    天际都已经泛光了,顾家众人才各回各屋,至于睡没睡着,那就不一定了。

    “老头子,你说咱们乖宝是什么来头。”

    “一定是天上的小仙女下凡吧。”

    没等顾保田回话,苗翠花接着窗户外微微照进来的光,看着在身旁睡得无比香甜的孙女,自顾自地说到。

    “你怎么忽然说这儿去了。”

    顾保田心里头藏着事儿,口气不是很好,这都什么时候了,这老婆子还在那想些有的没的。

    “怎么不是了!”苗翠花半撑起身,看着闭着眼不搭理她的老头子,脸上的表情满是笃定。

    “你想想刚刚的那一幕,要不是咱们乖宝忽然惊醒,咱们会那个点去灶房?会看见那一幕?”

    苗翠花一副你见识少,我来好好教教你的表情,“还有咱们乖宝刚刚说的那些话,饿饿饿,这不是在提示咱们要饿肚子了吗?一般人能那样幸运得到老天的示警,那一定是因为咱们孙女是小仙女啊,老天爷这才透露先机。”

    苗翠花的脸上美滋滋的,你说这蚂蚁不去别家报信,就来他们家,那还不是因为她这个宝贝孙女吗。

    “行行行,你说什么都行。”

    顾保田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刚刚的那一幕对他的冲击实在有些大,至于老婆子说的那些没有根据的话,他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苗翠花看着老头子侧过身,敷衍的样子就来气,顾忌这自己新出炉的小仙女孙女,不敢太大声,只能眼睁睁看着唯一能和她聊天的老头子渐渐睡去。

    “怎么不是小仙女了。”

    苗翠花嘀咕了几句,看着一旁的小孙女,越看越觉得是,一般人家,能有这样可爱的闺女。

    这一晚,苗翠花在睡梦中见到了以往在寺庙里才见到过的玉皇大帝,玉皇大帝说她的孙女是天上的仙女下凡,来到顾家是给家里带来福气的,让她好好珍惜。

    苗翠花醒来的时候,都还记得梦里的场景。

    她醒了醒神,看着一旁早早醒了过来,晃手蹬腿的乖孙女。

    妈呀,这祖坟冒青烟,还真是仙女下凡啦。

    顾安安也眼巴巴地看着眼前的舅公,等着他的决断。

    “让我再想想?”苗铁牛皱着眉,眉头拧成一个深深的川字。

    这事还真不小,如果这小丰村是他苗铁牛的一言堂他还能想个辙儿,可这不是还有个姓赵的瘪犊子吗,他要是有什么行差踏错,那赵青山首先就会扯下他一块肉来。

    苗铁牛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点期盼,这蚂蚁爬字或许是真的,但是可能只是个巧合,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天灾。

    “这还——”

    苗翠花的话没有说完,顾保田打断了她即将脱口而出的话。

    “行,那大舅哥你好好想想。”

    顾保田知道,他这大舅哥做大队长,有点私心,可是更多的还是一心一意为村里人考虑,只要他有丁点相信了他们的话,就不会拿一整个村子的人去赌,让他好好想想,他知道该怎么做的。

    苗翠花还想说几句,被自家老头子扯着袖子走了出去。

    “慢点慢点,也不怕摔着咱们家小乖乖。”苗翠花不敢动作太大,这小仙女还被她抱在怀里呢,要是她动作大了点,把孩子摔了怎么办呢,只能老老实实跟着老头子朝外头走去。

    ******

    那天过后,村里的人都发现他们一向和善好说话的大队长就和吃了枪药似的,谁要是在干活的时候敢偷懒,保准惹来队长的一顿教训,闲来无事,也常能见到队长抽着旱烟,看着那一片还没有割完的稻子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有那些好事的,就开始传可能是队长的身体出事了,队长媳妇的身体出事了,队长儿子的身体出事了,传着传着,苗家人的身体都出了遍问题,偏偏这苗家也没一个出来反驳的,因为他们自己也纳闷呢,自家的当家人怎么就这样了。

    “老头子,你真没事吧?”

