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脸皮

【书名: 六零娇宠纪 144.脸皮 作者:麻逗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网游之位面我家萝莉是大明星炮灰攻略文艺大明星末世之人生赢家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奶爸的文艺人生     此为防盗章, 请支持晋/江/正版  “就是, 三弟啊,三弟妹又不是第一次生孩子了,这生过孩子的女人啊, 下崽可快了, 也就弟妹没受过什么罪, 所以这叫的才大声了点,换做我和二弟妹啊, 哪还那么费事。”一个微胖的女人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斜眼瞟向帘子的方向, 不耐烦地撇了撇嘴, 颇有种不屑的姿态。

    那样一个娇娇弱弱干不了活的女人, 也就公公婆婆还有老三把她当做宝,换到别的人家, 非嫌弃死不可。

    不过王梅也知道这里头正在生孩子的三弟妹在这个家的地位不一般,她也就偶尔嘴上打打机锋,不敢说的太过分, 不然,不用爱妻如命的老三怼他,光是公公婆婆的怒火,就够她吃一壶了。

    现在是1957年,这里是g省涟洋县小丰村的一户人家, 里头正在生孩子的, 是顾家的三媳妇顾雅琴。

    说起来, 这顾家在小丰村,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

    顾家的老爷子是当年的抗日战士,参加过许多著名的战役,抗日战争结束后,老爷子还参加过抗美援朝的战争,立过两个二等功,四个三等功,现在因为当年在战场上受过的暗伤退下来了,可是每个月的工资丝毫不比那些工人来的差,而且老爷子虽然提早退休了,当年在部队的人脉还留着,老爷子是个精明的,轻易不会动那些关系。

    顾宝田和媳妇苗翠花生了三个儿子,老大顾建军娶了邻村的姑娘王梅,也就是刚刚开口说话的那个女人,两人现在生有一儿一女,顾向国和顾红,老二顾建党也早早娶了妻,他的妻子田芳和王梅是同一个村的,这些年生了三个女儿,顾秀,顾春,顾丽,可能是因为没有儿子的缘故,几个媳妇里面,田芳最不讨苗翠花喜欢,而且这两夫妻都是锯嘴的葫芦,不会说话,只会埋头干活,在顾家,地位是最低的。

    老三顾建业,也就是那个在产房外焦急等待的男人,他是顾家三个儿子里最讨顾宝田和苗翠花喜欢的,嘴甜会说话,人又精明,顾宝田唯一一次动用那些人脉,就是给这个儿子在县城的运输队找了个工作。

    顾建业和媳妇顾雅琴已经有了两个儿子,顾向文和顾向武,是对双胞胎,模样只挑父母好的地方长,玉雪可爱,性子又和顾建业一般,机灵活泼,是孙子辈里最讨两个老人喜欢的,现在,他们即将再次迎来第三个孩子。

    说到这顾家三房,就不得不提一下这老三媳妇顾雅琴。

    当年,顾宝田撇下刚刚怀孕的妻子和两个还未长成的儿子,毅然决然加入了□□,奔向前方更危险的战场,在那里,结识了许许多多日后肝胆相照,有过命交情的兄弟,其中,有一个,就是顾雅琴的父亲,在一次被日寇埋伏的战斗里,顾雅琴的父亲为了挽救大多数兄弟的性命,将□□全都缠在身上,冲进了日军的阵营里,并且引爆了□□,消除了大半的埋伏兵力。

    所有活下来的人都很感激顾雅琴的父亲,在战事稍缓,一群人回了他的家乡,想找到他的媳妇和遗腹子,并替他好好照顾他们,可惜,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只听到了他媳妇跳河自杀,徒留下一个出生没多久的女婴的噩耗。

    那个女婴,也就是现在的顾雅琴,她被顾宝田带回了小丰村,将前因后果告诉了自己的媳妇,还没有断奶的女娃娃,几乎就是苗翠花一手带大的,因为感念对方父亲的恩德,两个知恩图报的老人把她当做亲生骨肉看待,甚至,几个儿子都比不上她一根手指头。

    不过两个老人从来就没想过隐瞒这件事,从小,几个孩子就知道,这个妹妹不是亲妹妹,而是爸爸的好兄弟的女儿,因此,青梅竹马一块长大的顾建业和顾雅琴互相爱慕,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对于苗翠花来说,自己视若亲女的孩子成了自己最疼爱的儿子的媳妇,是一件亲上加亲的事,而且有自己护着,也不用担心,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顾雅琴会受什么委屈,要知道,做人家媳妇,从来就不是件简单的事。

    对于顾雅琴来说,结婚之后的日子和结婚前依旧没什么区别,叔叔婶婶变成了公公婆婆,可是感情依旧亲密,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变成了丈夫,更加疼爱她,现在还多了几个孩子,日子越来越幸福。

    不过,顾雅琴越幸福,看在顾家的另外两个媳妇的眼里肯定是越来越刺眼的,谁家媳妇能像她一样,不用怎么干活,婆婆哄着,丈夫宠着,没出嫁的姑娘也没她那样滋润的日子可过啊,顾雅琴看得出来几个妯娌对她的不满,不过她一点都不放在心上,日子是自己过的,她为什么要为了别人的不满,去委屈自己呢。

    “妈,时间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动静呢。”顾建业听着媳妇在里头一声一声的哀嚎,心就像刀割一样,只恨自己不能生孩子,不然,也就能替媳妇受了这个苦了。

    “你别急,这生孩子就是这样的,我看雅琴的胎像挺好的,不会有事的。”苗翠花心里也嘀咕着呢,这产婆都进去两多小时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她心里也急,不过看着儿子这副模样,也不好表现出来。

    “我进去瞅瞅,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苗翠花终究也按耐不住,在外头仔细洗了洗手,把帘子掀开一个小缝钻了进去,防止外头的风吹到产房里。

    这苗翠花刚进去没多久,坐在堂屋里的人就听到了一声婴儿嘹亮的啼哭声,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尤其是顾建业,都快把脸贴门帘上了。

    顾安安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昏昏沉沉的,手脚酸软无力,眼睛仿佛粘了胶水,怎么都睁不开,不知是谁,在她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顾安安还没来得及抗议,下意识地却发出一声哭号。

    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还没等她回过神,就觉得自己似乎被另外一人抱到了怀里。

    “是个闺女,我有闺女啦。”顾建业不知在外头等了多久,才见着他妈抱着孩子出来,粉嘟嘟皱巴巴的小婴儿闭着眼,头发有些稀疏,看上去和怪老头似得,可是放在顾建业眼里,却比谁家的孩子都可人怜爱。

    苗翠花看儿子抱到孩子的第一件事就是掀开襁褓瞅瞅孩子的性别,不满地瞪了儿子一眼:“知道你爱姑娘,也不能就这样大大咧咧掀衣服啊,把孩子冻着我看你怎么办。”说完,苗翠花就笑了笑,看着被儿子抱在怀里的小孙女,心里软软的。

    她一进产房,一直都没生下来的孩子就乖乖地出来了,苗翠花觉得,这个孙女就是和她有缘,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作为一个本身有点重男轻女的老太太,苗翠花一见到这孩子就觉得惹人疼,这样的感情,被老太太归结为因为孙女像媳妇儿,一看就有亲切感觉的原因上。

    总之,这个刚出生的小孩子一下子就俘获了这个家当家做主的老太太的心,奠定了她以后能在家里横着走的坚实基础。

    顾建业此时只知道傻笑,抱着孩子不松手,哪还有以往精明稳重的模样。

    他已经有两个臭小子啦,正是需要一件小棉袄保暖的时候。

    一旁的王梅都快咬碎一口白牙,看着被三弟抱在怀里,公公婆婆围着哄的小丫头片子,凭什么都是赔钱货,老三家的丫头,就能得到两个老不死的另眼相待,这让刚刚一听三弟妹生了个丫头,好不容易松口气的王梅又冒出一股邪火来,狠狠剜了眼被顾建业抱在怀里的小婴孩。

    一旁的田芳倒是没什么想法,她一连生了三个闺女,自觉低两个妯娌一头,性子就和老鼠似的,见到谁都像见到猫,压根不敢有反抗的意思,大嫂生了长孙,她可一点仪仗都没有,生怕顾家把她休了,替顾建党重新娶个媳妇好生儿子。

    为此,对于公婆对三房的看重,她只有羡慕的份,却丝毫不敢嫉妒。

    顾建业可一点都不在乎两个嫂子的看法,满心欢喜地想着给自家的亲亲闺女取一个什么样的好名字。

    “队长,开完会咋样啊?”

    “就是,上头是不是表扬你了。”

    苗铁牛驾着驴车从田埂边上路过,正在地里埋头苦干的村民用手抹了抹额头的汗,黑黝黝的脸上一口大黄牙,还有常年抽旱烟留下的烟渍,笑容淳朴,脸上带着舒心。

    今年的麦子收获不错,给这一年的带了个丰收的好头,大伙儿的日子有奔头,心里也高兴,这些天干活都卖力了不少。

    “表扬啥,晚上在食堂吃完饭,全来大队部前的晒谷场开会。”

    看着这些熟悉的乡亲们,苗铁牛这心里的郁气散了不少,就像自己做完想的,就是那个预言错了又怎么样,他留够了粮食,让村里人能饱饱地吃上半年,不用像隔壁那个傻子一样让乡亲们饿着肚子下地,那就是给自己,给家人积福了。

    就是这大队长的位置最后保不住,他也没错。

    “干活卖力些,今晚咱们吃饺子,吃馍馍,就用新磨的面粉。”那么多粮食呢,这些日子,为了抢收大伙都忙得昏天黑地的,也该好好补补了,接下去还有硬仗要打呢,身体是最大的本钱,可不能给糟蹋坏了。

    “吃饺子!”