    半夜,苗铁牛的媳妇黄秀花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没事,我能有啥事啊!”苗铁牛睡在炕上,背对着媳妇。这些日子,村里的传言他不是没听见,只是这心里烦,懒得理会。

    “那你这些天怎么就这么怪呢,你看看去年给你留的烟草,几天的功夫你给造了一小半,往日里都够你抽一两个月了。”黄秀花不信,看看这些天家里烟雾缭绕的,老头子身上那呛鼻的烟味就没下去过,她瞅着就心慌。

    而且那烟又不是好东西,抽多了还容易咳嗽,对嗓子也不好,要不是看老头子真的有什么心事压着,她真想一把火把那些烟草都烧了。

    “有什么事你就说,咱们都多少年的夫妻了,你这个样子,看的我都心疼。”黄秀花叹了口气,“你就是不心疼我,也想想咱们的儿子,想想咱们的孙子孙女,还有翠花,她也靠着你这个做大哥的呢。”

    黄秀花往丈夫身边凑了凑,看着那个背对着她的男人,一手搭上他的肩膀。

    是啊,他还有妻子,还有儿子,还有一大群人要他守着,这要是真有天灾,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些和他最亲的家人。

    苗铁牛觉得心头那层迷雾拨开了,不就是大队长的位置吗,还能有家人来的重要,大不了就不当这个队长,他还能下地,还能干活,日子照样也能过下去。

    更何况,这队长的位置也不一定会丢呢。

    苗铁牛心里打定了主意,压在心头的那块石头顿时就松动了大半,他转过身,接着窗口的月光看了看一旁满是焦虑的枕边人。

    “每天一早我就得去县里了,早点睡吧,我没事了。”

    他的神情相较于之前,松快了不少,拍了拍身旁媳妇的背,露出了一抹豁然的笑。

    都是老夫老妻了,一个眼神就能看出对方在想些什么,黄秀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家老头子忽然就变了模样,但是总归是件好事。

    这么多天,她也总算能睡个踏实觉了。

    ******

    “红星公社第六大队,春麦子亩产三千五百斤,红星公社第七生产大队亩产两千八百斤......红旗公社第一生产队亩产五千六百斤。”

    “哇——”

    这是至今为止报到的最大亩产量了,坐在县委办公室的所有干部和那些村里来县里开会的所有大队长都用诧异惊叹的目光看着那个坐在第二排正中间的红旗公社第一生产队的大队长唐强。

    这数字有水分大家都知道,可是这唐强敢报这样一个数字,还是让在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不少生产队的队长还用艳羡的眼神看着他,知道经过这件事,唐强肯定能受到上头的赞赏,在领导心里记上一笔,有些报了三四千斤的生产队长还有些后悔自己没这魄力,如果自己再狠点心,这被领导另眼相看的,恐怕就是他们了。

    唐强得意地朝四周看了一圈,他要的就是这效果。

    他算过了,今天地里的粮食还算丰收,他报这样一个数字,虽然上缴国家的粮食增加了,队里留给社员的口粮和种子少了,可是只要队上的人勒紧裤腰带,每顿喝的稀一点,保准能撑到下次收粮。

    吃的少又饿不死,当年战乱的时候还没稀得吃呢,就吃草根,啃树皮,他们现在是为国家在牺牲,为国家奉献自己微薄的力量,唐强觉得划算极了。

    上首主管农村建设的领导满意地点了点头,示意一旁的书记员接着往下报,书记员点点头,看着登记的名单,只是在看到下一行时,诧异地朝苗铁牛那儿看了看,面上浮现了一丝犹豫。

    “红旗公社第二生产大队,亩产,四、四百八十斤......”看到领导催促的眼神,书记员没法,就按照这上头写的报了下来,四百八十斤,小丰村的地多数都是旱地,没有水浇地的麦子来的产量高,前些年,亩产有这个数,苗铁牛作为大队长,那肯定是能受到表扬的,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啊,人上头正在抓生产呢,各处各地都是粮食增收的喜讯,亩产三千,那已经是很一般的产量了,现在忽然跑出来一个亩产四百多斤的,顿时成了异类。

    书记员挠了挠头,有些纳闷,难道是苗铁牛在登记的时候,少加了一个零?

    “苗队长,你这地里的肥料是不是没加足啊,怎么就这么一丁点产量,你那肥料不行,从我们队上拉一些去啊,牲畜肥,人肥,保准都沤的足足的。”

    唐强讥笑着看着一旁面色不改的苗铁牛,他们两个村相邻,又是同一个公社的,往日里就爱在领导面前争高低,今天自己狠狠在他头上压了一头,即便知道少了粮食,接下去队上的日子不会太好过,唐强都觉得神清气爽,一扫往日被苗铁牛压在头上的郁气。

    “既然唐队长都这么说了,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今天下午我就带队员去你们那拉肥去。”苗铁牛的脸皮够厚,反正来之前他就已经做好被奚落的准备了,这点不痛不痒的话,压根就挠不到痛处。

    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化肥都是国家按队上的人头、土地给的,定了量,想要庄稼种的好,这牲畜肥料和人肥就极其重要,拿小丰村来说吧,在沤肥场边上有好几个粪缸,村里人的便桶都是倒那儿的,就是用来沤肥的,绝对不浪费一丁半点。