    “苗队长真汉子!”

    这田地里一阵骚动,不年不节的,往日里拿有那福气吃饺子啊,那可都是白面擀的,一般也就在过年的时候,能有这口福,掺点分到的猪肉,剁得细细的,掺上韭菜或是白菜,再滴上几滴香油,这滋味,神仙都不换。

    就是没有肉馅,光是那白面的皮就足够人狂咽口水了。

    “队长,饺子馅掺肉不?”那些个得寸进尺的杵着个锄头,站在田地上,裤脚上沾着泥,对着苗铁牛腆着脸说到。

    “加,过年的时候不是还留了几块腊肉吗,全加上。”

    苗铁牛是豁出去了,反正事都这样了,上头爱咋地咋地吧。

    队上的人不知道队长到底怎么了,但是实惠是实打实的,一个个在地里欢呼了起来,干活更卖力了,就等着晚上吃顿好的。

    苗铁牛驾着驴车都走远了,依旧能听到村里人的欢呼。

    当天晚上的伙食果然很丰盛,饺子有两种馅,一种是韭菜腊肉的,一种是白菜鸡蛋的,面皮用的都是新麦磨得精白面,又香又软,除了饺子,还有馍馍,这可不是以往吃的那种卡嗓子的粗粮馍馍,是用白面和玉米面混着做的,一个个香软蓬松,指头轻轻一按,一个小凹坑,再缓缓弹起来,恢复成原来的形状,相较于以往比石头还硬的馍馍,这个黄黄胖胖的馍馍实在是太招人喜欢了。

    当天晚上,所有人都敞开了肚子,连那些牙口不好的老人孩子都吃的眉眼弯弯,嘴角流油。一个个,比过年还开心。

    为啥啊,过年本就该吃好的,这不稀罕,现在可不是年节的时候,还能吃这样好,那就说明大家的日子好过了啊,这怎么能不让人开心呢。

    连心事重重的顾安安也忍不住开怀了些,她已经能吃辅食了,只是吃的量不多,顾雅琴借着在食堂工作的便利,帮她把饺子馅做成了一碗小肉汤,她也能喝点汤甜甜嘴,清透鲜甜的肉汤下肚,加上泡的软软的白面馍馍,总算是吃上了重生以来最正常的一餐晚饭。

    这饭吃完了,重头戏也该上了。

    这小丰村的男女老少,除了躺床上走不动道的,都自觉的到晒谷场集合,连村里看地的两条大黄狗都吃饱了肚子,吐着舌头老老实实地蹲在围场边上,仿佛就是村子的一份子。

    “今天我去县里汇报咱们一年的工作表现,受了上头领导的批评。”

    乡亲们都自备小木椅,坐在围场上,你一句我一句的寒暄。苗铁牛和村里的几个干部坐在涂了绿漆的桌子前,桌子就摆在围场的高台上,看着下头的乡亲。

    苗铁牛手里拿着一个扩音器,他这一说话,全场的乡亲顿时就安静了下来,认认真真听他讲话,由这点,也能看出往日里苗铁牛在大伙心目中的威信。

    “干啥批评啊,咱们今年的收成不是挺好的吗?”

    底下有村民不理解了,他们这一年劳动挺卖力啊,怎么还被批评了呢,底下一阵交头接耳,闹哄哄的,苗铁牛不得不再用那扩音喇叭,让大伙安静下来。

    “咱们村的麦子,亩产四百多斤,比往年好了不少,可是这人外有人,今年各处都增收啊,像咱们隔壁的第一大队,今年亩产五千多斤,足足是咱们的十倍有余,这么一比较,咱们不就得受批评了吗?”

    “今天领导批评我了,说是我这个大队长的工作没做好,才导致咱们队今年的粮食产量,远远拉下别的生产队一大截,在此,我也要自我批评。”

    苗铁牛脸上露出一抹愁苦,底下的乡亲看着立马就急了。

    “吹他牛犊子的,就隔壁村那麦子,一个个焉哒哒像那没出嫁的小媳妇似得,还能有五千多斤的亩产,这牛皮吹破天去了吧,他要是真有那产量,老子把头割下来给他当凳子坐。”

    小丰村和三石村就隔着条河,河面不宽,对面村地里的状况,隔着河面看的一清二楚,都是前后脚抢收的,谁不知道谁啊,村里那些脾气爆的,纷纷嚷嚷着要去县里把事情说清楚,不能让苗铁牛这样的好领导被上头误会了。

    因为刚刚那一顿饺子和白面馍馍,村里人的情绪异常高涨,一个个涨红了脸,要去县里替苗铁牛伸冤。

    “就是,苗队长你的为人谁不知道啊,这个村,做队长咱们就服你,其他人咱们谁都不认。”一个粗嘎的嗓子在人群中响起,得到了大家伙的激烈响应。

    躲在人群堆里,照着他妈的吩咐说完话的顾建军摸了摸额头的汗,看没人注意他,赶紧地往后溜了。

    赵青山就坐在苗铁牛边上,刚刚一听苗铁牛被上头领导批评的时候,他的脸上隐秘地有了些喜色,不过,这些喜色在听到刚刚那个起哄的话后就淡了些。

    这是什么意思,他赵青山就这么比不上苗铁牛那个粗人吗,可惜天色有些暗,这底下的人又黑压压的一片,赵青山往人堆里看了又看,就是找不出说话的人来。

    “队长,你这事办的也太不机灵了。”

    有帮苗铁牛说话的,自然也有扯后腿的,毕竟赵青山也不是白当他的副队长的,这村里,自然也有支持他的人,底下的王麻子就是一个。

    王麻子这名字来源自他那满脸密密麻麻的麻子,最早也不知是谁先叫开头的,久而久之大伙都这么叫了,至于他原名叫什么,恐怕连他自己也忘了。

    他是赵青山的忠实拥趸,看到赵青山对他使得眼色后,立马就站了出来。

    苗铁牛早就料到了这一点,气定神闲地站在高台上,等着他说话。

    “你看隔壁村的大队长,显然就是摸透了领导的意思啊,特地报大了粮食的产量,好得到上头领导的褒奖,你说咱们村哪点差他们了,就因为队长你脑子不够活,年末的时候,他们没准能得到小红旗,咱们还得在那么多村子面前被通报批评,这叫什么事啊。”

    王麻子拿着芦苇杆,剃了剃牙缝中的肉沫,舌头一勾,嚼了嚼吞下肚,接着回味那饺子的鲜美。

    “哼,照你说,我这个做队长的该往上报多少斤啊?”苗铁牛脸色不变,睨了眼一旁老神在在的赵青山,开口说道。

    “这隔壁村报五千多斤,咱们至少得报个六千多家,反正怎么都不能让隔壁村压咱们一头。”王麻子想也不想地说到,吹牛皮谁不会啊,你吹我吹大家吹。

    你说粮食亩产不可能六千多斤,那你家的粮食亩产五千多斤是怎么来的?王麻子觉得自己这想法一点问题都没有。

    村里人有些迷糊,似乎是这样也没错,人家吹牛,咱们也吹牛啊,反正这吹牛又不犯法,还能得到领导的褒奖,只是怎么还是觉得怪怪的呢,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林伯思索了一番说到,以往也有粮食收成不好的时候,没有达到最低的交粮标准,这种情况下粮食局也是允许拖欠的,只是量不能太大,而且下次收粮要立马补上,通常这样的情况下,连喝稀得都是件幸福的事。

    “林会计讲的大家也都听清楚了,这弄巧的事,隔壁那龟蛋都知道,我苗铁牛会不知道吗,我今天被领导批评了一整天,我为的难道是自己,我苗铁牛今天要是自私点,为了在领导前挂个名声,我照样可以学人家报一个漂亮的数字。”

    苗铁牛说的吐沫横飞,脸都涨红了,拿着那扩音喇叭,声音大的围场外都听得见。

    “可是我苗铁牛始终记得,我是咱们第二生产的的大队长,是乡亲们推选出来的大队长,我要对咱们第二生产大队的每一个队员负责人,我宁可被领导批评,也不愿咱们村任何一个人饿肚子,即便因为这件事,领导不满意,把我苗铁牛给撤了,我苗铁牛,也绝不后悔。”

    这一番激情飞扬的话说的全社成员热血沸腾,有些感性的,甚至开始偷偷摸摸抹起眼泪来。

    多好的队长啊,多么淳朴善良的队长啊,底下的社员一个个眼泪汪汪的看着站在讲台上头,正义凛然的苗铁牛,从来就没有像今天这样信服过上头那个男人。

    你说有这样一个为了社员的幸福,宁可被领导批评的队长,他们还要求别的做什么呢,就像是隔壁那个傻缺,报了五千多的亩产,接下去全社的人估计连糊涂粥都喝不上呢。

    这一晚,这村里大多数人都认定了,以后苗铁牛就是他们的大队长,其他任何人上位他们都不认,连赵青山那派系的人都忍不住有些动摇,他们这心里想啊,真要是赵青山当上大队长了,能像苗铁牛那样正义凛然,那样一心为民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娇宠纪相邻的书:重生大学宅男器战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网游之浮生如梦高冷大叔甜宠妻软饭天王韩娱之一生所爱极品宗师娱乐天皇传逍遥神医超神美工