    只是沤肥这活又脏又臭,还累,这沤肥一天,身上的臭味洗十遍澡都消不掉,村里人都是躲着去的,现在人唐强这么热情,让他去他们那拖肥,苗铁牛自然厚着脸皮却之不恭了。

    “你——”

    唐强被眼前这个不要脸的老男人气呆了,这脸皮得多厚才说得出这样的话来啊。

    “苗铁牛,你会议完留下来。”

    大领导发话了,唐强看着苗铁牛的眼底闪过一丝幸灾乐祸,嘴皮子溜又怎么样,这次准要挨批评了。

    苗铁牛没有在意其他大队长那些或嘲笑或怜悯的眼神,依旧背挺的直直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

    “铁牛啊。”县委粮办的主任和苗铁牛的关系还挺好,因为往日里他布置的任务苗铁牛都完成的不错,对于这个生产队大队长,他还是有些好感的。

    “你们队的粮食真就这么多了?”他点了点名册上登记的数据,对着苗铁牛问道,言语间,透露着些许隐晦的暗示。

    “真就这么多了,黄主任,咱们村每年都是这个产量,今年还算多的了。”苗铁牛装傻,咬定就这么多了。

    “这个,真不能多点了。”黄主任伸着食指,往上再指了指。

    “这个真没有多了。”苗铁牛依旧苦笑。

    “这个可以有多一点的。”黄主任就差直说让他谎报个数字了,可是这遮羞布终究还是撕不掉,他也只能委婉的提醒。

    他就纳闷了,往日挺机灵一个人,怎么今天就是那么不上道呢。

    两人你来我往,反正苗铁牛是打死不松口,最后黄主任还是败给了苗铁牛,但是下了最后通牒,让他回去好好想想,不然这年底点名批评的,一定有他们小丰村一个,他这个大队长,率先就要接受记过处分。

    苗铁牛从县委出来的时候,擦了擦额头的汗,看了看晴空万里的天,瞬间,觉得有些迷茫。

    “数数,咯咯。” 顾安安藏了点拙,只是鹦鹉学舌的照着喊了两声,声音软软糯糯的,小奶音简直把人都要萌化了。

    “老顾你还真是好福气,儿女双全,闺女还这么可爱。”余坤城摸了摸下巴的胡茬,看着被自家好兄弟抱在怀里的女娃娃,又看了看自己边上那个不讨人喜欢的,眼前忽然一亮。

    “我说要不干脆也别麻烦了,我家这个臭小子也是你看大的,干脆定个娃娃亲,以后他要是敢欺负大侄女,老子打断他的腿,老顾你说咋样啊。”

    余坤城拍了拍手掌,越想这个主意越棒。

    顾安安原本就滚圆的眼睛这时候瞪得更圆了,这也太丧心病狂了吧,她才是个一岁出头的奶娃娃啊,想着还将视线转移到了边上那个傲娇的小鬼头身上,虽然现在看上去长得眉清目秀的,是知道长大会不会残啊。

    对于这个荒唐的提议,顾安安表示拒绝拒绝再拒绝。

    幸好她爸也没辜负她的期望。

    “想要闺女自个儿生去,我家宝贝不嫁人,你那点小心思都给老子滚一边去。”这话音刚落,两个人都僵在了那,余坤城的脸色有些暗沉。

    “不,我不是那意思——”顾建业想到了老伙计家里现在的情形,急忙想要解释。

    “没事,我和你谁不知道谁啊。”余坤城用力锤了顾建业一拳头,顾建业也配合地捂住左侧的胸口。

    “你不给没关系,等阳子长大了自然会帮我把你家的宝贝闺女哄过来,女生外向,到时候不知道是孝敬你这个当爸的,还是我这个当公公的。”

    余坤城拍了拍一旁的儿子的小脑袋,让他看好了,他未来的小媳妇就在他岳丈大人的怀里呢。

    余阳撇了撇嘴,看了眼被顾建业抱在怀里胖乎乎的顾安安,他才不要找白面馒头做媳妇呢,而且媳妇有什么好的,像他妈,只会和他爸吵架,他都不耐烦听。

    白面馒头.安安还不知道自己被一个四五岁的小屁孩嫌弃了,听了她爸的拒绝松了一口气,虽然说这娃娃亲也当不得数,可总归还是怪怪的。

    余坤城来的快去的也快,将一袋粮食和一个包裹放下,又和顾建业说了几句话,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顾安安看着站在她爸边上的那个傲娇小鬼,很想大喊一声那个已经快走出院子外的男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娇宠纪相邻的书:重生大学宅男器战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网游之浮生如梦高冷大叔甜宠妻软饭天王韩娱之一生所爱极品宗师娱乐天皇传逍遥神医超神美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